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学院课程> 丹道传承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六)

2017-08-13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

余强军

玄关一窍自虚无中来,它既是生理上一个可以对应的独特窍位,也是心气相依氤氲、神气高度媾和、神入气穴时的一个非常独特的身心状态、境地。所谓神气恋则玄关之体现。

在实际的修炼中,为了使得心念静定下来,各宗各派在修炼实践中发明了诸多的对治法门,其最为殊胜便捷者即所谓“心息相依”。胡孚琛先生说,学者参透了“心息相依”四字,即参透丹道大半。内丹根本的下手法门就是心息相依,即心念和气息的纯熟合一。丹经所谓心息相依,久成胜定,神气相合,久致长生。

《听心斋客问》:“用调息功夫,拴系此心,使心息相依。调字亦不是用意,只是一呼一吸系念耳。至心离境,则无人无我,便无息可调,只绵绵若存,久之,自然纯熟。”在黄元吉的下手功夫中,对此也是非常肯定的。他说:

心无所系、神无所依,势必泛泛然如野鸟之无归,故必以数息为初学之功,然较释氏之数牟尼,若为有所归宿焉。夫释氏之数牟尼,其神摄于在外,此虽拘于数息,然不出乎丹田之中,而况以目光下照,以心意下引,直将狂猿烈马栓锁,则气息归于土釜,而气液不由此而生也耶?

听息一法,正凝神调息之妙诀也。苟不知以收心翕气,则神难凝,息难调,而心息终难相依。若听得气息似有似无,庶几神依息而立,气得神而融,则凡息将停,胎息将现,而本心亦可得而见矣。

凝神调息,即凝神于虚,调息于漠,使气有所归,神有所主,气不妄动,神不外游,久久神入气中而不知,气包神外而不觉。

始而神或不凝,息或有粗,不妨以数息之武火微微的壹其志、定其神。片晌,神凝息定,然后将心神放开,……唯存心于听息。此个听字,大有机法。庄子云:“壹若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下手之时,口鼻眼目之窍皆能固闭,独有这个耳窍尚未尽闭。我一心以听,即耳窍常是闭而众窍无音矣。此个听法,第一修炼良法。如此久听,自然真阳日生,而玄牝现象矣。

以上黄元吉论述的下手法门涉及到了天台宗所谓的“六妙门”。六妙法门包括数、随、止、观、还、净。息即一呼一吸之间,也叫一念。这个过程心念越来越清净、气息也越来越细微。这六个法门的实质皆是调整心念与呼吸,如丹道所谓神冥气合。人类念头与呼吸的关系涉及到非常复杂的问题。实际上,生命的修炼都发现了这个奥秘,如密宗和瑜伽,皆是心息相依,合一无二的,进而使得生命融入先天的本源,源源不断地得以补充能量。《太乙金华宗旨》对心与气的因因互动做出论述说:“自心为息,心一动而即有气。气本心之所化也。吾人动念至速,霎顷起一妄念,即一呼吸应之。……盖心细则息细,心一动则动气也;息细则心细,气一动则动心也。定心必先之养气者,亦以心无处下手,故缘气为之端倪,所谓纯气之守也。”因为制心无处下手,所以就从气息入手。陈健明先生在《曲肱斋全集》中说:

 

“夫气者,心之行也,脉者,气之道也。心有一分我执烦恼,气多一分紧缩委曲;气多一分紧缩委曲,脉多一分坚韧纠缠;脉多一分坚韧纠缠,则中脉之开发多一分阻滞障碍,此乃必然之理。心之所至,气亦至焉;气之所至,脉亦通焉,此亦千古不刊之论。所当辨者,世、出世两途不相同也。以我执身见之心,行无明业劫之气,只可开有为、世间之脉;以无我中观之心,行明空智慧之气,破外围有为世间诸脉之纠缠,而任运开显无为法之中脉,此世、出世二途之根本差异。”

密宗认为心气之间有极其深密的义理。心气无二。修心即修气,修气即修心。佛教《增壹阿含经》倡导“十念”法门,其中一个叫念安般守意。佛陀将这个法门教给了自己的公子罗睺罗。念安般就是念出息、入息,亦即心息相依。在佛陀的时代,依据这个调息的法门七天就可以证到罗汉果位。南怀瑾先生认为在今日这个忙碌的时代,念安般守意很容易得到禅定。

丹道说念有一毫之不止,息不能定。息有一毫之未定,命不我有。气是心的附属品,念头一动气就动。一个人如果念头完全不动,呼吸自然停止。后天的凡息一停,身体的能量会即刻复原贯满。心地真正静定下来,元气自然充沛。黄元吉说:“夫以气之精爽为心,心之充塞为气,气与心是二而一者也。”对于普通人而言,念头越乱,气息就越粗重杂乱。如黄元吉说:“神为气动,气因神迁,神气之归一者而今又分为二矣。神气既分,心志愈驰,而天地生我之灵、父母予我之德,其所存者几希。

炼己筑基之收心摄念、凝神守窍、调息等法门都是为了对治这个念头。愈是深度的静定,各种陈年往事会不绝如缕地冒出来。在静定中会发现念头愈制愈乱,弥克弥多。唯识学发现人的心识有着无法估量的攀援想象力。一念三千,在一念的刹那间,依据人的业力、气质、果报呈现三千世界。《摩诃止观》:“夫一心具十法界,一法界又具十法界、百法界;一界具三十种世间,百法界即具三千种世间。此三千在一念心。若无心而已,介尔有心,即具三千。”在《乐育堂语录》中,黄元吉并没有开示特别的对治念头的法门,只是反复提及只灭动心,不灭照心。如《心经》之“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一个接一个的念头来来往往,“照”住它,它就空了。胡孚琛先生在《丹道法诀十二讲》对此有极其精辟的论述。他说:“我们必须清楚,由识神所引发的理性思维,包括各种此起彼伏的念头,在本质上都是间断的,局部的,随时间流转的;而元神则是连续的,整体的,超越时空限制的。当念头生起时,我们只要直观念头,不作止念之想,不必驱除它和招惹它,不意图操纵它,也不强迫自己不起念,仅是“看”着它即可!我们注视着念头不随它转,不去分别有念或无念,念头的间隙会自然增大,它会自行解脱无痕而逝。其他如烦恼、是非、喜怒、忧愁、苦乐等亦复如是,当我们注视着烦恼时,生起一种直观的智慧对之不加分别,烦恼等也会像冰入水那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六祖《坛经》云:‘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人欲‘止念’,而‘止念’的想法本身亦是一念,这好比高能物理学里以光来测定光子的状态,测量本身即改变了光子的状态,以念止念亦是造作,并非真实。……六祖《坛经》云:‘我此法门,从上以来,先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实际上不仅禅宗如此,丹道之性功亦以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人的灵明性体是本来圆满具足,‘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各种妄想、杂念等意识活动,本质上也是灵明性体的影响、显现和机用,恰如海水扬波、物体留影一般。”

实际上,念头是没有自性的,本身是会自生自灭的,愈怕它,愈压制它,它愈兴风作浪。如《金刚经》之“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那个能生念头的是如如不动的,无论美丑善恶之念,是根本不用去止住的。如胡孚琛先生所言,“看”着它,勿忘勿助,不迎不拒,自然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也是黄元吉最为推崇的,称慧能的“不断百思想”乃上上乘工法,自始至终强调不必勉强制心制念。他说:“存诚立体,随缘应机,即程子所谓‘心普万物而无心,情顺万物而无情’。生能如此,即一刻中万事应酬,俱如山中习静一般。若不如此,即闭门静坐,亦如万马营中扰攘不休。故庄子云:‘不制其心,心不得其正;强制其心,心亦不得其正。’惟有存其心而不使之纵,宽其心不使之忘,如此动静惟一,隐显无分矣。神气打成一片,真机常在目前,自然天然,一任外缘纷集,此心直与太虚同体,毫不动心焉。

 

在丹道的起步阶段,面对“浪子野心”,念头纷至沓来,初入道者愈想静定会愈加烦恼,甚至萌发退失心。黄元吉强调在筑基起步阶段,不可急躁。他说:“诸子不要除思虑、屏气息太为着紧,紧则动后天阴气,必不能耐久焉。迫切之心即属凡火,不惟无益,且有焚身之患。”如《性命圭旨》云:“初机之士,降伏其心,束之太紧,未免有烦燥火炎之患,是以暂将心火之南而藏背水之北,水火互相交养,自然念虑不生,即白玉蟾所谓‘洗心涤虑为沐浴’是也。”

以丹道的立场来看,心念难以制伏与人身之水火密切相关。在平时人的思虑念头很容易向外驰散,心猿意马,胡思乱想,如火苗腾腾向上飘逸不定;而人之精气由于本能之冲动和流连爱河欲海的习性,如水势很容易就下而流失浪荡。水火愈分离,则身心健康状态愈混乱,心念也就越缠绵凝重,这些都是常人习以为常的的身心状态,此即水火未济,亦即医家所谓“心肾不交”。黄元吉说:“夫人思虑营营,自堕母腹而后,已为气质之性拘蔽,不能如太初之全无事事。及知识甫开,嗜好一起,而此心此神憧憧往来,朋从尔思,已不能一刻之停止矣。于此而欲使有思无思,有念无念,非百倍其工不能。且徒止之,未必即能至于无思无虑,而况念起一心,止念又一心,不惟无以止息其心,且纵此心而纷驰者多矣。此又将何以处之?惟有以神入于丹田,纳气会于规中,此即水火交而为一。到得水火既济,两不相刑,则神之飞扬者不飞扬,气之动荡者不动荡,即是止念之正法眼藏也。”如果水火既济,则念头不止而自止。这一揭露在别家丹经中亦无可见,黄元吉说这是“止念之正法眼藏”。由于止念涉及到丹道的成败和诸多利弊,因此黄元吉这一揭露值得特别深入研究。但限于篇幅,不再展开,待日后有机缘再做交代。可以肯定的是,相比于佛家的对治法门而言,这是丹家依据丹道生命法则来止念的独特贡献。

  1. 论玄关一窍

    反者,道之动。丹道自有形有色的精气步步地逆返,能量渐渐凝聚,由实转虚。其中,有一个虚实氤氲,似有似无的最为关键的能量触发点,这就是丹道甚为神秘难解的“玄关”。黄元吉认为玄关“是修士第一要务”、“玄关窍可以了结千经万典之义。”对于一位丹道的修炼者而言,如果没有触碰到玄关,则终身徘徊在门外;如果此窍一旦冲开,则后天日久破敝劳损的肉身如淫淫春液,泽泽解冰,百窍俱开,全身八万四千毛孔,三百六十骨节,一齐爆开,百脉流畅,先天药物随心化生招摄,漫漫艰辛的内丹仙道欣然有望矣;如果打开此窍,则天师自智,遍布丹经的诸多隐晦“谜底”皆可迎刃而破解。在内丹学看来,玄关一窍是丹道最重要的概念之一,是全部内丹修炼之枢纽,是后天返还先天最玄妙之机窍。过了此关,后天肉身之阴渣会逐渐褪去,阳性生命能量逐渐回复,人的精神意识、气概风貌发生逆转,明心见性,所谓的“真心真意、良知良能”会凸显,某些俗世可望不可即的所谓“神通”可能会触发。几乎可以说,“认得玄关便是仙”,懂了玄关一窍,篇篇丹经皆是等闲平常事,一个实际的修炼者就可以自此拾阶而上,顺藤而摸瓜。

    白玉蟾云:“一言半语便通玄,何用丹经千万篇,人若不被形所累,眼前便是大罗仙”。我个人认为,丹道玄关的发现,是丹道生命科学最重大的成果之一,是探索生命奥秘的第一门户。只有玄关洞开,丹道非凡的世界才能展现。丹道最鲜明的品格是它的实践性,尽管丹经看上去玄奥隐秘,但这些难解之谜皆不是理论上的故作高深。黄元吉说:“道家以虚无之神养虚无之丹,不是无形而有象,亦不是有象而有形。此中真窍,非语言文字解得。学道人须从蒲团上,自家一步一步的依法行持,细细向自家身上勘验,方识得其中消息。”后天生命破损之后,静定是复原生命的必由之路。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内丹学最初的诞生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疑惑与拷问中,在反复的实践摸索中建立起来的。到底是什么让生命逐渐的衰落呢,人生的疾患根源在哪里呢,生老病死和什么样的生理心理状态休戚相关呢等等。静养休息可以让破损的生命复原,那么,如果再深度的静定下去会发生什么呢?我推测,玄关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发现的。如黄元吉所言:“人欲识此玄关,须于大尘劳大休歇后,方能了彻得这个玄关。在尘情杂虑纷纷扰扰时,从中一觉而出,即是玄关。”人体玄关是因后天的物欲之蔽、气质之性而逐渐被窒塞的,天真烂漫、气血健旺的少年人更容易开启玄关。玄关是后天中的先天,离现实的身心并不遥远,同时它又是先天中的后天,是进入仙道的第一关。丹道的返还就是寻回来时的旧路。以人体后天粗重的呼吸返还到最初的胎息为典型例证。丹家进入高度的静定,在玄关开启的那一刹那,后天性命回到先天的那一瞬间,身心发生了质的飞跃,在千辛万苦、重重疑虑之后,身心忽然朗朗跃升起来,这一刻一定是丹家漫漫修炼征途中最刻骨铭心的时刻。为什么丹家那般豪情万丈,傲视群俗,不屑于俗世的富贵功利,他们一定是抓到了“真凭实据”的,从此交抱纯熟,死心不离。

  1. 何谓玄关一窍

    玄关一窍自古为丹家不传之秘,又有玄窍、玄牝、玄牝之门、虚无窟子、戊己门、谷神、天地根等异名。在内丹学的文献中,几乎无人不说玄关,无经不著玄关。可是语涉隐晦,众说纷纭,极难从某部丹经中得到明确完整的启示。胡孚琛先生一言以蔽之,他说:“其实所谓‘玄关一窍’,无非就是指‘两重天地’之间的通道,丹家要出有入无,由色界进入无色界,则这个进入无色界的‘大门’,就是‘玄关’,二者之间的隧洞,即称‘一窍’。”这个论断将千古玄关之迷昭然于世,是对于内丹学研究的重大贡献。在道教内丹修炼史上,历代内丹大家对玄关一窍皆有个人的心得体验。兹略举文献中有代表性的说法:

    《唱道真言》说:“玄关者,万象咸寂,一念不成,忽而有感,感而不通,忽而有觉,觉而不照,此际是玄关也。万境皆空,忽然一觉,非玄关而何?从此便要认得这个机关清。譬如有人乘千里骥,绝尘而奔。吾要认得这个马上人,暂一经眼,牢牢记着,颊上三毫,宛在目中。如此玄关方为我所有。”又说:“心何以明?忽然而明,此玄关也。性何以见?忽然而见,此玄关也。玄关为明心见性之灵机,结胎炼丹之妙括。故古人凭空提出两字以教后学,使其从剑锋上打一筋斗,电光中立一注脚。……(仙家)皆从此玄关参得来、把得定,打得筋斗转,落得注脚实。”

    《金丹四百字·序》云:“要须知,夫身中一窍,名曰玄牝。此窍也,非心非肾,非口非鼻,非脾非胃,非谷道也,非膀胱也,非丹田也,非泥丸也。能知此一窍,则冬至在此,药物在此,火候亦在此矣,沐浴亦在此矣,结胎亦在此矣,脱体亦在此矣。夫此一窍,亦无边旁,更无内外,乃神气之根,虚无之谷,在身中求之,不可以求于他也。此之一窍,不可以私意揣度,是必心传口授。苟或不尔,皆妄为矣。”紧接着,他说:“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

    白玉蟾《紫清指玄集》曰“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则是采取先天一气以为金丹之母。”

    张三丰《道言浅近说》说:“真消息,玄关发动时也。”“凡丹经中有先天字、真字、元字,皆是阴阳鼎中生出来的,皆是杳冥昏默后产生出来的。”“玄关者,气穴也。气穴者,神入气中,如在深穴之中也。神气相恋,则玄关之体已经立。”在《道要秘诀歌》;“看玄关,无它诀,先从窍内调真息,气静神恬合自然,无极自然生太极。一息去,一息来。心息相依更相偎。幽幽细细无人觉,神气冲和八脉开。照此行持得窍妙,玄关何必费疑猜?”

     

    《入药镜》:“归根窍,复命关,贯尾闾,通泥丸。”彭好古注:“人之一呼一吸,呼接天根,吸接地轴,息息归根为归根。而玄牝之门为归根窍。息息归根,气入身来,谓之生,自能复命。知归根窍,则知复命关矣。”

    《悟真篇》:“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炁穴,内有坎离精。”“一孔玄关最幽深,非肾非心非脐轮,膀胱谷道空劳力,脾胃泥丸莫搜寻。”

    刘一明《象言破疑》:“玄关即玄牝之别名。因其阴阳在此,故谓玄牝门;因其玄妙不测,故谓玄关窍。盖玄关无定位,若有定位,即非玄关。”周无所住注《金丹直指》曰:“其实玄关一窍,玄牝之门,皆谓人念头超灭处。”柳华阳在《金仙证论》中说:“然窍本无形,自无中生有,则谓之玄关、中宫、天心。其称名固不一也。夫虚无之窍内,含天然真宰。则谓之君火、真火、真性、元神,亦是无形。静则集氤氲而栖真养息,宰生生化化之原;动则引精华向外发散,每活子时二候之许,其窍旋发旋无,故曰玄关。言其炁之行,后通乎督脉,前通乎任脉,中通乎冲脉,横通乎带脉;上通乎心,下通乎阳关,上后通乎肾,上前通乎脐;散则透于周身,为百脉之总根。故谓之先天。其穴无影无形,炁发则成窍,机息则渺茫。以待成全八脉,则八脉凑成,共拱一穴。为造化之枢纽,名曰炁穴。譬如北辰所居,众星旋绕护卫,即古人所谓窍中窍也。窍即丹田,上乃金鼎,鼎稍上即黄庭。窍下即关元,古谓“上黄庭、下关元”是也。关元下即阳关,亦名命门。乃男女泄精之处。肾管之根,由此而生。但黄庭、金鼎、炁穴、关元四穴,俱是无形,若执形求之,则谬矣。又谓夹脊两肾中藏元气,则亦谬矣。”

    李涵虚《道窍谈·玄关一窍》云:“玄关一窍,自虚无中来,不居于五脏六腑,肢体间无论也。今以其名而言,此关为玄妙机关,故曰玄关。此窍为玄妙机关。此窍为万法归一之地,有独无对,故曰一窍。一言以毕之曰‘中’是也。中在上下之中,亦不在上下之中。有死有活故也。何谓死?以黄庭、炁穴、丹田为此中,就是死的。何谓活?以凝神聚炁,现出此中,就是活的。以死而论,就叫做黄庭、炁穴、丹田;以活的论,乃算做玄关一窍。故曰自虚无中来。”又说:“玄关者,神气交媾之灵光。初见玄关,明灭不定,初入玄关,惝惚无凭。以其神气乍合,未能固结也。至到交抱纯熟,死心不离,始识玄关之中,人我皆忘,鬼神莫测,浑浑纯纯,兀兀腾腾,此中玄妙,变化万端,不可名状。无怪其名之多也。”

    紫清翁《玄关诀》:“玄关者,求玄之关道,玄妙之机关也。有体有用。何谓体?寂然不动。何谓用?感而遂通。神气交媾之际,昏昏默默,杳杳冥冥,所谓无声无息,无内无外是也。及至静极生动,而用乃出焉。混混续续,兀兀腾腾,真气从规中起,是又一关。所谓‘念头起处为玄牝’是也。念头起处,醉而复苏,有一个灵觉,当下觉悟,是又一关。所谓‘时至神知’是也。此时以灵觉为用,如线抽傀儡,机动气流,微微逼过尾闾,是又一关。所谓‘斡转魁罡运斗杓’,正此时也。沐浴卯门,又一关。飞上泥丸,又一关。归根复命,沐浴酋门,又一关。大休歇,大清净,空空忘忘,还于至静,又一关。玄关之体用如此。千经万论,皆在是也。”

    白玉蟾《玄关窍》云:“玄关者,求玄之关道、玄妙之机关也。有体有用。何谓体?寂然不动。何谓用?感而遂通。不动有时候。神气交媾之初,氤氤氲氲,浑浑沦沦,是为一关,所谓‘四大五行不着处’是也。神气交媾之际,昏昏默默,杳杳冥冥,是又一关,所谓“”无声无臭、无内无外”是也。及至静极生动,而用乃出焉。混混续续,兀兀腾腾,真气从规中起,是又一关,所谓‘念头起处为玄牝’是也。念头起处,醉而复苏,有一个灵觉,当下觉悟,是又一关,所谓“时至神知”是也。此时以灵觉为用,如线抽傀儡,机动气流,微微逼过尾闾,是又一关,所谓‘斡转魁罡运斗柄’正此时也。沐浴卯门又一关。飞上泥丸又一关。归根复命,沐浴酋门又一关。大休歇,大清静,空空忘忘,还乎至静,又一关。玄关之体用如此,千经万论皆在是也。”

    陈虚白《规中指南》曰:“不可以有心守,不可以无心求。以有心守之,终莫之有;以无心求之,终见其无。”

    《性命圭旨》云:“这个窍原是廓然无际、神妙莫测的,原是浑然大中、不偏倚的,原是粹然至善、纯一不杂的。昭昭乎本是圆明洞彻而无碍。以为有,不睹不闻,奚所有也?以为无,至灵至神,未尝无也。本无方所亦无始终。”

     

    综合上述传统内丹学者的经典理论,结合当代内丹学的研究成果,可以对这个“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之玄关一窍作出一些初步性的结论。更深入具体的分析将在下节论述黄元吉的玄关理论时给出。

    玄关一窍是机发则露,机息则隐,自虚无而生,功到机现,只能默而识之,悟而明之,无心求则得之,有心求则失之。不可有心求,不可无心得。尽管名为穴窍,玄关一窍自虚无中来,它既是生理上一个可以对应的独特窍位,也是心气相依氤氲、神气高度媾和、神入气穴时的一个非常独特的身心状态、境地。所谓神气恋则玄关之体现。因它确有某种类似“开关展窍”的功能,故可称之为窍;但同时它又廓然无际、玄妙难测、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即此窍非凡窍,所以称之为“玄关”。这个玄窍的出现必须进入到虚寂杳冥的状态。

    李涵虚《收心法》云:“入得杳冥方见道,最初一著好功夫。”“凡做功夫,钻杳冥是第一桩难事。但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必有真杳冥,乃有真虚无。昔我在洞天中学钻杳冥七八年,然后方有把柄。”的确,对于丹家而言,玄关一窍是一个“真把柄”,抓到了它就足以让他傲视群俗。它同时也不是在体外苦搜寻而空洞无际的,是人体后天渣质色身返还先天的最玄妙之机关。可以说,此窍不在身内,亦在身内;不在身外,亦在身外。此窍开,则百窍开,百脉畅。在此之前,修炼者的多少艰辛和疑虑,到此烟消云散、豁然开朗。漫漫修行路,到此方才曙光初现、门径洞开。反之,玄关一窍不得,修行之门根本就没有进入。

    可以这样说,知晓此窍,则洋洋洒洒万卷丹经,自在随心,脱胎换骨信心倍增。玄关一窍是从色界到无色界的必由之路,阴阳虚实间的信息、能量的转换就在这里。虚的“无色界”和实的“色界”,虚的“法身”和实的“色身”,其交通之枢纽即是玄关一窍。是后天返还先天的临界点,这个界点不是生理性的,也不是纯粹心理感受的,好像有某种类似的“打开”的功能,是进入虚无本体境界的界面,是进入本体层次的超越状态进而招摄先天一气的契机。

    玄关一窍自虚无中来,先天一气亦自虚无中来。只有此窍发动,方才在混沌中位的零点态,在非阴非阳,即阴即阳的界面上,似有似无,似身似心,阴阳交媾,神气依恋,体验到先天药物化生的景象。当玄关初萌时候,小药生,一阳初动。随之,气住脉停,玄关大开,一身之内无处不是玄关,一日之内无时不是玄关。随时随地,动静之间,酣畅淋漓。可以说,到此先天一气,方有流入,此时,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意味着“真消息”的来临,宇宙光音色能量团的加持才可能发生,即“吾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李道纯云:“归根自有归根窍,复命宁无复命关?踏破两重消息子,超凡入圣譬如闲。”这“两重消息子”,便是贯穿两重天地的玄关。

    在玄关一窍打开之前,修炼充其量只能略微改善健康状态,还根本谈不上如何召摄先天一气来补充后天成年之后丢失、消耗的能量。就人体这一巨系统而言,由于生命向下堕落的惯性,七情六欲随时在耗散着这个系统的能量(精、气、神),逐渐远离系统的有序和平衡态,最终归于死寂、毁灭。依据系统论的观点,假如有某种负熵源(有序的能态)能够注入,在系统“自组织”的过程当中,新的有序和平衡就会“自发”地产生出来。在致虚极、守静笃的高度心气合一的状态,正是一个有负熵源流入的“自组织”过程。在杳冥静定时,轻安喜乐生起,大脑出现a波,一如陈白沙所说,坐后万物皆是春。所以说,玄关一窍这种阴阳交媾的临界点正是沟通宇宙负熵源的契机。

    玄关一窍发动时正是明心见性之契机,神妙空灵的玄关一窍本来与“虚”和“先天一气”这些关涉丹道本体性的概念紧密相联。如《唱道真言》说:“心何以明?忽然而明,此玄关也。性何以见?忽然而见,此玄关也。玄关为明心见性之灵机,结胎炼丹之妙括。”

    胡孚琛先生认为,禅宗修炼经过色阴、受阴、想阴、行阴、识阴等“五阴区宇”,证入虚无空灵的境界,便是在神的层次上见到玄关,得到开悟,明心见性了。人的意识流在此玄妙一刻,迥然不同于平时。丹经所谓“念头起处为玄牝”,已经暗示了明心见性与玄关出现是一件事。在杳冥恍惚、无知无觉时,忽然一觉,醉而复苏,此当下之灵觉正是初见我之“本来面目”。在无意识与意识前后际断时,一念不生,出现的一觉正是如来正等正觉,在眉间闪现如同黍米大小的星光点点,此即明点现前,性光呈露,圆坨坨、光烁烁。关于玄关与明心见性的关系,在黄元吉的玄关理论中会做深刻的阐发。

     

  2. 黄元吉论玄关一窍

    玄关一窍是黄元吉丹道思想之核心,他的内丹学之要旨皆是以玄关一窍为轴心来阐发,在其日常的讲授中,几乎随时随机谈玄关。赞誉其丹诀之晓畅,首先就是其玄关理论之晓畅。凝神于虚、合气于漠、忽然一觉、一觉而收、一觉而醒、天人合发、真阳发动、守中守一、太极与两仪之间、动静之间、真意真息、心玄关、肾玄关、西天秋月、明心见性等等,其玄关理论渗透到各个方面。在本节中,特别将黄元吉关于玄牝之门的论述以及胎息一起摘出。他的玄关一窍重在明心见性,其玄牝门重在生理意义上的身心元窍。

    他说:

    玄关是修士第一要务。玄关窍可以了结千经万典之义。

    进火退符,河车搬运,阳铅再生,阴汞复合,时烹时炼,渐结渐凝,神完气壮,药熟丹圆,更有六根震动、六通具足之盛,皆自玄关一动始也。所谓白虎首经、华池神水,皆自此生。

    修炼之道,最重玄关一窍,是为天地人物生生之始气。活机于死机。在恍惚杳冥中,忽焉阴里含阳,杀里寓生,似有似无,若虚若实,此真无声无臭上天之载之始机也。

    然欲盗天地之元气,须先识天地之玄关。玄关安在?鸿濛未判之先,天地初开之始,混混沌沌中,忽然感触,真机自动,此正元气所在也;而修炼者必采此以为丹头,有如群阴凝闭,万物退藏,忽遇冬至阳回,即道生矣。

    学人修养之时,忽然静定,一无所知所觉……前无所思,后无所忆,干干净净,即乾元一气之本来面目也如酒醉之夫迷睡路旁,忽地一晚凉水从头面喷去,猛然一惊而醒,始知昏昏迷迷一场空梦,此即玄关窍也。

    玄关大开之时,一身内外无处不玄关,一日之间无事不是玄关,于此忽然一觉,现出我未生以前一点真面目,完完全全一个太极本体,天地人物与我同根共蒂者……直觉天地内外一气流通贯注。真乃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孔德之容,即玄关窍也。古云:一孔玄关窍,乾坤共合成,中藏神气穴,名为坎离精。又曰:“一孔玄关大道门,造铅结丹此中存”。《契》曰:“此两孔穴法,金气亦相婿”。故道曰:玄牝之门。儒曰:道义之门。佛曰:不二法门。

    ……真元心体实自玄关一窍寻来,动静与俱,随时皆有,但非感动,无以觉耳。试有人呼子之名,子必应之‘有’。此一应是谁?虽曰是口,然主宰其应者,是真元心体。即呼即应,真元显露。此窍只在此息之顷,以前不是,以后不是。

    玄关者,太极将分、两仪将判之时也。当玄关来临时,修者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忽焉一觉而动,此时一灵独运,即是真意。此时,前念将去,后念未续,此一觉,当下即是,转眼即非,毫厘之间,心息相依,神气合,无中而生有,既是活子时,就是玄关一窍。

    玄关一窍,愈求而愈不见也。古云:“修道之要,不在尘劳不在山,直须求到杳冥端。”夫杳冥端,即虚极静笃时也。虚之极,静之笃,而真精真气真神即从此而生。张三丰《道言浅近说》:凡丹旨中有“先天”字、“真”字、“元”字,皆是阴阳鼎中生出来的,皆是杳冥昏默后产出来的。

     

    夫玄关一窍,正阳生活子时。吕祖云:“万有无一臭,地下听雷声。”古仙云:“忽然夜半一声雷,万户千门次第开。”春雷一般,万窍百脉爆开。雷乎雷乎,神哉神哉!从此二说观之,难道玄窍之开、真阳之动,色身中岂无真实凭信,而漫以雷声喻之乎?张祖又云:“雷声隐隐震虚空,电光灼处寻真种。”古来仙师个个俱以雷声比之者,何哉?吾今直为指出,即尔入定之时,忽然神与气交,直到真空地位,不觉睡著,鼻息齁齁,一惊而醒,此即是天地之根,人物之祖。吾身投胎夺舍,其来也,即此倏忽杳冥、忽焉惊醒之一念也。尔生果于入定时凭空一觉,即是本来真面,急忙以真意护持,切勿稍纵,如人乘千里骥,绝尘而奔,暂一经眼便要认识,不可延迟,迟则无及矣。故曰以前不是,以后不是,露处只在一息,一息之后不复见焉。

    玄关一窍,乃神冥气合,恍恍乎入于无何有之乡、清虚玄朗之境。此时心空似水,意冷于冰,神静如岳,气行如泉,不知有神,不知有气,并不知有空。

    夫玄关一窍,了无声臭可扪,此为最上上乘炼虚一着天机。吾说玄关一窍随时皆有,只在一点灵机捷发,犹如捉云拿雾,凭空而取,知几其神,时至神知。这个神知,就是平日的觉照心。修行人须心明如镜,方可信手而得,如探囊取物。

    故曰:调息要调真息息,炼神须炼不神神。无息之息方为真息,不神之神斯为至神。何谓真息?若有若无,不寒不暖,如火种者然,外不见有焰,内不知有火,只觉暖气融融,熏蒸在抱,斯无形之神火自能变化无穷,神妙莫测。

    所谓胎息者,盖人受气之初,此身养于母腹,此时口鼻未开,从何纳气而生?惟此脐田之气与母之脐轮相通,是以日见其长,及至呱地一声生下地来,此气即从呱鼻出入往来,所谓“各立乾坤”者此也。吾视脐轮之气与外来之天气相接,不内不外,氤氲混合,打成一片,即是返还于受气之初而与母气相连之时,即是胎息也。

    此个胎息是父母未生前一点元气,父母既生后一段真灵,性得之而有体,心得之而有用。胎息真动,一身苏软如绵,美快无比,真息冲融,流行于一身上下,油然而上腾,勃然而下降,其气息熏蒸,犹如春暖天气熟睡方醒,其四肢之快畅,真有难以名言者。

    古人言胎息,学人莫看是外息外气,的是凡息停时那丹田中真阴真阳元神元气融会一团、混成一气、氤氤氲氲、蓬蓬勃勃、若开若阖、若有若无、视不见、听不闻、想象之而有迹、恍惚之而有形者,此殆人生之始气,心得之而有体,性得之而有用,人非此气不能生,欲成上品之仙,亦离不得此气为之主。……然此胎息,虽从凡人色身中炼出,却又不是凡精凡气凡神结成。炼丹者虽离不得后天有形有色之精气以为本,却全不仗于此也。盖后天精气皆有形质,便有气数,生死轮回势所不免,又况粗精粗气尽属钝之物,乌能有灵?要不过借此凡色身中所有之顽物,千烧万炼,取出那一点清净无尘、至灵至神之精气神,以为真一之气而返之于我,以成仙胎神丹耳。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