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学院课程> 丹道传承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八)

2017-08-13

黄元吉内丹思想研究

余强军

丹道之修炼就是将后天气质之性返还到先天真性,将后天有数之命返还到先天无形之命。

唐、宋以后,认为儒家有一个道统说,孔子道中庸的思想,成为儒家道统思想的核心,其要旨即此“中“字。《尚书》载:“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孔子曰:“吾道一以贯之”;“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又说:“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这一观念在中国思想史上、乃至在中国社会生活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其实,中道即是普通中国人心目中的无上道体,这个“中“如运动变化中的平衡态,又如数学的零点,处处不偏不倚,自养生、治国乃至宇宙的稳健运行,皆不可离于中道。在佛家龙树菩萨的《中论》里,以释迦牟尼微妙中道义为辨锋的逻辑基点,龙树削掉了小乘的有论和死寂的空论,“涅槃与世间,无有少分别;世间与涅槃,亦无少分别。”空与法没有真正的区别,这样的空位正是丹道的玄关零点,其本身亦是中道。中是诚,是良知。佛家之中观,远离一切生灭、常断、一异、来出、空有等等二边的颠倒戏论,不落在空有的二边见。

所以胡孚琛先生说:“中国儒、道、释三教的思想,可以用一个字表达出来,就是中国的‘’字。因之,最代表中华民族智慧的学说,即是以‘中和’为核心思想的哲学。道学之中,略有四义:一是从事物之规律上讲,‘中’即为‘正’,即正道,为自然中正的必行之路,属于道之用;二是从事物之变化上讲,‘中’即为‘度’,要知止知足,不超过限度;三是从空间上讲,‘中’即为‘虚’,道以虚无为用,虚无中含有生机;四是从时间上讲,‘中’即为‘机’,要‘动善时’,‘不得已’而为之。”又说:“对于老子‘中和’之德的理解上,内丹学家看得最为透彻。他们将‘中’解为玄关一窍。”

黄元吉说:“夫宗者君者,即人身之‘中’也。尧舜授受心传,无非‘允执厥中’而已。后如文之‘纯一’,参之‘慎独’,轲之‘良知’,莫非人身之一‘中’也。此个‘中’字,所包甚广。其在人身,一在守有形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是。一在守无形之‘中’,《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罗从彦教李延平‘静中观喜怒哀乐未发之气象’,此未发者,不闻不睹、戒慎恐惧,自然性定神清,方见本来面目,然后人欲易净,天理复明。自古圣贤仙佛皆以此为第一步工夫。但始须守乎勉然之中,终则纯乎自然之中。三圣人名目各有不同,总不外此‘中’字为之宗,为之君。即如吾教以凝神调息为主,然后回观本窍,心无其心,气无其气,乃得心平气和,心平则神始凝,气和则息始调,其要只在心平二字。心不起波谓之平,能执其中谓之平,平即此中也,心在此中,即丹经之玄关一窍。到得神气相依,玄关之体已立,此为大道根源,金丹本始。他如进火退符,搬运河车,有为有作,总贵谦和柔顺,以整以暇,勿忘勿助,有要归无,无又生有,至有无不立,方合天然道体,此即得一而万事毕,吾道“一以贯之”之旨也。

黄元吉在这里说有形之中是“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即不离是”;无形之中是“喜怒哀乐未法之气象”,即先天性体。黄元吉贯通三家要旨,认为“中”是三家圣人之宗君,是丹道之玄关一窍。“得一而万事毕,吾道一以贯之”之“一”就是“中”。在《道门语要·详守中采取之义》说:“若论吾道,始终只是一中,始也守有形之中,以炼精而化气,终而守无形之中,以炼虚而合道。”“任天下万物,无一不惬于其心,不称于其意,实有何天何地,无人无我之概,觉一身之内外,无处非中,无时非中,斯可以语金丹大成之候焉。

又如《道门语要·运小周天之法》“吾道所以言守中之一候,只是教人凝神气穴,息住规中,会三姓于一堂,合五行而归一,无非将外之五根,内之五灵,从前为气质所拘,物欲所蔽,放而营之于外,有以耗吾之精血者,从此而内敛于内,满副精神,纯纯乎祖窍之中。”在实际的丹道修炼中,“抱一守中”乃丹家一贯之要诀。

如《道德经》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性命圭指·龙虎交媾章》说:“大哉一乎!以其流行,谓之炁;以其凝聚,谓之精;以其妙用,谓之神。”黄元吉说:“学人打坐守中,总要将我血肉之身心,看得空空洞洞。惟有凝神于虚,合气于漠已耳。”这里已经明确道出了“守中”的具体法门,即“凝神于虚,合气于漠。”黄元吉在论述玄牝门时说过“出玄入牝,实在脐下丹田离肉一寸三分之间氤氤氲氲凝成一片者是。”因此,“守中”的具体部位就在这里,守中与抱一,皆在玄牝之门。所谓“凝神于虚”先在玄关凝神,再用性光下照下田气海,但不可死死向内观照,只是观照下田气海离皮肉一寸三分之间;随胎息上下,此时丹田气与外来气两两混融,絪絪缊缊,此即“合气于漠”。此中深意,须再三玩味体悟。此是“有形之中”,始则守乎勉然,终则纯乎自然之中。

 

此外,黄元吉指出在日用伦常之间捕捉阳生活子时,以及在尘世炼己胜于蒲团打坐,这些观念对丰富传统丹道思想意义是非凡的。作为一代丹道宗师,以“中道”直陈中国文化独特的精神气质,即不离开世间此岸而合乎“道”之本然,方内即是方外,一如禅宗之“挑水担柴,无非妙道”。居尘世而不被尘世所迷,举凡无不恰到好处、随心所欲而无不中规中距,这样无处不阳生,丹道即在日常行住坐卧间。黄元吉说:“在身亦中,在心亦中。无处不中,无时不中,任天下万事万物,无一不惬于其心,无不称于其意。斯可以语金丹大道之候焉。”个中深义,别开生面。

  1. 论性命

    性命,是统摄中国内丹学最核心的范畴,也是中国道学的关键词汇。三家古籍中对于性命范畴皆有非常详尽的阐述。徐复观先生说:“人性论是以命(道)、性(德)、心、情、才(材)等名词所代表的观念、思想为内容的。人性论不仅是作为一种思想,而居于中国哲学思想史中的主干地位;并且也是中华民族精神形成的原理、动力。要通过历史文化以了解中华民族之所以为中华民族,这是一个起点,也是一个终点。”

    中国内丹学之所以能够超越前此一切内养的方术,而成为一门卓然独立的学问,乃是在生命修证实践的基础上,逐渐深化对性命理论的认识。没有对性命观的深刻领会,就没有内丹学坚实深厚的学理和形而上的境界。如果仅仅依据搬弄气脉的旁门小术,或者守窍之类而引发的生理变化,完全不知晓性命之根本,即以为得到了无上的生命秘诀,这是非常肤浅的。性命是内丹学研究之首务,内丹学就是性命学。

    如《大丹直指》:“金丹之秘,在于一性一命而已。”《易·说卦》: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张三丰《大道论》:“夫道,无非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而已矣。”张伯端《悟真篇》:“老释以性命学,开方便门,教人修种,以逃生死。”李道纯《中和集》:“炼丹之要,只是性命二字”。李涵虚《道窍谈》:“性命双修,此本成仙、作佛、为圣之大旨。或谓佛修性,仙修命,儒治世,分别门户,盖不深究其宗旨也。愚按佛重性,而其中实有教外别传,非不有命也,特密言耳。其重性功者,盖欲人从性立命,能使性量恢宏,照十方而无边无际也。”《崔公入药镜》:“神仙之学,不过修炼性命返本还真而已。”“夫学之大,莫于性命。”《性命圭旨》:“金丹之秘,秘在性命两字。”

  1. 何谓性命

    “性”一字在金文中已经出现。在古文中性字与生字是同一个字,意思是生而具有的。如告子说:“生之谓性。”又说:“食色性也。”庄子说:“性者,生之质也。”荀子说:“凡性者天之就也,不可学、不可事。”《说文解字》:“性,人之阳气性善者也。从心,生声。”《中庸》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人之所以为人之性,源自天命。人与天有内在、同质的联系。这一观念对于日后“参天地、赞化育”及孟子的“知性知天”乃至宋儒的性即天的思想皆是一脉的延续。徐复观认为这一人性观念的觉悟是“惊天动地”的。

    孟子《尽心上》:“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孟子之“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这个异于禽兽者的“几希”即是人之为人的最高价值根源。孟子所言之性即是指针此点。徐复观说:“《老子》一书无性字,《庄子》内七篇也无性字;然其所谓‘德’,实即《庄子》外篇、杂篇之所谓‘性’。”“性是德在成物以后,依然保持在物的形体以内的种子。德和性是一体二面,万物之所以得以成为万物,源于道,成于德,属于性。

    德内在于物,进而成就了物的本质属性,构成万物根本之规定性。在今日的语境中,仍然有德性一词汇的连用。庄子认为人无知无欲淳朴自然的状态,就是人之天生之性。《庄子·庚桑楚》云:“道者,德之钦也;生者,德之光也;性者,生之质也。性之动,谓之为;为之伪,谓之失。”值得关注的是佛教在南北朝时期受到道教众生皆有德性的观念启示,提出了“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的思想,唐代道士杜光庭说:“道本自然,无所不入,十方诸天,莫不皆弘至道。普天之内,皆有造化。蠢动含生,皆有道性。若能明解,即名为得道者也。”

     

    道性论彰显了人人皆可能成道,为修道者可能得道成仙树立了坚定信心。《乾·彖辞》:“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万物之生育源自乾元的功能作用,万物所自由来的命,以及由命而来的性,皆是乾元之道变化而来。这里“性命”二字开始连用。

    张载提出了天地之性和气质之性。他说:“形而后有气质之性,善反之则天地之性存焉。故气质之性,君子有弗性者焉。”这个观念与丹道的先天之性和后天的气质之性遥相呼应,丹道认为只有先天之性才是真性,修炼途径即是逆返气质之性至先天的性光呈现。丹道此一观念与宋儒之间有什么理论上的渊源,值得进一步的考证。

    其实,气质之性不谓性,在孟子学说中已见端倪。孟子曰:“口之于味也,目之于色也,耳之于声也,鼻之于臭也,四肢之于安佚也,性也;有命焉,君子不谓性也。”程颐提出“性即理也”。他说:“性即理也,所谓理性是也。天下之理,原其所自,未有不善。”丹道的性命理论也非常深刻影响了佛教“自性”观。何谓自性?自性是成佛的种子,是“真我”的最高主体。所谓灵光独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具足一切智慧,圆满一切功德。《六祖坛经·般若品》:“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

    劳思光先生曾总结说:“中国哲学的‘性’有两种用法。其一指共同意义之性,即相当于‘德’;其二指特别意义之性,即指各种存有之特具之性,相当于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所言之本性(Essence)。就共同意义言性,则万有皆显现其受共同形上原理之决定;就特别意义言性,则万有各依其类,而具内在之特性。二者在哲学理论上触及之问题大不相同。”

    在中国道学,与性紧密关联的另一个重要范畴是“心”。《说文解字》:“心,人心,土藏,在身之中,象形。”土居中央,说明古人已经认识到心乃统摄精神意识的枢纽,相当于“性”而言,心侧重于主体能动的意识活动。

    孟子说,心之官则思。这里的心是意识的主体。仁义礼智根于心。所谓人皆有四端,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以此为发端,收敛之、涵养之、扩充之,最终实现知天事天同天之天人合一的最高人格境地。孟子说:“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尽心知性、知天。人心先验地赋予了道德伦理之价值观念。

    《尚书·大禹谟》说:“人心惟危,道心唯微”。程颢解释说:“人心惟危,人欲也;道心惟微,天理也。”《复·彖辞》:“复,其见天地之心乎!”天地无心,但是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似乎有心为之。佛学唯识学认为,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坛经》云:“自性心地,以智慧观照,内外明彻,识自本心。若识本心,即是解脱。”此处之心体指的是宇宙万有的最高本体。如陆九渊之“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心即理。如王阳明之“良知者,心之本体。”他说:“求理于吾心”“无善无恶心之体”“天下无心外之物。”阳明心学融摄佛学,认为心物一元,能所一元,无心便没有物,无物亦没有心。

     

    在丹道而言,突出和强调的是虚静心识。老子之“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庄子之“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心斋是丹道一种独特的精神状态,心专一其志,清明澄净。

    “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游心于淡,合气于漠,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而天下治矣。”“圣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迎,应而不藏,故能胜物而不伤。”庄子反对机巧利欲之心,这样会违背纯粹之道心。如“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

    关于心与性的关系。程颐说:“心即性也。在天为命,在人为性,论其所主为心,其实只是一个道。”在心与性的关系上,朱熹的心统性情思想尤其值得关注。朱熹认为心统性情,心兼动静、体用、未发已发,性为体、为静、为未发,情为动、为用、为已发。他说:“性以理言,情乃发用处,心即管摄性情者也。故程子曰:‘有指体而言也,寂然不动是也。’此言性也。‘有指用而言者,感而遂通是也。’此言情也。”朱熹认为心之体即是性,情是心之发用,心贯通管摄二者。心侧重于主体能动的意识活动。

    丹经说,动之谓心,静谓之性。所谓心统性情,心的思虑发动,即返性为情;心无念思虑而静,就返情为性。也就是说,心与性在具体的修炼状态,在具体文本,是有微妙差异的,难以作出精确的界定。王阳明说:“心者,天地万物之主也。心即天,言心则天地万物皆举之也。”“心即性,性即理。”“心之体,性也。”心性同一,故尽心即是尽性。“良知者,心之本体,即前所谓恒照者也。”“心之本体则性也。性无不善,则心之本体本无不正也。”“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张载说:“合性与知觉,有心之名。”

    丹道对心的认识与传统儒家心性论大异其趣,对心的认识达到了灵性思维的高度,丰富了传统心性学说。这也表明了丹道之理论皆以对生命探索为轴心。心不仅仅是一个思维的主体意识,这与祖国医学的认识是一致的。如《素问》中:“心者,生之本,神之变”,“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心主身之血脉”;这里的心同时具备了生理和心理的功能。

    《灵枢经·大惑论》:“心者,神之舍也。”心,是人的神明发生和寄托的处所。“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黄帝内经素问·宣明五气篇》:“五脏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内经将人的五脏与精神思维活动联系起来,得到了内丹家的实证。特别是内丹家认识到了魂魄蕴藏着巨大的意识能量魂与精相联系,属阴;附在气上的神称为魂,是意识与无意识的核心。当人的精神放驰外界时,魂魄的能量逐渐的消解,终止于“魂飞魄散”。所以丹道之修炼极其强调心灵的纯净,以防止能量的耗散。

     

    《说文解字》释“命”为“使也,从口从令”。该字从上古的天命演化而来。如《书·尧典》:“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就含有苍天发号施令之意。此一涵义仍流行在今日中国人之口语。一般而言,“命”的观念在古代中国思想史中,有两种意义,一指出令,一指限定,乃是天之意志,指一种客观的非人力可以抗逆的异己力量。如孟子之“莫之致而致者,命也。”

    庄子之“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张载说:“天所自不能己者谓命。”

    以上依据古籍对传统三家性命思想作了初步的梳理,接下来看一看丹道独特的性命观。

    王道渊《还真集·性命混融论》:“性者,人身一点元灵之神也;命者,人身一点元阳真气也。……性乃为人一身之主宰,命乃为人一身之根本。日用之间应万事者系乎性,为百事者属乎身。性所以能发机变,命所以能化阴阳。性应物时命乃为体,性乃为用;命运化时,性乃为体,命乃为用。体用一源,显微无间,方可谓之道,缺一不可行也。夫修还丹之道,不过以神气混合而复本来性命之全体。”

    丹经极论》:“夫变化之道,性自无中而有,必籍命为体;命自有中而无,必以性为用。性因情乱,命逐色衰,命盛则神全而性昌,命衰则性弱而神昏。夫性者,道也、神也、用也、静也、阳中之阴也;命者,生也、气也、体也、动也,阴中之阳也。斯二者相需,一不可缺,孤阳不立,孤阴不成,体用双全,方为妙道。”

    西天群仙会真记·养心》:“从道受生谓之性,自一禀形谓之命。”性命即神气,铅汞即性命。

    李道纯《中和集》:“夫性者,先天至神一灵之谓也。命者,先天至精一气之谓也。精神,性命之根也。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其名虽二,其理一也。”

    尹真人弟子《性命圭旨》:“何谓之性?元始真知,一灵炯炯是也。何谓之命?先天至精,一炁氤氲是也。然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原不可分,但以其在天则谓之命,在人则谓之性。性命实非有两,况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而性命之理,又浑然合一者哉。……圣人之学,尽性而至命,谓性者神之始,神本于性,而性则未始神,神所由以灵。命者气之始,气本于命,而命则未始气,气所由以生。”

    柳华阳《金仙证论》:“凡学道之士,能识神炁之道,即是阴阳性命之道也。”

    张松谷《丹经指南》曰:“灵光一点,浩气长存,本来面目,性也。玄关一窍,先天至精,真一之气,命也。性即神也,命即气也。神凝则气固,气聚则神灵。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真人云:神是性兮气是命,神不外驰气自定。本来二物互相亲,失却将何为把柄?性功纯熟,在静定当中,自然生出真炁。神在气中,气包住神。”

    依以上典籍梳理,显示出了内丹学的性命观与传统儒家和佛学之殊趣。对于人类现实的生命而言,性命蕴含着永恒的生命之迷,人的精神和生理体系的相互关系自古即是圣哲反复考量的课题。中国内丹学性命观的独特视角,极大的丰富了传统性命学思想。内丹学的性学和命学分别是对生命心理现象、超心理现象和生理现象的研究探索。在命学中,不乏性学的内容和要求;在修性的过程中,也会出现生理的变化和根本的复命。由于丹家强调身心的同步修证,所以对应丹道修炼而言,性命直接定义为神气更为妥帖。

    性,涉及到心、性、神、意识等,命涉及到身、命、气、精、形等。性和神属于精神生命,命和气属于肉体生命。性是先天精神性的超越,命具有经验直观的质料。内丹学的见性与修命是辩证的统一。修命有助于见性,见性有助于修命。内丹学一般以气为命,以神为性,内丹学认为人体之生成,乃父母初交时一点先天元气而立命,至十月胎圆,又得先天一点灵阳祖气而有性。“是以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吾身之神气合,而后吾身之性命见矣。”

    白玉蟾说:“心者气之主,气者形之根,形是气之宅,神者形之真,神即性也,气即命也。”王重阳说:“性者神也,命者气也,性命是修行之根本。”

     

    内丹学将性命进行了严格的先天与后天的区分。这一区分是极其重要的。先天性命是真性命,这是修炼得以逆返的超越性的依据。真性命是超越天地阴阳之拘而成就的境界。后天性命或者假性命乃是被后天阴阳陶铸者。“性不离命,命不离性,吾身之性命合,而后吾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见矣。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是吾之真性命也。我之真性命,即天地之真性命,亦即虚空之真性命也。”

    刘一明《道书十二种》说:“气质之性,分定之命,后天有形之性命;天赋之性,道气之命,先天无形之性命。修后天性命者顺其造化,修先天性命者逆其造化,大修行人借后天而返先天,修先天以化后天,先后天混而为一,性命凝结,是谓丹成。性命者阴阳之体,阴阳者性命之用。”“特以性有天赋之性,有气质之性,命有天数之命,有道气之命……天赋之性为真,气质之性为假,道气之命为真,天数之命为假。真者先天之物,假者后天之物。”

    丹道之修炼就是将后天气质之性返还到先天真性,将后天有数之命返还到先天无形之命。在内丹学中,一般的生命现象和特征,普通的生理活动形式,寻常的生、老、病、死,皆归为后天有数之命,它是内丹生命超越的起点,是内丹修炼最现实的物质基础,但这不是内丹最终还原的真性命,其终极目标是还原至不生不灭的永恒存在,显示了内丹家不屈的生命意志和豪迈气概

    在内丹学的性命思想中,另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是关于性命修炼先后次第的问题,这也历来是内丹学聚讼纷纭的焦点。以南宗和北宗的分殊最大。一般认为南宗命先性后,而北宗先性后命。北宗将性功置于修炼之首位,这与道教内丹学长生观此时发生了革命性的认识突破直接相关。

    自原始道教以来,内丹学经过长期实践和理论的探索,愈加认识到肉体的长生不死是一痴迷的幻梦,日益认识到长生不死的主体不是这个阴滓肉身。王重阳说在《重阳真人授丹阳二十四诀》说:“是这真性不乱,万缘不挂,不去不来,此是长生不死也。”“宾者是命,主者是性。”金丹就是心田。他甚至说:“莫端身,莫打坐,摆髓摇筋,嘘咽稠粘唾,外用修持无应和。赢得劳神,枉了空摧挫。要行住坐卧,只把心头一定须猜破。”

    丹道之长生不死者是此真性。邱处机认为内丹是七分性功,三分命功,他说:“吾宗惟贵见性,水火配合(修命)其次也”。《唱道真言》:“夫长生者,要知吾身真元妙体是长生,四大五蕴皆有生死,惟此真元妙体独无生死。人而得此,便是无上灵丹。”

    黄元吉说:“但凡人以生死为喜忧,仙则视生死如昼夜,一生一死,即如一起一卧,顺而行之,不尽安然?有谓长生不死为仙家乐事者,非也。人以长生为荣,仙则以顺理为乐。虽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亦所素甘。不然,刀锯之惨,谁不畏哉?古来志士仁人多视鼎镬为乐地、死亡为安途者,盖见得理明,信得命定,其生其死,无非此心为之运行,生而不安不如速死,犹醒而抱痛不如长眠,只要神存理圆,生何足荣,死何足耻,一听造化运行,决不偷生于人世。如好生恶死,是庸夫俗子之流,非圣贤顺时听天之学也。

    在一定意义上讲,全真道北宗之心性论纠正了以往修士过分执著肉身,被身见障蔽的狭隘的性命观,理顺了内丹修炼的大方向,这一贡献是不可磨灭的。甚至我们可以推测,其祖师王重阳真人专意以自己不长的人寿示现,强烈的警醒丹道界不可再痴迷肉身的长生不死,灵光独耀的真性才是永恒的。自此之后,道教内丹学越到后世越加重视性功的修炼,不再苦苦依恋有形质的肉身不死,觉悟到了肉身是情欲的、尘世的,终究要朽坏的,只有精神才是神圣不朽的。必须指出的是,全真道尽管受到了佛教对于中国文化浅层渗透的影响,但是它终究没有脱离丹道之轨道,其心性论也终究是丹道的。譬如,在邱处机的著作中,其对于泥丸、虚间穴、黄庭、华池、玄关等内丹术语的阐发有胜于其他丹经。

    无疑,南宗是首重命功修炼的。南宗之核心人物张伯端说:“饶君了悟真如性,未免抛身却入身”。即便彻悟了真性,此身最终还是难以摆脱轮回之苦。他在《青华秘文》说:“先就有形之中,寻无形之中,乃因命而见性也;就无形之中,寻有形之中,乃因性而见命也。先性固难,先命则有下手处。”

    对于丹道的普通修炼者而言,从肉身关窍处下手乃是最切实的落脚点。实际上,丹道首先生出征验的就是身体健康的逆转,这也是普通修炼者最容易发起坚定信心的起点。是不是南宗轻视了性功的修炼呢?不是这样的。恰恰是南宗对于性功的重视并不逊色于北宗。张伯端在《悟真篇》自序说:“释氏以空寂为宗,若顿悟圆通,则直超彼岸。如有习漏未尽,则尚徇于有生。老氏以炼养为真,若得其要枢,则立跻圣位;如其未明本性,则犹滞于幻形。”在《悟真篇·后序》中说:“窃以人之生也,皆缘妄情而有其身,有其身则有患。若其无身,患从何来?夫若免乎患者,莫若体夫至道。若体夫明夫本心。故心者,道之体也;道者,心之用也。人能察心观性,则圆明之体自现,无为之用自成。不假施功,顿超彼岸。……奈何此道至妙至微,世人根性迷钝,执其有身而恶死悦生,故卒难了悟。黄老悲其贪著,乃以修生之术顺其所欲,渐次导之。以修生之要在金丹,金丹之要在乎神水华池,故《道德》、《阴符》之教,得以盛行于世矣,盖人悦其生也。……其如篇末歌颂,谈见性之法,即上所谓无为妙觉之道也。……故释迦文殊所演法宝,无非一乘,而听学者随量分解,自然成三乘之差。此后若有根性猛利之士,见闻此篇,则知达摩慧能得闻伯端最上一乘之妙旨,可因一言而悟万法也。如其习气尚余,则归中小之见,亦非伯端之咎矣。”

    这就是南宗先命的最终原因,因为那个一步顿超的功夫太高深,非一般根器者可以“顿悟圆通”,且世人执著此身而贪生怕死,于是以命术勾牵,顺其人情,步步诱其入道,渐入至妙至微之道。一如密宗依男女迷恋欲事,即以欲勾牵,渐入佛智。由此可见,南宗先命之用心乃是设教之方便法门,最终并没有离开最上一乘本源之妙旨。

    实际上,丹道各宗各派皆以性命圆融双修为终极目标,各宗之别只是权宜次第之方便。其实,早在吕祖《敲爻歌》中已经表达了最具代表性的观念:“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达命宗,迷祖性,恰似鉴容无宝镜。寿同天地一愚夫,权握家财无主柄。”

    清代刘一明说:“盖金丹之道,一修性一修命之道。修命之道,有作之道;修性之道,无为之道。有作之道,以术延命也;无为之道,以道全形也。故金丹之道,必先有为,于后天中返先天,还我本来命宝。命宝到手后,不为造化所移。于是抱元守一,行无为之道,以了真空本性,直超最上一乘之妙道矣。”

    陈撄宁先生说:“人身精、气、神原不可分,佛家独要明心见性,洗发智慧,将神光单提出来,遗下精气,交结成形,弃而不用。然因诸漏已尽,禅定功深,故其身中之精气,亦非凡物,所以舍利子能变化隐现,光色各别。由此推之,佛家所谓不生不灭者,神也,即性也。其舍利子者,精气也,即命也。彼灭度后,神已超于象外,而精气尚留滞于寰中也。若道家则性命双修,将精、气、神混合为一,周天火候,炼成身外之身,神在是,精在是,气在是,分之无可分也。故其羽化而后,不论是肉体化气,或者尸解出神,皆无舍利留存。……佛家重炼性,一灵独耀,回脱根尘,此之谓性长生。仙家重炼气,遍体纯阳,金光透露,此之谓炁长生。究竟到了无上根源,性就是气,气就是性,同者其实,异者其名也。”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