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学院课程> 丹道传承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四)

2017-08-13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

余强军

丹道认为“德”本身就具有巨大的能量。善而生阳。一个人的道德缺失可能导致复杂的病变。诸多长寿的老人皆心地平和善良。在内丹学看来,一个人的道德蓄养欠缺,诚惶诚恐,利欲熏心,又如何可能将心念静定下来,必然会导致日后各种魔境、幻丹和倾炉倒鼎的悲惨下场。

所谓一阳生,原指冬至、子时阴极而阳生。照十二消息卦来看,一阳起于复卦,故称一阳生,也可称一阳来复。如邵康节之“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又如《悟真篇》:“冬至一阳来复,三旬增一阳爻。月中复卦朔晨潮。望罢乾终姤兆。日又别为寒暑,阳中复起中宵。午时姤象一阴朝,炼药须知昏晓。”

子时,在丹家看来,是自然界和人体生化最宝贵的时辰。黄元吉说:“一年之内,一月之内,一日之内,此乃天人合发之机。天地开辟在此时,日月合璧在此时,草木萌蘖在此时,人身阴阳交会亦在此时也。”草木的滋长最旺盛的时刻的确是在子时。在丹道的实践上,并不是以如此刻板的冬至和子时来对应阳生,活子时之活表示它不是一个固定的时机,举凡任何阳生药产、精神健旺之时,皆可谓之活子时。如薛道光《还丹复命篇》“炼丹不用寻子午,身中自有一阳生。”又如崔希范《入药镜》:“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悟真篇》:“火候不须时,冬至岂在子。”

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活子时,南怀瑾先生说:“一个婴儿,当性器官膨胀时,就是活子时外露的现象,测验他的脑波,一定会有不同的变化;青年人在活子时一定追逐异性而放射掉了;老年人没有了性的冲动,在将醒未醒的一刻,似乎要睁开眼睛时,正是他的活子时。”活子时正是人精神气血最旺盛的时候,心情舒畅,胃口好,看什么都是春意盎然的样子,为人处事都可能更顺利。此时将能量回转,就是丹道炼精化气。活子时来临的时候,如果精气(力比多)能量从任督顺流而到十二经脉,化成了后天的欲。

当凝神入气穴,静定杳冥时,气机无中生有,真息绵绵,丹家会觉得阳气充满全身,先天气自阴跷穴流出,如沐春风,美快无比。这种景象就是丹道最常见的阳生之景。黄元吉说:“‘杳杳冥冥,其中有精。’在枯焦之极端,阴气凝闭之极,浩淼无垠、微茫莫辨,真精由此而毓。所谓死机就是生机。忽然一觉,恍恍惚惚,真阳于此见端倪。”张三丰之《道言浅近说》:“心止于脐下曰凝神,气归于脐下曰调息。神息相依,守其清净自然曰勿忘,顺其清净自然曰勿助。勿忘勿助,以默以柔,息活泼而心自在;即用钻字诀,以虚空为藏心之所,以昏默为息神之乡,三番两次,澄之又澄,忽然神息两忘,神炁融合,不觉恍然阳生而人入醉矣。”《琐言续》是这样描述的:“丹田融和,周身酥绵快乐,从十指以至全身。身自耸直,心自虚静,痒生毫窍,四肢不能自主。呼吸顿断,杳杳冥冥,恍恍惚惚,似将走泄并不走泄。”《琐言续》继续描述:“功到寂无所寂,忽觉内机有若得焉,此是活子之初;继觉勃然机现,乃是活子正象;油然内透,将达男根,已是活子内气充盈。”其时景象为:“丹田暖,窍中之炁,自下往复行,行毛际,痒生难禁,光透眼帘,阳物勃举,任督自开。”《入药镜》:“先天气,后天气,得之者,常似醉。”肖紫虚注解把醉进一步描述为“身心和畅,如痴如醉,肌肤爽透。”《天仙正理直论》说:“外肾欲举之时,即是身中活子时。”一般而言,男子外生殖器无念而举,女子海底、阴道内有油然氤氲胀快的感受,就是元精充融、元精生化元气的阳生活子时征象。

南怀瑾先生描述说:“如果能心空清净,静待睾丸(子宫)和会阴(海底)的自然收缩,觉得如有一线力量,自前向上循耻骨之内向上冲到小腹的下丹田部分,与中宫下降的气机相接。陡然之间,促使青春腺(腹部)的活力恢复,发生无与伦比的快感。”阳生之时,先天之气从阴跷穴涌出,到达两肾之间,阳生快感远胜于性高潮的快感,一个是能量回流,一个是能量的放射。

黄元吉说:“在活子时,所谓一气初萌,此时进退烹炼,要临机圆活,顺其自然。此时若采不采,阳精将动未动。有生药之象,如身体温热酥软;恍兮惚兮中有物动,身中毛窍若痒,四肢无力,骨节若绵,难以形状,此正生药之象。一片热起,在恍惚渺冥之间,似觉不觉……,身体散发香气,知在呼吸之中,由鼻口露出,异香遍身,满室共闻。明堂发光,眉上明堂,忽有火光,外射丈余,此亦药生之验。”在活子之时,恍惚杳冥之间,丹田气动,有药物生发。此时生发的药物是“小药”,所谓“真种子”。此时黄元吉认为当进火采炼,行武火,捕捉到此时的采药火候非常关键,不可让药物丢逸,如《悟真篇》说:“若到一阳来起复,便堪进火莫延迟。”。

黄元吉说:“炼丹之道,皆以一阳肇端。阳究竟何处寻?在生身受气之初。混沌一觉,一惊而醒,即人生身之始,所谓‘一阳来复见天心’也。此时一知不起,一念不动,忽焉一觉而动,犹‘亥末子初交半夜’是。学者于此凝神入气穴。学人坐到凡息停,口鼻之息似有似无,然后胎息始从下元发起,兀兀腾腾,氤氤氲氲,所谓‘一元兆象,大地回春,桃红柳绿,遍满山原’是。 尤要知阳生活子时来,惺惺不昧,天然一念现前,能为万变主宰”“阳生之道,无外无思无虑而来” “至于无思无虑之候,惺惺不昧,了了常明,天然一念现前,为我一身之主宰” “一阳生时蕴蓄而去,即是一念之持,与凡夫之意计想象、泛意游思,大有分别。从此采之为药,与凡夫之不能主宰、任其纷驰散漫,亦大不同。何也?只此一念之分焉耳!是知一念之持,即为真意,所以能够成亿万年不坏之身;一念不操,是为幻想,所以生又死,死又生,辗转轮回。

黄元吉在论述阳生特别警示学人抓住此刻的一念一觉,当阴极阳动活子时到来时,不要被杳杳冥冥的景象迷惑,散漫纷驰,一念而醒,一觉而动,时至神知,把握采炼时机。我们知道,内丹的修炼原理和生命的诞生过程是一样的,不过是一逆一顺而已。黄元吉说:“若论养丹之道,实与凡父凡母生人无异,与凡夫投胎夺舍相同。所分别者,凡人在生身受气之初,只因一念不持,及有感而动,浑身俱在里许作活计,所以,念头一提,气机一动,而无名火又按耐不住,十月胎圆,遂成就一个有形有色之体。若有道高人借此一念投胎之象,反而修之于心,纵念有发时,不过因物而动,其实意发而心如故也。此念虽发,仍是虚无一气。归入虚无一窍,以虚无神火沐浴温养十月,神胎遂就。

在《乐育堂语录》中,黄元吉反复强调凡圣之分途就在此一念之间。持此一念,涵养蕴蓄,采药归炉,一眼认定,一手拿定,即刻成仙成圣。一念不能耐持,纵情感恋,即成人成凡。此一念即是结丹真种子,这个真种子不是有形的药物可以比拟。《中和集》说:“天地未判之先,一点灵明是也。或谓人从一气而生,以气为真种子。或谓因念而有此身,以念为真种子。或谓禀二五之精而有此身,以精为真种子。此三说似是而非。释云: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真。此之谓也。”

那么,此一念究竟是什么呢?联系前面黄元吉关于真意的言论。“于群阴肃肃之中,了无知觉,忽然,气机偶触,似临空一跃,不待穿凿,不待安排,杳冥一惊,此正是清清净净、无知无觉之真意也。”内丹学的真意是先天的意识主体,是炼丹的主宰,是神气高度媾和时能够成丹的生命根本冲动和意志。它是元神所发出的意识作用,是元神的天然自觉,是一种无意之意,没有具体对象的分别意识,丹经又称之为了照心。

照者,明觉弥漫而无特定对象之谓也。就广义的内丹精神而言,当下初念,即是圣贤,人之神性和动物性就此分判;一念觉而念念觉,此一念自持即是原初本觉,以虚无之真意感应虚无之元气,成虚无之阳神,能有能无,妙用无穷。若不能持守,顺欲逐情,即落入凡夫之生死轮回。就丹道狭义的阳生境界来说,此时生机活泼,人体阳气周流全身,性欲之旺盛非过来人可以想见,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若不能自主,性能量顺此下泄,而流浪生死。以生命能量的视角,内丹的阳生是一把双刃剑,是内丹之险关,翻上去即是仙人之路,掉下来对身心的戕害甚至远甚于不做修炼的平常人。所谓“电光立得住脚,针眼里翻筋斗。”

联系到黄元吉玄关理论,“杳冥混沌一觉,顿见本来面目”,阳生之时“无思无虑,天然一念。”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心无着,神乎其神,即为真清净药,即为玄关一窍。天地一年造化,离奇万状,无非冬至一阳生以充之,大罗金仙亦莫不由此玄关一窍下手。”黄元吉超越别家丹经阐发阳生,又是在明心见性的功夫上寻出真意。实际上,在黄元吉文本中,他将阳生、本来人、玄关、元神、真意、明心见性等彼此会通,一脉相承。这些概念术语侧重于丹道各种具体的身心状态,而巧妙应说。这显示了一位功夫圆通、学养深厚的丹家真本领。此外,黄元吉还依据神气媾和及玄关的打开程度,分别出了“性阳生”和“命阳生”。他说:“玄关初开,只是离宫见性,谓之性阳生;当神气完全融成一片,宛转于丹田中,一身上下流通,洋洋充满,无孔不钻,无窍不到,即命阳生。”限于篇幅,不再详述。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黄元吉在《乐育堂语录》中开示了一条极为独特的阳生之道,即在日用伦常之间,举凡一切恰到好处,则无时不阳生、无处不阳生。依儒家入世修养阐发丹道阳生,在此前的丹经中,几乎闻所未闻,真可谓发千古之所未发。他说:

谈及阳生之道,已非一端。如贞女烈妇,矢志靡他,一旦偶遇不良,宁舍生而取义。又如忠臣烈士,惟义是从,设有祸起非常,愿捐躯以殉难。此真正阳生也,不然,何以百折不回若是耶?由是推之,举凡日用常行,或尽伦常孝友,或怜孤寡困穷,一切善事义举,做到恰好至当,不无欢欣鼓舞之情,此皆阳生之候。……又或读书诵诗,忽焉私欲尽去,一灵独存,此亦是阳生之一端也。更于琴棋书画,渔樵耕读,果能顺其自然,本乎天性,无所求亦无所欲,未有不优游自得、消遣忘情者,此皆阳生之象也。

黄元吉在这里开示的阳生之道有特殊重大的意义。联系他强调的在尘世炼己观,他说:“静坐孤修有悖大伦。” “世俗炼己胜于蒲团上千百亿次。”这是黄元吉丹道思想的一个主脉,丹道就在日用伦常间,无须深山隐遁,山中处处尽非铅。在《乐育堂语录》中,黄元吉开篇并没有铺陈丹道的铅汞龙虎术语,而是以儒家之贞女烈士的舍生取义回应丹道的阳生活子时,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暗喻。萧天石先生评价黄元吉说:“融儒入道,凿空无痕,以道弘儒,浑全一体。”诚非虚言也。为什么黄元吉所言的上述各种状态会触发真阳发生呢?丹道的阳生是在虚极静笃之中,如黄元吉说“惟能虚之极,阳乃从中而生。”无中生有,元阳之气充润周身。忠臣烈士、善事义举、读书吟诗、渔樵耕读,皆是无私无欲时、忘我忘身时、先天性体自然呈露时,也正是虚无静定时,故浩然阳气不炼而自生,不摄而自来。黄元吉在这里开示的阳生观暗示着一个成道的重大路径,丹道的极境就在行住坐卧的现实人伦之间。如元初之净明道所谓忠孝神仙,认为入道学仙不必潜居山林,隔绝人事,抛妻弃子。这样刻意求道,违背本来具有的忠孝心性,非但不得神仙长生,而且令自身倾危。黄元吉说:“炼得阳生,随时随处猛奋体认,忽然动中撞破真消息出来,方知道在人伦日用之际,上下昭著,实如水流花开,鱼跃鸢飞,无在不是天机,不必专门打坐也。


孔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孔子和颜回在人所不堪忍受的环境,得到了一种“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乐”,日后成为宋明理学探索的主要内容之一。朱熹在《论语集注》中说这可能是人生能够得到的最大快乐和幸福了,这种快乐并没有否定现实人生。黄元吉说:“阳生之道,不外无思无虑而来。一个人起心动念时大都是私心杂念的,而在健康快乐阳生之时,心中的思虑就会减少。所以,孔颜之乐一定是私欲尽处,天理流行之仁体呈露的时刻。在仁者的精神境界中,小我与私欲顿然消融,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这样的一种快乐和幸福感完全由内发出。这种乐和身体感官之乐有着截然的区别,此时体验到的是一种无限、永恒,一种解放,一种在现象界的情欲和功利世界里从来没有的无上喜悦,内心充满了光芒。冯友兰先生说,要得到这种幸福,人不需要做特别的事情,他不重要成为和尚或尼姑,不需要离开家庭和社会,也不需要祷告,他只需在日常的生活中,时常消除自私。仁者的心灵状态一定是爱人的,所谓有爱心方有婉容,有婉容方有愉色。孟子曰:“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崔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精神分析学认为人在施与爱和感到被爱时,会变得更好看。是不是仁爱者使得人的内部生理甚至使得类似生命冲动的能量得到了升华,进而改变了外貌,还不能断言。在阳生时大脑a波增多,分泌出更多的类似内啡肽、多巴胺的物质,相反人在仇恨时、在忧郁时据说分泌出比自然界的蛇毒更有害的物质。所以,仁者自然无忧。

仁爱者是生机勃勃的,程明道谓观鸡雏,此可观仁,其窗前有茂草覆砌,曰可以见万物自得之生意。黄元吉说:“盖乐属阳,忧属阴。古云:‘鱼跃鸢飞,无处不是化境;水流花放,随时都见天机。’惜人一腔私欲,身家萦怀,衣食钻心,无与天人相应也。同一美景,君子见之乐,小人见之忧。故在心不在景。此乃是元神不得充壮,凡遇一切忧郁逆境,皆能动之,盖以神不壮而怯弱故也。以元气养元神,如孟子养得浩然之气,又有何事可忧哉?圣人亦是人耳,何以遇患难不堪之境,无不泰然自得?夫岂有异于人耶?只是将元气化为元神,当此之时,神即气,气即神。”养得浩然之气,何事可忧,何事不乐。私欲是阴,是忧,君子之乐是阳,是乐。

朱子说:“阳是善,阴是恶,阳是强,阴是柔,阳便是清明,阴便是昏浊。大抵阴阳有主对待而言之者,阳是仁。”“天下只是善恶两端,譬如阴阳在天地间,风和日暖,万物发生,此是善底意思。及群阴用事,则万物凋悴,恶之在人亦然。阳是君子、仁、明,阴是小人、私、暗。”

实际上就常人的日常体验来看,当一个人身体不适,自然心地阴暗,思虑杂乱,如丹经所说有昏怠心则阴气未消;而身心爽朗的时候,自然心思澄净,如无云的晴空一般。就丹道现实的修养来看,人一旦阳生,阴暗的情绪会消失,狭隘的心境会变得宽容舒朗,其精神面目和气色乃至俗世的人事运程都会发生阳性的转化,不再忧郁、嫉妒、仇恨、愤懑,人的慈悲心、一切阳性的情绪自然生出,焦虑、不安、恐惧、自责的不良感受会消失。


丹道阳生会治愈人的心理疾患,升华人格,会让人新生感。所谓仁者寿,仁者心平气和,无愧无怍,不急躁,不上火,精气不耗散,这是生命的法则,也是高尚的道德情操所孕育的巨大能量。

  1. 论炼己与筑基

    内丹学认为,人自母胎堕地,生命的能量已经开始暗地剥蚀。心性在童贞破体之后,流连爱河功名,日益污染和遮蔽。内丹学要重新打造一个新的生命系统,就从炼己与筑基下手。“己”在内丹学称谓“己土”,己纳离卦,意属土。所以,炼己者,即是修心、养性、炼神。炼己,就是炼心、炼神,就是把那个被后天破碎、污染的自己炼出来。柳华阳《金仙证论·炼己直论》云:“己即我心中之念耳”,“盖己者,即本来之虚灵。动者为意,静者为性,妙用则为神也。”炼己就是炼去心中的私欲杂念,不被后天识神所迷,使真元性体呈现出来。《一贯天机直讲》:“离生土,己土也。坎生金,戊土也。生我者为先天,我生者为后天。五行中生我者为性,我生者为识神。生我者戊土,我生者己土。炼己纯熟者,必有孔颜之乐。”

    《悟真篇》:“若要修成九转,先须炼己持心。”《修真全指》云:“夫炼己之法,即观照本心,而心不为识神之所劳,而身不为物欲之所牵,万缘不挂,一尘不染。常教朗月耀明,每向定中慧照。”特别是自隋唐内丹学成熟之后,日渐认识到心性的修养与丹道之不可分割,踏实的炼性功夫当贯彻在丹道修炼之始终,杜光庭直接说“修心即修道”。炼己纯熟之境界即吕祖《百字铭》:“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又如六祖慧能之“菩提本无树,明镜本无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惹尘埃。”

  1. 炼己与筑基概述

    炼己与筑基合并,炼己重在心地,筑基重在精气,是身心修炼的起步功夫。《天仙正理直论》:“修仙而始曰筑基。筑基者,渐渐积累,增益之义。基者,修炼阳神之本根,安神定息之处所也。基必先筑者,盖谓阳神,即元神之所成就,纯全而显灵者,常依精气而为用。”所以,炼己与筑基是内丹之准备阶段,是丹道之基石,是修复身体、补充三宝的功法。如同造屋建阁,必先奠基,使基础稳定,机构坚实,然后才能竖柱安梁,砌砖盖瓦。举凡著名丹家对于炼己筑基都极为重视,丹道能量积累的必要条件是在高度的静定状态招摄先天气,舍此别无它途,而没有纯熟的炼己功夫,何以奢谈入定。譬如,张三丰之《玄肤篇》:“未炼还丹先炼性,未修大药且修心。心修自然丹信至,性浦自然药材生。”

    实际上,丹经三分之一的文字都是以不同的形式在谈论炼心。炼己贯穿在内丹修炼的全部过程。刘一明云:“夫炼己之功,为丹道始终之要着,直至阴尽阳纯之后,炼己之功方毕。”张三丰在《张三丰全集·大道论》:“还丹容易,炼己最难。只有苦行忍辱,身心不动,己之性若住,彼之气自回。炼己不到位,会导致群魔为害,心神不宁,欲念杂起,逐境漂流,汞火飞扬,圣胎不结。假如炼己纯熟,则心无杂念,体若太虚,一尘不染,万虑皆空,心死则神活,体虚则气运。”《唱道真言》:“夫修行之士,未有不了明心地,而可以跳出阴阳五行之外,与太虚而独存者。所以真仙度人,每每教人从心地上做功夫。‘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意下功夫。’炼得方寸之间,如一粒水晶珠子,如一座琉璃宝瓶,无穷妙义,便从自己心源上悟出。做自己性命上切实之功。到此必然巧生言外,妙合壳中,魔障不干,永无棘手之处。”

    在丹道史上,炼己之最坚韧者当属全真七子。其炼己之苦行几近残忍,他们用极端的方法来保证心性的清明。特别是从常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下手,禁欲、戒色、减食,甚至为炼去阴魔,胁不粘席数年,其超拔之意志是难以想象的。如邱处机在蟠溪修行时整夜不睡,“著一对麻鞋,系了却解,解了却系,每夜走至十七八遭,不教昏了性子。后习至五十日不动心,真心常明,便似个水晶塔子。”

    禁欲苦行似乎是所有宗教修炼的入门阶梯。修行者通常深信因果业力的报应观,通过苦行来消除以往多劫累世的恶业。一般而言,宗教家认为物欲的诱惑和肉体的情欲是罪恶之源,苦行是圣洁的美德。佛陀早期在雪山修行时,每天只吃一个干果子,以至骨瘦如柴。尽管他后来觉悟到苦行不是道,但离道已经很近了。在这方面印度的苦行修炼几乎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在密宗认为苦行本身就是一个至密的法门,譬如千里大礼拜的过程就能够获得能量的加持。炼己是一个修士锤炼、坚韧心性的过程,也是一个逐渐反省觉察身心与性格缺陷的过程,是个体智慧、道德觉悟逐渐完善的过程,是一个自我升华、自我解放的过程,是一个探索与审视生命意义的过程。在丹道的实践中,高度的道德觉悟自始至终都是炼己筑基的核心课题。

    丹家借助了儒家伦理观和部分佛学的戒律理论来涵养心性。所谓信为道源德为母。道生之,德蓄之。丹家认为,积善行德是丹道成仙的基础,如果只懂得法诀,而没有极大累积的善行,希冀仙道的果位是绝对没有指望的。《悟真篇》云:“大药修之有易难,也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积行修阴德,动有群魔作障缘。”又说:“德行修逾八百,阴功积满三千。均齐物我与亲冤,始合神仙本愿。虎兕刀兵不害,无常火宅难牵。宝符降后去朝天,稳驾鸾车凤辇。”《道德经》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黄元吉说:“修炼之事,以阴功德行为本,以操持涵养为要。至若龙虎铅汞配合之说,殆末务而已。”实际上,举凡一切超越的修养,诸如密宗与瑜伽,皆以随时随地的行善来修习远行的福德资粮。密宗的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皆是为了培植善行善根。从词源学看,“德”字在甲骨文已经出现。西周初期的大盂鼎铭文“德”字,已经含有按照规范行事而有所得。德即是对于道的认识、践履而后有所得。德者,得也。即是中规中矩,而有所获得。儒家即是以日常自觉的道德之克己复礼,进而契入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道之本体的境界。

    丹道认为“德”本身就具有巨大的能量。善而生阳。一个人的道德缺失可能导致复杂的病变。诸多长寿的老人皆心地平和善良。在内丹学看来,一个人的道德蓄养欠缺,诚惶诚恐,利欲熏心,又如何可能将心念静定下来,必然会导致日后各种魔境、幻丹和倾炉倒鼎的悲惨下场。胡孚琛先生对于德乃丹道之本做了精辟的阐述。他说:“不仅‘慈’具有巨大的道德力,儒家倡导的仁、义、礼、智、信也是如此,故孟子称‘仁者无敌。’在内丹学中,道德本身就是一种可以作用于人体的生命力和心灵能量,譬如仁、义、礼、智、信分属木、金、火、水、土,可以分别作用于人体的肝、肺、心、肾、脾五脏,故修养道德,可直接炼养五脏之气。积德行善,在一般宗教中仅有社会伦理教化的意义,内丹学家却将修德作为成道之本,积德行善本身就是可计量的丹道修炼程序,也是打开灵界之门的钥匙。丹家认为,人之作恶好杀多争多斗,必含戾气;人之阴谋暗算多行不义,必含邪气;戾气和邪气皆为阴气。人之行善,必有祥气;人之积德,必有正气;祥气和正气皆为阳气。根据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天人感应原理,恶人之阴气必感应邪神厉鬼而危害社会,善人之阳气则感应正神仙真助其成道,由此可打开灵界之门,故曰‘积德通灵’。丹家尝云‘德高鬼神钦’,鬼神且钦敬之人,焉能不通灵乎?丹家炼至通灵的境界,则得神通自在,物我两忘,天人合一,即无善无恶矣。”如黄元吉说:“人能清心无欲,所与其往来者,无非清明广大之神;若昏蔽奸邪,所感召者,尽是魑魅魍魉之类。

    马克思说,人类道德行为是人类独特的实践精神。特别是对于中国文化而言,其主导的精神气质和最突出的成就都与它的伦理品格相关。中国人重视积善行德,对人事的道德评价格外敏感,这种德感基因在西周时即已铸就。梁漱溟先生说,中国人以道德替代了宗教,在自身真善美的完成中得到宗教的安宁。这种文化信念对于人类精神的启示是深远的。康德说:“有两样东西,我们愈时常、愈反复加以思维,它们就给人心灌注了时时在翻新、有加无己的赞叹和敬畏: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法则。”

    丹家的道德行为是一种高度的道德觉悟,没有他律,如孔子之“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他律道德是一种外在于道德主体的“异己”力量。从他律转化为自律,此时,道德主体不再视道德规范为一种负担、枷锁,而是把它奉若神明,在按照这样的准则来行动时感受到一种神圣的道德崇高体验。丹道的真人和仙人实现了最高的道德境界和理想人格。超越了戒律相和狭义的伦理道德观,“有心于为德,非真德也。夫真德者,忽然自得而不知所以德也。”一如老子之“上德无德”,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达到了冯友兰先生所言之天地境界,是一种完全的觉解,与道合真,以德润身,浑然与天地同体。

     

    黄元吉说炼己是天下第一难事,这样的认识应该是一位内丹学家躬亲实践后的心血体验。炼己之难触及到了人类意识潜伏的暗流。佛学唯识学认为,人类第六识又称独影意识,它会把前五识储存的信息材料储存起来,进而发起独立的潜在功能,其最显著的活动范围包括梦、神经病和精神病以及禅定的各种幻相、境界,日常生活的预感也是它的功能。第七识,即末那识,如一个人天生的莫名其妙的习惯、个性、思想、特殊的能力禀赋等,它不是纯粹心理的,与人后天习染的身心和环境有密切的关系,如中国哲学所言气质之性以及宋明理学家所说的气禀之清浊关联人后天的善恶倾向。

    在唯识学看来,末那识才是真正意识的根源,人后天习性何以彼此分别悬殊,以及各种不明的业力报偿。最后是阿赖耶识,是心物一元的,乃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的同根同源,生出于此,灭后归于此。唯识学认为心识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几乎是无法估量的。在高度的静定中,心识会自我穿梭现实世界不存在的各种如同梦幻般的境界,比起日常的精神现象会更加活跃,各种习气、经验、记忆、意志、情感、道德观、审美、价值观争相攀援附会。唯识学认为人的经历在精神世界必然留下痕迹,认识主体被经验熏染,习惯、习气和观念被沿袭保存下来,特别是阿赖耶识相当于人的记忆和信息系统,即使在高度的禅定中,观念的、情感的、习惯的意识之流从来没有停歇过。唯识学关于认识主体的精致研究对揭示人类脑思维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西方,精神分析学家荣格发现,婴儿生来并非一张白纸,携带着某些决定性的因素。荣格说,人类心理的诸多方面,仅仅依靠生物学的器官功能研究是远远不够的。每个人诞生在历史文化的社会大环境中,其无意识可以追溯出一个人原初的生活画面,以及他整个过往的联系、他的家族、种族传承。每个人心理都会暗藏着阴暗面,无意识是这样一些野蛮的欲望,与社会常规,与我们的理想人格、个性不相容的情绪和激动,以及各种使我们感到羞耻、宁愿否认它不在我们身上的东西。精神错乱是一些无意识的内容对意识的侵扰,部分或全部吞没了“我”。

    荣格说连他自己都会惊讶,潜意识里面会纠缠如此多的如麻团般的情结,这些情结保存在人类的全部进化历程中,保存在种族的意识和家族的记忆中。一个婴儿从一出生就接受了来自家族的“遗产”,某些家族意识形态会世代嫡传,假如症结不消除,家族体系中的一些成员就会把悬而未决的恶果留给后代去承担,人的确不是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因为每个新生儿都是一段历史的载体,尽管他起初对这段历史并不知情,却会在任何一点外界刺激下觉醒。这称为家族潜意识,储存在来自父母细胞染色体的隐性基因中。某些可能预先决定了的人生悲剧,假如能够通过某种干预,会帮助他跳出其如诅咒的命运链条,重建家族和个体的生活秩序。荣格所说的干预方式即是西方的精神分析学。荣格晚年一直相信,与东方精神的接触交流会使无意识的许多秘密豁然开朗。

    荣格所说的无意识背后到底是什么呢?依丹道的观念而言,即是多劫累世的无明习性,所谓气质之性,如刘一明说:“炼己者,炼其历劫根尘气质偏性,与夫一切习染客气。”由此可见,在似乎平静有序的意识之下,奔腾着你根本难以觉察到的无意识暗流。这就是为什么在静定的状态下,会唤醒那么多的陈年往事和莫名的念头。内丹所谓走火入魔,皆是炼己不纯导致。佛学名著《楞严经》分析了在修习禅定的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五十中阴魔区,遍及色阴区、受阴区、想阴区、行阴区、识阴区。这些修习的歧路其实皆是在禅定中自身生理心理的微妙变化,受到自己意识的五阴主人扰乱,而出现的各种幻觉错觉的魔境。所谓“魔由心生、鬼由心造。”根本都是层层意识变现而来。

    丹道炼己的功夫是寻找生命原点,揭开“真我”,明心见性的过程。荣格在晚年日益接近意味着生命永恒存在的某种标的物——自性,被荣格描述“原型的核心”。他说,人是否能够与某种无限的事物相联系,这是与生命息息相关的重大问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避免将我们的兴趣放在徒劳无益的事情上,浪费在各类没有真正意义的目标上。

    炼己的过程是一个重建心理秩序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发现隐藏情结,清洗阴暗面的过程。胡孚琛先生认为,修习丹道可以清洗自己隐藏的心灵创伤,使得心灵获得解脱。人的潜意识好像有一盘录像带,它将人生的重大创伤、痛苦和不良刺激透过常意识转录到潜意识的录像带上。内丹学是一种凝炼常意识、净化潜意识、开发元意识的心理程序。内丹家在高度入定中透过潜意识的魔障,解除了各种心魔的武装,从而大彻大悟。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