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学院课程> 丹道传承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三)

2017-08-13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

余强军

人的后天意识是连续的、前念后念是有关联的、甚至是可以逻辑追溯的,但是“真意之意”是纯粹自然的、当下的、非压抑、非掩饰的、不犹豫、不分辨、不做作,不是前念延续,也不是后念的依据,它甚至不是一种常识意义上的念……

续上)在丹道实践中,将“真一之气”置于本体层次的实体,视为永恒、超越、无限的原创本源,这比“道”更直观、更形象,更能够体验到能量的流动感和生命的活力。实际上,在丹道的虚极静笃的状态,在神气高度媾和时,很容易体验到“真一之气”真实的力道。“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当然是丹道最高最后的实体,但道非有限语言可以言说,但在这样恍惚杳冥的“真一之气”状态下,却分明可以清楚感受。

真一之气是能够成仙的先天依据,能否顺利招摄到真一之气是丹道药物生成的关键,它是内丹学的“真种子”,藉此才能盛开内丹的生命之花。丹道景象气象万千,对于修证者而言,体验到“真一之气”并非难事。真一之气的本质属性是虚无,所以以虚无之元神容易感应到虚无之元气。它并不神秘,黄元吉说只要在杳冥虚静、在冥漠无朕之间,哪怕是能够体味到“一点恬淡意思,一点中和的趣味,身心爽健,脏腑安和,即是真一之气所在矣。” “是以先天元神合虚无元气。”体验到真一之气对于丹道修养者建立坚韧的修持信心是非常重要的,这种体验充满着纯净与灵明、喜悦与满足、解脱与自在,如同洞见真理的光芒,会感受到重返家园的静谧和安详。所谓尝到了“道味”,身心呈现成前所未有的难言的明阳、轻快、圆融的境地,甚至如黄元吉所言“回视人间富贵,其污秽真有不堪忍受之状也。 

必须指出的是,在丹道的实际修炼中养足后天气,以后天觅得先天是丹家的起手功夫。黄元吉说:“ 炼丹之道,虽曰先天元气酝酿而成,其实非后天有形之气不能瞥见先天元气。若无后天滓质之气,则先天元气无自而生;若非先天清空一气,则后天尸气概属幻化之具,终不足以结成仙丹。”这里指明了先天气与后天气的关系。黄元吉认为后天色身精气神健旺者更容易探出真一之气,会得本真。他说:“诸子于先天真一之气不能实实在在认得真者,皆由后天色身太弱,无以蓬蓬勃勃而洞见本来虚无妙相也。在后天小子,气息壮旺,易得会其真际。 夫人之身所以健爽者,无非此后天之气足也。此气即肾间动气,肺主之而出,肾迎之而入,一出一入,往还于中黄宫内,则内而脏腑,外而肢体,无处不运,即无处不充,所谓身心两泰、毛发肌肤皆精莹矣。一切日用云为,总总一个不动心,不动气,不过劳过逸。自然后天气旺,先天元气自回还于五官之地,不必问先天何在,而先天之气自在是矣。若不知保养后天,徒寻先天元气,势如炊沙求饭,万不可得。

 


  1. 阴阳

    阴阳观念在古代中国人的思维中几乎成为解释宇宙自然、社会和生命现象最平常的一对范畴。阴阳观念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伏羲时代,最初是指自然界日光的向背,向日为阳,背日为阴。阴,《说文》云:“暗也,水之南山之北也。”阳,《说文》云:“高明也”。《尔雅》曰:“山东曰朝阳,山西曰夕阳。”《国语·周语上》:“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蒸,于是有地震。”这是现存古代典籍中关于阴阳观念的最早出处。

    《老子》:“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阳观念经过道家的高度引申抽象,成为事物相对待的两种最基本的属性和功能,阴阳对立统一、相摩激荡、此感彼应、消长进退,成为事物发展、运动、变化的根本动力。举凡天地、昼夜、炎凉、男女、上下、胜负、日月、清浊、牝牡、屈伸、往来等对立现象者,皆可纳入阴阳符号的解释系统。

     

    《易传》云:“一阴一阳之谓道。”“观变于阴阳而立卦。”“阴阳不测之谓神。”在《易经》的解释系统中将阴阳演绎到极致,阴阳相互依存、相互对立、相互转化。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交感、相摩相荡。阴阳消长、阳极阴生、阴极阳生等。《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云:“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阴阳应象大论》云:“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也。”又《生气通天论》云:“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密,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阴阳观念是中医学的核心标杆,乃医家纲要。实际上在中国哲学语境中,所谓阴阳本指阴阳之气。朱熹把阴阳看成是气内在的对立统一的属性,阴阳二气的交感相应,是万物化生的动因。他说:“天地只是一气,便自分阴阳,缘有阴阳二气相感,化生万物,故事物未尝无对。天便对地,生便对死,语默动静皆然,以其种如此故也。”“无一物不有阴阳、乾坤。至于至微至细,草木禽兽,亦有牝牡阴阳。” “阴阳变化无穷,而万物得因之以生生。”宇宙万物化生的过程就是阴阳变化无端,生生不息的过程。阴阳之气具有动静、屈伸、往来、阖辟、升降、浮沉、进退、消长等相反相成的属性。

    总之,这种阴阳互根互生、相互涵容的具有高度形象思维特质的对立统一思想闪烁着东方人觉性思维的光辉,与西方精微的辩证法彼此辉映。一阴一阳之谓道。知阴阳,即知天下运动变化之机


    在内丹学中,阴阳是统摄丹经最核心的范畴之一。无论何种丹道理论,离开阴阳皆不能成说。丹者,阴阳交合谓之丹。丹字日头月脚,日月即阴阳。吕祖《指玄篇》云:“玄篇种种说阴阳,二字名为万法王。一粒栗中藏世界,半升铛里煮山江。”又云:“两重天地谁能配,四个阴阳我会排。会得此玄玄内事,不愁当道有狼豺。”丹道阴阳观散发浓郁的生命气息,离开阴阳两种力量的交合,任何丹药皆无从生化。如《易·系辞》:“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陈撄宁先生说:“盖氤氲者,天气下交于地,地气上交于天,温和酝酿,欲雨未雨,将雷未雷,所谓‘万里阴沉春气合’者是也。若雷雨即施,则非氤氲矣。人身氤氲之候,亦同此理。”胡孚琛先生说内丹要诀之一即是一个“化”字。如丹道之化气、化神,凡胎化圣胎,层层皆是阴阳交媾化变。谭峭《化书》集中揭示了丹道的生化观,知阴阳之化,则宇宙在手,万化随心。

     

    天地配而生万物,夫妇配而生男女,自身阴阳配而生精气。丹经常说自身便有真夫妻,何须体外苦劳寻。这里的“夫妻”喻指自身体内阴阳交媾。《琼馆白真人集》:“怪事教人笑几回,男儿今也会怀孕。自家精血自交媾,身里夫妻是妙哉。”《性命圭旨》:“天地以阴阳交媾而生物,丹法以阴阳交媾而生药。盖未有不交媾而可以成造化者也。”实际上,男女之凡阴凡阳交媾时的性高潮和丹道真阴真阳交媾产药的妙乐感受有非常相似之处。一个是独自体内的能量逆升,一个是能量的顺向流失,一个是“仙胎”,一个是凡胎。揆之二者,其理一也。“故作金丹之事与生身之事同,但顺则成人,逆则成仙。顺逆之间,天地悬隔。只要逆用阴阳,自然成就。”

    在丹经中,举凡心、肾、铅、汞、神、气、龙、虎、男、女、日、月、乌、兔等符号皆可以与阴阳化约互换。在《丹基归一论》中,陈楠清理驳杂纷纭的丹道术语,直陈所谓天魂地魄、日精月华、红铅黑汞、金精木液、乌兔龟蛇、马牛龙虎、男女夫妇、乾坤坎离、婴儿姹女,“其实皆阴阳二字。”如《中和集》云:“龙虎者,阴阳之异名也。龙虎之象,千变万化,神妙难穷。故喻之为药物,立之为鼎炉,运之为火候,比之为坎离,假之为金木,字之为男女,配之为夫妇。以上异名,皆龙虎之妙用也。”崔希范《入药镜》:“铅龙升,汞虎降”。王道渊注曰:“铅者,坎中一点真阳,谓之龙也;汞者,离中一点真阴,谓之虎也。”

     

    在丹道中依据先天和后天将天地阴阳做出了严格的区分,即两重天地和四个阴阳的观念。丹家以色身、识神、后天为假,法身、元神、先天为真。真阴真阳的观念是丹道独创,一般中国思想史著作不会做出真假名相之分,这也是丹道阴阳观对中国思想史的独特贡献。越过玄关,即成先天真阴真阳,如张三丰说:“都是从杳冥中来的”。何谓先天?李涵虚《道窍谈·先天直指》:“先天者,超乎后天之上,最初最始,为本为元,盖一炁之尊称也。但此先天之气有三端,先天之名有二义。所谓二义,先出于天者,一也;先原于天者,二也。”即超越后天有形有质的器世界就是先天。

    黄元吉说:所谓两个阴阳者何?即如打坐时,必向后天色身上有可以依傍者下手。夫一呼一吸,即阴阳也;阴阳原一气,一气散而为阴阳,此凡阴凡阳也。学人打坐,必先调外呼吸,以引起真人元息。调外呼吸,必先以意为主。孟子曰:“志,气之帅也。”古仙云:“若要修成九转,先须炼己持心。”可知正心诚意为修炼者本也。调此呼吸,以目了照于丹田中,以息下入阴跷,提起阴跷之气上入黄庭,又以息引起绛宫之阴精下会丹田,此亦凡阴凡阳也。久之阴精与阳气两相交融,凝于丹田土釜之中,自然阴精化为真阳之精,凡气化为真阴之气,蓬蓬勃勃充周一身,此即真阴真阳,与元气不相远也。

     

    夫后天阴阳者何?即人身受胎之始,借父精母血而生者。先天阴阳生于虚无之际,不区区在色身上寻讨者也。活子时到,所谓“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有物有精等景象,犹是先天阴阳比象,还不是太极之体。

    黄元吉说:乾坤破为坎离。离外阳而内阴,坎外阴而内阳,外者是假,内者为真。离中所有者乃精神,坎宫所有者乃气血,坎虚而成实,离有而成无。学人采坎中真阳,补离中真阴,复还乾坤本来面目,此即返本还原也。

    将离中真阴下降,坎宫真阳上升,两两相会于中黄正位,久久凝成一气,则离中自烹玉蕊,坎中自吐金英。

    太极动而生阳,阳气轻清,上浮为天,如人之有性也。及至动极又静,静而生阴,阴气重浊,下沉为地,如人之有命也。此天地一阴一阳,即人身一性一命。但曰阴阳动静,而无交合之道,则天地之生机不能畅遂,人身之生理断难完成。天地必一阴一阳互相往来,阴中含阳,阳中抱阴,方成亿万年不敝之天地。人身亦必一性一命相为流通,以性摄命,以命归性,方能成亿万年不死之人身。何也?天地一阴一阳交,则生机自畅,人身一性一命合,而生气弥长。未有天地阴阳不交,而能生育无疆者,亦未有人身性命不合,而能长生不老者。修养之道,不外一阳。而阳之始生,生乎阴之极。

    至阳赫赫在乎至阴肃肃。盖天之道,非阴极而阳不生。阴气凝闭之时,万物枯焦已极,在杳冥无朕之中,阳气于此而胚胎。

    此个阳不易得也,必于阴气凝闭之极,我惟虚极静笃,一无所觉,而真阳始得发生。故人之生,生于此阳。天地万物之生,亦无不生于此阳。

    离太极则无生生之本,离阴阳则无生生之具。

    刘一明《修真辨难》卷上:“阳中之阴为真阴,阴中之阳为真阳。此所用之阴阳,古经所谓阴阳得类者是也。亢阳无阴为假阳,孤阴无阳为假阴。此所用之阴阳,古经所谓孤阴寡阳者是也。”以卦象而言,真阴即离家之元神。离的卦象是外阳而内阴,此阳中之阴即谓之真阴。丹道认为离是先天阳、后天阴,由乾卦中间一阳爻变为阴爻而来,其中间一阴爻,即谓之真阴。离代表神,日常的思虑属于阴神、识神的作用,只有中间的一阴才是炼丹时静默凝寂的元神观照。

     

    何谓真阳?真阳即坎卦中间一阳爻。坎是先天阴、后天阳,由坤卦中间的一阴爻变阳爻而成。坎代表气,气是后天阳而先天阴,坎中一阳指的是炼丹时的真气,它不是一般后天的浮躁之气,而是来自于先天之阳,故称为真阳。就清净派而言,坎为肾水,肾中一点先天真阳之气为真阳,即真铅,又名元精。黄元吉说乾坤破成坎离。丹道的返本还原原理就是取坎之真阳填离之真阴,则离可以返还到纯阳之乾。即张伯端所谓:“取将坎位中心实,点化离宫腹内阴。从此变成乾健体,潜藏飞跃总由心。”这个内丹学上最重要的演绎程式在理论上无疑是成立的。

    在内丹学理论中,乾坤二卦代表先天阴阳,是先天性命的纯阳和纯阴。坎离代表后天阴阳,先天乾成后天离,所以说离是先天阳而后天阴,是性、神;先天坤成后天坎,先天阴而后天阳,是命、气。从乾坤到坎离,是先天到后天;由坎离到乾坤,是后天返还先天。由于后天本来就藏有先天之机,所以丹道认为能量的逆返不仅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在实践上也是可能的。丹功中有两次颠倒,第一次颠倒为坎离交媾、采药归鼎的复命功夫,可得玉液还丹;第二次颠倒为乾坤交媾、移神换鼎的见性功夫,可得金液还丹,即黄元吉所言的本来面目。两次颠倒实质皆是阴阳交媾。

    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在内丹学文本中,阴阳有两层涵义,一层是阴阳作为纯粹思辨对等的符号使用,即依阴阳符号演绎丹道体系,如前面之所论述;另一层涵义是丹道独自的价值取向,即凡生命光明清朗的一面指称为阳,而将衰败昏沉的一面指称为阴。普通人的生命是阳气逐渐退失,阴气渐渐吞食而彻底的死亡。丹道修炼就是褪尽阴质,而成纯阳之体。所以黄元吉说人之生在此阳,天地之生在此阳。

     

  2. 真意

    丹道在实际的修炼过程中,炼己筑基、打开玄关、坎离交、乾坤交、药物之老嫩、火候之适度等,精、气、神的能量渐次升华结晶,贯穿始终的鲜活的灵魂是丹家所谓的“真意真觉”,“万象咸空,一灵独运”,它是丹道系统工程的真主宰,是丹家之所以夺天地之造化的主体能动性,没有这个先天真意的统领,就没有丹道无数次巧夺天工的妙应生化,丹道的修炼就成了后天识心的拼凑做作,就是一盘散沙。《入药镜》说:“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一日之内的任何时刻,只要真意呈露,皆是活子时,皆可以采药结丹。实际的丹道修炼状态介于日常的清醒状态和睡眠状态之间,正是因为真意的存在,使之成为高度清醒而又无念的所谓虚寂杳冥状态,即丹经所谓“无知有知,无觉有觉”,此时无动心,有照心,照心就是真意的观照。“其中有精、其中有信”。信为道源,真意是信,五常之信对应五行属土。胡孚琛先生认为“真意”是净化了的潜意识。黄元吉说:

    非真意为之主帅,必然纷纷驰逐,断无有自家会合而成丹也。

    虚无一气为本,而所以能团此虚,以成不生不灭、出有入无、变化莫测之仙者,全在此一觉而已。

    真意就是我投生之主宰,真气即是我投生之庐舍。真意即我得天之理以成性,真气即我得天之命以成形者。

     

    何谓真意真觉?黄元吉说:

    于群阴肃肃之中,了无知觉,忽然,气机偶触,似临空一跃,不待穿凿,不待安排,杳冥一惊,此正是清清净净、无知无觉之真觉也。若稍微夹杂后天之猜度意想,即非真意,不可为吾身千万年之主宰矣。在动静之际,一息之间,学人须有拿云捉雾之手段,方可乘得此机。迨一觉而后,用心蕴蓄其间,即是真意。所以,无心忽觉为真觉,一心内守为真意。其实二而一者也。

    真意又何自始哉?必从虚极静笃、无知无觉时,忽焉气机偶触而动,始有知觉之性,此即真意之意,非等凡心凡性也。

    仙非他,只此一元真性修之而成者。一意之前无意,一意之后无意,从此一知,一知之后不复见,从此一觉,一觉之后无有焉,此为真意之意。如人呼子之名,不觉顺口而答,不思议不想象,此乃真意为之也。此即真意之前后际断。此意与先天之真,不与后天思虑纷纭杂沓者同。

     

    黄元吉所言的真意与真觉,二者涵义相去不远。若细微分辨,真觉是体,真意为用,真觉出,须真意护持。从上面的论述中,可以看出,在杳冥虚极的状态,无知无觉时,真意就是先天元神发出的妙觉。静则为元神,动则为真意。其意识的主体是元神,真意是一种无意之意,是一种忽然的灵机妙应,不夹杂后天识神的猜度打算,似禅宗之明心见性,它是内丹的“神明”。前念已去,后念未续,忽然一觉,即是真觉真意,此一觉自然而来,如石火电光,差在毫厘之间。此时神冥气合,无中生有,气机由微渐著,即玄关窍开,即阳生活子时。

    的确,在丹道步步的关隘紧要处,所谓“针锋上打得筋斗,电光中立得住脚”,如果靠后天的识神分别心识别掌控,景象的真真假假,火候的稍纵即逝,是无能为力的。黄元吉有时候把它说成是了照心,他说:

    夫人之所以前知后晓、灵明不昧者,无非此一个觉照之心而已。佛曰“长明灯”,道曰玄关窍,儒曰虚灵府。

    要皆无思无虑、无善无恶之中,一个了照之神焉。

    这个灵明妙觉洞彻内外之神,就是真主宰,人之主人翁。无之,犹一家无主,焉能兴得起家来?它是炼丹的主帅。自古神仙,无非此一点觉照心。心性之昧,庶可言丹。下手之初,只要此心不走作,不昏迷,不为外物夺去,就是炼丹有主。只要此心常常了照,稍有闲思杂虑,能随时了照,即惺惺常存矣。

    黄元吉所说的“了照心”似禅宗慧能的“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正上座本来面目?”,又似阳明之“初念是圣贤”的良知良能。此灵明一念,是先天本心本性的意识状态,永远清明不昧。黄元吉说:“只此一念,莫管二念,即是性在。此一念即道。识得此念即为成仙之事。今世之修士,于此一念发端之初,本是性地完纯,圆融具足,而疑未必是道,乃加一意,添一见,参杂其中,性真反而昧矣。”其实,无论采取、烹炼、交媾等,自始至终无不赖此精诚一念主持。其与普通后天之意计猜度、纷驰散漫之思想绝不可同日而语。如黄元吉说:“一念之真,即成不朽之身。一念不持,即成生死轮回。”丹道之真意自然天成,无私无为,惺惺不昧,任后天之机巧也难以媲美之。在炼丹过程中,真意之发用随应随化,损有余补不足,确非过来人亲历亲为而不能体验之。实际上,黄元吉所言“了照心”亦是一种警觉心,如君子终日乾乾,“十二时辰不昧主人翁”,心不随境转,行住坐卧,在在了照,如如自如。如黄元吉说:“大凡行动应酬,常常用一觉照心,觉得我自有千万年不坏之身,外面一切事情皆是幻具,何足轻重,不但外物,即此身亦是傀儡之木具,我在则能言能行,我去则颓然靡矣,何足我恃。

     

    这个觉照心就像良知本心一样防止被私欲浮云遮蔽,防止心性的迷乱,如吕祖之“真常需应物,应物要不迷”,在应对之际保持“惺惺寂寂,寂寂惺惺”的清醒状态,事来则应,事去不留。黄元吉特别强调指出凡夫在现实的日用伦常中,接物应事极易昏沉迷惑,被气质、习气和物欲迷了真性,有了这个觉照心就如灵台之宝镜常放光明。实际上,举凡世间的宗教修养,也无非是使得人本来的灵明神性不被俗务凡心所蒙蔽,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黄元吉常说:“仙非他,只此一元真性修之而成者。”丹经说金丹也并不是多么神秘不可测的东西,就是那个就是至善的本性。炼丹之难在于气质之私、物欲之蔽,其易在于本自具足、无假外求。如《中和集》说:“释氏喻之为‘圆觉’,儒家喻之为‘太极’,初非别物,只是本来一灵而已。本来真性,永劫不坏,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炼愈明。”邱处机以极端的苦行炼睡魔,就是不让昏了这个“性子”。全真道一扫丹道法决之驳杂,简捷直乘,无非是抓住了最现成、也可能是一般极度迷恋法决的修士最易忽略的“性”字。

    黄元吉说:

    须知元神为凡神遮蔽,如明镜为尘垢久封,不急磨洗,岂能遽明?

    道在人身,无时不有,无在不然,只要一个元神常常了照,以保其固有之天,即炼丹矣。

    元神也,亦清清净净、无杂无染、一心一德之真意也。

     

    元神对应的意识状态如明镜照物,照者,散漫无特定对象的。所以说,“真意”是元神本然的无意直觉,“着意处处错”,是一种平等的、没有特别注意力的,却是最敏锐的注意力,甚至是一种淡漠的,一视同仁的,无所觉而又无所不觉的,让对象自我呈现,自我消失,自生自灭。让对象如如其如的、不夹杂后天打量揣度的、价值的、功利的、好恶的,心与对象合一。如黄元吉说的“不加一意,添一见,参杂其中”。

    元神是真意之体,真意是元神之妙用。黄元吉说:“一意之前无意,一意之后无意,从此一知,一知之后不复见,从此一觉,一觉之后无有焉,此为真意之意。如人呼子之名,不觉顺口而答,不思议不想象,此乃真意为之也。”人的后天意识是连续的、前念后念是有关联的、甚至是可以逻辑追溯的,但是“真意之意”是纯粹自然的、当下的、非压抑、非掩饰的、不犹豫、不分辨、不做作,不是前念延续,也不是后念的依据,它甚至不是一种常识意义上的念,这个“真意“比念要隐淡、比一般的觉要清晰,它就是元神的当下出场,他的出场必然是干脆利落、无牵无挂的,它击中目标必然是绝对精准的、它其实就是“神通”。所以,黄元吉说要将“心地打扫干净,一感一通,一触一动。在杳冥中,忽焉一觉,忽焉一知。

     

    更为重要的是“真意”在丹道化合构成中起着无可替代的媒合力。丹经把“真意”又称为真心、或者黄婆、真土。丹经向来认为真意为媒妁。《悟真篇》说:“本因戊己为媒妁,遂使夫妻镇日欢。”戊己即真意的代号,夫妻是神气的代号。己属意中阴土,所以炼出安静不动的真意即是炼己。以黄婆喻真意,形象而贴切。以黄婆媒合阴阳二气,张三丰《无根树》云:“无根树,花正黄,产在中央戊己乡。东家女,西家郎,配合夫妻入洞房。黄婆劝饮醍醐酒,每日熏蒸醉一场。这仙方,返魂浆,起死回生是药王。”李大华认为,黄婆实为丹家由于熟读丹经,牢记口诀,以修丹的信念在深层意识中建立起的隐程序,是净化了的潜意识。它可以直觉地引导铅汞凝结,故称媒介,是一种本能,一种生命内在的呼唤。

    刘一明《象言破疑》说:“黄婆者,中央土母。以其能调阴阳,能和四象,故名黄婆。丹书借以喻人之真意中真信,能以和性情、养精神之义。真意、真信,即吾身中之黄婆。所谓黄中通理者是也。……夫真土无位,真意无形,无物不生,无理不具,能以会三家、攒五行,故名黄婆媒娉。”崔希范《入药镜》云;“托黄婆,媒姹女。轻轻地,默默举。婴儿者,金也,水也,情也。姹女者,木也,火也,性也。”丹经认为以戊己之土之真意导引金情、木性、坎水、离火四家和合,结成还丹,归于黄庭土釜之中。王沐《内丹养生功法指要》说:“五行的生克关系,皆被土所利用,使四象俱怀真土,所以称为媒娉,誉之为‘黄婆’。真土制真铅,真铅制真汞,铅汞既归真土,则身心寂然不动,而金丹大药结矣。”黄元吉说:

    学道之要,唯以真意为主,所谓以真土擒真铅,以真铅制真汞,三家合一,两姓交欢,斯道在是矣。

    丹书所谓外黄婆者,通两家之和好,故无位而动。若不知动以采药,先天元气如何招摄得回来?此动中之用意也。内黄婆者,传一时之音信,故有位而静。

    其极妙者,莫若信,信属土,修炼始终纯以意土为妙用。但意有先天之意,有后天之意。必从后天有意之意下手,然后寻先天无意之意,庶戊己合而为刀圭焉。即如打坐时,先将双目微闭,是谁闭?了照于有无内外丹田,又谁照?于是采阴跷之元息,纳心中之神气,会于黄庭宫中,又是谁采谁纳?殆后天有意之意,即己土也。至观照久久,忽焉混沌片晌,不知不觉入于恍惚杳冥,从此无知之际,忽焉有知,无觉之时,忽焉而觉,此即先天之真意,戊土是也。古云:“真意之意,方能成丹。”

    惟动极而静之极,忽来真意以主持之。此意属阴,谓之己土。于此定静之中,忽觉一缕热气,混混续续,……斯乃玄关兆象,太极开基也。斯时惟用一点真心发真意以收摄之。此意属阳为戊土。盖玄牝未开,混沌之中有此真意为主,即无欲观妙之意,谓之阴土;及玄牝开真机现,即有欲以观其窍,谓之阳土。

     

    黄元吉在这里更精细地分出了真意的阴阳,己土属阴,戊土属阳,这在丹经也是不多见的。土,如医家所言的脾胃,乃生化之源。在丹经中,凡交媾、嫁娶、夫妇等这样的字眼皆暗示着身心阴阳的媾精化醇,真意是一种生命的内在冲动力,如天之大德谓之生。真意是沟通阴阳、和合神气两两交媾的撮合者,犹如男女婚配之媒妁。生的冲动,是最原始的、也是最伟大的,没有真意为之牵引,任何具有亲缘的阴阳之能量皆不能融合成新的生命,他们将成为貌似强盛的、其实是无用的、孤独的个体。就如同大地之母,厚德温柔,雍容华贵,静穆慈爱,任万物欣欣追逐,欢悦招引,养育生命,瑰丽多姿。所以,丹道把真意喻为黄土黄婆,妙不可言也。太极开基,阴阳兆象,同样,丹道在逆返的过程中,通过阴阳性命合一复回太极之道体,其阴阳交合之内在驱动力即是真意。在真意的主宰下,阴阳得到其真,太极得到其理。

    “真意”的妙用是一种灵性思维。胡孚琛先生说,灵性思维是人之灵明性体的直接作用,是人类创造性的源泉。灵明性体即人的自性,是人类在漫长的生命进化过程中潜藏的智慧之源,是意识的真空自振动态和真空映照态。真意之灵觉在日常生活中典型的现象是纯洁爱情的一见钟情,他们在碰面的时候,马上认得出来,全凭直觉,无须讨论,无须理由,他们在瞬间的吸引绝对不夹杂后天猜度心的,这样的爱情是没有理性意见的。也只有这样的真意之觉,抓住生化的契机,结出的丹药才没有幻丹之患。火候是全凭心意下功夫,这个心意就是真意。所以,丹经说神即火。真意临釜,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率性而动丝毫不爽,圆圆满满,损有余补不足,无处不中和,无处不自在。

    其实,真意一直在那里,如佛陀所说的“长明灯”,只是被后天气质之私遮蔽了。《青华秘文》说:“盖心者君之位也,以无为临之,则其所以动者,元神之性耳,以有为临之,则其所以动者,欲念之性耳。元神者,乃先天以来一点灵光也。欲神者,气质之性也。”

    真意是丹道逆返征途中的主宰,相应地,也是生命顺化过程中夺舍投胎的主宰。所以黄元吉说:“真意是我投生之主宰,真气即是我投生之庐舍。真意即我得天之理以成性,真气即我得天之命以成形者。”“真我者,与假我相对。假我没有自性,随缘而变,真我是神气合一的阳神,时时自我做主。”

    这个真我是真性之我,是自性,如佛陀说的“天上天下,惟我独尊。”这个“我”众生平等,没有贤愚贵贱之分,不生不灭,如禅宗说的“这个”,心物一元,生死同根,它才是众生共有的生命。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在《乐育堂语录》中,乃至在普通的丹经中,诸多的丹道术语不像学术的语言会做出严格的界定,常常会让人产生模糊重叠的印象。譬如,真意、元神、真性、真我、自性、本来面目等,其实是同一个所指在不同语境和丹道修炼实践状态下的方便称谓。尤其是像在《乐育堂语录》这样的语录体著作中,文本读起来生动晓畅,但是演讲者随机阐发,逢源摘取,难免有轻率随意之弊,甚至歧义滋生。

    实际上,《乐育堂语录》一书看似洋洋洒洒,黄元吉每次演讲反复铺陈的就是丹道几处核心要领。这部著作中的“玄关、阳生、虚无杳冥、一惊而醒、真意”等是出现频次最高的词汇,这正是统摄该著之纲领,把握住这部著作的主脉,黄元吉内丹学的真精神即豁然贯通。此外,黄元吉著作一扫旧日丹经之支离晦涩,以明了晓畅名冠于丹经,但全书机锋隐隐,貌似平常却至深至密。以为阅读起来轻松畅快,稍不留神,就可能无价之宝,当面错过。黄元吉漫不经心地娓娓道来的平常话,却可能是让读者最易疏忽的地方,那些字里行间的精义,需要学人反复的咀嚼和领会。这是我研读《乐育堂语录》的一个心得。

    真意是诚信,是丹道之一心无二之生命信念。黄元吉说:“信非他,一诚而已。丹之为丹者,即是人之至诚无息也。” “诚”成为中国哲学的重要观念,始自《礼记》的《中庸》篇。该篇第二十章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中庸》认为,惟有至诚,才能尽人物之性,才能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徐复观说:“性乃由天所命而来,一切人物之性,皆由天所命而来。至诚,尽性,即是性与命的合一。”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周敦颐《通书·诚上》说:“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诚斯立焉。纯粹至善者也。”他认为“诚”是万物形上创生之源。朱熹认为诚者,真实无妄之谓。

    胡孚琛先生说:“诚为入道之门。道贵乎诚,诚则定,诚则明,诚则灵,由诚方能人道境;诚则处处归真,诚则事事守正,不诚则行入虚假流于邪恶。诚则必信,信则立,诚信之人必有师缘,必有法缘,必能成功。”贺麟先生在《儒家思想的新开展》一文中对“诚”做出了精辟的阐述。他说:“所谓诚,即是指实理、实体、实在或本体而言。中庸所谓‘不诚无物’,孟子所谓‘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皆寓有极深的哲学意蕴。诚不仅是说话不欺,复包含有真实无妄、行健不息之意。‘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就是孔子借川流之不息以指出宇宙之行健不息的诚,也就是指出道体的流行。其次,诚亦是儒家思想中最富于宗教意味的字眼。诚即是宗教上的信仰。所谓至诚可以动天地泣鬼神。精诚所至,金石亦开。至诚可以通神,至诚可以前知。诚不仅可以感动人,而且可以感动物,可以祀神,乃是贯通天人物的宗教精神。”

    黄元吉说:“即丹成之后,阳神分身化气,游步太虚,乃至寻声赴感,有求必应,有难必救者,皆此真意之为也。”在这里黄元吉稍微透露出一点关于神秘的宗教感应问题。佛教的念佛法门、密宗上师的能量加持、丹道招摄宇宙先天一气乃至各种宗教体验,在至诚不二时的心灵感应,黄元吉认为皆是真意发用。这里面牵涉到非常复杂的问题,黄元吉这一启示可能是破译宗教信仰者诸多现象的一个门径。

  1. 论阳生

    内丹之“阳”,除了在丹道演化范式意义上的阴阳对待的“阳”之外,另有一个丹家独特的价值倾向之“阳”。即那种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身心状态,这种“阳”代表着向上的、轻快饱满的生命力,与之对应的“阴”就是衰落的、忧郁的、死气沉沉的。具体在丹道的修炼中,一旦气机发动,周身如暖阳熏蒸,气脉的流动如阳春三月盎然的生机,丹家称之为“阳生”。阳生是人体能量氤氲充沛、意识清明湛然的状态。丹经描述阳生之时,神清气爽,如熟睡方醒,如沐春风,肌肤爽透,如痴如醉,四肢美快无比有难言者,恍恍惚惚,光透眼帘

    实际上,在丹道的修炼过程中,类似阳生的各种美妙景象,真乃如王重阳祖师所言“笔难尽述”。丹道阳生的美景与自然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阅读丹经胜景,会由衷地发出千古美文尽在道藏的感叹。内丹修炼的过程本身就是真善美的体验过程。“先天气,后天气,得之者,常似醉。”醍醐灌顶,如微微的醉意,沐浴内在的永恒之光,它无需外在对象的感官刺激,是轻安喜乐的、平等的、包容的、和畅的、纯粹的、恒在的,同时又是直觉的、刹那的、情感的、超越的,如庄子所言之“天乐”,“上下与天地同流”。康德说美是无任何功利性的,因而是自由的愉悦,人在审美体验的主观自我感觉中同时包含着一种普遍性的世界感觉和生命感觉。任何人在阳生时都会是生出这样的伟大感、崇高感和庄严感。“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