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学院课程> 丹道传承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二)

2017-08-13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二)


余强军


修炼是一个逆向回溯的过程,由实返虚,由有限返回无限,从后天阴阳回归到无动静、无增减、无差别相的太极本体,回到生命生发的源头才是丹道之旨趣。


  1. 黄元吉内丹思想的基础范畴

    黄元吉的内丹思想是建构在一组核心范畴之上的,它们渗透在《乐育堂语录》和《道德经讲义》的各个章节。黄元吉的丹道思想体系正是在这些概念的演绎下得以顺利完成的。实际上,这些概念也是一般丹道思想的基础。本章将依次论述虚、太极、真一之气、阴阳、真意和阳生。在理论上作出明晰的阐发,不仅对于研读黄元吉丹道文本是必需的,对于实际的丹道修炼也是必需的。“虚”是丹道返还的先天世界,与之对应的是后天形而下的器世界;“真一之气”是丹道得以成仙的超越与永恒的本体依据,是丹道能量的来源;“阴阳”是丹道的基础符号,是丹家论证宇宙生命相互运化的核心术语;“真意”是丹道实际修炼的全程主宰,是统摄丹道修炼的生命意志,是主体能动性的集中反映;“太极”是宇宙万物化生的源头,也是丹道性命合一而逆返的归宿;“阳生”是丹道实际修炼中将有形色的阴质色身煅炼过程时最常见的景象,也是丹道药物生发的起点。


  1. 篇篇丹经说虚无。虚寂乃丹道之体。若心不能虚寂无念,招摄虚空能量无从谈起。民初炼虚子蒋植阳《修真全指》云:“不合虚无不得仙,能到虚无可炼丹。”老子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此即丹道重要的理论来源。庄子说:“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张载说:“天地以虚为德,至善者虚也。虚者天地之祖,天地从虚中来。”

     

    内丹学观念上的“虚”不是绝对的一无所有,不是死寂的顽空,更不能与物理学的真空或天文学的太空来类比联想,而是涵有本源意义上的隐含了无限生化的可能性,深远妙应,它没有任何逻辑的规定性,却可能成就宇宙万有,如老子之“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它没有孤悬在现象界之外,而是内在于现象界。“虚”是先天神气最圆满的融合、是精神与物质最高度的统一体。分不可再分,合不可再合。寂然不动之体,感而遂通之妙。

    黄元吉说:

    天地间至无之内,至有存焉;至空之中,至实寓焉。人能于虚无之中,寻出真实色相,则长生不老之药在是,神仙不死之丹亦在是。虚极静笃,始能会得本原。虚虚无无乃先天不生不灭之元神,形形色色皆后天有生有死之尸气。盖先天大道,殆虚无灵妙耳,岂区区后天精气神哉!

     

    内丹之“虚无”蕴含着一切生化的可能,它没有时间、空间和任何物质运动形式,却是生发一切物质、信息和能量的终极之源,所以黄元吉说“至无之内至有存焉,至空之中,至实寓焉。”道自虚无产一气。《唱道真言》云:“夫道之要,不过一虚,虚含万象。世界有毁,惟虚不毁。道经曰形神俱妙者,形神俱虚也。”内丹之秘即要悟透和体验一个“虚”字,一个“化”字。无虚则不能化。从隐藏在有形有质的世界背后寻找生命化生的机理和源头,找到所谓的丹母。“虚”是内丹之母,是万物生化之源头,是能量的浩瀚的海洋,是仙之所以成仙的无限可能性。就“虚无”之明觉妙应而言,是元神;就“虚无”之能量而言,是元气。所以,黄元吉说:“虚中有至诚之神,复有流行之气”,虚无是先天不生不灭之元神。这是因为内丹学认为人既然来自虚体,在后天必然可以找到先天的依凭,即元神或者先天之性,元神的先天意识就是真觉真意,是人的先天心体。凡人要超越后天身心尸气的束缚,就必须进入到先天虚无之无限,以无限之虚升华后天有限之身,在貌似死寂的虚无中找到无限的生机。

    黄元吉说:

    杳杳冥冥,其中有精。在枯焦之极端,阴气凝闭之极,浩淼无垠、微茫莫辨,真精由此而毓。所谓死机就是生机。忽然一觉,恍恍惚惚,真阳于此见端倪。

    虚掉后天识心,所谓有到无。此个有者,即后天知觉之灵,必死此知觉之心,然后浑然一真在抱,可得先天无极太极之真。即由无到有。虚,以其体言,本来之虚,因为气质之性、物欲之蔽;以其用言,本来至灵,只缘习染尘垢,明者不明也。

     

    下手之初,凝神于虚,合气于漠。此虚此漠,方是后天中之先天。精气血液养幻身不可少,然在一身之中,有形有质有声有色,纯是一股阴气。惟从色身上修炼那一点虚而无、灵而秀者,始得后天中先天。太上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何谓谷神不死?谷即虚也,神即灵也,不死即不昧,言人之炼成大道,必认取虚灵不昧者为丹本。然无形无象,不可捉摸,故曰:“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夫谷神何以必依玄牝哉?以虚灵不昧之真宰,必于玄牝之有形者形之。开天地、生人物,莫不由此一窍隧发端。此殆天下之至虚生天下之至实,天下之至无生天下之至有者也。

    丹道必须在虚无杳冥状态中打开玄关,由实的色界返回到虚空的无色界,招摄先天一气,这是丹道的必由之路。内丹大药不能在后天有形有质的有生有灭的色界寻找,丹家要进入虚无杳冥状态,这是一种高度清醒中的无知状态,此时后天识神已经退隐,貌似无知无觉的“死亡”,恍惚一觉,如黄元吉所说死机化生机,真阳显露,先天化后天,以虚化实。

     

    这个虚无杳冥状态如老子所说的愚人,貌似愚昧呆滞,其实他的灵机最为活络、最圆通,他已经破除了后天狭隘的的私我习性,不再终日在自家躯壳上打算,他有一种常人难以体验到的喜乐。实际上,这种状态很难言说,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身心状态,即不是纯粹的先天意识,也不是纯粹的后天分别心。只有这种神气高度融合的状态,在虚极静笃中沟通先天一气才有可能,方能以虚感虚,以虚应虚。黄元吉说:“惟我之神既虚,则天地清和之气自然相投。人之所以参天地、攒化育,变化无穷,神妙莫测者,即此神息之虚得感清空之虚之气入来。”《性命圭旨》:“复应观自身,心之虚空而通于身之虚空,身之虚空而通于天地之虚空,天地之虚空而通于太极之虚空,虚虚相通,共成一片,岂不与太虚混之而为一耶?”

    方迪在微精神分析学领域建立的虚空理论部分触及到了丹道的虚空观念。在微精神分析学中,虚空不是抽象的结构,不是单纯的概念,而是可以触摸到的可以分析的事实。虚空是无限的连续的、无所不在的、中性的、无特定性的,其本身充满了由虚空构成的能量束。方迪认为,无生物正是在虚空中转化为有生物,在虚空中生命的可能性开始实现,虚空是生命之源。死亡冲动是返回无所不在、富有原创力的虚空中去。人的一生就是从虚空中来、回到虚空中去。

     

    在内丹学中,虚实、有无是辩证统一的。进入虚无杳杳冥,是打开玄关、招摄先天一气、充实精气神的能量、身心气脉的流动、景象现前等,这些又都是实实在在的。这是先天之虚化为后天之实,但不能执着这些实相,应该听凭自然,所谓实则虚之。黄元吉说:“打坐之不能耐久者,太虚势必心思飞越,太实者,势必困苦倦怠。”又说:“火候采药是实,一旦多多执著,久之不见趣味,必生厌倦;凝神调息者,当勿忘勿助,守其清净自然曰勿忘,顺其清净自然曰勿助。”所以,在丹道实际的修炼时,要随时处理好虚实的关系。道教中某些狭隘的支离荒诞的方术,就是过于执著死死的实。先天与后天、性与命、神气火候等,内丹学的理论和实证修炼都是在虚实的微妙转化中展开的。

    黄元吉说:“所谓性本虚无,浑无物事,然必至虚而含至实,至无而含至有。”“虚寂后天之识心,所谓有到无,此个有者,即后天知觉之灵,必死此知觉之心,然后浑然一真在抱,可得先天无极太极之真,即由无到有。”他以丹道具体身心的化生景象来进一步辨析虚实。他说:

     

    水底金生,如蓬勃氤氲之状,此实也。而升降自然,出于无心,此实中之虚也。又如灵阳一气无声无臭,此虚也,迨至归于炉鼎,炼成胎婴,此虚而实也。无奈学人知养虚,即执著虚静一边;知踏实,则又执著踏实一边。如此之虚乃泛泛之虚,非实实之虚;如此之实,为死死之实,非虚虚之实。道本无方所,无名相,要以无方无所又似有方有所行之,方是虚实兼赅之妙也。执于虚者与执于实者,彼此所堕不同,要皆同此一病,非大道之微妙。

    丹道之虚广大深远、无挂无碍,含有无尽的能量和无限化生的可能,会生起无穷无尽的妙有,它不是空空如也、茫然无及的,不是枯焦的、死气沉沉的、而是清明柔和的、内蕴无限生机的。如黄元吉所说此虚非泛泛之虚,乃实实之虚。“乃活活泼泼的、浩浩荡荡、浑浑沦沦、无量无边的、实实在在的。此乃真虚也。”所谓药生于无,结丹于无。这就是是虚中之实。在虚无混沌的状态下,人之身心会发生实实在在的改变,身体气脉的流动和景象是实的,精气神的升华是实实在在的。但是对于这些实景的变化不能过分执着,不迎不拒,听凭自然,所谓实则虚之。黄元吉说:“吾道教人,不外虚实二字。”谭峭曰:“道之委也,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生而万物所以塞在也。道之用也,形化气,气化神,神化虚,虚明而万物所以所以通也。”非常明确了虚实的顺逆转化,来自虚无,又回归虚无。“太虚之中,无所不有。”谭峭对于“虚”的探索,虚形互化,由形、气、神至虚,“逆而行之成仙”的思想,即内丹修炼的重要理论依据。他在《紫极宫碑》说:“是以古圣人穷通塞之端,得造化之源。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虚实相通,是谓大同。”

     

    虚与实的转化就是色界与无色界的交通,通道即是玄关。虚化实,万物依惯性向外喷洒滋生,建立自然的秩序和功能,无待着意安排,是自然生命的顺向演化,实际上,人的后天生命历程就是个体逐渐自虚无之先天在有形色的后天实在界面展开的过程;实返虚,是生命的归根溯源,是生命高度觉悟的主体能动,是内丹学的机理、要义、信念,挑战平常生命向下堕落的惯力,将沉闷向下的欲化为虚灵向上的能。金岳霖先生说:“最崇高概念的道,最基本的原动力的道决不是空的,决不会像势那样的空。道一定是实的,可是它不只是呆板地实像自然律与东西那样的实,也不只是流动地像情感与时间那样的实。”

    在丹道的实际修炼中,内丹之虚无就其能量说是元气,就其明觉而说,是元神。至无至虚之道体,同时包含最实最妙的能量、功能与存在。其虚实触发的根源即在玄关。人之虚静状态与先天虚无道体此感彼应,内外交通,所谓“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招摄先天一气。丹道的“两重天地”在虚实、色界与法界之间化生与返还。胡孚琛先生认为,丹道真相就是通过色身寻觅法身,通过法身修补色身,向虚无世界要宝,通过交通虚无世界完成在现实世界里无法办到的事。黄元吉说:

    色身有限,法性无边。夫安得大修行人以法界为身者,而与之谈性命哉?舍法界,无性命,亦无身心。如法圆修,直超人天师种。彼以七尺为躯,一腔论心者,纵有修持,皆结业耳,于一超直入无当焉。闻之师云,修行法门有两种,一从法界归摄色身,一从色身透出法界。

    炼丹之学,固须养后天之神气以固色身,尤须养先天之心性以成法身。无色身,则法身何依?无法身,则色身徒具。

    色界是形而下器的世界,无色界、法界是形而上道的世界。虚的法身和实的色身处于永恒的信息交换之中。丹道以虚化实、以先天化后天、借假修真,最终将后天色身性命返还至先天法界真性命。

    李道纯《中和集》云:“是知虚者,大道之体,天仙之始。动静自此出,阴阳由此运,万物自此生。是故虚者,天下之大本也。”丹道的终极目标是炼虚合道,为内丹的最上一乘功夫。炼神还虚,还有个虚空在。炼虚,到此虚空粉碎,连此虚空亦要空掉。炼虚合道是最终撒手功夫。《中和集》:“虚空粉碎,方露全真。所以脱胎之后,正要脚踏实地,直待与虚空同体,方为了当。且如佛云‘真空’,儒曰‘无为’,道曰‘自然’,皆抱本还元,与太虚同体也。”《性命圭指》曰:“盖本体本虚空也,若着虚空相,便非本体。虚空本粉碎也,若有粉碎心,便不虚空。故不知有虚空,然后方可言太虚天地之本体,不知有粉碎,然后方可以言太虚天地之虚空。”

    丹道就是步步向虚无性体迈进,从精到气,从气到神,从神到虚,凝聚虚化,使后天剥离的有形神气渐渐合一虚寂。修炼愈是进步到无形色的阶段,对于“虚”的体悟就会越深刻,黄元吉说:“若识得虚字,方才进步。”到了炼神还虚,如《中和集》云:“功夫到此,一个字也用不著。圆明纯粹,返本归根,明心见性。”翁葆光《悟真直指详说三乘秘要》:“九载功圆,则无为之性自圆,无形之神自妙。神妙则变化无穷,隐显莫测;性圆则慧照十方,灵通无破。故能分身百亿,应显无方,而其至真之体,处于至静之域,寂然而未尝有作者,此其神性性命与道合矣。”黄元吉说:“到此绝顶一步,不著于有性,亦不著于无情,连性情之有无亦且不立,此即跳出性情,独炼一点虚无元气,所谓空空忘忘,其实忘无所忘,空无所空,还于太虚,连天地都不为我作用,是即可以化子生孙,现出百千亿万法身,变化无穷者矣。若只不离一个虚无,还是二乘。连此虚无亦无,所以神妙莫测也。要之,此金丹始终之工法也。

     

  2. 太极

    “太极”观念,始见于《易传》,即“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迨至宋明理学,“太极”成为宋儒思想家表示最高实体的范畴,各家皆做出了精辟的阐发。特别是周敦颐的《太极图说》以及朱熹融理气学说和太极观念,而据此解释宇宙万事万物的生成与秩序。

    周敦颐《太极图说》:“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本凝结。‘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

    根据《太极图说》的观念,宇宙万物生成演化的顺序是:太极-阴阳-五行-万物。太极是指未分化的、最初的混沌的本源,是无形的、无限的,阴阳二气源于太极,“分阴分阳”表明阴阳二气是由未分化的太极分化出来的,五行又统一于阴阳二气。也可以说,五行之中包含阴阳,阴阳之中包含太极。太极就寓于阴阳之中,阴阳就寓于五行之中。太极本无极。

     

    朱熹说:“总天地万物之理,便是太极。”“圣人谓之太极者,所以指夫天地万物之根也。”“太极,形而上之道也;阴阳,形而下之器也。”“人人有一太极,物物有一太极。”“太极非是一物,即阴阳而在阴阳,即五行而在五行,即万物而在万物。只是一理而已。”“在天地言,则天地中有太极;在万物言,则万物中各有太极。”“太极无方所、无形体,无地位可顿放。太极至善。”

    在朱熹的思想体系中,“太极”作为共同之理,即是形而上之“天道”,太极是天地万物的根本;阴阳以下属于“气”的领域,但皆由“太极”生出,故阴阳五行的变化,皆依“太极”之理。万物皆禀受“太极”,“太极”散布在万物之中,如千江有水千江月。朱熹作为理学宗师,纳“太极”观念于理学,且终其一生暗自关注丹道修炼,或许自有前缘禀赋。据《宋史》载:“尝与群儿戏沙上,独端坐以指画沙;视之,八卦也。”

     

    众所周知,太极的阴阳鱼已经成为道家道教的标志图案。实际上,《太极图》也的确一直流传在丹道体系内。黄宗羲之弟黄宗炎在《图学辩惑》一文中曾就《太极图》的来源与传承作了一番考证。据其考证,《太极图》始作俑者乃汉朝的河上公,内容即是“方士修炼之术”,原来的名字是《无极图》。魏伯阳据图著作《参同契》。钟离权把这个图传给了吕洞宾。与钟离权同时代的麻衣道者隐居华山,把此图传给了陈抟。陈抟与吕洞宾互为师友,共同的研讨中,进一步完善了此图,最后由陈抟定型。之后,陈抟传给穆修,穆修传给了周敦颐。据黄宗炎的考证,这个图本来应该自下往上看,依次是“元牝之门”、“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五气朝元”、“取坎填离”、直至“炼神还虚,复归无极”,而长生不死。黄宗炎说:“盖方士之诀,在逆而成丹,故从下而上。周子之意,以顺而生人,故从上而下。”所以,“太极”观念进入理学家的视野并引起广泛讨论是日后的事情。《太极图》非常形象地表达了宇宙万物从无极而太极到万物化生的全部过程。同时,也暗示了丹道生命逆向升华的原理,表达了内丹学最重要的修炼法则。

    在《乐育堂语录》中,黄元吉借助传统太极阴阳原理和理气关系,在丹道的语境下,论述了丹道观念上的宇宙万物生成论、真一之气、玄牝和性命思想。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黄元吉在切入丹道修炼之前,曾经饱读儒家经典,特别是宋儒和孟子思想,在他的日常讲授中,会随手拈来,圆润自在,显示了融合三家的高妙学养,他几乎把孟子的思想观念全盘纳入到了内丹学体系之中,这在别家丹经中也是不多见的。这一点在以后的章节会做出详细的交代。太极、理、气等范畴在宋明理学中被普遍用来解释宇宙万物的生成原理。在黄元吉文本中,对举凡关涉本体层面的太极、道、先天一气、理、真元性体等概念并没有做出严格的区分。这是语录体的惯常现象,也是布道者元神主事与学者精确逻辑演绎的识神主事区别。对于凡没有生灭、自本自根的范畴,黄元吉统视为丹道的终极依据,宇宙生命最原初的创生本源。他说:

    天地生生之道,不过一阴一阳,往来迭运、氤氲无间而已。然此皆后起之物也,若论其原,只是无极太极,浑浑沦沦,浩浩渊渊,无可测识,无可名状焉。惟静极而动,阴阳兆象,造化分形,而阳之升于上者为天,阴之降于下者为地,天地定位,人物得其理者成性,得其气者成命,而太极不因之有损焉。即天地未兆、人物未生以前,而太极浑沦无际,亦不因之有增焉。夫太极者,理也,无可端倪者也,而实为天地万物之主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此言两仪之发端,无不自太极而来。当其动而为阴阳,是气机之蓄极必泄,非太极之有动也,其动也,其气之屈而伸也;及静而为太极,是气机之归根返本,非太极之有静也,其静也,亦其气之伸而屈也。要之,气机有动静,而太极无动静。

     

    夫道,即太极也。心,犹阴阳也。精神魂魄意,犹五行也。此道悬于太空,未落人身,无极太极之理,阴阳五行之精,浑浑沦沦,浩浩荡荡,团聚一区,有何五行,有何阴阳,究有何太极哉?总之一空而已,一真而已。当一感而动,一触而起,又至奇至妙至灵至神,而化生万物于不尽,极奇尽变以无穷也。迨至落于人身,已成血肉之躯,气质之变,物欲之染,五行非其真,二气非其故,即太极亦锢蔽而不见矣。修道岂有他哉?不过教人去其本无之污,以还固有之良已耳。初下手时,先要认真自家太极,太极,即本来人也。

    动处炼性,静处炼命。性命二字,一而二,二而一,不过由太极之动静分而出焉者也。太极浑沌磅礴,无声无臭,虽无一物,实为天下万物万事之根柢也。

    夫炼丹之要在玄牝,玄牝乃真阴真阳混合而为太极者也,但未动则浑沦无迹耳,故曰无极。由无极而忽然偶动,即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一动一静互为其根。

    修炼一事,则无他妙,只是一个太极。若无虚极静笃之际,实实有一段太和气象,完完全全在我方寸,即得真一之气,可炼天元神丹。……到得虚无之极,忽然一惊而醒,一觉而动,太极开基矣,天地始判矣,而人物之生遂于此无穷矣。此时一觉而动,即太极动而生阳,阳气轻清,上浮为天,如人之有性也。及至动极又静,静而生阴,阴气重浊,下沉为地,如人之有命也。

    夫天地间至神至妙、至精至粹而变化无方、隐显莫测者,莫如太空元气,即无极也。此气浑浑沦沦,实无物象,又曰“虚生太极”是。……然第曰太极,犹是虚无之端,不可以神变化。迨至气机一动,分阴分阳,迭用柔刚,而太极之功始着。夫太极,理也,阴阳,气也。理气合一,而天地人物生矣。理气合一,而圣贤仙佛之丹成矣。

     

    太极是无形无相的本源,万机潜蕴其中,具有无限生发演化的可能性。生命的顺向演化是从先天到后天、从虚到实的信息彰显过程。丹道修炼不是一般的养生方术,后天阴阳五行、有形有质的精气神皆不是丹道之究竟。修炼是一个逆向回溯的过程,由实返虚,由有限返回无限,从后天阴阳回归到无动静、无增减、无差别相的太极本体,回到生命生发的源头才是丹道之旨趣。黄元吉认为体认自家太极就是找到本来人,就是找到丹本,就是明心见性。太极落实到人身就是所谓自家太极,也就是人的先天之性,本来面目,本来人。所以黄元吉认为认清自家之太极(主人翁、本来人)是修士之首务,修炼一事,别无他妙,只是一个太极。

    阴阳对应后天人心,有善恶正邪,阴阳下贯则分化为五行,对应五脏所藏的精神魂魄意。太极是真一之气,它没有任何规定性,太极潜隐着一切的可能性。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形成了天地万物。性命浑然统一于太极,得理成性,得气成命。太极本身无动静,性命之动静就是太极动静。太极是真阴真阳交媾的玄牝,是神气合一,是坎离交、乾坤交的天人合一,在无知无觉时,忽然一觉,呈露先天性体。修炼即是通过性命的交媾回复太极之本源。因此,黄元吉反复强调说认清自家太极乃炼丹之首务,炼丹全在太极的妙用。

     

  3. 真一之气

    气的思想一直是贯穿中国思想史的重要内容,是一个涉及十分广泛的哲学范畴。“气”字在甲骨文已经存在。学界认为最早赋予“气”以哲学内涵的是西周太史伯阳父关于地震成因乃“天地之气”过序所致。古代中国哲学认为,气是精微物质,是万物之始基。《淮南子》云:“天地之合和,阴阳之陶化万物,皆乘一气者也。”又说:“道始于虚霩,虚霩生宇宙,宇宙生气。气有涯垠,清阳者薄靡而为天,重浊者凝滞而为地。”《黄帝内经》对气的论述极其详实,《难经》与内丹学“肾间动气”的认识是一致的,元气是人体生命最原始的动力,由先天之精气化出,藏于肾脏,在后天依赖水谷精微滋养。这些认识今天已经成为中医学的基础理论。王充说:“元气,天地之精微也。”“万物自生,皆禀元气;元气是宇宙万物之本原。”这是第一次将“元气”作为宇宙之终极范畴。张载说:“太虚即气。太虚者,气之体。气之聚散于太虚,犹冰凝释于水,知太虚即气,则无无。”汉代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全面归纳了气的思想,诸如四时之气、五行之气、寒暑气、血气、伦理道德气、乃至治乱之气、中药之药气等十多个义项,涵盖了自然、社会、生命、伦理、精神和人事各个方面。

     

    特别是,赋予气以道德属性显示了中国文化的伦理特质,如孟子的浩然之气。王充认为伦理道德是元气的内在固有的属性,所谓“俱怀五常之道,共禀一气而生。”董仲舒将阴阳二气对应人性之善恶。中国古人在寻思宇宙的生成和生命的起源时,独创这种似物质非物质、似精神非精神的最适于直觉体验的“气”论,透视了中国传统的混沌模糊的觉性思维方式。陈荣捷教授将“气”翻译为the prime force,李约瑟译为subtle spirits.乃至breath,air,vital fluid等,其实这些译词俱不能传达中国气的独特神韵。

    气,是内丹学的重要范畴之一。道自虚无产一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家论气发轫于老子的宇宙生成论。庄子的“通天下一气”及“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的观念更加明确了气是生人生物之源。胡孚琛先生说:“‘道生一’中的‘一’,指元始先天一炁,是宇宙创生之始的一片混沌状态。内丹学家将元始先天一炁也称先天混沌一气,先天祖气,是宇宙中隐藏着的唯一秩序,是产生宇宙根本节律的信息源,是宇宙创生和演化的内在驱动力。‘一’是种子,是原型,是基因,是混沌,是宇宙中万事万物的‘模本’。它类似于歌德猜测到的‘创造力’,柏格森的‘绵延’或‘生命冲动’,是佛陀的‘心’,是宇宙的‘绝对精神’。‘一’即‘太极’,或称为‘朴’、‘独’、‘纯’、‘真’、‘素’等,也称作‘神明之德’,即‘神’和‘德’。”

    先天一炁,黄元吉称之为“真一之气”,丹经又称为祖炁、真铅、虚无一气,在内丹学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内丹修炼的成就皆是建立在药物的生成上,而能否顺利招摄到“真一之气”是药物生成的关键。它是生命化生的源头,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是可能成道的先天根据,是内丹学所谓的“真种子”,凭借此种子,内丹生命之花朵才能够盛开。“道”无疑是丹道最高的实体,但是道无可名状,道之浩淼无处下手。丹道是一鲜明实践性的学问,丹家不是书斋的思想者,他们对理论演绎和预设没有太多的兴趣,丹经中极少空言浮议,句句皆是身心切实的体验。譬如,这个与“道”最接近的、先天本体层次“真一之气”就是丹道现实修炼中的直接把柄。甚至可以说,就丹道的实践而言,真一之气就是丹道最直接、最直观的“道”。在丹家看来,生命的源泉更直观可以感知的是“真一之气”,如泉水川流不息,生命代代相续。

     

    这个源泉可以在现象界的阴阳嬗变中去感受他,在丹道虚极静笃的状态中招摄它,但是我们不能逻辑地言说它是什么,我们更多的是可以说它不是什么。除此之外,无法得到更多的内容。黄元吉说:“若先天元气到时,只要一点可验之处:心如活泼之泉,体似峻峋之石,一身内外无处不爽快,无处不圆融,非可意想作为而得者也。故先天一气名曰虚无元气,以此思之,足见先天一气无可名,无可指。后人强名之曰先天一气。若可名,皆是后天气,不足以还原返本而成神仙骨格焉。学者于此元和内蕴之时,而犹欲于身心内实实模拟出一个色相来,错矣错矣!且此模拟之心即是后天之意,有此一意,而先天淳朴之气必为后天之气打散,虽曰先天,犹是后天也。

    实际上,黄元吉在《乐育堂语录》中很少对“道”做出纯理论无意义的阐发,而是结合内丹的实际景象,反复描述了“真一之气”。在其他丹经文本中也反映了“真一之气”在丹道中的极端重要性。譬如:钟离权《破迷正道歌》:“果然采得先天炁,日月擒来两手中。昼夜打交成一块,自有龙吟虎啸声。”

    崔希范《入药镜》:“先天炁、后天炁,得之者,常似醉。”王道渊注:“先天炁者乃元始祖炁也,此祖炁在人身天地之正门,生门密户悬中高处,天心是也。神仙修炼止是采取‘先天一炁’以为丹母。后天炁乃一呼一吸,一往一来,内运之炁也。”《碧虚子亲传直指》:“凡男子四大一身皆属阴,惟先天一气是阳。”林自然《长生指要篇》:“元始浩劫之祖炁,神仙性命之宗源。”刘一明《修真后辩·先天真一之气》:“……先天之气,为生物之祖气,乃自虚无中来,为万象之主,天地之宗。无形无象,无声无臭,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然虽无形而能生形,无象而能生象。……先天真一之气,是生物之祖气,是鸿蒙未判之始气,是混沌初分之灵根。……夫先天真一之气,是混元祖气,生天生地生人物。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动静如一,阴阳混成。在先天而生乎阴阳;在后天而藏乎阴阳。”白玉蟾《海琼问道集》曰:“此真一之气,万象之先。太虚太无,太空太妙,杳杳冥冥,非尺寸之所可量;浩浩荡荡,非涯岸之所可测。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大包天地,小如毫芒,上无复色,下无复渊,一物圆明,千古显露不可得而名者。”

     

    据以上丹经的梳理,可以看出,“真一之气”亦即“先天一炁”最重要的性质是它的先天性。丹道所谓“先天”寓有三种涵义:一是指宇宙创生之时、阴阳未判之前的状态;二是指“父母未生前”、“生身受炁之初”;三是指丹道修炼时“恍惚杳冥”的虚寂状态。黄元吉说:“所谓真一之气,乃鸿蒙未判之元气,混沌初开之始气;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莫不由之;……非口鼻呼吸之气,非虚灵知觉之气,非坎离心肾之气;在先天而不见其先,居后天而不见其后;先天则生乎阴阳,后天则藏于阴阳。”丹道将它与后天之气,诸如口鼻呼吸气、中医的营卫之气、脏腑之气,乃至肾间动气严格区分开来,以保证丹道修炼的先天依据,它是物质、信息、能量的统一体。丹道认为凡后天有形质有生灭者皆不能作为成丹的材料,只有这个本源性的“真一之气”,才具备成丹的品质,它天然内含先天的精气神。所以丹经冠之以“真一”、“先天”、“虚无”之名。

    何谓先天?李涵虚《道窍谈·先天直指》:“先天者,超乎后天之上,最初最始,为本为元,盖一炁之尊称也。”丹道以先天、元神、法身为真,以后天、识神、色身为假。人的后天状态乃由先天变现而来,欲逆返先天,须借后天有形有质的肉身。丹道下手即以调养后天色身气脉,不同于佛家自始斥肉身为臭皮囊之旨趣。真一之气又名道炁、祖炁、真铅等。神气的先天状态即是真一之气,是先天神气未分化的本元。当顺而生人时剖分为神与气或者性与命。

    伍守阳《天仙正理直论》:“神气乃是先天道炁剖判,在人体后显示性、命之两用。”内丹修炼就是神气凝结,性命合融,返还先天。《入药镜》:“是性命,非神气,水乡铅,只一味。”水乡铅即坎中阳,即真铅。朱元育《悟真篇阐幽》:“真铅是先天一炁,从虚极静笃中来,虽似作为,其实无为,乃造化之根源,大丹之宗祖。”《悟真篇》:“不识真铅正祖宗,万般作用枉施工。”刘一明《悟真直指》:“坎中一阳,乃乾家刚健中正之气,为道心真知,取象为真铅,乃天一所生,具有先天真一之气,为生物之祖气。”

     

    黄元吉说:

    此个虚无一气,又谓真一之气,又曰真一之精,又曰天然元气,又曰清空一气,种种名色,不一而足。要无非无声无臭、无思无虑之真,不在内、不在外,隐在色身之中,谓之法身。然如此难思量,难揣度,却远在天边,近在咫尺。此个虚无一气,天地人物同是一般,富贵贫贱均是一理,极之生死患难,亦不为之改移。不因清明而有,亦不为昏浊而无。此个元气,本无朕兆,亦无形色,实为后天精气神之根本,先天精气神之主宰。在先天而生乎阴阳,落后天而藏于阴阳。放之则弥六合,即天地亦不能载,所谓生天生地生人生物之本。虽无量无边,而仍不离于方寸,所谓卷之退藏于密者。由此以思,氤氲者仍是阴阳真气,而主宰此真气者,始是至真之元气也。生等今闻吾真一之气,谅不复以后天阴阳、先天阴阳,认为真一之气,庶几近道矣。

    道者何?太和一气,充满乾坤,其量包乎天地,其神贯乎古今,其德暨乎九州岛万国。胎卵湿化,飞潜动植之类,无在而无不在也。

    黄元吉认为天地人物皆是禀此“真一之气”而生,是先天精气神的真主宰,认得这个“真一之气”,离道近矣。丹道语境中已高度形象化、高度本体化的“真一之气”难以在科学文献中找到可以回应的术语。内丹学认为,在宇宙诞生之前是一片虚无,当宇宙创生时,虚无之道化生出元始先天一炁(真一之气),这种先天一炁被认为是宇宙万物运行和生命运动的生机源泉。胡孚琛先生说:“我们推测,先天一炁是宇宙大爆炸之前的初始信息,是时间和空间未展开的宇宙模本,是自然界最根本的节律。丹家将人体和大自然的内在接节律调谐,契合宇宙的自然本性,进入道的境界。”  

    当代宇宙学者的热爆炸理论认为在宇宙在最初10-4秒之前的宇宙混沌状态与中国古人对气的描述有着惊人的对应。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