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 藏经阁> 道学渐法之金丹大道> 外丹研究

通幽诀

经名:通幽诀。撰人不详,约出於唐宋间。兼书内外丹诀。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
通幽诀
诀曰:宝丹本乎一物,而生二。二主火,寄位丙丁,生於甲。初九,潜龙一爻生,建阳在子,天符发泄,惊垫受气於母。母者土也。道生於一,一生二,二生三,三者阳极之父母。阳者,天地之精,故名三五与一,还丹之本基。
天符者,日信。日者,天地之元精,五行之始照。曜以事继日,以日继月,以月继时,以时继年,所以记远近,别异同也。
初分混沌精气阴阳,斗建十二辰,推移运转,刻漏不停,发泄交媾,万物化生而成形。天符者,信也。能发泄万物,运动返本,而成精气。潜运结为精,精化为 砂,色禀南方丙丁火,外阳而内阴,主男,日之阳魂。日月之华气,照曜天地。太阳太阴冲和之气,交腾受气,一千八十年结精气。
丹砂天符照曜,又一千八十年,成丹砂,名朱砂也。阳中阴,号日太阳、朱雀石,主水。元和之气未足;日丹砂。亡万天铅,帝男精,龙女血,化南作北,抽出 未化为阴汞,主水。水数一,故云汞生於铅,阳为臣也。天铅神水,天符运动,照曜丹砂,养育又一千八十年,天火化为太阳,阳气足,阴气衰,阳气盛满流缢,回 而自生色,禀北方壬癸水,外阴而内阳,主女月之阴魂,非人间之凡物。故之赤水中自生者,流为阳汞,名曰天铅之精,黄芽之祖。是日月之华气水,化为天然还 丹。
天符又照曜一千八十年,合四千三百二十年,元气足,自然成还丹。天然伏火黑色,转北成西,西主金,金数四,水基也。故知三五与一,天地至精。三者火 也,五者砂之父母,一者砂之元祖。轮还运转,精气元和,相感成形,不越於一。一者,夫道之本宗,水也。学者不悟朱砂是铅,铅中生子是金。即一物阴阳,运动 自制伏,阳中阴,阴中阳,玄中玄,名日玄武石,转水成金。故云:砂产於金阴,为君铋金。天符运动,都计四千三百二十年照曜,父母养育,成天铅,自然还丹。
诀曰:后圣用火喻爻象,月计三百六十时,年计气候四千三百二十时,合四千三百二十年,气候喻合,天符自然还丹。故云:朱砂汞金水,龙虎五行,合体归一,无二得五。以地符依卦节气候运动,以成金丹。
诀曰:其丹砂精魂,出自中华十二分野内,主一宫坤地西南隅,其宝天地至精元气,以日月天符运动,交媾在五。五者,戊己,中宫土也。所生之处,生於福德 山岗形势之地,气候骨肉俱全,水陆草木秀茂,土石坚贞异境,神灵卫侍,阴气施,阳气泄,包含孕育,照曜精气,得土而生,化为丹砂。有砂之处,或昼或夜,或 初晴之后,或阴暗之时,即有气候光彩,往往如日光而出,或没或见,唯采匠而鉴之。今具载所出土产管属州县山谷之名,并异名等。曰丹砂,曰朱砂,曰朱铅,曰 铅中金,曰天铅,曰火铅,曰神水,曰华池,曰阴汞,曰阳汞,曰阳中阴,曰阴中阳,曰水银,曰五采石,曰五金,曰七宝主,曰还丹,曰天生芽,曰黄芽,曰五行 之胎。
州县山谷名
桂府、辰、锦、衡、朗、邵、勾漏、都云、象都、永、梆、容,湖南等界,山石岩谷,形势滋茂处,并有。如要采砂精不烹炼、天然自生出者,但於曾采砂处打 石及穴填处,不问新旧,即有之。新坑及古者不定有之。丹砂光明在床,有君臣自然四面,有朝揖而生者,色如未开红莲,通透曜日,或如芙蓉,紫色通透,形貌如 筝者,或片段棱角成就,分明通光,并为上品。或如云母片,白光者通透,一云白马牙,或颗粒两数,至一二斤者,在石中采得,颗粒碎红光明者。或片段棱角白光 者,入水中不见者。或青光分明,棱角成就者,并为中品。与上品同用,堪为至药。或有铁色者,及竹溪谷、土穴、并水中采得者,或颗不定分两多少,及掬得末 砂,并为下品。但川源滋茂,抽得液制伏,只得治世疾,不延驻,不堪为至药。亦比人之百寮,为上中品,无名位者为庶品。则卑贱无自专之分,不能致人非常之 事。故喻云:只治世疾,不延驻。
天符,日。《春秋》天符之日。日者阳之精魂,天之理也,故照曜光明。《淮南子》曰:积阳之热气,交腾为火。火之精为日,光明威精之义也。又云:日生於甲,重阳之位。火生於震,震位辰巳。震为长男,巽为中男,南火之父母。火曰曾,木曰青,万物之使,故云曾青。
阴符,月。《春秋》阴符之月者。阴之精魄,地之理也,昭一曜光明。《淮南子》曰:积阴之寒气,交腾为水,水之精为月,满而缺者,感日之义也。又云:月 生於庚,重阴之位。水生於兑,兑为少女,水之父母。所以男依日束立,女之象月,生而西端。丹径之丹砂,日月之华气,性命之根基,与内外元和,般载成形,饵 之故长生不死,日月之感精,故曰阴符。月之所生,日之所育,阴阳用事,生成依於母,母曰土。
日月二宝,是天地至灵。卑情感精,变化照曜,结成砂,始名朱雀石。七十二石最尊,莫过於汞。感於二十四气,通於二十四名,变化成丹。乌餐成凤,蛇饵成龙,人食长生,天地同寿,收人魂魄,返老归童,呼吸风云,玉女来侍,即大丹之功力也。
诀曰:铅者,即砂中抽出之液,主水,阳中阴,汞也。从砂中自生出者,主金,阴中阳,汞。
诀曰:是以不容之木,受制於金。金孕水安,水必存金。木孕火制,火必假木。所以铅水制汞水,铅火制汞火,水合其性,火合其形。
诀曰:铅水者,是砂中自生出者,主阳汞。汞水者,是水中抽出者液,主阴汞。是铅水制汞水。又云:铅火者,自生之金。汞火者,是抽出之液也。水是铅火制汞火,多不晓此,故名金汞道耶。
日者,是太阳之火精,即朱汞,为龙是也。月者,是太阴之水精,是铅银,为虎是也。龙者,阳之气。九之极数,木之无也。虎者,阴之气,四之极数,金之有也。
诀曰:以无制有,合成其道。故云:丹砂木精,得金乃并。参铢不偏,至圣至灵。世人不悟,见金视之如土。
药歌曰:太玄阴符,道生阴阳。阴阳生五行,五行合而为还丹。故名龙虎。天有三尊,日月星。地有三尊,江河海。人有三尊,君父师。身有三尊,三丹田。药 有三尊,土火金。故乾坤者,上下父也。坎离者,水火为药也。震巽者,运卦也。运经三载,自然还丹,即太元之气,何以不成丹矣。
诀曰:计一万二千九百六十时,大小月及闰月并不在用很,归其实数也。一气不足,与瓦砾无殊。万象精通;神灵自契。
诀曰:阴阳运转,气化为精,精化为朱,朱化为汞,汞化为金,金化为药,故号金砂,名曰大还。大还者,返归之义。丹者,赤色之名。汞者,本体是金,金水相制,故号金砂,运本体得称大还丹.
土是阴符,戊己中宫五符,一云五气金鼎。
诀曰:五气制伏不飞,能生五彩,返归其母,饵之长生。
诀曰:丹砂,流汞父。戊己,黄金母。母数五,五是土,用土为鼎,制伏号曰金鼎。土能生万物,金是土生,故为金父。母者,金本生土,故曰土母。水以土为鬼,土填水不起,戊己之功,名曰五符。
汞者非土不可制伏,土王金乡,三物俱求,依象帝王。如人主有道,即四方来贡。但辨得真铅汞二物,即是第一鼎法。故为三物一家,都归戊己,金水无土制驭不成丹。
土母,季王十八日,余日休废囚死藏伏。凡伏炼金鼎,推究阴阳,精气返还,刻漏不停。
雄黄喻土,而定四夷。土者生金本土。雄者男,黄者土,能偃水土,是金火,非关雄黄。鼎主外上名五符。世人不悟还丹本之父母,错用金银为母,或为鼎器, 故元气不离於五,五不离於元气,混其名即一,辨其功即殊。元气者,五才之君。五才者,元气之臣。君相臣临,而不可去也。金丹用其元气,不越於五,五者五符 也。五符者,气。气本无形,因精而生,内外含真,得饵不死不生。金鼎药之表辖,表者气也,辖者鼎也。鼎象鸡子,外白裹黄,与汞柑合,是用白金为器,器不离 於五。五者土,土者生金之土,委曲相制,似使无虞,令水不逃溢,戊己之功也。
诀曰:提剑偃戈,笼罩四方。提剑者,金精本气五也。偃其戈戟,如水得土而不流,是金死於土也。大丹之基,丹砂。丹砂是铅,本生於土,死亦归依於土,是 用生丹砂土也。世人知之有数。鼎之异名,有曰外神水,曰华池,曰神室,曰匡郭,曰表辖,曰五气,曰白衣,曰丹衣,曰母舍,曰金鼎、曰神庐。
诀曰:五气者,其大笼罩八隅,小则潜藏一毫,吐坤呕输,出有入无。
诀曰:流珠九转,化为黄白。自然相使,一阴一阳。曰道须伏於金鼎,中宫之功,神通自在,孕育制伏,故云金鼎。
夫金丹,天地日月元和之气,照曜潜运,成为丹砂,砂中迥然而自生,乃为还丹。如人育孕男女,皆由父母阴阳精气相成,而有还丹,象男女。男生而覆,女生 而仰,非但在生,死亦如此。但投於水,雄者覆,雌者仰,天使其然,非干父母教令。金水在於鼎中,象男女弄戏,男上女下,自得情意相符,以成其道。
诀曰:金丹虽得元基,须知本父母养育制伏。父者,火之阳气也。父能发泄运动而成之。母者,土之阴气也。母能含育生之。母主中宫黄,黄者土,是生金之 土。丹砂初分受气,依於土而生,故云黄芽之本母也。得阳而成,得母而生,故名土釜,曰母。土者,五行之土,生成土也。水火木金土,各居一方,运动正位,火 来克金,土来克水。水者,丹砂之子。土者,鼎。火者,运动相伐,而成形,得土相生。土能制水,本气相感,以成大道之宗。故云:知白守黑。世人尽不知同类, 相从相生,相克相制,以金生水,以土为鬼,土填水不起,戊己之功,名曰五符金鼎,知者无一焉。
地符火木之精
诀曰:地符,火者。火能爨熟万物,以育人民。火者,甲之本阳之元气,结媾交会,同日月之精气,归一无二甲之精。火数二,生数三,成数九。九者,阳之极 数,阳气也。甲曰曾,木曰青。万物之使,束方青龙木。木是火之父母,火木之子孙。震为长男一爻生,巽为中男二爻生,故火生辰巳。离为中女二爻生。阳丙子寄 位也。木孕火制,火必假木。三者,木之精,正阳之道,甲乙之位日。天符,信也,能发泄万物。月,阴符,能生育万物。土,阴符,能生育万物。火,地符,能爨 熟万物。金水元气,并同阴符,能生育万物。《直符手镜》喻日月六十四卦,六爻发泄,运动,天符,以成金丹,饵之羽化,子明之力也。混元皇帝真君,历代变 名,叔阴阳统略,五行相类,《周易》爻象,直符《参伺》,如符若契,观察天地徘徊,阴阳轮转,子午正位,卯酉相望。十一月一阳生,万物生也。五月一阴生, 万物结也。春生秋杀,自然之道也。
诀曰:用火微微,不失节候。万物自熟,河车之义。
诀曰:子者,火候先在抽添。一云河者,北之位。车者,般载之义。一云子是金,河是水,故曰子河车。
地符直卦节候进退图
诀曰:本用四卦法,日月四时,直符循环,一如车脚,转运阴阳,成数造化,载运万物。故在律纪月节,有五六讳,奉日使兼并。六十四卦,刚柔有表裹,朔旦 长直事,至暮蒙当受,昼夜各一卦用之。次序既末主晦爽终,即复更始进退爻象,并在此直符。从一至九,金虎吐精,用诀直符,不载於此。
诀曰:托附阴阳爻象,六十四卦立喻也。但发泄用火之时,便是十一月用事,受阳节候也。
十一月初九,潜龙勿用。地雷复,豫直。十二月九二,见龙在田。地泽临,萃直。正月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地天泰,否直。二月九四,或跃在渊。天雷无妄,大壮直。三月九五,飞龙在天。天泽履,夫直。四月上九,亢龙有悔。纯乾直,阳气交腾。
右阳生六位,极阳之卦,亢龙大过,法象於天,故云自子终於巳。
五月一阴生。天风妮,小畜直。六月二阴生。天山遁,大畜直。七月三阴生。天地否,泰直。八月四阴生。风地观升直。九月五阴生。山地剥,谦直。十月六阴生。纯坤直。
右阴生六位,极阴之卦,气潜伏法象於地,故曰自午讫於亥。
震主春木。生三,成八。离主夏火。生二,成七。
诀曰:证前十五日白,月火木用事,故七八也。
兑主秋金。生四,成九。坎主冬水。生一,成六。
诀曰:证后十五日黑,月金水用事,故九六也。并是直符六爻,用节卦翻译气候,五行相克之数。故知七八数十五,九六亦相应,道自毕也。一二三四五,并是五行之基。
诀曰:一者,北方壬癸水。二者,南方丙丁火。三者,东方甲乙木。四者,西方庚辛金。五者,中央戊己土。
经曰:父少而子老。父者,天铅,丹砂铅也。子者,从父而出,金黑铅,故父少而子老。子不定,父数世五。水火金木土,五行移易万物。五日一候,五五二十五,故父年二十五也。子数不定,子年般载,运动不定,故知父少而子老。举世不知万物,从五行而生成父母也。
用火
诀曰:六爻直符,运卦用火,斤两从纯坤起,终於坤,周而复始也。
诀曰:一月换一鼎,故用九鼎,即止。第十鼎任意消息,用不用并得用之转妙,绿是生金之本气也。故云土釜,土釜曰母,母金鼎也。
诀曰:其金鼎依运气候,十五日金性灭,三十日成丹。运至十月,不用本土为鼎,子母脱胎,九转九鼎。九者,火用事。鼎者,母用事也。凡丹象人、从受气后三百七十日而生,九月是阴阳俱盛,十月土王,故子母相分,故名脱胎。
还丹象人,四气足而生,亦如婴儿,乳育三年,大元气足,而成金丹。乃为黄誉,变转却归北方,黑色通透,始得.名大还。世人不知之矣。子是药,母是鼎, 感气相生,相产相伏,相制相杀,迭盛迭衰,升降在鼎,飞伏上下,阴阳相管,交会吞食,四物相薄,君臣相临。土性生,金性死,火性灭,水性个。四物者,阳中 阴,阴中阳。但以本土为轴辖,直符运动,故有四物,各居一方,四物性并灭,归一返本,故名金丹。
诀曰:守运一年,饵一两半,凡病不侵。二年成白道,可饵半两。三年大元气足成赤道,可饵一分,住世死籍不录。刀圭制汞为白道,五年,麻子大,饵七粒, 以刀圭点铁及汞各一斤,并成赤道,守九年毕,法饵三粒,三尸九蛊尽出,长生不死。能化五金八石,尽瓦砾等,随本色形成宝。又用火法曰:所立指喻爻象,手镜 火记斤两,托附阴阳,隐秘变化之机,苗裔略同,用之正诀。假令十一月建子,一阳生爻动火,生数二,成数七,运动般载,如车轮。一月一阳生,加至五月一阴 生,一月退一阳爻,至十月归於土,终於坤,周而复始。
金丹是日月运动,自然成丹。因燧人改火,后圣用之,同於天火,造化至在,更漏分明,节候用火,斤两运动,渐渐如蒸,四时年月刻漏足,以成金丹,火候所然。如驱鸡即走,宽又不伏。但依直符爻象,即金水自伏。六月阳终於巳,十二月阴终於丑。
诀曰:丹砂,阳气流珠之精,是立乾坤,运水火,应天符,合三才也。金为月精,以处阴位。汞含离气,以应阳爻。天地之灵孕,日月之精。否极泰来,阴尽阳生。故云:丹砂木精,得金乃并,三一之道。三者,火一.者药,故名守一。
又云:砂者,药。金者,鼎。故云:三道由一,并在根蒂。大道至理,得门无二。砂性温和,无毒,味辛。元气通灵,万物不枯,名曰黑铅。黑铅者,砂中自然之液,仰月抽出之液。故云:黑铅入仰月,配合为夫妻。阴魂合阳魄,两性自和同。
诀曰:然用五行,乾坤震巽,直符孕育,从建之初一阳生,子午相应,八八相通,以推移刻漏,日月五星,寒暑来往,昼阳夜阴,交会四十五日一节节相临阴阳 调顺潜伏,运动输还,巡於六十四卦。周而复始,水火相从,处无外物,五金八石,由人之造化。五金,五行也。八石,八卦也。
诀曰:水得龙而为雨,火得人而运动阴阳。气用事万物长,龙行雨施万物生。还丹养育造化,不越五行。诀曰:直符初发之时,水净不失时,文不过九,武不过 九。九者,阳之极数。三三如九,大过之极,阴生之首,阴尽阳生,皆顺天道,阴阳为之运动。若匀金水,即顺节候。失序金水即亡。运动如垂温抱卵,受气而生。 用事相生相杀,如寒谷变春,阴阳五行所生互用,皆立喻者也。
诀曰:精,元气。本生於南方丙丁火,离,寄位二阳之中一阴生,日之魂,阴汞,水也。受气之足,移位北方壬癸水,坎,寄位二阴之中一阳生,月之魄,阳 汞,金也。水则湛然不动,无为之体也。火则炎动不已,有为之宗。将有制无,合成妙道。故知金生於阴暗之处,始初也,是子午相应。
诀曰:金入中宫,太一庚城。含育黄炁,混其元精。赤马守黄乌,苍龙藉白虎,制驭本类相从,故曰参同。
又云:坎离一二,南北独为径。一者,水。二者,火。万物因水而生,因火而成,火金相伐,水土相克,以成大丹。
直符初发在子,十一月,从震而生。四月火王,极阳合退。又从巽生,二木渐顺。汞初伏虽乾,未是火丹。守运三节名丹砂,五节名金砂、一年名长砂,一名小还丹,二年名还魂丹,一名中还丹。一千日受气足,名炁兽大还金液丹,饵之不死。
诀曰:修金丹不悟玄理者,盖为不悟丹砂,是铅造化根本。迷迷相指,错用凡水银、凡铅、金银、雄黄、曾青。不知凡铅是世银之母,雄是药之子,砂是铅之 母,黄是土,土是砂之父母。曾属甲,火之父母。青属木,位束方。世人不悟,错用水银、凡金银铅、雄黄丫曾青为药,或为鼎器,或为子母,或炼铅取花,及杂石 为药,自古至今,未有得者。夫道之根本,神仙之道在一於目前。丹砂木精,得土而生,得土而死,生灭不离於五行,互用更为父母,相伐相生成形也。
诀曰:气能存生,内丹也。药能固形,外丹也。服饵长生,莫过於内外丹,日月之华气。华气者,丹砂元和之气,并是性命之本。除内外丹精外,五金二青,四黄杂石,磁誉五矾等,并不在议限。
诀曰:只如水银,孤阴寡阳,能腐骨搜髓。金性损肝,银性损脾,铜性损肾,铅锡损胃,四黄大毒,并有质性,绝阳而损元和之气,但指於一金一石,乃非凡金 石也。世问六水,皆有大毒。饵之纵目下未虞,终为大害。丹砂如有傍小门制之,能治世疾,小益延驻,不可长生。法曰:用炮硫雄曾四味为器,相伏即得。如用诸 毒药抑遏,感气聚杂而成,即不可饵也。慎之。
诀曰:凡铅是世银之母,在矿受阳气足,性自伏火,坏出即世银是也。
诀曰:水银与丹砂中水银,形貌虽相似,然象人男与女俱别。丹砂象男,太阳曰之精魂,能留人性命。内自有水银相制伏,不与外水银情合、及外物抑遏而得,故益人性命。
凡水银象女,太阴月之精魄,能夺人性命,孤阴寡阳,有大毒,不可饵也。
诀曰:水银阴阳性虽异同,是天地之精,象男女阴阳有异。丹砂有傍小门制之,即用凡铅为器,匡郭成药。
诀曰:世人不知黄白之根基,错用凡水银、凡铅金银为至药。殊不知汞生於铅,砂产於金。金丹但知铅本气而成,何得遗本,存乎外物。铅者,子,丹之精也。气者,母,本土生精之土,故名本铅气。
诀曰:天铅者,朱铅也。金本从铅中生,即是子隐母胎。
又子藏於金中,即是母隐子胎。铅者,黄芽。黄者,土。芽者,砂。土能生芽,故云黄芽也。
铅汞者,本是七宝之良媒,五金之筋髓,解则百事俱通,迷则百途并塞。然铅制汞能伏铅铅汞汞相成合为黄白之道。
诀曰:一阴一阳之为道,一金一石之为丹。石乘阳而热,金得阴而寒。此乃魂魄相应,理势必然。夫石液定魂,金精定魄,非阴阳感化,谅九幽之可待。故曰: 君子好述,淑女之良配。河上姥女,灵而最神。得火即飞,不见垢尘。鬼隐龙匿,莫知所存。将欲制伏,黄芽为根。傥不入黄芽,独烧水银,虽器厚盈尺,固塞百 重,火动即飞,莫之能止,须臾去尽,不见纤毫,如鬼隐冥中,龙匿水府,纵有离娄之目,亦不能睹踪也。使水不能东西,黄芽之力也。
元君诀曰:黄芽者,五行甲子是也。甲属木,木是阳之父母。母属地之气,冬至后一阳冲,其曰一阳生,萌芽受气於母土,名甲。甲依土吐,甲以生芽。芽依於 母,母曰坤,即是癸之黄芽。六甲之位,囚死休废,同其一甲,在癸而绝位。五谷五菜,草木茂荣,万类胎卵,药物人民,皆从黄芽生,阳气氤氲,运动地为,胎息 为气。万物以春夏发泄为黄芽,秋冬收敛同成熟,各归其色及本味,不改旧容,故名还丹之义,反本也。
夫人改常必死,物改色必坏。乃知药物径运动,阳气般载,不改旧容,与天火同造化,还丹受气,反本也。阳气照曜,凝结自然之道,故曰黄芽。世人莫知天地 三光,清浊初分,人民万物,皆从黄芽,不越五行而生。黄芽者,萌芽伸屈始初也。因阳而结,因阴而生,阴阳交接。当受气之时,初为混沌。清浊之后,始有黄 芽。在甲曰黄,在句曰萌,在伸曰芽,故名黄芽。乃知元不离於五行,五行金木水火土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金曰从革,木曰曲直,土曰稼穑。
诀曰:天地大道,万物久长,元和之气,长生不过日月星辰,阴阳五行,尽依土而生,终归於土。随四时更变然有期,亦是自然之道。假令毛脂,含受太阳气一 千年,化为伏神。又一千年为琥珀,又一千年为水精。皆是日月之华气,照曜成精。又假如蟾蚝弄月,蚌蛤有珠。并是采弄含受太阴月华之气,成胎为珠。其珠是月 之阴魄所结,二味并堪服食,偏治肺气、惊邪、健忘。以木蜜为丸,如麻子大,食后津下三丸蚌珠,能制汞。
夫人内修道德,元和之气冲融,修养含道,结精为珠,自然长生。珠居於赤水中,赤水血也。假令禽兽虫蚁鱼蟹垫伏者,皆得元和之气,所托存生,非关父母教 令,得悟之哉。自固其志,音声相和,物类相感,有无相贯,阴阳抱而全其大道,二气和合,有无相别,无有相成,成其真道也。
河车者,五金之主,亦北之位。水能渡车,般载万物,轮还不住,是阳居阴位,阴合阳精,金汞相得,故曰河车也。
元和之道祖,立天地,调阴阳,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受气曰命,最灵曰人,人福莫大於生,祸莫大於死。既恶其死,又欲其生,为失道而不得生也。勉之勉 之。且余所注类异诸家,义合正经,理契大道,论卦象则火候为先,择阴阳则药物为正。参者,杂也。水土金三物,同为一家,如符若契,契其一理,故曰参同。
诀曰:万物非日月不生,金水非火土不成,金水则变化之元,火土乃阴阳之始。天地混沌之时,天地默然,虽未变化,终为万物之根。金白水黑,相会气中,状 如鸡子。阳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犬戎以火镜盛艾,化之须臾。则火出象还丹,阴阳金火。大唐国内时亦有之,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 乎。若用凡水银为金丹者,妄人也。言朱砂未得理者,不知道也。即去真远矣。或曰:用凡水银、凡铅而为之者,无灵。盖不足悟水银真铅之正体,唯赞凡铅之功 效。不说水银之精妙,必以一事而成,不得兼而美之耳。若用凡铅为药,即去道乖远。若安水银为金丹,即不是真法。若悟之者,正以水银、火铅为主。但得铅本 气,遇五而成丹,不遗本也。若悟元化,一施妙用无极。若以外物为情,则性不可合。以水银代汞,则铅不可亲。性不可合三宫,其可固乎。铅不可亲八石,岂能妙 乎。
金重如本初,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阴汞不失斤两,是日与月金重,不失本初。我命在铅,铅不失天。铅还丹成,金亿万年。铅者二汞,本一体无二,故曰天铅。莫坏我铅,令我命全。莫破我车,废我还家。铅者,砂中自生曰铅。车者,是砂中抽出液曰车。
铅中有金,金中有还,见宝别宝,贤人得道。铅者砂中自生日,金得火运动月还。
真人言金精黄芽,制水不流溢之力,玄水也。金精黄芽同名,自生铅也。水者,是砂中抽出之液。用铅不用铅,不用得长年。用铅者,是朱砂自有铅相制。不用 铅者,是世银之母,凡铅也。铅若不真,至道难亲。铅若是真,不失家臣。铅若不真,凡铅也。铅若是真,朱铅也。宁修铅中金,是丹砂中自生曰金。不修金中宝, 是凡水银也。圣人明立喻,以示后学也。
鼎鼎是何鼎,是用生丹砂之本土为鼎也。药药是何药,是用丹砂中自流生汞为药也。
火铅是丹砂被日月运动,自生出汞,为火铅也。水银,汞之异名,是丹砂阳气未足,抽出为水银也。
水银在丹砂中含甲,精气未足曰女。火铅在丹砂中含甲,精气足回然自生曰男。男女相配,阴阳自得,其情更无异类也。
金丹本乎一物,而无外物入之,阳气运动,故名三一之道。白者金精,黑者水精,其归一无二。圣人托喻於周易爻象,运动成丹制伏,皆时逆而用之。即魂魄丧 亡,如日月交蚀失位,不相宾伏。圣人秘惜之,不肯正论,多有隐秘之言。从此经诀差互,多有不成。有鄙之以失,而起大怨者。金鼎之诀,宜慎守之。凡药合和, 见功难矣。天道秘泄,或隐言玄象,或托附阴阳,僭说人间,言微理妙群,或自迷而不解。自羲皇已来,好道求长生者甚众,遇而得之者寡矣。擅率胸臆而不鉴悟, 又不求师受,自立方书,求出世之方,虚自勤苦名山大谷,朽败愚儒,求不死者,未见得之。食五谷,纵六情,人在阳,鬼在阴。又不能驱役鬼神,策使阴阳,不得 出世之丹,倒皆死没於世。寒举绵求以自暖,热饮水而乘风驭冻,生於阴阳之界,五行所管,食土之物,死归於土,以身报土,而返本也。若非遇日月之华气,运转 其精液,三一之还丹,焉能度世。行尸比肩,若坠石投川,往而不返,沦役归化,实可悲夫。若遇内外金丹,饵之运形驻貌,异常然。可出阴阳之界,五行不管,死 籍不录,鬼神侍卫。
诀曰:道书仙传,秘录丹经。《龙虎》、《上清经》五相类《周易》爻象,《参同契》歌诀,卷卷述圣人之意。黄帝、老子、宣尼,二十四圣诸仙,并是得道之 仙。世人迷遇不会,须修行始得之。次有不显名之士,得而隐之者,不一以为无仙道者,实愚迷哉。所有歌录经诀爻象,皆露枝条苗裔,不说径门。自古至今,皆须 师受口诀而成,非有分者,不得而学矣。传得此诀者,秘之宝之,天道不可轻露泄矣。养虎还自噬,付与不道之人,殃罚七代,谪身为下鬼,长役鬼官,可不惧哉。 得其贤人,犹须探迹,内行不二,征兆有分,始可传受。仍先虔志,启告百灵,分誓立券,方可传之,切宜慎之。
修行不二,至药无双。夫人道合元理,自然可遇。必须勤苦疲劳,无怨,不可仓卒,渔猎而得之。遇明师,悟於一言大药,只有一门。而三物水土金,非人问水土金凡物等。得之魂魄归,长生不死。但行不二之心,师必自至矣。金丹内丹得门,饵者不死,与天地齐毕也。
叔诀长生,号肘后诀,以示后学不悟之者。其造鼎并入金,及直符用卦刻漏,并不载於此,知道者审而详之。
不变色硫黄法
取鸭子去黄白了,以纸拭其中令净,其口须小,候裹乾,取黄细研,以鸡子白拌令浥浥,入鸭子中,以筋头筑令实满,口上以鸡子白和胡粉固令密。即以黄丹和 鸡子白为泥,泥鸭子周回,可厚二分许。候乾,以黄泥泥,令厚二分,晒乾。又以铅细细裹之,可四五分,已来三如之。丛立於铁臼中,消铅汁淋取一半,候玲,又 淋以没头,头上可厚五六寸。即臼外如泥火炉法,三处安火,常令臼微热,不令铅销。至第十四日,即大火令铅销,销即浮出收。候玲开之,已伏火,其色不变,可 作伏汞砂子匮。用一两伏了者,勾得半两生者,五日伏火亦堪。
服木方
木一斛,水清诤洗,乾,细梼为末。以清水二斛煮令烂,以绢绞取汁,於铜器中汤上蒸之。又入白蜜一升,乾枣去核烂研,令皮肉相得,取一升入木中,搅令相入,如脯状。日服如弹子大,三四枚,百病皆除,万恶不伤,面有光泽,耳目聪明,三年颜如女子,神仙不死。
又方
木一斛,净洗,乾,梼为末。大枣四斗去核,酒五斗和,慢煎搅令成煎。日服李子大,三丸,百病不伤,面如童子,耐寒冻。
通幽诀竟

为你推荐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大道家园,道学,传统文化,游学,冬夏令营,慎独,华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沂南县大道家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