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学院课程> 丹道传承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七)

2017-08-13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

余强军

道教内丹的核心底蕴仍然是精气神。尽管玄关不在五脏六腑,但是离开五脏六腑,也就没有玄关。玄关开启首先就是为着五脏六腑,如果没有脏腑气脉的革命性的突破,那道教的玄关真的是在虚无缥缈间。

盖元气,母气也,胎息,子气也。若无先天元气,则后天胎息无以生;无后天胎息,则先天元气无以寄。凝神调息,迨至后天息平,先天胎息见,似有似无,先天元气寓焉。要知凡息一停,胎息自动,生死由我也。故胎息即成仙之首务。

夫胎息非口鼻之凡气,非丹田之动气,非知觉之灵气。原人受生之初,父精母血媾成一团,此时是个浑沌物事,并无气息往来,只是个中微有一缕热意与母腹相联。此脱胎而后,剪断脐带,即另起呼吸,直从口鼻出入,而天地一点灵阳之气则落于中丹田。凡息一起,胎息即隔。先天之胎息,非得后天之凡息,无以运行;后天之凡息,非得先天之胎息,无以主宰。人能凡息一停,真机一现,凡息皆是胎息;若杂念未除,尘心未净,纵胎息亦是凡息。

 

所谓“真人之息以踵”者,盖以真人之息藏之深深,达之亹亹,视不见,听不闻,搏不得,深而又密,如气之及于脚底是也。彼口鼻之气非不可用,但当顺其自然,不可专以此气进退出入。若第用此气,而不知凝神于脐下一寸三分之地寻出这个虚无窟子以纳天气于无穷,终嫌清浊相间,难以成丹。昔人曰:“天以一元真气生人”,此气非口非鼻、非知觉运动之灵可比。又云:“玄牝之门世罕知,休将口鼻妄施为。饶君吐纳经千载,怎得金鸟搦兔儿。”此即数语观之,明明道“出玄入牝”实在脐下丹田离肉一寸三分之间氤氤氲氲凝成一片者是。学道者无论茶时饭时,言语应酬时,微微用一点意思,凝神于虚无一穴之中,自然合气于漠,直见真气调动,有不可名言之妙。然于此调息,则知觉不入于内,而坎水自然澄清。此历代仙圣不传之秘,吾今一口吐出,后之学者勿视为具文而忽之也。

凡息一停,胎息自见,一开一阖之间,此玄妙机关,人之灵明知觉从此而起,人之心思知虑性情魂魄,无不由此而生,至于成真作圣,皆从此一动一静立基。静不是天地之根,动亦非人物之本,惟此一出一入之间,实为玄牝之门。

古云:“凝神于虚,合气于漠。”此个虚无窟子,古人谓“不在身中,却又离不得身中”,此即太上所谓“谷神不死,是谓玄牝。”此个玄牝门,不先修炼则不见象。必要呼吸息断,元息始行,久久温养,则玄牝出入,外接天根,内接地轴,绵绵密密于脐腹之间,一窍开时而周身毛窍无处不开,此即所谓胎息,如赤子未离母腹,与母同呼吸之气一般。生能会得此窍,较从前炼口鼻之气大有不同。生自今后,须从口鼻之气微微收敛,敛而至于气息若无,然后玄牝门开,元息见焉。此点元息,即人生身之本,能从此采取,庶得真精真气真神。

 

古云:“玄牝之门世罕知,休将口鼻妄施为。饶君吐纳经千载,争得金鸟搦兔儿。”是知玄牝之门,非如今之时师传人以出气为玄,入气为牝之谓也,又非在离宫、在坎宫、水火二气之谓也,盖在有无之间,不内不外之地,父母媾精时一点灵光堕入胞胎内,是为玄牝之的旨。……吾闻昔人云:“念有一毫之不止,息不能定。息有一毫之未定,命不我有。”是知玄牝者,从有息以炼至无息,至于大定大静之候,然后见其真也。……迨至气息纯返于神,全无气息之可窥,斯时方为大定大静,炼丹则有药可采,此可悟玄牝之门,此可见生身受气之初,是即真正玄牝之消息,以之修炼,可以得药成丹也。不然,有一息之未止,则神随气动,气与神迁,有何玄牝之可言哉?不知定息静神,徒于有息有虑之神气上用工,莫说丹不能成,即药亦不可得;莫说命不我立,即病亦有难除。此玄牝所以为炼丹之本也。知此,道不远矣。

 

吾前言玄牝之门,其实玄即离门,牝即坎户。惟将离中真阴下降,坎汞真阳上升,两两相会于中黄正位,久久凝成一气,则离之中自喷玉蕊,坎之中自吐金英。玉蕊金英亦非实有其物,不过言坎离交媾,身心两泰,眼中有智珠之光,心内有无穷之趣,如金玉之清润缜密,无可测其罅漏者。

 

“玄关一窍”是黄元吉丹道思想最精彩的篇章,为了保证黄元吉关于玄关一窍理论的完整原貌,以上将《乐育堂语录》和《道德经讲义》中关涉玄关、玄牝门的核心内容摘出。黄元吉在阐发其丹道思想时,并没有对某一个专题做一次性的论述,常常根据当日讲授内容随心穿插,各种次第、各个术语相拥而来。所以,其玄关一窍理论也是渗透在各个章节,某一处可能侧重玄关的其中一个面相,学人必须前后连贯圆融,才能看出一完整面目。于是,笔者在本文研究过程中,没有采用传统夹叙夹议的切割手法,而总是将原著的某部分内容集中完整地连放在一起,而将分析诠释的部分独立出来,一是为了保证在阅读原作时不被中断,更重要的是防止原作者的要旨不被肢解,断章取义可能会破坏原著的内在脉络,进而甚至造成无意的曲解,特别是像丹道这样的著作。

 

在《道德经》第二十一章中,老子云:“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丹家向来认为老子在这里已经泄露了玄关一窍展开的景象。所以,黄元吉说孔德之容,就是玄关窍。在玄关的杳冥态,正是阴阳临界点,坎离交媾,所以《参同契》说水火在这里含苞;《悟真篇》说乾坤在这里氤氲,坎离结精。玄关打开的前提是神入气中,气包神外,神冥气合,此时似乎有至灵至妙的机关在身体上猛然开启一般,如冰封的寒冬,一阳初动,化生真精真气真神。黄元吉说:“这个玄牝门,不经修炼则不现象”,“玄关一窍自虚无中来”。只有能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从无到有、由量到质,是静极杳冥的阳动的一刹那,这个身体本来没有的一个最玄妙的机关在体内打开了,所以说它不在身内,又在身内。在平常人的身体是不可见、不可寻的,只有窍开,“时至神知”、“感而遂通”。它是丹道后天返还先天,有为到无为,有限到无限,相对到绝对的,由凡转圣的临界点。所以黄元吉亦称玄关乃太极开基、真种子、阳生活子时等。

在黄元吉论述玄关一窍时,会反复提及诸如忽然神气交,不觉睡着,一惊而醒,一觉而动;雷声漫漫、电光灼灼;此凭空一念,乃天地根,投胎夺舍之灵光,我之本来真面目,如千里之骥,绝尘而去等。此处正是黄元吉玄关理论最紧要最精彩的地方,一口吐出了千古不传之秘。在实际的丹道状态中,似睡非睡,有齁声或无齁声,猛然一醒,身体随之一震,此时丹家以雷震之声譬喻之,正是真阳发动玄关现象之时。修士以真意主宰,凝神入气穴,运转河车周天,采药归炉。当此时,如猫捕鼠,心无丝毫旁骛,如黄元吉所说捉云拿雾功夫,如此不经百日则丹基可筑成,宿疾渐消。

黄元吉说:“何谓‘天人合发’?从无知无觉时,是纯乎天不杂以人;忽焉有知有觉处,是纯乎人亦不离乎天,故曰‘天人合发’。如此天人合一,始是真阳可以为丹母者。

黄元吉在这里所说的“天人合发”正是张伯端的“乾坤共合成”。所谓“一孔玄关窍,乾坤共合成,中藏神气穴,名为坎离精。”当玄关生成,所谓冬至在此,药物在此,招摄先天一气,虚实之间,人天之间能量流动。黄元吉认为“天人合发”的玄牝乃是真阴真阳混合的“太极”。当冰封严寒的大地,冬至一阳来复,天地之元气肇基,盗采此真阳元气为丹母。道者,盗也。《阴符经》云:“其盗机者,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道法自然。开启玄关不可以有心求,也不可无心得。混沌一觉,自然而然。如果在功态中,惦记执著打开玄关,反而不能开启。此之惦记与执著正是后天识神用事,神气何以冥合。进而一旦开启,又心花怒放,思量着如何守护,则玄关可能会时开时闭,甚至不见踪影。所以黄元吉说“玄关打开,不可死死执守,若于此窍死死执著,不惟此中神妙不现,且窍隧早已锢蔽不通也。”自始至终,以一点真意的灵光主持,不可以夹杂后天得失心。如陈虚白《规中指南》说:“不可以有心守,不可以无心求。以有心守之,终莫之有;以无心求之,终见其无。”

黄元吉说玄关在一日之内随时皆有,任何都能静定,入于杳冥,了了一觉,习以为常。“一觉而动”是黄元吉关于玄关最重要的诀窍。“一觉者”就是从无知无觉到猛然醒来,“动”者,静极而动,恍惚中真阳发动,身体也会随之一动。在神冥气合、神融气畅、混沌蕴蓄时,前念已去,后念未续之际,即“前后际断”处,灵机一触一觉。此一觉圆明洞达,即生死根,即灵光本来面目,即本来真觉,即成仙种子,即性光发越,即正觉,即无上正等正觉,亦即本来人。即明心见性。他说:“天地因此一觉而生物,人身有此一觉而结金丹。

佛教名著《楞严经》记载了二十五位菩萨修持的心得,文殊菩萨总结说:“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认为娑婆世界的众生修持观世音耳根圆通的法门最易成就。观音法门的这段经文说:“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如三摩地。初与闻中,如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

 

观世音菩萨说,对于所有外面的声音不起分别,心慢慢的清净下来,渐渐的忘记了所听的声音,入于能闻的自性之流,忘去了所闻的声音之相。无论是声音的动与静、有与无,这个能听的不在声音本身,更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声音之动可以知道其动,声音静下来可以知道其静,可能知动静的“这个”从来没有动过。如此进步下去,修持者就可能彻底的明心见性,与形而上的道体浑然为一。实际上,据佛学修持的理论,最平常的观世音法门即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一旦瞬间都摄六根,净念相继,马上三际托空,前念已过,后念不来,当体一念,如如不动。圆明洞彻的本元自性的妙觉真心可当下呈现。

黄元吉在《乐育堂语录》中屡次提及玄关即明心见性,这对于加深对丹道玄关的认识有重大意义。他说:“试有人呼子之名,子必应之‘有’。此一应是谁?虽曰是口,然主宰其应者,是真元心体也。即呼即应,真元显露。”又说:“此窍只此息之顷,以前不是,以后不是,如人当闷寂之时,忽有人呼其名,猛然一应,即玄关矣!”在《唱道真言》中亦云:“吾教子静坐,一无知觉,忽有人呼子之名,子必跃然应之曰:在。这便是真元心体。”禅宗的机锋棒喝,庙堂禅师打香板,在妄念纷飞的时候,“啪”的一声,万缘切断,人似乎愣住了。在前后念际断的就是性光,就是玄关。

丹道玄关的明心见性与禅宗法门彼此辉映,相比而言,丹道玄关比禅宗之见性更透彻,玄关在杳冥状态的悟道比观音法门更踏实。自玄关初现的性光之后,气机尚微,元气不壮,元神不老,日积月累,能量愈加充足,眉间的性光会越来越亮。丹经中内丹家用极其优美的文学描述其景象,皆不是空穴来风,恰恰是过来人的真实景象体验。黄元吉说,“昔人取一月圆缺晦朔之意义,实有可凭。”在额前出现的明亮冷光能量团,确如朗朗西天明月。如果此时,善根资粮厚实者,极可能气入中脉,性命参透,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一步到位。由此也可见黄元吉随机圆通三家之高妙,无丝毫穿凿滞碍之痕迹。南怀瑾先生说:“若上品禅法,以棒喝为手段,念断为证验,则有杳冥悟道之趣。进而接触丹道,与黄老接流,终以形神俱妙之旨为其终极矣。

在一定意义上讲,丹道玄关的见性,依据生理的修证,进而洞彻圆明的本元真性,比起瑜伽、密宗和禅宗更为便捷踏实,这是中国内丹学对于人类形而上学研究的一个巨大贡献。有必要指出的是,玄关是完全独立的内丹状态,在玄关时可以明心见性。但是我们不能说一个明心见性的时刻就是玄关。道教内丹的核心底蕴仍然是精气神。尽管玄关不在五脏六腑,但是离开五脏六腑,也就没有玄关。玄关开启首先就是为着五脏六腑,如果没有脏腑气脉的革命性的突破,那道教的玄关真的是在虚无缥缈间。如张三丰所言玄关只有在神气媾和、八脉爆开的时候才有可能。玄关是太极开基、凝结圣胎之门。丹家论玄关从来没有离开奇经八脉和五脏六腑,所以我认为,在认识道教玄关的时候,与其关注其虚体性的一面,毋宁更多地关注其实体性的一面。

 

《道德经》第六章说:“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内丹学之玄关一窍与玄牝之门,二者实同而名异。玄关开启,一觉而动,在明心见性;玄牝之门开,真息生出。玄牝之门着意在生理意义上的身心元窍。玄即天,牝即地。《老子河上公注》:“玄,天也,于人为鼻;牝,地也,于人为口。鼻口之门,是乃通天地之元气所以往来。”印权注全阳子《玄牝之门赋》:“玄牝者,乃阴阳二物。玄为阳,内有阴精之生;牝为阴,内有阳气之产也。倘玄牝无门,精气由何出入?然玄有玄之门,牝有牝之户,惟须同开通阖,方有造化之功成。若各自开阖,则非为门矣。故曰互为出入之门也。丹经以月之两弦,喻此门之两扇,合则以成其门,在无形无迹之间,阴阳相配于不知不觉之中,方见其象。其中消息,在神气浑融于绵绵续续之时,人身融和如醉,不觉其门之开阖矣。”幻真先生注《胎息经》:“脐下三寸为气海,亦为下丹田,亦为玄牝。世人多以口鼻为玄牝,非也。口鼻即玄牝出入之门。”碧虚子《亲传直指》:“两肾之间,空虚一穴,名曰玄牝。”陈虚白《规中指南》:“夫身中一窍,名曰玄牝。受炁以生,实为神府三元所聚,更无分别。精神魂魄,会于此穴,乃金丹返还之根,神仙凝结圣胎之地也。”

 

一般而言,修士如果没有见到玄牝之门,也就没有进入修炼之门。黄元吉说玄牝之门必须在大定大静中才能见到,即在虚极静笃、混沌杳冥时,凡息停而真息现,真息与真气于虚无窟子中往来盘旋,悠扬活泼,虚灵不昧,此即玄牝之门。梅自强说:“虚无窟子是胎息形成,胎息的特点是绵绵若存若亡,几乎没有鼻息,此时就不专守玄关,把支配返照玄关的真意,与上下往来的胎息联系成神息,即神神相照于玄关,神神相照于玄关,名为抱一,又息息常归于虚无窟子以守中,这段工程的核心是出玄入牝,神息完全自然而然的随胎息徐缓上下,上则出于玄关,集入于玄关以抱一,下则入牝,即至虚无窟子以守中,是即抱一守中的修命了性的工程,先是先性至命的从上到下,再由下返上修命了性,这是绝密的性命双修一派真传。”

黄元吉在论述玄牝之门时,泄露了一个千古不传之秘。他说:“此个妙窍到底在何处?古所谓‘凝神于虚,合气于漠’是也。……‘玄牝之门世罕知,休将口鼻妄施为。’……出玄入牝,实在脐下丹田离肉一寸三分之间氤氤氲氲凝成一片者是。”修士凝神用性光合两眼神光下照于脐下丹田,不要死死向内而观,而是观照下丹田离皮肉一寸三分之间,即是凝神于虚之意;如此,丹田气与外来天气更易相接,两相融合,氤氤氲氲,打成一片,此即合气于漠之意。这个具体的观照法更容易产生胎息,符合黄元吉要求观照下田时在不内不外之间,也对应了胎儿在母腹时其脐轮与母之脐轮相连接的生理部位。此点遍阅丹经从未见到,所以黄元吉说“此历代不传之秘,吾今一口吐出。”此外,《乐育堂语录》一书所涉及的主要丹道穴位有泥丸、绛宫、阴跷穴、山根、以及中黄、中宫、黄庭、中黄正位等。这里有必要提出讨论的是,黄元吉作为一代丹道宗师,多处提及守窍的法门,其中必有殊胜之妙义。实际上,无论是丹道界还是平常的世人,都知道“守窍”是修炼的常识。 

“息”的问题是丹道极其重要的问题,内丹学对于人类呼吸的深入研究和实践为揭示人类生命的秘密做出了卓越的贡献。黄元吉说:“胎息即成仙之首务。”丹经向来认为,念有一毫未止,息不能定;息有一毫未定,命不我有。就普通人的生命而言,一旦后天的凡息停止,其结果必然是死亡。但对于丹家而言,恰是返还到先天呼吸即胎息的契机,此时正是新生命打造的起点。丹家关于息的秘密之发现可能首先源于对胎儿生命诞生的观察和猜想,更可能是在玄牝门打开时惊人的发现。

何谓胎息?胡孚琛先生认为,“胎”者如婴儿之定神于母胎,不动不摇;“息”者伏气为息,绵绵密密,幽幽微微,粗气灭绝,如胞胎中之婴儿,不以鼻口呼吸。《胎息经》云:“胎从伏气中结,气从有胎中息。”胎息之功夫,全在能否伏气,将呼吸之粗相、喘相、气相之粗气灭绝,往来无迹,方为息调气定。如此气定神慧,心息相依,神气不二,至虚空大定,则可玉液还丹。所以丹经说息一分未定命非己有。平常人的呼吸实际上是非常肤浅和粗重的,终其一生也难以体验到庄子所谓“真人之息以踵”、其息深深的微妙景象。丹家一息可以至踵、至命门、至阴跷穴。胎息现象是丹家身心发生变革的重大契机,是丹道登堂入室之门户。它其实并不能简单地看成是一种呼吸状态。

黄元吉说:“此个胎息是父母未生前一点元气,父母既生后一段真灵,性得之而有体,心得之而有用。”可见胎息与先天元气是紧密联系的,所以黄元吉说真息即是真气。而先天元气与心体和性体是合一的。在后天而言,念头动则呼吸气动;在先天而言,一旦念头完全不动,呼吸自然停止。如《胎息经》说:“气如身来为之生,神去离形为之死。知神气可以长生,固守虚无,以养神气。神行即气行,神住即气住。若欲长生,神气相注。心不动念,无来无去。不出不入,自然长住。”《胎息经注》:“修道者常伏其炁于脐下,守其神于身内,神炁相合而生玄胎,玄胎既结,乃自生身,即为内丹不死之道也。”又说:“伏炁不服气,服气须伏炁,服气不长生,长生须伏炁。”伍守阳在《天仙正理·伏气直论》中阐明了伏气之机理。他说:“盖当未生此身之时,就二炁初结之基在丹田,隐然藏伏为气根,久伏于静,则动而生呼吸,是知由静伏而后生呼吸之气,以成人道者,曰顺生也。而是逆修,曰成仙者,当必由呼吸之气,而返还藏伏为静,此伏气之逆顺理也。”归根复命,伏气是丹道必经之路。邱处机说:“息有一毫不定,命非己有。此气大定,则不见其从何而伏始,亦不见其从何而伏终。无始无终,亘万古而无一息,与神俱虚俱静,斯谓之形神俱妙之静也。”

在丹道实际的修炼中,真正的胎息一旦发动,会如同死亡一般,不食不饥,不动不言。虽有呼吸之名,其实没有呼吸之相。丹道的呼吸,起初从口鼻呼吸渐渐进入不用口鼻呼吸的生命原初状态,如同腹中胎儿完全靠以母体连接的脐带呼吸。接着,渐渐炼至胎息真无,最后到达未生之时无息无胎的境界,方可以了断生死。由此可见人体的呼吸与健康长生有莫大的关系。玄牝之门现象,亦即胎息之景。黄元吉说:“此个玄牝门,不先修炼则不见象。必要呼吸息断,元息始行。久久温养,则玄牝出入。外接天根,内接地轴,绵绵密密,于脐腹之间,一窍开时,而周身毛窍无处不开,此即所谓胎息。”虚极静笃时,口鼻呼吸渐渐收敛,由粗而细而若无,而脐腹内则真息绵绵,在下丹田处一起一伏,一升一降,氤氤氲氲,神融气畅,周身苏软如绵,美快无比,并恍觉一股清凉之气上升于泥丸内,周身毛窍齐开,耳、目、口鼻亦放光明。此正是玄牝之门现象,往往随之恍惚杳冥中有一觉而动,续见玄关窍开。黄元吉说:“胎息真动,一身苏软如绵,美快无比,真息冲融,流行于一身上下,油然而上腾,勃然而下降,其气息熏蒸,犹如春暖天气熟睡方醒,其四肢之快畅,真有难以名言者。

若得胎息出现,玄牝之门露象,即觉丹田火暖,美在其中,畅于四肢,如痴如醉,而此又是真阳产生之际,安炉设鼎之时。口鼻呼吸渐渐收敛,由粗而细若无,而脐腹内真息绵绵,在下田一起一伏,神清气爽,周身酥软,美快无比,周身毛窍齐开,耳、目、口、鼻亦放光明。畅于四肢,如痴如醉。平常呼吸之风相、喘相、气相灭绝,往来无迹,息调气定。当胎息发动时,真息在身体上下冲融,流动全身,一身酥软如绵,因气息的熏蒸,人感觉如同阳春三月熟睡方醒,四肢畅快。所谓调息需调真息息,无息之息为真息。

黄元吉强调了玄牝不是口鼻呼吸气,但是外呼吸的作用也不容否认。他说:“人一旦离开母腹,凡息起来,胎息即隔,虽然先天之胎息非得后天之凡息无以运行,后天之凡息非得先天之胎息无以主宰。人能凡息一停,真机一现,凡息皆是胎息。若杂念未除,尘心不净,纵胎息亦是凡息。”一般丹经认为先从后天口鼻呼吸下手,微微收敛后天呼吸,调理呼吸,渐渐虚极静笃,方才见玄牝之象。如张三丰说:“后天呼吸起微风,引起真人呼吸功”,即是以后天呼吸来引发真息。

 

实际上,即便没有丹道玄关的深刻体验,从纯思辨的立场来看,玄关并不难理解。举凡宇宙生命任何一个阴阳对立面混沌转化之几微状态就是广义的玄关。周敦颐《通书》云:“动而未形有无之间者,几也。”《系辞》云:“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机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机也,故能成天下之务;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郑玄注:“机,当作几。几,微也。”“机”即指细微难察之处。朱熹注曰:“几者,动之微。”

所以黄元吉说:“太极不是,两仪也不是,在太极和两仪的将分未分之时;其在静极而动、动极而静之间乎,所谓动静无端,玄关亦无端。”在日常生活中,亦可以捕捉到类似玄关的体验,如微微醺醉的时候,性爱的高潮、庄子梦蝶、男女初恋、驾乘时人车合一、运动场上力克敌手而获胜瞬间等等。这些状态皆是刹那间阴阳合一,时空感顿然消失,没有分别,欲分别而不能分别,无私无我的浑然冥寂的状态。所以方碧虚说:“人能无私之时,即是玄关一窍。”

在丹道实际的玄关体验中,一个人的身心会有新生的幸福感,被后天异化的、破碎的身心会得到圆满的甜蜜感,甚至会有重返家园的安宁感,自身解放的信念越来越强烈,会真正实现天人合一,身心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解脱和自由,甚至会释放幸福的泪水和忏悔的泪水。这种体验可以和虔诚的宗教信仰而获得的新生感媲美。譬如,詹姆斯在《宗教经验之种种》一书中,列举了一个基督教徒在顷刻虔诚皈依之后的身心反应:在眨眼之间,新的生活与旧的生活完全分离了,他那可怜的分裂的心得到永久的统一。整个灵魂好像被爱溶化了,罪过和沉沦的重负卸除了,黑暗除去了;我的灵魂,几分钟以前,呻吟在群山似的死亡之下,现在充满了不灭的慈爱,托着信仰的羽翼高翔。

 

又譬如:“人会经验到与神圣的宇宙中心感通,使得他们经验到一次非历史性的与超历史性的生命再造旅程。经验到回归永恒而获得一种深刻意义的生命体悟。这些空间具有神圣性,因为它们象征宇宙的中心。此时,人会经验到宇宙的中心(终极实体)接通起来,结果宗教中的人在其凡俗生命价值上,建立起与凡俗世界不同的神圣经验与终极意义。”丹道修炼中经常会出现类似宗教的神秘体验,会有类似宗教信仰的高级觉解状态,但是如同中国文化的诸多方面一样,丹道不是神秘主义。尽管内丹长期依附在道教,而且某些宗派还有较浓郁的宗教情绪,但是就纯粹的内丹学而言,它是一门亟待破译的生命科学。尽管丹经常常要求加持以及神天的护佑,这里面给予加持的宇宙能量到底是什么,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丹道玄关的学说博大精微,极见道家学术之品质。丹道大师在叙述玄关时那种东方式的欲言又休、半遮半就似的辩证思维,丝毫不亚于任何西方辩证法学者的分析语言。道教内丹学的玄关理论值得深入的研究。譬如,对金融证券的投资者、对物理学的量子理论、对于现代混沌论、宗教学、精神分析学、自组织理论、热力学的熵理论、绝对时间与相对时间、几何拓扑学等等都会有深刻的启示意义。

附论:玄关一窍与中道

在绪论中说过将黄元吉归入隐仙派更重要的理由是关于他的玄关理论,不过黄元吉也带有明显的中派特色。在即阴即阳、非阴非阳的玄关零点位,最蕴含“中”字之精义。张三丰认为通达“中”字实乃入道之门槛。《道言浅近说》云:“大道从中字入门。所谓中字者:一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须两层做。第一寻身中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须要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此寻身中之中也。《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此未发时,不闻不见,戒慎幽独,自然性定神清,神清气慧,到此方见本来面目,此求不在身中之中也。以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然后人欲易净,天理复明,千古圣贤仙佛,皆以此为第一步功夫。”白玉蟾之再传弟子周无所住在《金丹直指》说:“我以‘中’之一字,总括三教心传之学。书曰允执厥中。(华严)《合论》曰:令众生住于中道。《道德经》:不如守中。可谓天下无二道。”

 

道教内丹学中派的另一位丹道大家李道纯在《中和集》中关于玄关一窍的论述同样值得特别关注。李道纯(生卒年不详),宋末元初道士,字元素,号清庵,别号莹阳子,都梁(今湖南武冈)人。他是道教南派白玉蟾的再传弟子,曾遇高人点开心易,通阴阳阖辟之机,达性命混合之理。《中和集·最上一乘》说:“夫最上一乘,至上至真之妙道也。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净为丹基,无为为丹母,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窒欲惩忿为水火交,性情合一为金木并,洗心涤虑为沐浴,存诚定意为固济,戒定慧为三要,中为玄关,明心为应验,见性为凝结,三元混一为圣胎,性命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他融通儒释道三家精微,直接以“中”字释解玄关。《莹蟾子语录》卷六:“夫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所以圣人只书一个中字示人。此中字,玄关名也。所谓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四维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释氏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于恁么时,哪个是自己的本来面目。’此禅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道教曰:‘念头不动处谓之中’此道教之中也。此乃三教只用一个中也。”在《中和集》一著中诠释玄关时妙趣横生。他说:“用功之妙,要在玄关。玄关者,至妙至玄之机关也,宁有定位?著在身上即不是,离了此身向外寻找亦不是。泥于身则著于形,夫玄关者,只于四大、五行不著处是也。余今设一譬喻,令汝易于领会:且如傀儡手足举动,百般舞蹈在乎线上关棙,实由主人使之。傀儡比得人之四大一身,线比得玄关,抽牵的主人比得本来真性。傀儡无线,则不能动。人无玄关,亦不能运动。汝但于二六时中,行、住、坐、卧著功夫,向内求之。语、默、视、听是个甚么?若身心静定,方寸湛然,真机妙应处,自然见之也。《易》云:‘寂然不动’,即玄关之体也;‘感而遂通’,即玄关之用也。自见得玄关,一得永得,药物、火候、三元、八卦皆在其中矣。时人若以有形着落处为玄关者,纵勤功苦志,事终不成。欲直指出来,恐汝信不及,亦不得用,须是自见始得。譬如儒家先天之学,亦要默而识之。孟子云浩然之气,塞乎天地之间。曰:难言也。此难言之妙,非玄关乎?且如释氏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使人神领意会,谓之不传之妙。能知此理者,则能一彻万融也。”李道纯是道教内丹中派之杰出代表,著《中和集》以“守中”为丹诀。他以一“中”字直指玄关,以人体之中感召天地之中,性命双修,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一步顿超,物质、信息、能量瞬间摄取,是真正的天元大丹。他第一次明确指出了“中”即内丹玄关,直陈三家之中道观互相暗合金丹之妙,此乃发千古之所未发,其贡献是不可估量的。

《中庸》第一章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者也,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朱熹在《中庸章句》注说: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名。程颐说:“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中庸》于此,显持一形上学立场,认为有一普遍实在之理序,表现于万象中,而“中节”即依循此理序或符合此理序之义。此即《中庸》所谓“道”。所谓喜怒哀乐未发之气象,即是先天气象,亦即先天中和之气象。中为道体。即一即中,老子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中气以为和”。萧天石说:“盖道始终一,万物生于一,故守一即守中,得一即得道,得道即全真,全真无偶。人能守一,无事莫办!不仅神通与长生而已!”又说:“”守一即守中也。中只能是一,不能有二。守一则诚。庄子曰:“我守其一,而处其和。”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