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道术
主讲人:段振坤
评议人:黄文华 李伯淳


茅于轼:

今天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第400次学术报告会,我们有幸请到了段振坤先生来就黄帝道术进行演讲。虽然我在这方面是外行,但是能看出段先生是非常下功夫的。因 为儒家、法家等思想的渊源都在黄帝时期,所以这项研究还是非常重要的,希望大家今天听了段振坤先生的报告后,都能帮助、支持他的研究。下面有请段先生。

段振坤:

感谢天则所给我这个机会对黄帝道术进行报告,感谢茅老师给予我的支持和帮助,也感谢大家的出席。黄帝道术的体系非常庞大浩瀚,我今天就只讲两个方面,一个是它的思想精髓,一个是它的逻辑精髓。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黄帝道术的基本知识。黄帝道术是伏羲、神农、黄帝与黄帝诸子的学说,是数千年几百代人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人类历史上耗时最长、参与人员最 多的一门学问。它是前5000年华夏文化的继承与总结,是后5000年华夏文化的纲领与纽带。可见,黄帝道术的地位是非常高的。其中,道为哲学,术为科 学,黄帝道术是以原始自然科学为本位的学说。黄帝道术的载体是黄帝书,因其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所以规模非常浩大。黄帝及黄帝诸子之书有87种之巨,但是绝 大多数都失传了,其中署名为黄帝的有25种,有188卷。为什么以黄帝总称之呢?因为轩辕黄帝的地位无人能及,他是文化的集大成者,在中国历史上扮演了文 化始祖的关键角色。

黄帝属于仰韶文化中期,仰韶文化也叫彩陶文化,蚩尤属于鼎文化,有彩陶的地方就没有鼎,有鼎的地方就没有彩陶,他们当时的界限是非常分明的。蚩尤文化属于 裴李岗文化,它以前在豫中地区,因为受到仰韶文化的排挤,沿淮河流域向山东半岛转移。后岗一期文化后期,也就是蚩尤文化时期,又进一步西进,到了太行山西 边,和半坡文化犬牙交错,开始了长时间的较量。随着半坡文化的壮大,尤其是其后继者庙底沟文化向东扩张,后岗一期文化节节后退,到大汶口文化初期的刘林 期,已龟缩到山东及苏北地区。这些从考古学的意义上,验证了逐鹿之战的真实性。

距今八千年左右的裴李岗贾湖遗址出土了16个初具甲骨文雏形的刻符,考古学家认为这些刻符已经达到了语段文字的阶段。由此看来,“仓颉作书”是可信的。这 里的“仓颉作书”并不是造字,而是将文字形诸文献。《淮南子》中说:“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陶寺遗址也出土了一件写有朱书“文尧”二字的残 器,考古学家认为这是一篇文献的残本。所以说,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文献,而黄帝时代与其只相隔了一千多年。黄帝书就是通过史官记载传承下来的。“左史记言, 右史记事”从《道德经》里就可以看出来,《道德经》中一个篇章是左史记的言,另一个篇章是右史记的事。研究《道德经》对理清中国的文化结构非常重要。一般 认为,《道德经》是老子的著作,但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历史上包括朱熹、魏源、日本的武内义雄等多名学者都认为,《道德经》不是老子的著作,而是史官编 纂的黄帝书。《道德经》是黄帝书的精华,是把黄帝书中关于“道”和“德”的内容摘录出来编纂而成的。我们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道德经》的第一作者是轩辕黄 帝,因为《道德经》是南面之术,史官是不能教人南面之术的,只有政治领袖才有资格讲,史官能做的只是记载言论。

最早的黄帝书是《三坟》。《左传》载楚灵王对右尹子革说:“左史倚相,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这是最早关于《三坟》的记载,左史 倚相和老聃是同时期的人物。孔颖达《尚书序》中写道:“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言常道 也。”《周礼•春官宗伯》说:“外史掌书外令,掌三皇五帝之书。”

茅于轼:

《道德经》的第一作者是黄帝,这是很多人的发现吗?

段振坤:

很多人都发现了。魏源在《老子本义》里曾说:“老子道太古道,书太古书也。”“然删《书》断自唐虞,而老子专述《皇坟》以上”。《老子本义》是老子研究中 最深刻的一部著作。张尔田是清朝的国学大师,他在《史微》中说:“老聃乃以守藏史述黄帝上古之言,著道德五千言。”也就是说皇帝之道,老子言之。武内义雄 说,《道德经》五千文是由种种材料荟萃而成,非一人一时之作。所以,《道德经》与黄帝书之间有深刻的关系。黄帝书中还有一部和《道德经》类似的《黄帝君 臣》,可惜没有传下来,不然我们就可以完全解密《道德经》了。为什么以前的书现在都看不到了呢?孔安国在《尚书序》中提到了孔子删书,讨论坟典,断自唐 虞,也就是说唐虞以前的都不要了。孔子得了大概三千二百四十篇书,但是只留了一百二十篇,其他都扔掉了。此外,周景王的庶子王子朝与周悼王争位,失败后就 把周之典籍,也就是三皇五帝的书全带到楚国去了。很多黄帝书由楚国人编著也是与这次典籍入楚有关。

齐威王《陈侯因齐敦》铭文中写道:扬皇考,昭统高祖黄帝。意思是说要发扬黄帝道术。从稷下学宫在先秦的地位来看,黄帝道术是居主流地位的显学,是很神圣 的。范蠡精通黄帝五正,《太史公素王妙论》说:“黄帝设五法,布之天下,用之无穷。盖世有能知之者,莫不尊亲,如范子可谓晓之矣。子贡、吕不韦之徒,颇预 焉。自是以后无其人,旷绝一百有余年。”范蠡非常尊崇黄帝五正,《国语•越语下》中很多范蠡之言和《黄帝四经》是一致的,大概有二十几句是相同的,说明 《黄帝四经》早于范蠡。另外,伍子胥的《盖庐》也非常推崇黄帝,以黄帝之道为其论述的出发点。现在,我们之所以能认识黄帝之书,主要是因为出土了很多文 献。1973年,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了《黄帝四经》,银雀山汉墓出土了《六韬》,八角廊汉墓出土了《文子》和《儒家者言》;1993年,王家台秦墓出土了 《归藏》,锅店楚墓出土了竹简《老子》和《太一生水》;1994年,上博楚简发现了黄学重要遗篇《三德》和《恒先》。那么,怎样区别这些文献中哪些是轩辕 黄帝的,哪些是后人的呢?我们有个口语法则。周之前的都是口语文献,因为当时的书面语言不成熟,不能脱离口语。古谣谚、甲骨契文、金人铭、夏小正、周易古 经、道德经的部分篇章等,都是口语文献。而西周初年后,书面语言成熟起来,逐渐脱离口语,独立发展成为文言。比如《诗经》、《尚书》,就都文言化了。这种 书面语言和口语的区别是,书面用语更简省。

目前,我在对《金人铭》做系统的梳理。《金人铭》这篇文献非常重要,因为它是轩辕黄帝的原始著作,意义非同寻常。黄帝道术的思想精髓就在《金人铭》里,即 “执雌持下,人莫踰之”,也就是说,轩辕黄帝要求所有人在权利面前固守雌弱,保持低下,任何人不能逾越他人的权利。黄帝道术有高度统一的逻辑体系,所有的 黄帝书都不会违背这个原则。这是非常伟大的权利本位思想。《黄帝四经》的第一篇第一章第一句就讲“道生法”。道放到法学的范畴里,《道德经》讲:“人法 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说,轩辕黄帝以天地为法则。古代有个重要的信条:“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即天不只覆盖某些人,地不只承 载某些人,日月也不只照某些人。人的生存权利是天地所赋,道就是权利的概念,“道生法”就是权利产生法律。法律的宗旨是捍卫权利,这就是原始自由主义,与 现在的自由主义一脉相承。

摩尔根考察了印第安人部落后写了《古代社会》,他指出母权本位制是自由、平等、民主的代名词。因为,第一,氏族首领和酋帅是选举出来的。孔子也讲:“大道 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第二,氏族成员有罢免首领和酋帅的权利。第三,氏族会议是最高权力机构,氏族首领只是执行日常事务和氏族会议的 决定。因此,母权氏族是绝对的自由和平等,现在的自由和平等都不是绝对的。那个时代,不允许有不平等的特权,比如,军师只在作战时期有特权,战争一结束, 他就变成普通人了。当时,自由、平等、民主的执行是非常彻底的。

古希腊克里特岛的王权曾经非常发达,而处于母系社会的多利安人南下后,就把这种王权摧毁了,因为母权社会不认同王权,他们也没有建立新的王权。这样,克里 特岛就回到了荷马时代,后来又变成了父系社会。另一个可以说明母系社会持续时间很长的例子是日耳曼部落。日耳曼部落在公元四世纪时,还处于部落民主状态。 而盎格鲁撒克逊人进入英伦三岛是部落形式的集体迁移,所以,原始民主的火种一直没有熄灭,延续了下来。于是,氏族会议变成了民众大会,长老会议变成了七国 时代的贤人会议,并慢慢演化成了现代议会。英国之所以能有不成文宪法,就是因为原始民主的传统得到了延续。从这个角度看,母权时代的原则和现代宪政要求的 自由原则是相通的。黄帝强调自治,所谓“无为”就是“自治”。《黄帝四经》里还强调“自主”:“物自正也,名自命也,事自定也”,“物自为舍”,“物自为 名”,“物自为正”,“万物自定”。

《黄帝四经》里强调雌节,雌节是黄帝书有独家的话语体系。黄帝四经,《道德经•十大经》里说:“黄帝问力黑曰:大庭氏之有天下也,不辨阴阳,不数日月,不 志四时。其为之若何?”力黑答曰:“安徐正静,柔节先定”,也即是说,权利本位是先定下来的,天下很平静,很和谐。《道德经》里也说:“弱也者,道之 用”,它强调弱,强调大家不能作强梁者。《金人铭》里有句很重要的话叫“天道无情,常与善人”,善人就是不称霸别人权利的人。这个原则就和自由主义的原则 是相通的,所以,美国一个学者说,《道德经》是中国人的自由宣讲。《道德经》德篇第十四章写道:“道生之,畜之,长之,遂之,停之,毒(督)之,养之,复 之。生而弗有,为而弗寺,长而弗宰,此之谓玄德。”这段话的意思是,母亲生育子女,养育子女,使子女长大成人,使子女成长成才,使子女正直做人,督促子 女,养活子女,护卫子女。生育而不占有,给予而不操持,长成而不主宰,这是最伟大的亲情。《道德经》是母性自由、平等与民主的宣言,这些伟大原则是永远不 会过时的。

道对应的是三皇时代也就是母权本位时代。鼎文化在六千年左右开始出现父权的萌芽,到了五千五百年左右,已经开始出现父权本位了,彩陶文化则要晚五百年,它 到五千五百年左右才开始出现父权的萌芽,到了五千左右开始出现父权本位,而马家窑文化在五千年才开始萌芽,四千六百年左右才进入父权。所以,五千五百年之 前,中国都处在母权本位的时代,换句话说,母权本位至少有50万年的历史,而父权本位只有五千年,相比之下,父权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母权本位的存续时间非 常漫长,我们的人性就是从母权的怀抱里孕育出来的,母权本位的文化也因此体现在华夏民族的人格里。华夏民族的人格是阴柔型人格,西方人是阳刚型的。林语堂 说:“中国人的心灵的确有许多方面都是近乎女性的。”华夏民族不管男女,都偏向母亲的阴柔,这是美学界的理论共识。中国人含蓄、内敛、和平、温顺、宁静、 节俭、忍耐、守旧、认同、雌退不争、好粉饰、同情弱者,这都是原始母亲文化在民族心理上的深刻遗留,在民族心理上的广泛沉淀。

另外补充一下,黄帝的“黄”在甲骨文中是个怀孕的母亲,“帝”通蒂和地,也是母亲的意思。可见“黄帝”这两个字就是母亲,“黄帝”其实不是一个人的专名, 它是一个部落的名字。黄帝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氏族,也是我们历史上最著名的氏族,轩辕黄帝是晚期的一位首领。仪平策先生认为:“中国历史虽进入父系,但并未 真正割断与原始母系社会的文化纽带。恩格斯所说‘母权制的被推翻’这一‘女性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失败’,在中国远没有西方那样来得彻底。”为什么西方很 彻底呢?因为基督教宣扬父权,相反,母亲文化始终是塑造中国文化面貌、民族心理与人格的基本力量,我们的思维、逻辑、心理、性格、气质、审美、文学、艺术 等各个领域都烙上了母亲文化的烙印。比如,我们的诗人都歌颂月亮,很少有人歌颂太阳,而西方则歌颂太阳,而非月亮。

李子勋认为:“当我们回溯到人类原始文化的起源,会发现人类内心深层印刻着的意识原型也是母性的。”荣格认为,男性的内核是一种母性或者女性情结 (Anima阿尼玛)。生命结合中,男女核同源,男人是母亲生命的延续,而不是独立体。男人内心里留下的阿尼玛构成了男人潜意识里的中心成分,换句话说, 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是一个女人。荣格相信,我们的主人不是自己,我们既不是自己身体的主人,也不是自己意识的主人,决定我们的是前人,并且,越是古老的 祖先,对人的决定作用越大。最早的母亲在我们人格中是起决定作用的,我们受它的左右。很多人不愿意承认我们被潜意识左右,但承认这点,对人类是有好处的。

在人的心灵深处,在人的情感的深渊,有一个原型散发着灿烂的光辉,这颗人类心灵的太阳就是母亲。我们人性中所有的光和热都来自于母亲这个太阳。这颗在人类 心灵中起着支配左右的母亲原型的太阳,驱散了人类心灵的黑暗,从而建立起一个以人道为基础的光明世界。人类的心灵有多辽阔,母亲思想就有多辽阔。人类心灵 的历史有多古老,母亲的思想就有多古老。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就是母亲思想。黄帝道术是五千年前全部人类文化的结晶,是人类唯一保留至今的纯正的母亲思想, 它包含着深沉的人祖的全部意识。有人说黄帝道术已经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了,太古老,但其实不然。黄帝道术是人类童年时期的思想,不是它太古老,而是人类太老 了。用四个字概括黄帝道术就是“天真无邪”,它具有孩子般的纯洁。只有母权本位时代的思想,才是天真无邪的。尼采讲,人类要生存,就需要永恒的轮回。我们 要能回到童年时代,回复青春,才能再向前发展。没有轮回,人类就会灭亡。为什么现今西方文明衰退了?按照海德格尔的说法,就是因为起源的光辉被遮掩了。鲁 迅在《文化偏至论》里讲:“诚若为今立计,所当稽求既往,相度方来”,“外之既不后语世界之思潮,内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脉,取今复古,别立新宗”,也即是号 召以古代的传统为起点,发展新的文化,使这种新文化有坚实的基础。

彩陶文化是母权文化,父权出现之后,彩陶就结束了。从而,中国文化中存在着两条线索,一条是母权的线索,一条是父权的。三皇是母权,五帝是母权向父权的过 渡,父权经过了一千年的成长后,建立了王权。又经过一千年的成长,父权文化开始走向成熟,其标志就是《周易》。《易经》集合了《连山》、《归藏》和《周 易》,其中,《周易》以《归藏》为基础,而《归藏》是《易经》的主体,它的历史已经有几千年了。《周易》把《归藏》的尊母贵阴变成了阳尊阴卑,把“坤乾” 变成了“乾坤”。这个改变颠覆了以前的意识形态,为武王伐商做了舆论准备,我们把这个事件叫做文王破道。道体破了之后,中国就进入了权力本位时代,权利本 位讲求仁义,“仁义”是施舍给他人的,而此前的“自主”则不牵涉施舍。因此,母权时代没有责任,每个人所需要的权利自己都有,每个人都保持着自身的独立 性。

下面,我简单讲一下黄帝道术的逻辑体系。黄帝道术里最重要的是河图,河图是中国文化的奠基石。如果不能认识河图,我们是无法认识中国文化的。河图之名,最 早见于《尚书•顾命篇》。《顾命》记载了周成王的丧礼和周康王的即位典礼,其中描写典礼的摆设时说,先王的典籍在西墙,河图在东墙。《史记•孔子世家》载 孔子语曰:“河不出图,雒不出书,吾已矣夫。”《论语•子罕》载:“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意思是说,很遗憾,看不到凤鸟,看不到河图 了。《周易•系辞》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伏羲也是依据河图推演的八卦。可见,我们的文化都是从河图而来。河图很早就失踪了,据考证,西周犬 戎入京,杀幽王于骊山下,取尽周朝珍宝财货,河图大概也亡于此时。于是,春秋诸子包括孔子,都没有见过河图。宋代,邵雍从陈抟那里得到了河图,于是我们才 得以见到河图的模样。河图其实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十个数,洛书用九,河图用十。邵雍直接回到了河图,回到了中国文化的第一块奠基石,越过三国五 帝,回到了伏羲时代的河图。

邵雍提出了很重要的先天易术,但还有一位为中国文化作出了更大贡献的人,那就是莱布尼兹。他是第一位全面认识中国文化的西方巨匠,是迄今为止,东西会通的 一座最高峰,尚无人能够超越。我们站在莱布尼兹的肩膀上,可以同时瞭望东方和西方。河图的核心是五行,五行的基础是阴阳。阴阳是什么?几千年来只有莱布尼 兹讲清楚了。他说阴阳就是0和1,揭开了阴阳学说的逻辑秘密,回归了阴阳学说的本来面貌,洗刷了先秦诸子以来对阴阳学说的涂污。莱布尼兹在给白晋的信中兴 奋地说,几千年来不能很好被理解的奥秘由他理解了,应该让他加入中国籍。他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就是因为他从白晋手中得到了邵雍的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图和 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李约瑟认为,莱布尼兹关于代数语言或数学语言的概念也受到中国的影响。笛卡尔说,知识是充足的,明白的,就够了。莱布尼兹则认为,知 识或者是模糊的,或者是清楚的;清楚的知识或者是混乱的,或者是明白的;明白的知识或者是充分的,或者是不充分的;充分的知识或者是象征的,或者是直觉 的。完美的知识既是充分的,也是直觉的。他还把直觉的知识分为原始的理性真理和原始的事实真理,两者的共同点是,它们都不能用某种更确实可靠的知识来证 明。从直觉的知识出发,才能获得最坚实的知识基础。

世界上最伟大的书是什么呢?是无字天书,它是天上群星所写的最伟大的一部书。康德墓志铭上这样写道:“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 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另一个就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律。” 浩瀚的星空是一盏无泪的明灯,照亮了人类的心灵。人类中最伟大的人,哥白尼、伽利略、牛顿,读的都是这本无字天书。浩瀚和灿烂的星空,持久地震撼着人类的 心灵。这个浩瀚和灿烂的星空是形式的。星星之间除了有明暗之分,没什么不同,基本上是形式化、符号化的,它们的运行也是形势化的。莱布尼兹说,世界是由0 和1组成的,阴阳是宇宙和自然最基本、最简单、最抽象的形式表述。所以,我们把基于阴阳的逻辑体系称为自然形式逻辑,或者先天形式逻辑。它与亚里士多德的 传统形式逻辑不同,亚里士多德的逻辑是后天形式逻辑。

我们的文化中,最发达的是天文。1987年,河南西水坡45号墓发现了蚌砌的龙虎天文星图,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也就是说,六千五百 多年前,我们就有体系了。太史公曰:“神农以前尚矣,盖黄帝考定星历,建立五行,起消息,正闰馀。”轩辕黄帝的天文立法知识是非常丰富的,天文是黄帝道术 的基础学说。距今9000-7800年的舞阳贾湖遗址出土了25支骨笛,其中22支是成对的雌雄骨笛。这些骨笛都是丹顶鹤的尺骨做的,丹顶鹤具有阴阳的意 境,而雌雄和阴阳又是同义语。骨笛的制作非常困难,是重要的神器,包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可见,阴阳学说在一万年以前已经出现了。

自然形式逻辑以阴阳公理为第一公理,以五行公理为第二公理。《黄帝内经》中的五行指金木水火土,但这些并不是五行的本来面目。五行的原始出处是河图,河图 中的五行是五个自然数:0、1、2、3、5。金木水火土是这五个自然数的具体化。数学家克罗内克说:“上帝创造了自然数,其余的都是人的工作。”五行公理 是关于自然数的基本理论,是高度形式化和抽象化的理论。自然数是无穷的,但对每一个自然数来说,都有有限的生成过程,因此,可以用有限的语句去刻画这种生 成过程。我们的逻辑是关系逻辑,即加减乘除,其中加乘关系是客观世界中最为普遍存在的关系。五行用五个生数刻画了全部的自然数,也就刻画了整个宇宙。五行 定理非常重要,这也是《黄帝内经》的科学基础。自然形式逻辑的第三个公理是四时公理,即春夏秋冬。四时是关于时间的理论,引入大年概念后,四时公理就具有 普适性。也就是说,一年有春夏秋冬,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也都有春夏秋冬。我认为,这种阴阳大年进化论比达尔文的进化论更有说服力。自然形式逻 辑包括阴阳公理、五行公理和四时公理,五行和四时公理都可以还原到阴阳中。这里的逻辑博大精深,我们还在研究,还没有形成成熟的思想。

黄帝道术在西传的过程中,造就了一批黄帝西方诸子,比如荣格、莱布尼兹、海德格尔等。中国如果把黄帝道术扶持起来,也能催生新的诸子时代,产生荣格、莱布 尼兹、海德格尔这样的世界巨匠。我之所以强调莱布尼兹,是因为没有他,我们是没有能力理解中国道术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中国没有逻辑学,不会进行逻辑推 理,不能必然得到真理。中国一定要回到自然形式逻辑上,我们的学术才是严格的,否则是达不到西方的学术标准的。大家也一直在讨论学术标准,学术标准其实就 是逻辑。

自然形式逻辑比后天形式逻辑更伟大,因为后者是人的逻辑,而前者是自然的形式逻辑。海德格尔讲,起源是一切伟大中最伟大者,所有的伟大事物都只能从伟大发 端,甚至可以说其开端总是最伟大的。古人的直觉的是经过漫长岁月积累起来的,也只有几十万年的历史,才能产生这样伟大的哲学。海德格尔还说:“开端不是作 为遥远的过去之事处在我们身后,而是立在我们面前。开端,作为最伟大的事物,已经预先掠过了所有将要来临之事,因而它已经预先掠过了我们自己。开端已经闯 入我们的将来,它站在那里,远远地命令我们重新把握它的伟大。”也就是说,开端不是在后面,而是在前方等着我们去领会它的伟大。

西方文明的出路在于“重复”或“重新获得此源头”,将其转化为一个新的起点。海德格尔向西方人宣布:“为了能够这样,我们必须上路。”上路是一种朝向东方 的指引,“因而在此宣布的,是西方整个命运尚未被说出的消息,只有从此出发,西方才能走向前去,变成一块日升之地,变成另一个东方。”可见,西方伟大的学 者都认为黄帝道术是世界文化的方向。尼采也说《道德经》“像一个永不枯竭的井泉,满载宝藏,放下汲桶,垂手可得。”西方的思想巨子纷纷到黄帝道术中寻找宝 藏,而我们却视若无睹。墙里开花墙外香,这亦是中国学者没有逻辑传统的后果。有着逻辑学统的西方诸子能够慧眼识真金,而没有逻辑学统的中国学者,却把宝藏 视为粪土。但是,站在莱布尼兹的肩膀上,我们有能力会通中西,重返道术。中国文化只有产生了一批世界巨子,才能实现复兴。

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茅于轼:

感谢段先生的报告。下面我们首先请黄文华教授作评论。

黄文华:

段先生曾经听过我的课,我们可以算是师生。我是研究德国文化出身,现在专攻西方艺术理论。所以,他今天谈的并不是我的本行,但是,我们近几年一直有沟通,彼此都知道对方的研究内容。

段先生今天讲的题目涉及范围非常广,也非常重要。他提出回到中国文化的源头,这个西方也在提。西方的艺术在很多时候,尤其是文艺复兴以来,只是方法的使 用,也就是把科学技术运用到艺术上来。现在,人类已经处于末端了,而此时段先生提出人类文化源头这个问题就显得非常重要。随着科学的发展,尤其是克隆技术 的发展,我们作为自然人的时代可能就快要画上句号了。克隆人就像《浮士德》中所说,是从瓶子里做出来的。德国人对克隆人是最为恐惧的,像海德格尔等德国 人,非常清楚克隆人意味着什么。自然人是几百万年自然演化出来的,如果今后没有自然人,所有的伦理道德,人类的文化就会终结。瓶子里做出来的人将会如何对 待我们所珍视、所爱的东西,则不得而知了。

人们对科学这把双刃剑的讨论,多集中于环境问题上,然而,科学的最大功能是改变人的观念世界。我们今天的观念世界问题很大,顾先生提出我们要回到源头去, 这点非常重要,并且,这个提议背后是有自己的逻辑体系的。其中,每个提议都是个很大的命题,需要很多人,甚至好几代人来做相关的科研工作。但正如爱因斯坦 所说,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西方的体系,特别是在文艺复兴后,有点像清末的中国文化,走到了终端状态,不突破是不行的。前几年,由于西方的强势文化,很少有人提这个问题,但意识形态上最敏感的德国人很早就提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有德国人指出了西方的没落。

高科技时代的人已经不是原装的人了。心理学家说,我们现在做的梦都不是真正的梦了。因为只要吃过西药,人的大脑就会受到影响。对于今天的人来说,回到原点 非常重要。我小时候看到的月亮非常美,但今天的孩子对月亮的看法就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中国现在思想的西化太严重了,在这个时候提出回到原点,回到过去以 及我们自己是什么的问题非常重要。我一直是研究西方的,直到我从西方归来,才更加了解中国。我在西方的几年研究使我感到,西方的体系到了终点,而我们的体 系在一百年前似乎就走到了终端。可以说,世界上最完整的体系是中国的和西方的,印度或者阿拉伯的没有这么完整。虽然段先生讲的有些内容我并不是非常同意, 有些我也并不了解,但我认为他提出的问题非常好。

李伯淳:

段先生年轻有为,对中国的研究还是很不错的。下面,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主要提几点问题。首先,用西方对比中国这种研究方法是有问题的,这样不能真正认识 清中国。而且,段先生对莱布尼兹的评价太高了。莱布尼兹并不真正了解中国文化,他只是在研究二进制的时候发现中国很早就对此有所表述,这才有信心发表他的 文章,他自己并不太了解中国文化。其实,不仅西方的学者,很多人中国人也都不了解中国的文化。

其次,没有必要与外国的形式逻辑概念对应。中国文化中的核心思想不是形式逻辑而是辩证逻辑。对黄帝的考证也并不是很重要,关键问题是,能否完全回归原始的 以坤为主的思想,毕竟中国的核心是阴阳结合的。过去讲“读无字天书”的天是中国古天文的天,它是宇宙如鸡蛋,地球如鸡蛋的蛋黄,而天上的日月星都围绕地球 和北极星转。老子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孔子讲:“为政以德,譬如北辰,众星拱之”。现在的北极星和过去的不一样了,因为基准点变了, 所以社会也要变。

我从事中医,中西医的对比在我身上存在了很多年。我18岁的时候就治好过癌症病人,用中医的传统方法,食道癌、血癌等很容易就治好了。但后来,这些病就变 得越来越难治,因为病人逐渐西化,都不相信中医了。于是,我十多年前弃医从文,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我们做了500多次大型的公益活动,但是发现人 们越做越觉得不了解中国文化,问题也越来越多。比如,非典期间,中外的专家都在研究非典的致病原因,但迄今为止,没有明确的结论告诉我们非典是怎么来的, 是什么造成的。而当时,我们联合傅景华教授预测出了非典什么时候结束,并上书中央,指导了全国的抗非典的时间安排。西方专家用了各种方法,都不能发现非典 产生的原因,为什么我们能预测出它什么时候结束呢?其实我们用的就是传统的五运六气方法。当时的情况下,国内外很多专家也懂得五运六气方法,但是不敢用、 不敢说、不敢预测,只有我们敢,我们的信心就来自于多年的实践基础。

回到中国原有的思维是必须的,这样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如,我们就有专家准确预测出了海地的地震,有几十个专家预测出了汶川地震,其中一些还预测得非常准 确。我们用的都是中国的传统思维方法。还有,大家都觉得艾滋病非常难治,但根据我掌握的信息,只要恢复到传统的中医方法就很好治,如果用西方的办法,肯定 是治不了的。所以,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认识中国的传统思维和传统方法。

大家都认为,五四运动之后,中国的文化受到了很大的破坏。但是根据我的研究,真正的破坏是从徐光启就开始了,直至后来,连我们的核心思想都被西化了。现 在,西方科学已经走到了极致,中国西化又形成了一些不中不洋的理论,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必须重新认识中国的传统文化。像现在的全球变暖,这就是一个大骗 局,它其实是天地自然的规律变化,唐朝比现在还热一度。而且,温度越高,社会越安定。所以,用西方的分析方法,即简单还原逻辑看问题,往往会得到错误的结 论。中国真正需要的,是重新认识我们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周易》讲天道,讲人道,“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刚与柔,立人之道,曰仁与义。”而 我们今天的社会,缺的就是没有真正认识到天道和人道。我把这概括为五大“盲目”:盲目的民主,盲目的科学,盲目的法制,盲目的自由,盲目的人权。由于核心 指导思想的缺乏造成了现代社会的不安定。

祝总骧:

我从事医务工作六十年了,三十年西医,三十年中医。我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医才是真正的科学,西医即便被称为科学,也不是完善的科学。西方的医学根本的 错误就在于其不懂经络,不懂《黄帝内经》。西方医学站在现代医学的统治地位,却不懂经络,在我看来,整个西方医学根本治不好病。比如,高血压西医能治吗? 三十年前,我在协和教生理学的时候认为能治。我是专门研究高血压的,但是最后我认为,西方医学理论根本无法治疗高血压。大家都知道,按西医的方法,高血压 病人必须每天吃药,而每天吃药是肯定治不好高血压的。于是,我渐渐不相信西医了。70年代,中医发现了针刺麻醉的现象,当时尼克松到中国,看到了针刺麻醉 的演示。扎一针,人就不知道疼了,能做手术,能说话,做完手术还能走路。尼克松感到非常震惊,就问在座的专家,但是没有一个人能解释这种现象。周总理接过 话说:“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国宝,你们不懂,我们正在研究。”听了周总理的话,我离开了协和,到了中国科学院,一干就是39年。我的任务就是要 研究祖先发现的经络到底是真是假。《黄帝内经》里描述的经络是一个网络,由人体上14条纵行的主干线和其他联络的脉络组成。西方至今仍然认为这个经络网络 是假的,因为经络看不见摸不着。难道古人的眼睛和我们现在的不一样吗?现在的人看不到,古时候的人也不会看得到。我接受了周总理的任务后,就开始研究这 14条经脉到底是真是假。

下面,请大家看一个我们的实验。这个实验证明了《黄帝内经》是真正的科学。我们用一个小叩诊锤敲打这个人的皮肤,敲打的声音通过传感器传出来并扩音。当叩 诊锤敲打到14条经脉线上的任意一点时,声音就变得非常高亢,而打在非经脉线上,声音就很低沉。经脉线的这种特点人人都有,并且终生不变,其宽度只有一个 毫米。西方不相信经络,有些中国人也跟着说经络是伪科学,这个实验证明了《黄帝内经》是真正的科学。目前,我们的实验基本走遍了全球,李约瑟在世的时候也 听过这个声音。

中医是真正的科学。20年以前,我在《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上都介绍过这个实验,并提出经络科学是中国的第一大发明。它不但年代最早,而且在黄帝时代就 已经有了经络图。可现在,因为西方不承认经络,中国的医务工作者也不承认了。这实在是太可悲了。《黄帝内经》才是真正的科学。之所以称经络科学是第一大发 明,是因为它能医治所有的疾病,包括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用经络治病的方法是经络锻炼,必须让身上的经络活跃起来,它才能治病。所以,20年前,我 们提出了312经络锻炼法。这个方法非常简单,人人都能学会,学会之后,就再也不用专家教授了,别说西医,连中医都不需要了。312中的“3”是指三个穴 位的按摩,即合谷、内关、足三里。人身上有三百五十多个穴位,其他的穴位可用可不用,但是这三个穴位的按摩一定每天都要做。早晚各五分钟,就能保证大家健 康长寿。此外,大家还要做腹式呼吸,也就是气功。气功是真正的科学,把它打入地狱是不对的。大家每天做两次腹式呼吸,每次5分钟,我就能保证,高血压、糖 尿病、失眠之类的疾病全都会消失。在座的各位要想活过100岁,每天还要进行体育锻炼。但是这个体育锻炼不是一般的竞技体育,而是5分钟的下蹲。

1990年提出312后,我就以身作则,现在已经坚持了20年了。我今年已经88岁了,大家看我身体还不错吧。协和我后来再也没有去过,我已经用不着去看 那些专家教授了。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如果认识到了经络锻炼的重要性,以后身体肯定会超过我。我相信我能活过100岁,我也能保证,如果大家坚持经络锻炼, 都能活过100岁。

除了刚才的声学实验,我们还做了一系列电学、同位素的实验来证明经络的存在,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再赘述了。总之,我们希望通过经络锻炼,大家都能活得健 康,活得愉快,活得长寿。我还要工作20年,我们的目标就是一个:全世界60亿人都做312。那样,全世界就都太平无事了。

越是吃得少,越是吃得朴素,身体越健康。西方的营养、药物都是骗人的。按中医的理论,经络能够解决人类的健康问题。《黄帝内经》讲“正气存内,邪不可 干”。把身体的经络锻炼好后,我们各个器官的功能都正常了,精力、体力、脑力和免疫功能都可以通过312经络锻炼得到提高。总而言之,《黄帝内经》上写的 都是真正的科学。

茅于轼:

谢谢祝老先生。我们不但要自己做,还要把312推广,帮助祝老师实现他的愿望。我个人是很相信经络的。文革以前,我爱人得了拉肚子的毛病,看了很多医生, 吃了很多药,都不见效。后来,西单的一个老中医给她扎了一针,立刻就好了,非常神奇。下面还有几位评议人,我们请温海明博士发言。

温海明:

我是人大哲学院的。听了刚才的报告,我觉得学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广还是不够,应该要加强。下面,我简单谈谈我的感想。

段先生对孙中山先生的理想很有认同感,也花了巨大的精力进行研究。我在夏威夷待过,那里是孙中山起家的地方,他最早随哥哥孙眉到了夏威夷。孙中山革命的本 钱都来自于哥哥的赞助。段先生在《政治五原则》中说孙中山在美国刷盘子,但其实他的革命大业是得到了家族和美国华人社会的大量捐助。教育部副部长郝平教授 曾经写过关于孙中山的著作,把孙中山的经历解释得比较清楚。我在夏威夷的时候和孙先生的后人有过交往,所以也比较了解。我认为,前一段拍的《走向共和》对 孙中山的描写比较客观,我们需要对孙先生有全面的认识。我认同现在恢复“三民主义”的想法,但是怎么重构其体系,还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回到黄帝道术,我上周在台湾参加了一个道场,这个道场的目的是弘扬三祖文化,是祭祖的大典。五六万人的体育场座无虚席,台湾的前“副总统”吕秀莲和“立法 院长”王金平也来了。典礼的规模和形式都非常令人震撼,这个祭祖大典体现了中国人对祖先的认同感。顾先生提的黄帝道术和人文始祖等概念对推广这种认同很有 意义。另外,不能单纯地说西方的逻辑就是好的,我很认同辩证逻辑体系。黄帝道术有这种逻辑可以理解。我早年学习了相关的课程,现在也在人大教授《易经》。 《易经》以前的传统文化是有自己的一套内在逻辑,但很难讲清楚。胡适从哥伦比亚大学回到北京大学教书,上古的文化他都没有讲。之前的哲学老师常常花几个月 讲三皇五帝的文化,但是因为文献不够,反而造成很多困扰。现在的学术重视文献,重视考证,恢复上古文化时,如何适应现在的学术体系还是一个问题。

对顾先生反对儒家以及中国的哲学发展江河日下,远远落后于西方的说法我不敢苟同。儒家虽然表面上没有严格的形式逻辑,但是儒家哲学对社会人生的把握,对社 会发展的促进,对个人生命存在的价值,都是不能否定的。另外,说《道德经》是黄帝书的精华,是南面之术,为帝王和统治者服务,这和儒家的修身养性并不是一 个层面上的。因此,简单地否定我们文化的主干,甚至进而否定整个中国传统哲学的贡献,这是很不严肃的评价。上古的智慧是无字天书,但是,它要想契合当今的 科技和哲学,还是非常困难的。对刚才提到的西医对中医的否定,我是深有同感。我在美国求学时就感受到,西方哲学主导的文化界基本不把中国哲学放在眼里,也 认为中国没有哲学。欣慰的是,去年年底我在纽约开哲学年会,会上最活跃的非美国学者就是中国学者,或者华人学者。比如,整个大会有50个小组,讨论中国哲 学的小组就超过了10个。中国背景的学者在国外的推动作用已经显现出来了,这非常令人振奋。中医的境况可能比中国哲学严酷得多,因为整个社会都倾向西医。 我自己的家人也是只信西医,不信中医,我觉得这是一种偏见。

如何回到智慧的源头?简单通过论断的方式,未必能够契合今天的社会科学界的知识体系。科学实验可能是我们现在需要提倡的方式,通过实验进行归纳,运用数据 进行论证等。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让西方的文化界认识到中国医学和哲学的魅力。只要有一批人在努力做这样的工作,我们的目标就一定能够达到。以中国哲学 的复兴趋势来看,中国医学在世界上的复习也是指日可待。

徐钦琦:

我是北京大学地质系古生物学专业,研究生是在中科院上的。我和段先生的接触时间很短,但我认为他的治学方向非常正确。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西方科学结合起 来,这条路虽然难走,但确实是发展的方向。两年前,我就开始进行312经络锻炼,身体受益颇多。中国有很多好东西,但大家不这样认为。特别是鸦片战争之 后,很多人都认为老祖宗的东西不好,西方的东西好。像我们,从小就是受西方的影响长大的,小学到研究生阶段学的一直都是西方的东西。从中学开始,我们就被 灌输达尔文是正确的思想。但实际上达尔文的进化论对不对呢?我认为肯定是错的。进化论本身是对的,它并不是达尔文创造的,达尔文以前就有进化论,生物一步 步进化也没有错。但是生物怎么进化呢?达尔文讲了两条:“生存竞争”和“自然选择”。生存竞争和自然选择的确客观存在,但它们并没有主导生物进化的全部过 程。我是研究古生物的,我亲身的实践证明达尔文的理论是错误的。达尔文说生物渐变,事实并非如此。北京猿人在周口店生活了几十万年,没有变化,其他的动物 也没有变化,所以,达尔文所说的量变到质变是不对的。60年代,占主导地位的仍是达尔文的渐变理论;70年代,全世界的古生物学家逐渐认识到,达尔文的理 论不对。现在,大家到古生物馆去看,很多旧物种的灭绝和新生物的诞生都是达尔文解释不了的。生物历史上,有一些绝灭事件,即旧的物种到了一定年限后绝灭, 一段时间后,新的物种诞生,中间的间隔就是新物种的孕育时期,这才是真正的历史。从寒武纪到现在,大概有六十多个事件。我写过一篇文章讲这些事件是怎么来 的。人类近一二百万年的历史上,有冷气和暖气的不断交替。英国公开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批评中国,实际上,他们不明白,这次气候变化主要是自然变化,而不 是人为的。科学界也还在研究,并没有就人类活动的影响达成共识。

自然界每十万年就有一个气候变化的小轮回,我把中国的事件和这些轮回进行对应,发现暖气一来,这些事件就发生了。1984年,我就此写了一篇文章,同年, 美国的一位同行也写了相似的文章,说这些事件发生在冷气的末尾和暖气的开端。生物界的变化都是和气候变化有关的。我们说达尔文错了,被批评为伪科学,但批 评者又提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为什么以后的科学要采用中国的传统逻辑,因为很多现象西方的学说解释不了。我们对中国的文化要有信心,如果我们的传统都是伪 科学,中国能发展到今天吗?我们需要结合东方和西方,中西融合才是我们的前途和方向,简单地迷信西方绝不是我们的出路。

我们研究古生物的都说,冷气结束,暖气开始,这意味着大年的结束。大年的概念庄子就讲了。我们写论文都有英文摘要,我当时写了一篇关于大年的中文论文,不 知道“大年”应该怎么翻译。想了很多天,既然“长城”是“The Great Wall”,那“大年”就是“The Great Year”。后来,我找到了赫胥黎的原文,他也把大年叫The Great Year。70年代至今,我写了三百多篇论文,很多想法和西方学者都不谋而合,而且用词也一样。这说明,融合中西的工作,不仅中方在做,西方也在做。谁做 的好,谁做的不好,中西之间也有竞赛。中国年轻人很多,我希望年轻一代能够把东西融合的道路走下去并且走得更好。

盛洪:

我基本赞同段先生的研究取向。我认为他的研究有多方面的意义,一是回归本源,根本的东西还是要通过考察最早的历史来获得,二是我比较相信这样的推论,即周 之前缺少文字文献,大多是口传历史,而周出现的很多文献正是这些口传历史的文字记载,所以还是比较可信的。段先生研究的涵义可以说是整合回归,追求本源或 者天道,使我们不至于迷失方向。人类之初,由于认知技术简单,人们更倾向于用直观顿悟的方式体察天道和宇宙本源,从而他们的认知也更真实。而后来认知技术 的发达,一方面会导致分歧,另一方面会使人误入歧途。

段先生刚才提到中国后来的各个流派都和黄帝道术有关,尤其是儒学,这个我很认同。需要讨论的是,如果回溯到50万年前,它就不是中国的文化本源问题了。往 前推时,我们讨论的应该是人类的本源问题,因为母系社会不是只有中国才有的。人类社会都经历了母系社会,像古希腊就有很多类似的传统,只是西方文字记载出 现得太晚,很多书都是凭后来遗留的蛛丝马迹写出来的。所以,退回到50万年以前,不分你我地讨论人类的文化本源会更有利于文化整合。

现在之所以要回到本源,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误入了歧途。虽然我们都是从本源发展出来的,但东西方走差了,而且西方可能差得更远。西方发展的二元逻辑 有其简明的优点,在解释简单系统时非常成功,但可能正因为成功,反而导致了本末倒置,即认为二元逻辑是本源,而真正的本源是末节。另外,我基本赞同阴阳是 本源的观点。虽然很多针对简单系统的定理非常准确,能征服人心;但是,比它们更基本的可能还是阴阳。阴阳的优点在于它不仅能解释简单系统,还能解释复杂系 统,如人体和社会。而西方的理论碰到像全球变暖这样的复杂问题时就束手无策了,甚至还会犯错误。比如以为可以计算全球变暖造成的经济损失,这就是方法论上 的错误。所以,阴阳是根本,但是怎么挖掘,还有待继续研究。

我觉得报告中有一点比较牵强的地方是,用近代西方的概念做对比。莱布尼茨对八卦图的欣赏而是从二进制出发的,而六十四卦图的信息含量极大,他只看到了二进 制。并且,二进制还不是阴阳,它只是单项数列,零和一并不是阴阳,一和负一才是阴阳的概念,所以,不能说莱布尼茨理解阴阳。西方二元逻辑的黑白、上下、对 错和阴阳互补也是不同的。此外,“权利”和“权力”的概念与中国的传统概念也不完全对应。“执雌持下”更多是指交往中的不过分,这种自觉的约束和“权利” 看起来很像,但实则不同。“权利”有很明确的争夺的意味,而《道德经》是强调“不争”的。至于礼乐是权力,我也觉得不妥。礼乐虽然有等级,但还是一种均 衡,而非支配力;是自愿的,而非强制的。另外,民主意味着所有人都是平等的、独立的、甚至是陌生的,这是民主的根基;而部落是家族的概念,有长幼尊卑和家 族秩序,这种治理和民主不能完全对应。

段振坤:

我们现在的理论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形成完善的逻辑体系,还需要很多人的努力,才能给大家满意的答复。

形式逻辑,包括先天和后天形式逻辑,都是非常形式化的,因为语句是形式化的。形式逻辑不承认辩证法为逻辑,而是把它看作一种方法。先天形式逻辑能够处理复 杂问题,也能够解开人类思维的奥秘。中医和量子力学是一个体系,如果说中医是伪科学,量子力学也是伪科学。近代科学认为量子力学是伪科学,这种用近代科学 的观点看现代科学得出的结论是不对的。有西方学者说,唯一能为量子力学提供哲学基础的是阴阳学说,阴阳学说是量子力学的框架。另外,黄帝书的文献现在已经 很多了,比如《金人铭》、《黄帝四经》等。但是大家都还不知道,不了解,所以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普及和研究工作。

茅于轼:

今天的论坛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2010年01月15日

为你推荐

大道家园,道学,传统文化,游学,冬夏令营,慎独,华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道可道(临沂高新区)教育文化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