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羲黄大学> 学堂宗旨

《山海经之幽都之门》第四章,迷雾重重

2022-05-14

《山海经之幽都之门》第四章,迷雾重重

7月22日,11:00。

“将军,毒楔已经开始调查了。”副官李心的说道。

“嗯!”将军看着眼前的断壁残垣。

航天基地刚刚遭遇了袭击,战斗异常激烈。墙壁地面到处都是弹孔,藤蔓的断枝散落一地。手雷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弹坑,弹坑的周围是一片焦黑。技术科已经对藤蔓展开了调查。

复原当时的情形应该是这样的:对方一共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单兵;一人在外围佯攻,吸引火力;一人主攻,远程控制飞船;两人接应,负责拦截追兵和组织撤退。

佯攻和接应的人都成功撤离了,而作为主攻的人却被擒获了。

“交代了么?”

“没有,东扯西绕的,就是不肯老实交代。”

“走,去看看。”

“是,将军。”二人来到审讯室外,透过单向玻璃,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此时的尹修头发凌乱,嘴眼青肿,脑门儿上缠着纱布。

“你们属于哪个组织,为什么要袭击航天基地,为什么要破坏探日工程?”

“我是一名记者,我不属于任何组织,也没有袭击基地,你们搞错了。”

“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交代,妄图蒙混过关,只会把牢底坐穿。”

“你们的调查方向搞错了,我真的没有袭击基地。”

“那你怎么解释控制大厅发生的一切。当时你先后袭击了,郝大春、大卫、敖星河,三名教授。”

“我那是在救他们,当时有一个离体元神……”

“离体元神!什么离体元神?”

“哦,这个,嗯,迷信一点儿的说法就是人的灵魂,科学一点儿的说法就是,可以单独存在的意识体。”

“你在这儿给我编鬼故事呢?尹修!我老实告诉你,你现在犯的可是叛国罪,你要老实交代,否则没人能救你。”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尹修皱着眉,有些事情没法解释,解释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啪啪啪”,三张照片拍在尹修的面前,“这是在外围给你打掩护的,告诉我,他们的落脚点。”审讯员紧盯着尹修的眼睛。

“不认识,没见过,你们在这儿调查我,等于是浪费时间。”

“呦呵,嘴还挺硬,要不要给你上点儿手段!”

“这跟上不上手段没关系,你们的调查方向错了,这几个人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不认识呀!”尹修的表情无比真诚。

“让里面的人休息一会儿,我去跟他谈谈。”周将军向副官吩咐。

审讯人员撤了出来,周嘉树带着副官李心走了进去。

基地的审讯室,防范异常严格,桌椅都是特制的。桌子是纯钢的,表面可以翻出特制的手环,能将嫌疑人的双手牢牢的控制在桌面上。椅子也是纯钢打造的,能够牢固的控制人的双腿。此外还有控制腰部的腰环,人坐在上面,根本无处发力。尹修是重犯,他的“同伙”都有超能力,所以对他的防范极为严格。

周嘉树坐在了尹修的对面,李心则站在将军的身后。

“他们在你们那里能力如何?”将军指了指桌上的照片,似是而非的问话,似有所指,却又没有指明。

“他们的修为我不清楚,当时我正在大厅与一个元神斗法,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无从谈起,也无法评价。”尹修实话实说,但在别人听来却像在是抵赖。

无论从现场的人证,物证,还是监控录像,都能证明此次袭击的主犯,就是尹修。可是一路审讯下来,他就是不配合,不承认。虽然在法律上有疑罪从无的说法,但这可不是普通的案件。往小了说也是个叛国罪,往大了说那就是反人类罪。罪无可恕,想蒙混过关?没门儿!李心握紧拳头,恨得牙根儿痒痒。

“小李,把当时的影像资料播给他看!”周嘉树说道。

“是,将军。”李心打开审讯室的大屏幕。

资料很全,特写,全景,高空俯视,主角镜头……各种角度的视频全都有。这些视频来源于基地里的各处监控、军事越野、武装直升机、士兵的作战头盔,甚至还有近地轨道的卫星图像。全方位立体式的展示,精准还原了整个袭击事件。

视频中藤蔓飞舞,小魔女形如鬼魅,与几十名警卫周旋。航天器失联后,她驾车逃离。身后的武装越野排起了长龙,双方在茫茫戈壁展开了追逐。负责接应的是一个懒散的青年,他一拳轰掉了整支车队,漫天弹雨根本近不了他的身,直升机的桨叶在空中停止,飞行员及时跳伞,捡回了一条命。

导弹击毁了藤蔓女的跑车,第三人凭空出现。卫星图像显示,上一秒她还在十里之外,而下一秒她就站在了藤蔓女身前,随后两个人又出现在男人身边,时间同样不超过一秒。

在一分钟之内,三人就走出了戈壁,融入西部一座繁华的城市,至此,三人消失不见。

虽然有卫星辅助,但三人的行动轨迹并不连贯,总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并且时间都不超过一秒。基地是通过三人最后出现位置,逆推出他们的行动轨迹,这些经过了大量的计算,耗费了大量的资源。

视频到此结束,显示器上静止着三个画面,一张是藤蔓女操控藤蔓进攻,两名士兵被抛到了空中的,手中的机枪还闪着火光;一张是懒散青年一拳轰地,造成越野车队人仰马翻,一辆车在空中爆炸;还有一张是三个人的高清的特写,藤蔓女脸色苍白表情痛苦,胸前被鲜血染红,另外两人都神情焦急,不知所措。这是一张城市天眼系统拍摄的画面,此时他们身处闹市中心,下一秒三人就融入茫茫人海,人间蒸发了。

尹修看得很认真,他一直皱着眉。

“这些人的单兵作战能力都很强!他们是不是进行了基因改造?注射了强激素?或者是携带了什么高科技武器?纳米级的,还是量子级的?发射的是能量波,还是能量场?他们逃走的方式是利用了虫洞,还是空间折叠?”周将军盯着尹修,想从对方的反应中找到一些端倪。

“他们这些能力的科学原理我不知道,不过,这些看上去有点儿像‘道家仙术’。”

“道家仙术!哈哈,好,好一个‘道家仙术’!”周将军气极反笑。

周嘉树出生于科学世家,祖上三代都是著名科学家,本人更是崇尚科学。自从投身国防事业以来,他就一直从事科研工作,一直以科技强军,科教兴邦为己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科学家将军。让他去相信“怪力乱神”那一套理论,他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今天的几个“超级战士”让他有些心惊,根据国际公约,基因战士,生化武器,气象武器,都是被明令禁止的。华夏作为有担当的大国,首当其冲禁止一切相关实验,所以在“超级战士”这一领域,华夏的成果为零。而一些霸权主义国家和恐怖组织,却在积极开展相关的研究。

今天的袭击事件已经证明了,超级战士拥有恐怖的力量,几人一组的小队,就将整个基地闹得人仰马翻。一架武装直升机坠毁,一队武装越野车报废,还有失去联系的外太空飞船,那可是全人类智慧的结晶。

如果对方不是几个人,而是一个营,一个团,甚至是一个师,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那是足以颠覆一个政权的力量。

“道家仙术”,就“道家仙术”吧!一个说法而已,能把幕后组织揪出来,才是最最重要的,周将军暗自压下心中的怒火,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尹修,你说他们用的是道家仙术。那他们来自哪里?有何目的?这些,你不会不知道吧!”将军表情严肃,不怒自威。

“这些我也不知道,不过,能告诉我他们的姓氏吗?”尹修的心中有了猜测,不过他还不能确定。

“告诉他!”将军下令。他不知道尹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几人明明是一伙的,可尹修却一直装作不认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赵灵,生物制药,大二学生,成绩优秀,学霸级人物。”李心指着第一张照片,画面中的赵灵操纵着植物。

“黎鸣,地质学专业,大三学生,学渣一个。”李心指着第二张照片,照片中的年轻人一拳毁掉了整支车队。

“竖苗,文史系,大三学生,家中的乖乖女。”照片中最神秘的女人,她可以瞬移。

“从现有的资料看,他们的出生地不同,生活的城市不同,不是同一学校,不是同一专业,他们的生活没有交集!”周嘉树说。

“他们之间也不认识?”尹修疑惑道。

“只能说,你们的组织渗透的足够深,隐蔽的足够强。”周嘉树说。

“周将军,其实我有一个猜测,或许可以解答你的一部分疑问。”尹修说。

“只是猜测?”周嘉树问。

“是的。”尹修回答。

“说来听听!”周嘉树说。

“今天袭击基地的是……”尹修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从李心的体内冲出一团白色物质。这团白色的物质正是刚刚袭击基地的意识体,原来他一直都在,他一直都隐藏在李心的体内。

意识体直接扑向尹修,此时的尹修毫无抵抗能力。他的符箓法器都被收走了,两只手被分别固定,不能掐诀念咒。

意识体闯进尹修的体内,尹修打了个寒战,他拼命地挣扎。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留下线索!突然灵光一闪,尹修想到了一个人。

“史寻珍,去找史寻珍……”尹修口吐白沫,眼白上翻,浑身抽搐。

“抢救,马上抢救。”将军下令。

军医冲了进来,对尹修进行紧急抢救。

“刚刚他说什么?”将军问身边的副官。

“刚刚他说‘今天袭击基地的是,史寻珍,去找史寻珍。’”李心复述尹修的话。

“史寻珍!谁是史寻珍?”将军问。

“不知道,我这就去查。”副官回答。

“史寻珍!航天员的配餐营养师中,有一个叫‘史寻珍’的!”正在抢救的医师回答。

“航天员的营养师?”将军顿感事态的严重。

航天员是一切太空计划的实施者,而营养师则是航天员的后勤保障。载人航天器远离地球,身处太空之中,一切物资都要提前带好。水源、食物关乎航天员的生命。如果配餐师是内鬼,那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基地遇袭时,航天员出现了反常的举动,这也许和他们的饮食有关!

“立刻控制史寻珍!”将军下令。

“是。”副官领命,带队去抓史寻珍。而此时的史寻珍正在实验室里研究他的配方。

太空食品不同于一般的食物,必须满足体积小,重量轻,营养丰富,方便进食等诸多要求。此次探日,航天器走的是一个长途,为了避免食物单调,基地要求,按一日三餐,每餐三道菜计算,要保证十五天不能重样。也就是说此次探日,配餐专家要为航天员准备一百四十样可口的饭菜。

一百四十样菜,这在地面不算什么,但对于太空食品要求就多了。首先,所有食材必须经过严格的筛选,决不能引起任何的食物中毒和过敏。其次,航天员要进行舱外作业,太空中的气压极低,所以食材必须低产气,因为一旦食物产气,就会引起航天员的腹胀腹痛。除此之外还有口感、色香味、食品包装等诸多要求。

现在史寻珍在研究一道家常菜——“红烧排骨”。航空航天是一个斤斤计较的行业,每一克物质的上天,其背后都是巨大能量的消耗。所以红烧排骨,最后上天的只能是肉。史寻珍将每一块都处理成一口的大小,这样可以防止产生食物残渣。

“谁是史寻珍?”李心带队闯进实验室。

“我是。”史寻珍停下手中的工作。

“拷上!”李心下令。两名警卫不容分说,把史寻珍拷上带走。

7月22日,11:30。史寻珍被带到审讯室。

“知道为什么带你来这儿吗?”周将军问。

“不知道。”史寻珍局促不安。

“你和今天的袭击案有什么关系,在里面充当了什么角色?”

“啊!周将军,这玩笑可开大了,我和这事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有人举报,说你就是袭击者。”

“谁呀?不可能,我一上午都在实验室。”

将军看了一眼副官,副官点头,证明史寻珍说的属实。

“举报你的人是——尹修。”

“尹修!尹修是谁?”

“尹修就是‘神域’项目名称的提供者,经过组织协调,允许他随军采访。”

“啊!是那个记者,可我也没惹他呀!他为什么要陷害我?”

“陷害你!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交代。”

“周将军,我真的与此事无关,我没什么好交代的。不信?不信我可以与尹修当面对质!”

“当面对质?尹修现在正在抢救呢!”李心插话。

“抢救?可千万别死了呀!”史寻珍神色慌张。

“为什么?”周嘉树问。

“他要是死了,就没人能证明我的清白了!”史寻珍急道。

“老实交代你自己的问题。”周嘉树给李心使了一个眼神,李心把三张照片拍在史寻珍的面前。

“你跟这三个人是什么关系?”

“这三个人?”史寻珍仔细看着照片。

“不认识。”史寻珍摇了摇头。

“看仔细了!”李心喝道。

“真不认识。”史寻珍又仔细地看了看。

“小李,你有什么看法?”周将军问副官。

“可能是尹修故布疑阵,扰乱我们的视线。”李心回答。

“有这种可能,可他为什么会选择史寻珍呢?”周嘉树问。

“这,可能他们有仇?又或者他只是随机挑选目标!”李心猜测。

“史寻珍,基地里这么多人,尹修为什么单单将矛头指向你!这其中必有原因,你要如实回答。你和尹修都有怎样的接触,能想到的任何细节都要告诉我们。”周将军说。

“是,周将军。我和尹修由于工作性质不同,所以几乎没有交集,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唯一一次正面接触,也在几个月前,当时他来我们实验室采访。”

三个月前,尹修采访航天食品实验室。当时实验室里除了史寻珍,还有张通、王萌、谢娜三名实验员,其中张通是实验室负责人。

“我看你们给航天员准备了不少调料!”尹修拿起一罐辣酱。

“太空微重力环境下,人的血液会上充,大脑充血后感觉会变得很迟钝,尤其是味觉。一道营养丰富的饭菜,在太空可能变得寡淡无味。长时间吃不到可口的饭菜,人的食欲会下降。吃得少了,航天员的身体就会受到影响。这些调料能够起到增味的效果。”张通解释道。

“这里除了厨房,还有测试实验室、包装实验室、分析实验室。咱们进入太空的每一道菜,都要经过这么复杂的程序吗?”尹修问。

“我们是研发团队,主要测试菜品的营养含量,是否能够满足航天员在极端环境下的营养需求。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测试食用的方便性,安全性,保存期长短对营养的影响,包装的规格,体积的大小,航天员的口味偏好。这些最后都会形成数据,提供给生产单位。航天员的食品由生产单位生产,我们这里只负责研发。”

“哦,原来是这样!”尹修在他的本子上记录着。

“尹记者,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我们刚研制了几道菜,你就当一回试吃员,给我们品评品评。小史,给尹记者上几道新菜。”张通朝史寻珍喊道。

航天食品都是独立的小包装,有的里面放着一道菜,而有的里面只是一口零食。

“餐前一口汤。”史寻珍先给尹修上了一道汤。

“这汤里面也没有水呀?”尹修拿着薄薄的一只透明压缩袋,里面有一些蔬菜,翠绿翠绿的,看上去很新鲜。

“这是复水食物,为了能够长时间的保存,我们会对一些食物进行脱水处理。当需要食用时,只要回补相应的水分就可以了。”史寻珍解释道。

“这前面的吸嘴就是注水的地方吧?”尹修端详着包装袋。

“对,在太空上复水,需要专门的注水机。”史寻珍来到一台设备面前,“这就是飞船上的注水机。包装袋前端的注水口是用银箔封口的,注水机内设有针头,我们将包装袋的注水口插入注水机,针头就会刺破银箔,实现注水。注水机的内部程序会决定注水量,以及注水温度。包装袋上有食用说明,注明注水后多长时间食用口感最佳。”史寻珍一边讲解,一边操作。

“口感还不错!”几分钟后,尹修喝到了第一口太空汤。

“除了口感,汤的营养也很丰富!汤里面添加了优质蛋白,复合维生素,还有一定比例的钙铁磷。这些可以防止航天员的骨钙流失,肌肉萎缩,红细胞数量的减少。”史寻珍又给尹修上了一些正餐,都是一些独立小包装。

“都挺迷你的,就像小朋友过家家。”

“独立包装的量都不大,航天员可以根据自己的饭量,进行增减。别看只有小小的一袋,其蕴含的能量是十分巨大的。你这个身材,500克的航天食品,就能满足你一天的营养需求……”

史寻珍一边回忆,一边叙述。这时侦查员找到了尹修的采访笔记,上面记录的内容与史寻珍的描述大体相同。

在另一个审讯室,侦查员正在审讯张通,“再仔细想想,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没有了,那个尹记者试吃了几道菜,参观完实验室,就走了。当时我还问他,如果给试吃的菜品打分,分值从一到九,他打几分。他说他打十分。我说听取不同的意见,对我们研发工作很重要。他说那他也打十分,因为他在饮食上没有太多的讲究,他认为我们的菜品已经达到了极致。”

对张通的审讯,侦查员同样没有任何收获。

周嘉树翻看着尹修的笔记,从头到尾,龙飞凤舞,字迹很漂亮。在针对食品实验室采访的这一页的页脚,写着“尹一百”。

“尹一百!”周嘉树嘟囔着。他又粗略地翻看了一遍日记,整本笔记,只有刚刚那一页出现了“尹一百”三个字。

“史寻珍,你知道‘尹一百’吗?”周嘉树问。

“尹一百!什么尹一百?”史寻珍有点儿蒙。

“尹修的‘尹’,一百二百的‘一百’!”

“哦,那是‘尹’姓在宋版《百家姓》里面的排名。‘和穆萧尹,姚邵湛汪’!尹姓排在一百位。”

“《百家姓》!怎么回事?”

“哦,小时候背《千字文》、《百家姓》,我爸为了让我理解,就给我讲每个姓氏的起源,名人,郡望什么的。长大后我自己又看了一些书,所以对华夏姓氏的源流有一定了解。后来在工作中,大家没事儿闲聊,就谈到了各自的姓氏。我对每个人的姓氏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并且我能说出每个姓氏在《百家姓》中的排名位置。就这样,他们没事儿就会拿身边人的姓氏来问我。哦,对了,那天在采访的时候,王萌还问过我‘尹’姓的排名。”

“说具体点儿!”

“那天……”

史寻珍给尹修准备了十几样菜,这些菜都是独立包装,吃之前先要复水,然后加热。

“这个饼干也不酥啊,上面好像涂了什么。”尹修咀嚼着一块饼干。

“是明胶,一种天然营养型的食品增稠剂。在太空,酥脆的饼干会掉渣,在微重力环境,饼干渣会漂浮在空中,容易进到仪器设备内部,还会吸到人的肺里,这种食品很危险,所以我们的饼干都是粘稠型的。”史寻珍解释说。

“他,排多少?”王萌端上一盘水饺。看了一眼尹修,向史寻珍问道。

“一百。”史寻珍回答。

“你们是在说我吗,我什么排一百?”尹修笑问。

“你的姓氏,我的这个同事可厉害了,《百家姓》倒背如流。他说你的‘尹’姓在《百家姓》中排在一百位。”

“是吗?我算算啊!”尹修掐指默念,显然他也背过《百家姓》。

“哎,还真是一百位,我自己都不知道!关于‘尹’姓,你还知道什么?”

“哦,尹姓在华夏是大姓,人口几百万,按人口数量排序,也能排进前一百。尹姓的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少昊金天氏的后代,被封于尹城,以邑为姓。二是以官为姓,‘尹’字是个会意字,是一个右手拿笔的形象,所以在古代‘尹’就相当于‘官’,比如‘府尹’、‘令尹’。尹氏的名人有很多,比如‘尹喜’!”

“尹喜!你给说说。”

“尹喜,是周朝的官大夫,时任函谷关令。当时周朝颓废,天下动荡。尹喜心生退意,打算避世归隐,他在终南山结草为庐,建立楼观。一日仰观天象,见有紫气东来,知有圣人经过。”

“这是老子出关。”

“对,尹喜将老子迎上终南山,拜师受教,开创楼观一派,史称‘文始先生’。《庄子》将尹喜与老子并列,称为‘古之博大真人’……”

“尹记者,品尝得怎么样?”张通从远处走了过来。

“嗯,很不错,色香味俱佳。”尹修说。

“那麻烦你给我们的菜品打分吧,从一分到九分,综合考量,你打几分?”

“我打十分……”

周嘉树听着史寻珍的叙述,原来所谓的“尹一百”,只是“尹”姓在《百家姓》中的排名。尹修为什么要陷害史寻珍呢?如果不是为了陷害,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尹修还在昏迷,一切的线索还得从史寻珍身上找。

“李心,还记得尹修在询问袭击案嫌疑人时,是怎么说的吗?”周将军问。

“他好像说的是‘能告诉我,他们的姓氏吗?’”作为副官,李心的记忆力极强。

“对,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如果要了解一个人的信息,我们通常会问‘他叫什么?’而不会问‘他姓什么?’因为姓氏具有普遍性,只有名字才是唯一的。”

“您的意思是说,基地的袭击案,与袭击人的姓氏有关?”

“这个还不清楚,不过尹修将我们引向了这个方向。”周将军看着局促不安的史寻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也许袭击案与他无关。”

“但他却是侦破袭击案的关键!”李心续道。

“史寻珍,给我们说说这三个人的姓氏关系!”周嘉树将三张照片推到史寻珍的面前,“他们三个,一个姓‘赵’,一个姓‘黎’,一个姓‘竖’!”

“‘赵’、‘黎’、‘竖’,这三个姓氏都是华夏的古姓。它们都起源于同一时期,那是一个仙魔混居,人神共住的时代——‘上古先秦’!其中,赵姓的始祖‘造父’,是一个擅于驾车的人,他曾在桃林中得到八匹骏马,献给当时的天子周穆王。穆天子坐上造父驾驶的马车,一路西行,行程三万五千里,在昆仑山见到了西王母。正在乐而忘返之时,徐国造反的消息传来,周穆王非常着急,于是造父驾车日行千里,赶回镐京,及时发兵平定叛乱。造父有功,周穆王便把赵城赐给了他,也就是日后的赵国,赵氏便由此而来。”

“这怎么还整出‘西王母’来了?”李心皱眉。

“这是《穆天子传》,让他继续说。”周嘉树说。

“‘造父’,是赢姓,伯益的后代。这‘伯益’就不简单了,他是与‘大禹’同时期的人物。相传他可以通灵,能与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沟通,并让万物万灵为己所用。由于他的这一才能,大禹请他协助治水。大禹治水,主要是疏通洪水的走向,所以要劈山填海。

大禹每走一处,伯益就记录下山川走向,风土人情,矿产资源,山精水怪,又要召唤当地的神灵,以求行水方便。

大禹治水之后,史官整理伯益的档案,集结成册,就成了上古第一奇书《山海经》!而《山海经》所记载的名山大川,江河湖海,都是禹定九州之前的地貌。大禹治水相当于改变了地质构造,重塑了地形地貌。”

“你是说这个‘伯益’是赵姓的始祖,他可以与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沟通?”周将军问。

“书上是这么写的,具体什么情况就不知道了。”史寻珍回答。

“伯益”能与植物沟通,这种能力与“藤蔓女赵灵”很像。而‘伯益’又是赵姓的始祖。基因记忆?血脉传承!尹修所要传达的是这个意思吗?如果是这个意思,那么另两个人的能力就更匪夷所思了。

随后,史寻珍又讲解了“黎”姓与“竖”姓的来历,而他们祖先的能力更加强悍,可以用毁天灭地来形容。

人类真的可以拥有这样的能力吗?如果拥有这样的能力,又要如何钳制呢?周将军摇摇头,努力驱散脑袋里怪异的想法,这不是人类能够掌控的能力,基因改造或是激素注射,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莫非真的有神?所有的疑问,只有一个人能给出答案,那个人就是尹修。

为你推荐

传统文化的一流平台|大道家园|太易先生|大道家园传统文化学堂|道学|传统文化|养生|少儿读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烟台羲黄至道教育发展有限公司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