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 藏经阁> 道艺欣赏> 优秀小说

奇侠传奇

第一回 深山豹儿

月夜深山古寺。

一位须眉皆白的独臂老僧,在青灯下俯视一位浑身是伤的孩子。这孩子年约十三四岁,墩墩地的脸儿,圆晶晶的眼睛,一脸憨笑地问:“师父,我的伤不要紧吧?”

老僧叹了一声:“豹儿,你这条命,可以说是从佛祖身边要回来了!你怎么这般不小心,掉进了深涧中去?”

“师父,我在悬岩上,看见一条蛇想吞岩边树上的一窝小鸟!我一急,要去赶它,脚不知怎么一滑,就掉下去了。”

老僧摇摇头:“要不是为师闻声赶去,从深涧中将你抱回来,你就是不死,也身喂虎狼。下一次,可不能这般大意了!”

“师父,那窝小鸟没给蛇吃了吧?”

“那条蛇已成龙去看佛祖啦!”

小孩愕异:“什么!它成龙了?”

“它跟你一块掉下去,看来佛祖看上了它,没看上你,你掉在松软的腐叶草丛之中,它却撞在岩石之上。”

小孩吃吃笑起来:“师父,你是说它摔死了吧?”

“好啦!你坐起来吧,运气调息,不须半刻,又可蹦蹦跳了。”

小孩一下坐起来:“师父,我这么就好了?”

“豹儿,你知不知你已躺了多久?”

“躺了多久?”

“已五天六夜了!”

“五天六夜?我怎么不知道?”

“你一直昏迷不醒,要不是为师的一颗大还魂丹,恐怕还待躺十天半个月。好啦!快好好运气调息,恢……”蓦然,老僧突然住口,疑神倾听。

小孩愕异,问:“师父,你怎么不说了?倾听什么?”

老僧神色凝重,双眉微皱,片刻,长叹一声:“看来,为师大难来临了!”

“大难来临?师父,什么大难来临了?”

老僧突然将灯吹灭,对小孩轻轻说:“豹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千万别出声,更不能出来。”说时,老僧已身如幻影,步出了禅房,出现在佛堂上,盘腿定神入坐。

也在这时,两条黑影,宛如夜鸟投林,跃入寺内,又似两片残叶,飘入佛堂,行动无声。显然,来人的武功,已是一等的上乘高手。

老僧仿佛视而不见,仍然端坐不动。两位来人,其中一位似夜枭般的桀桀冷笑,声音苍老:“大师兄,怎么小弟来了,也认不出来?”

半晌,老僧微叹一声:“老衲出家多年,俗事早忘,望施主见谅。”

突然寒光一闪,来人一把冷冰冰的利剑,剑尖直贴老僧喉下的天突穴。出剑之快,认穴之准,这恐怕是武林中任何一流剑手也望尘莫及。只要剑尖再进一分,便可以挑去人的一条性命。来人厉声地问:“上官飞,你知不知道叛主背师人的下场?”  老僧面无惧色,也不作任何行动,只是说:“老衲自知罪孽深重,难以获免,施主要取老衲性命,只管取去好了!再说,上官飞已死去多年,老衲现名方悟。”

“我不管你上官飞也好,方悟也好,黑箭也好,今夜里你想活命,已万万不可能。我要是不杀你,怎对得起已死去的三师弟等人?”

原来这位隐居深山古寺的老僧,竟是当年武林黑、白两道人士闻名变色的大魔头——黑箭之一,后受少林寺掌门人方慧禅师的感化,幡然悔悟,削发为僧,取名方悟。他自知自己仇家不少,不但被自己惨杀过的人的亲属、子女不放过自己,就是自己过去的同门师兄弟也不会放过自己。为了避免累及少林寺众僧,于是他远离少林,来到南疆丛山峻岭中的这座无名古寺隐居下来,想不到过了十多年,他的同门师弟还是跟踪寻上门来,而声音苍老的来人,正是他的二师弟——澹台武,也就是当年神秘莫测的黑箭之一。第三个黑箭王大为,已死于一代怪小侠墨明智的掌下。(详情请看拙作《神州传奇》)

方悟又是一声长叹:“老衲死,不足为惜,但老衲自问,并无愧对师门,只是不愿再助纣为虐,为害天下黎民百姓,因而削发为僧,你要杀我,只管动手好了。”

“你还有脸敢这么说?我问你,三师弟是怎么死的?我又是怎么遭人擒的?这不是你出卖的结果?”

“老衲敢说,我没有出卖你们。再说,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能容于武林?能容于天下么?老衲劝奉你一句,别再逆天行事了,奇侠没有杀你,已是仁至义尽,你怎不扪心自问,仍想为害人间么?”

“我要不是误中奸计,能为人所擒么?现在奇侠夫妇已死,放眼武林,我还怕谁来?”

方悟—怔:“奇侠夫妇已死了?”

“你以为他们身怀绝世神功,就能逃脱生老病死这一关么?他们年登百岁,不是神仙,还能不老死的?”

方悟一时无语,澹台武又冷冷问:“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他的剑尖,一直停在方悟的天突穴上。

半晌,方悟慢慢地说:“就算奇侠夫妇己死,武林之中,高人有的是。单是奇侠夫妇的孙女慕容小燕和她的丈夫墨少侠,你恐怕就难以对付。”

“这两个九幽小怪,我才不畏惧他们。大师兄,要是你答应和我合作,重出江湖,我可以饶你一死,还尊你为大师兄。”

方悟摇摇头:“老衲身为佛门子弟,四大皆空,早巳不想过问人间俗世了。”

“你情愿死在我的剑下?”

“施主又何必多问?”

“那你死吧!”

突然,—个幼稚的童声叫喊起来:“你们不能杀我师父!”

澹台武在佛堂长明灯光下一看,一个圆墩墩的孩子,一脸的惊恐之色在望着自己。在佛堂出现的,正是豹儿。澹台武冷电的目光一扫,问:“什么!?他是你师父?”

“是呀!我师父可是个好人,你们不能杀他。”

澹台武转问方悟:“他是你收的弟子?”说时,目光杀气更重。

方悟看得心头大震,看来澹台武是不放过这孩子了!豹儿也真是,怎么不听我的话?跑出来干什么呵!但却徐徐地说:“这是老衲在荒野中拾回来的孤儿。老衲只收他在寺内烧茶煮饭,并没传他武功,不算是老衲的弟子。你杀老衲好了,切莫伤了这孩子。”又朝小孩说,“豹儿,这里没你的事,你走吧。”

豹儿目光茫然:“师父,他们不是要杀你么?怎么没事的?”

澹台武目光敏锐,从孩子的目光、行动上看出,上官飞的确并没传这孩子的武功,便不急于要杀这孩子了!冷冷地说:“不错,一个人死了,的确是没事了!”

方悟急催着小孩:“豹儿!你还不快走?”方悟一向知道:澹台武的为人,不会杀害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何况豹儿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就算澹台武想杀害,自己不管怎样,也要出手了,拖延时间,让豹儿能逃出寺外,一出寺外,四周都是丛山峻岭,深谷大涧,随便可以躲藏,可能有一线逃生的希望,所以他急着催豹儿快走。

可是这孩子糊涂透了,显然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在顷刻之间,却担心自己的师父,说:“师父,你也快走呀!你不是走得很快的么?”

方悟不由苦笑起来,心想:“这真是孩子说孩子话了,我要是想走,还能不走的么?但说:“豹儿,快走吧,别理我了!”

澹台武森森地说:“他能走吗?”

方悟一怔:“什么!?你要杀他?”

“大师兄,在黄泉路上,你一个人寂寞,需要这孩子伺候!”

“你怎么连孩子也不放过,他可是半点武功也不会呵!”

“你认为覆巢之下,还有完卵么?”

“不行!老衲不能让你杀害这孩子。”

“大师兄,你想妄动一下,你就会先走一步。”说时,剑尖已入肉半分,已有鲜血缓缓流出。

豹儿这时见机逃走,仍有一线逃生的希望,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不但不乘机而逃,反而扑上来,毛手毛脚想去抓澹台武手中之剑,救师父。他这一行动,更不是会武之人的行动了!澹台武看得又笑又怒地,喝声:“找死!”一脚扫去,“嘭”地一声,豹儿“哎哟”一声惨叫,口喷鲜血,人不但飞出了佛堂,也摔到寺外去了。在三位神秘的黑箭当中,王大为内功最好,而澹台武的武功最强,上官飞次之。过去多少黑、白两道的武功高手,都挡不了澹台武的一掌一脚,而丧生在他的掌下脚下,别说豹儿不会武功,重伤未好,就是会武功和没伤,也无法闪开澹台武这鬼影腿的招式。尽管澹台武这一脚之劲,用力不到三成,仍将豹儿踢飞了出去,重伤吐血。

方悟见豹儿给踢飞了,吼道:“澹台武,你——!”正想飞身去救这孩子,可是澹台武的手用力一送,剑尖已刺进了方悟的喉下,方悟身体颓然倒下,只说了一句:“澹台武,你太心狠了!”便合上了双目。

澹台武瞧也不瞧方悟一眼,收了剑,对同伴说:“这里的事已了,我们走!”

那黑衣人点点头,身形一闪,他们又像夜鸟似的,飞出了古寺,消失在月夜下的丛山峻岭中,去得无踪无影。古寺佛堂只留下一盏长明灯,幽幽的灯光照着这清冷的古寺,无声息的佛堂。

不知过了多久,摔出寺外乱草中的豹儿竟然大难不死。他吃力地挣扎爬起来。的确,方悟没传他什么拳脚刀剑的武功,但却不动声色传给了他一套武林中少有的内功心法。这套内功心法,不同于武林中各门派所有的内功,而是方悟大师在少林寺面壁思过中,无意中发现了一本无名的经书,他受到这经书中的启示,结合了自己以往所学的内功方法,从而悟出了这一套心法。

其实这本无名经书,不知是少林寺哪一辈僧人,博览群经,有所而感,信手摘录—些经书中的片言只语组成,主要是养性修身之法,其中有这么几句:“弱水无力,日久能穿石破土;棉花柔软,可承受万物之力。”又有什么“胸似深渊,可纳百川之水;身若空谷,能藏天地之气。”等等。并且在这些片言只语之旁,更注有自己的心得,如何运气调息之法。

方悟削发为僧时,曾在方慧禅师、慕容小燕和墨明智面前发过誓言:“今后不论任何人前来寻仇,老衲绝不动用武功,逆来顺受;就是要取老衲性命,也听之任之。”

虽然这样,但黑、白两道的武林人士,死在他掌下剑下实在不少,他们的子女亲友,莫不纷纷前来少林寺.找他复仇,侠义正派人士,看在少林寺分上,仍可好说,可是黑道上的人物,却不那么好说话了!有—二次,黑道上的一些高手,冒险闯进了他思过的禅房,掌击了他,几乎要取去他的一条性命,幸而少林寺内的高僧赶来,赶走了寻仇的恶徒,从而救了他的性命,免不了要服药医伤,累及少林寺僧人日夜要保护他的安全。

方悟感到长久这样不是办法,固然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但不反抗闪避而受伤,害得别人要照顾自己更不好,现在他一旦发现了这本无名经书,受到了经中的启示,暗想:我不反抗,但也不能让人打伤自己呵!当然用刀剑挑了自己,那是另一回事,可以一了百了,既可消除仇家怨恨,自己也可以从此脱离苦海。就怕重伤而不死,自己痛苦又累及别人。要是练成一套捱打的内功就好了,像棉花一样,可承受万钧之力,像深渊似的,可容纳百川之水。方悟在这本无名经书的启发下,一改过去练内功之方法。以往练内功,是凋息运气,将浑身的真气在体内运行一周时间,仍然贮藏于奇经八脉中去,真气贮集得越多,内功就越强,一旦遇敌交锋;奇经八脉中的真气便源源流出,输入到十二经脉中去,从而手脚灵敏,身子轻盈,跃跳如飞,来去如风。现在方悟却将浑身的真气经常散于十二经脉中去,使奇经八脉空如深渊,可承受外力的突然打击而没性命之忧,他初练成功时,仍不大放心自己能不能经受得起外力的突然袭击,事情也有那么的巧合,一位黑道上的高手摸黑进了他的禅房,以开碑的掌力猛然击中他的胸膛,这—暗袭的掌力,是可开碑裂石,置人于死地,可是方悟这时身如空谷,掌力击在他身上,仿佛击在空气之中,五脏六腑丝毫没受半点震伤,他只感道这一股劲力,输入自己体内,很快转入奇经八脉中去了,全身安然无事。他苦笑一下,对来人说:“施主,何必如此?施主要解恨,尽管掌击老衲好了。”

这位黑道高手见自己集—身的劲力,暗击方悟,仿佛击在无物之上,不由大惊,暗想:这个杀人的魔头,功真是深不可测,等他还手,我还有命么?吓得飞蹿而逃。

方悟见自己练成了这一套捱打的内功,不愿累及少林寺众僧,便告辞方丈,飘然离开,来到这南疆深山古寺中。这座古寺,原是一座荒芜了的古寺,墙倒梁倾,破败得不成样子,早已无人居住了。方悟看了看古寺,又看了看四周环境,暗想:这里不正好是我隐居之地么?于是方悟一方面倾出自己所有金银;一方面四处化缘,将这座古寺修复过来,才渐渐有了香火,附近山民,也有时前来进香拜佛。

一天,方悟化缘归来,路经一处山岭,蓦然听到一个婴儿“呀呀”地哭叫声,方悟大感奇异,这野山处,四处没人居往,哪来的婴儿啼哭?他循声寻去,远远看见一个七八个月的婴儿,光脱脱地在一个岩洞口爬喊哭叫,跟着一头金钱大豹,从岩洞里蹿出来,方悟大惊,想飞身去救小孩已来不及了,谁知又一奇异的事情使他惊讶了,这头大豹很驯良地在婴儿面前卧下来,这个婴儿爬到大豹胸怀,用嘴吸吮着豹乳,再也不哭喊了。方悟简直不敢相信,但这情景又的的确确在自己跟前发生,而这头大豹,还用舌亲切地去舔婴儿身上划破的伤痕,情如母子。

半晌,婴儿吃饱了,在大豹身上嬉戏起来,突然,母豹似乎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异味,低声吼着,跳了起来,含着婴儿入洞,然后又从洞内蹿出,直扑方悟所在的方向。

方悟一下想起,自己身上的气息让这头母豹嗅到了,他不忍伤害了这头母豹,舒展轻功,转眼避到上风去,大概他身上的气味髓风而飘,母豹随着这股气味,一路追赶到远远的后山那边去了。

方悟立刻闪身跃进岩洞里,只见那个婴儿在柔软的干草中玩耍,一见他闯进来,瞪着一双黑晶晶的眼睛,愕愕然望着方悟,也不知惊恐。

方悟略扫了岩洞一眼,除了婴儿,再没别的,便对婴儿说:“孩子!你长久在这里不是办法,随老衲去吧!”说着,抱起了婴儿,离洞而去。

十二年来,方悟一直与这孩子为伴,情如爷孙,因为这孩子是从豹窝里得到的,便取名为豹儿。豹儿不知是吃了豹奶的原因,从小就胆大异常,不知惧,更兼行动敏捷、勤快,使方悟大为高兴,不但将自己一套捱打的内功心法传给了这小孩,而且还用药水每日泡浸这孩子一两次,泡前浸后,更用阴柔的掌力拍打这孩子浑身上下骨骼经脉,练成豹儿一副铜皮铁骨,承受得突然的外力打击,也经受得摔打滚翻,正因为这样,豹儿为救一窝小鸟摔下深涧而不死。只是皮肉划伤和昏迷而已,不然,他早已给摔死了。

再说,豹儿挣扎爬起来,略略运气调息,不但很快恢复了原有的精神,似乎感到还增添了劲力,原来他练的那套捱打的内功心法,不但经受起任何拳打掌击脚踢,更能将这一股劲力转化为己用。澹台武那—腿之劲力,不啻送给了豹儿一股内劲,增添劲力,这不但澹台武想不到,就是豹儿自己也想不到他有这种奇异的功能。

豹儿恢复了精力,第一件想到的事,便是自己师父不知怎样了,他一下似豹样的跳了起来,奔进古寺里,喊道:“师父!师父!”

他一进佛堂,在幽幽的灯光下,便看见了师父已倒卧在血泊中,急奔过去:“师父!师父!”

方悟似乎悠悠转醒,他好像有什么心事未了,也好像算准了豹儿没死,他以自己奇厚约真气护住了自己的心脉,以拖延自己的生命,要见豹儿一面,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说:“豹儿,你没事吧?”

“师父,我没事,师父你怎样了?我去给你找药来!”

方悟摇摇头:“不用了!就是仙丹,也救不了为师。豹儿,你扶我起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不!师父,你不能死哟。”

“人难免一死,为师年近七十,死也不算短命了!”

“不!我要杀了那个恶人,为你报仇!”

“豹儿,冤冤相报,何时了结?为师今日之死,也是过去罪孽的报应,你千万别去为我报仇。再说,你身没武功,更杀不了他,去找他只有白白送死。”

“不!我就是死,也要去找他。”

方悟声音严厉起来:“豹儿,你听不听为师的话?”

“听!”

“我不准你为了我去找他。”

“那——”

方悟声音又缓和下来:“豹儿,你快扶我坐起,我有话要对你说。”

“是!师父!”

豹儿小心翼翼扶起师父靠着神台脚坐下。

方悟缓过一口气说:“豹儿,你知不知道你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豹儿愕然:“师父,我不是你生的吗?”

原来方悟将豹儿抱回古寺,十二年来,一直没向豹儿说过这回事,而豹儿一直在古寺、深山中成长,从来没下过山,也很少见到外人,所见的,不外乎是一些进香的村妇山民,就是见到,也说话不多,所以他浑浑沌沌,不懂得一切人情世故和世间的事情,更不懂男女阴阳相配,才能生下儿子。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方悟生下的,何况一些进香拜佛的村妇山民,一开口就叫他为和尚仔,他就以为自己是方悟的儿子了,他认为大和尚生小和尚,就跟山上的狼生狼崽子一样,半点也不奇怪。现在他听师父这么一说,便感到愕然了。

方悟说:“我是从豹窝里将你抱回来的。”

“豹窝?!我是豹子生的吗?”

“豹子怎能生人呢?我也不知道那头花豹怎么不吃了你,反而用奶将你喂大。为师几次下山,在四周附近村落乡镇打听有没有人的孩子给豹子叼了去,希望能找到你的父母,可是都没有人丢失了孩子的,可见你父母不是这附近百里之内的人,更不知你还有没有父母,他们还在不在世上。本来这件事,为师打算在你成年时才向你说,现在可不能不说,不然就没有时间说了。”

豹儿惊愕得不知怎么说才好,他直望着师父,希望师父所说的不是真的。方悟又说:“豹儿,为师打算从今年起传你一些防身的武功,现在也来不及了。为师有一部剑谱,藏在这佛像的座下,为师死后,你自己去慢慢学习了。”

“不!师父,你不能死的。”

“豹儿,别说孩子话了,为师过去为恶多端,杀人不少,希望你武功学成后,到江湖上去,多行善事,以赎为师的罪恶,更千万不可乱杀人。”方悟说完,心事已了,残余的一口真气散去,便合目而逝。一代纵横江湖的魔头,到了晚年,一心向善,仍不免死于剑下。

豹儿见师父死去,放声痛哭,也不知哭了多久。这时黑夜已尽,天色黎明。豹儿仍痴痴怔怔地跪在师父身旁,泪痕满面,不言不语,也不知将师父的尸体抱丢掩埋。不久,红日高升,万缕殷红似血的阳光,斜斜地射进佛堂,阴沉的佛堂,顿时明亮起来。

猛然“嘭”的一声,寺门给人撞开,闯进了两条大汉。一个手提白白晃晃的朴刀;一个肩上扛着一个大包袱。豹儿以为又是昨夜的那两个恶人,他悲愤在心,—下跳了起来,怒声问:“我师父已死了,你们还来于什么?”

两条大汉一时愕然,问:“什么!?你说什么?”

豹儿大声吼道;“我师父已死了!你们听见了没有?”

两条汉子一看,见一个老和尚倚靠在神台之下,浑身是血迹,很是惊讶,其中一个问:“你师父是怎么死的?”

“他不是给你们杀死的吗?”

两条汉子相视一眼,咯咯地大笑起来:“真是胡说八道,我们几时杀死你师父了?”

豹儿一怔:“不是你们?”

其中一个麻脸的汉子说:“不错,我们也杀过人,但你师父不是我们杀死的。”

另一个汉子将肩上的大包袱一放,说:“就算你师父没死,逆了我们,我们一样也杀了他。小东西,快去弄点吃的东西给我们吃,不然,我也宰了你。”

麻脸汉子说:“哎!三哥,别吓了这小孩子。”他又朝豹儿说,“小家伙,这寺里有什么好吃,给我们弄—点来,我们不杀你。”

豹儿不懂世故,更不知害怕,况且师父一死,已万分悲愤,见这两个汉子凶霸霸地,开口闭口就要杀人,气恼地说:“没有!”

叫“三哥”的汉子一听便变了脸,喝问:“小东西!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没有!有,也不给你们吃。”

“嗖”地一声,一把明亮的大刀已架在豹儿的脖子上。叫“三哥”的汉子怒声说:“小东西,你以为我跳山虎不敢杀你么?惹得我性起,不但杀了你,更一把火烧了你这座烂寺庙。”

豹儿半点也不怕,性子—横:“你杀好了,烧好了!”

豹儿这么—说,反而使跳山虎和麻脸汉子愕异起来,暗想:这小家伙怎么全不害怕?寞非见死了师父神志失常了?还是他生来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傻小子?疯子?

麻脸汉子说:“三哥,着来这小家伙神志不清,稀里糊涂,打他骂他吓他没有用,我去里面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和尚,你先别杀了他,不然,我们连个使唤人也没有了,得自已弄吃的。”

跳山虎点点头:“不错,麻老四,看来这小东西多半是个痴呆傻子,不知恐惧,你去看看吧。”说时,便收刀入鞘,一脚朝豹儿踢去,“给老子滚开!”—脚便将豹儿踢到一边去。

跳山虎只不过是黑道上的二三流角色,有几斤蛮力和会一路刀法而已,他这一脚之劲,比起黑箭澹台武用两成功力扫豹儿之劲,不但远远不如,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踢在豹儿身上,固然可以将豹儿踢开,但豹儿半点也不感到痛,因为这一脚之劲,进入豹儿体内,一下就散于奇经八脉中去了,恍如无物,当然不感到痛了。不像澹台武那深厚真气的劲力,骤然涌入豹儿体内,使豹儿一时心血翻滚,喷出一口鲜.血出来,以后才缓缓流人奇经八脉中去,转化为自己的内力。

豹儿给跳山虎一脚踢开,恼怒异常,不顾一切扑过去:“你敢踢我?你敢踢我?”这正应了民间的一句话:“好汉怕烂仔,烂仔怕蛮汉,蛮汉怕疯子”了。

跳山虎见豹儿不顾生死的扑过来,一时慌了手脚,急忙一闪,又一拳重重击在豹儿的胸口上,将豹儿击飞,撞在墙上,又摔在地上。这一撞一摔,使豹儿一下清醒过来。豹儿并不是一个蠢笨之人,并且是一个极为机灵的孩子。他刚才见师父死去,心痛情悲,才一时失了常态。跳山虎一拳,不但送给了他一股内力,也击醒了他。他暗想:我这样拼有什么用?他们将我打死了,我又怎样去埋葬我师父?好!他们既然说我是个傻小子,我就装傻扮蠢好了,先埋葬了师父才说。他不怒反憨憨地笑起来:“嘻嘻,刚才是你抛我么?很好玩的,你再抛抛我。”

豹儿原本生得圆墩墩的,他这一憨笑,更显得傻呼呼的了。麻老四一看便说:“三哥!这的确是个傻小子,别理他了,我们办正事要紧,吃饱了好赶路。还有,袋中的小妞儿你也先放出来,要是闷死了,我们就白辛苦了—场。”

跳山虎“哼”一声,不屑地扫了豹儿—眼:“你还不快去找人弄吃的?”说时,便动手解开放在地上的大包袱。

这座古寺不大,麻老四进去—会便转了出来,说:“三哥,这寺再也没人了!”可是他话刚说到—半,只感到眼前明亮,惊愕得将一半的话咽了回去。

原来佛堂上多了一个异常明丽的少女,目似秋水,脸如春花,一身白衣白裙,更显得清雅绝俗,宛如仙子,就是连豹儿,也睁大了一双惊愕的眼睛在望着。

这位美若天仙的少女,正是跳山虎、麻老四昨夜装入大布袋中扛来古寺的,他们昨夜用迷魂烟迷倒了这位少女,害怕人发觉,根本不去看这少女生得怎样,急切封了她的穴位,又捆了手脚,便将她装入大布袋中,扛了出来。因为这少女是云南段家的人,段家,是云南的武林世家,祖传的一指阳功夫,名镇江湖,跳山虎、麻老四奉命将这少女劫来,目的就是以此威胁段家,交出—指阳的武功秘芨出来,跳山虎解开布袋,将少女提出来时,他怎么也想不到段家小姐姿容竟然是这般的秀丽无比,人间少有的尤物,惊喜得张开嘴合不拢,整个人都怔住了。刚好这时,麻老四也从里面转了出来。

少女年若十七八岁,手脚给捆,不能动弹,但俊目含威,粉面带怒,朝跳山虎娇叱道:“说呀!你这下二流的小贼,将我捉来干什么?还不快解了本小姐的手脚?不然,我爹赶来,他会挑了你们筋,剥了你们的皮。”

这位美若天仙的段小姐,不知是太过天真,还是在家里太过娇纵,使惯了小姐的脾性,人家辛辛苦苦将你抢来,又怎能给你解了手脚的?要是害怕你爹挑筋剥皮,使不会向你下手了。

半晌,跳山虎堆着笑脸说:“段小姐,在下奉命行事,请小姐原谅。”

“谁叫你们来劫我的?”

“这——!”

麻老四走上前来,朝段小姐一揖说:“小姐请暂时委屈一下,我先跟三哥说话,说不定我们会马上放了小姐。”

跳山虎困惑地问:“你要说什么?要放了这小妞儿?”

麻老四突然一声惊叫:“三哥,不好,有人来了!”

跳山虎一下回身张望,嘴里问:“谁……”他话还没有说完,感到腰部一阵挑心般的疼痛,一看,明亮亮的刀尖,从自己的腹下穿了出来,血流如注。他急用手捂着腹部伤处,既恐又怒,转身厉问:“你,你,你敢向我下毒手?”

原来麻老四趁他转身往外望时,突然暗下毒手,—刀从背后腰部捅进了他的腹中,刀尖从前面穿出来。这时,麻老四早已纵身跃了开去,说:“三哥,对不起,为了救段小姐,小弟不得不这样了。”

“你!你!你”跳山虎身子向前—扑,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段小姐和豹儿也为这突然而来的变化惊愕得口瞪口呆,一时不明白麻老四为什么要杀跳山虎。半晌,段小姐问:“你是为了救我而杀他的吗?”

麻老四说:“在下愿为小姐赴汤蹈火,死也不辞。”

“好呀!那你快解开我的手脚,拍开我的穴位。”

“小姐,慢一点,在下有—个要求,望小姐答应。”

“你要求什么?”

“在下希望能亲近小姐肌肤,享受一下鱼水之乐。到时,在下不但解了小姐,更要终身为小姐效命。”

段小姐—听,顿时面孔飞红,又羞又怒,叱道:“贼子,你敢怎样?不怕找杀了你?”

麻老四一笑:“小姐不答应,在下只好厚脸强求了。”

段小姐顿时惊恐起来:“贼子!你敢!?”

麻老四说:“为了要得到小姐,在下没有什么不敢的。”说时,便走过去,轻轻用手托段小姐下巴,用嘴去亲段小姐的脸儿。

段小姐又羞又怒又急,一口液吐在他的麻脸上,麻老四不由后退两步,用袖抹脸,不怒反笑:“段小姐的口液好香呵!”

“贼子,你敢碰我一下,我死后也要变成厉鬼,将你的心挖出来!”

“嘻嘻!在下的心不用挖,早奉给你啦!”麻老四突然逼近,一手就将段小姐提了起来,“等会我们相欢之后,你就舍不得骂我了!”

“贼子!你不得好死!”

突然,一个幼稚的童音大喝一声:“恶鬼,你放她下来!”

麻老四闻声一看,竟然是那位傻小于在怒喝,不由一怔:“你!?”

豹儿怒得像一头矫敏的小豹,人已扑上,双手用力一推,“砰”地—声,双掌齐拍在麻老四的小腹上。豹儿幼小吃豹奶长大,气力已不同于一般的孩子,加上他昨夜和刚才,又得了澹台武和跳山虎的内力,跳山虎的内力虽然微不足道,但澹台武两成的内力,是呵以将一二百斤的大石推开的。现在豹儿救人心急,抖出了自己吃奶之劲。豹儿没学过武功,出手不懂什么招式,只是急怒将麻老四推开,他这没招式的招式,却一下使麻老四不知怎么闪避,直拍得麻老四痛切入心,—口鲜血喷出,人也似败草般摔了出去,给他提住的段小姐,自然也掉了下来。

豹儿见麻老四给自己推出了佛堂外的石阶上,同时也接住了掉下来的段小姐,怕这麻老四恶人再加害段小姐,便横抱段小姐,冲入寺后,由后门跑出去了。

豹儿从小在这一带生长,地形熟悉,登岭爬山如飞,他三转两弯,便奔进了—条山谷中去,将段小姐藏在一个茅草严密遮住了洞口的小岩洞里,便想转身出洞到外面去看看动静。

段小姐“噢”的一声,叫道:“小兄弟!”

豹儿停住了脚,以为段小姐害怕一个人留在岩洞里,便说:“你别害怕,这里没有什么野兽来的,我出去看看就回来。”

“小兄弟,你先解开我的手脚呀!”

豹儿憨憨一笑:“对,对,我真糊涂了!忘记给你解开。”

段小姐手脚虽然给解开了,由于穴位被封。手虽能动,但脚不能动,便说:“小兄弟,你再给我拍开穴位呀!”

豹儿茫然愕异:“穴位!?什么穴位呀?”

“穴位你不懂?”

“我不懂呵!”

段小姐感到疑惑,问:“你没学过武功!?”

“武功!?没学过呵!不过,师父说要在今年教授我武功的,现在他给恶人杀死了!”豹儿一说到师父,便想到自己师父的尸体仍在古寺中,便说:“我回去看看我师父去。”

“哎!你没学过武功,回去碰上那麻脸贼人,不怕他用刀劈了你?”

“那,那我怎么办?”

“小兄弟,你先别回去,在这里伴着我,等过了—时三刻,我穴道自解,再和你回去。”

本来段小姐昨夜给两个贼子封了穴位,在路上,段小姐的穴位早巳自解了。只是自己手脚给捆着,又被布团塞住了嘴巴,在布袋里不能动,也叫喊不出。可是跳山虎在解开布袋时,担心段小姐跑了,一出手又封了她那环跳穴位,所以段小姐说要等到—时三刻,穴位便自解了。

豹儿问:“你跟我回去,不怕那恶人吗?”

段小姐恨恨地说:“要不是他们用迷魂烟将我迷倒,我一个人就可以杀了他们。”

豹儿愣住了:“你也敢杀人?”

“有什么不敢的?”

豹儿简直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好看的女孩子,也敢杀人,那不是跟恶人一个样吗?自己从昨夜到现在,怎么碰到的都是要杀人的人。

段小姐见他怔着不出声,问:“你怎么啦?害怕我杀人?”

“不,不,你千万别杀人。”

“为什么不杀?对恶徒贼子,你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欺负你,杀你。你师父不就是给恶人杀了吗?”

豹儿一想也是,可是他从心里总感到杀人不大好,那太残忍了,而且师父在临死时,不是叫自己多行善事,千万不可乱杀人么?半晌,豹儿才说:“你,你不会乱杀人吧?”

段小姐见他怔了半晌,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禁笑了:“小兄弟,你害怕我乱杀人么?放心,我不会乱杀人的,更不会杀你。”

豹儿一听,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暗想:这么一个好看的女孩子,动不动就说要杀人的,今后自己还是远避她一点好,谁知道她以后恼起来,连自己也杀了。于是连忙说:“你,你不会杀我吗!?”

段小姐觉得好笑,怪不得麻脸贼子说他有点痴呆,他真是有点傻里傻气的。说着,说着,一时三刻已过,段小姐穴道已解,一下跳起来:“小兄弟,现在我们回去吧,看看那麻脸贼子跑了没有。”

“你,你要去杀他?”

段小姐一想起刚才几乎受辱的情景,恨得咬着银牙说:“他要是还在,我一定要杀了他才解恨。”

“他,他手里有刀啊!”

“有刀怕什么?我们走。”段小姐说着,便拉了豹儿,走出岩洞,回到古寺。他们一进古寺,便瞧见那麻脸贼子正要放火烧古寺,豹儿—看着急了,喊道:“你不能放火!”

原来麻老四给豹儿双掌拍中,摔出佛堂外,受了严重的内伤,他好容易才慢慢调息好,才站了起来,一想到自己刚才的一时大意,给那傻小子拍成重伤,到了嘴边的一只嫩鸡也飞跑了,不由恨得牙痒痒的,暗骂道:你这傻小子,老子不将你劈成八大块才怪。他全然没想自己重伤之时,豹儿要杀他,真是易如反掌。只是豹儿急于救人逃走,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取他性命。

麻老四闻言一怔,一看是豹儿,顿时恨从心起:“好呀!老子正愁找不到你这傻小杂种哪,你却自己走回来了……”可是他再一看,顿时双眼发亮,在这傻小子的身后,不就是那美不可言的小妞儿么?更是暗喜,“嘿嘿,你也转回来了!”

段小姐沉下脸,冷冷地问:“贼子,你想自刎,还是要我出手?”

麻老四一时愕然:“小妞儿,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自刎,还是要我出手?”

麻老四大笑:“什么!你要我自刎?”

段小姐身形一晃,跟着“啪啪”两声。麻老四只感到眼前人影一闪,便莫名其妙地挨了两个清脆响亮的耳光。段小姐身法、手法之快,顿时使他依愕,恐惧起来。他虽然知道段家武功极高,但怎么也想不到段家一个小妞儿,居然也有这般不可思议的武功,就是豹儿在旁看了,也惊愕得睁大了眼睛。

麻老四瞪着惊恐之眼:“你,你……”

段小姐又怒叱—声:“说!你是自刎,还是要我出手。”

“我,我跟你拼了!”

麻老四大吼一声,纵身一跃,一把明晃晃的朴刀,盖头盖脑朝段小姐直劈下来。别说麻老四内伤初愈,就是没伤,也不是段小姐的对手。段小姐身形轻闪,三四招后,从他身后轻出一掌,就将麻老四拍飞了,摔出寺外。段小姐不像豹儿,跟着纵身跃出寺外。当麻老四口吐鲜血,摔得满眼金星乱飞,还来不及挣扎爬起来时,段小姐早已纵到他跟前,拾起麻脸贼子丢了的朴刀,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刀尖直指麻老四的咽喉:“你拼呀!怎么不拼了?”

“小姐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你现在求饶命不嫌太迟了么?”

“小姐,小人是奉命行事,请小姐高抬玉手,放过小人。”

“哦!?你奉了谁的命?”

“龙案主之命,是他命小人向小姐下手,想以小姐之身,得到段家的一阳指秘芨。”

“那你怎敢冒犯我的?不怕龙案主他要了你的命?”

“小人该死,小人一时糊涂。”

“哼!你这个狼心狗肺无耻的小人,早该死了!”段小姐手起刀落,一刀就将麻老四宰了,并且—脚,将尸体踢下深涧,同时连刀也丢下深涧中去。当她转身时,看见豹儿睁大双眼,呆若木鸡立在一株树下。她走过去问:“小兄弟,你怎样啦?是不是吓着了你?”

初时,豹儿见段小姐能跃过古寺围墙,去追麻老四,已是惊讶,这个好看的小姐怎么会飞呢?莫不是她是仙女下凡?但他想麻老四的阴险凶残,又不放心段小姐了,也奔出古寺看看,一看,段小姐已砍死了麻老四,又不由一怔。她真的敢下手杀人哪!麻老四之死,豹儿并不同情,但看见段小姐又一脚将麻老四踢下深涧中去,又感到太过分了!暗想:这位小姐美得像仙女,却心太狠了!自己真要远远避开她才行。不然,万—我一下不小心惹恼了她,她不连我也杀了?豹儿在古寺深山中,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和畏惧,现在他一连看见的,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人,恶人杀人,那是他的本性,但这么一位好看的小姐,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也当杀人不算—回事的,这不由使豹儿似白纸的心灵,刻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印痕,使他对人就不能不警惕提防了。这么一夜一朝之间,他似乎已成熟起来,不再像以前那么天真,对人毫无戒意了。现在他听段小姐这么一问,连忙说:“不,不,我没吓着,我只是感到,你已杀了他,又何必将他踢下崖去,埋了他不好么?”

“小兄弟,你的心眼很好呵!我没将这贼子碎尸万段已算好了,让他葬身在深涧中,已是对他够宽大的啦!”

豹儿心想:将人踢下深涧中,跌成血肉一团,算宽大吗?”

段小姐又说:“好啦!你看过你师父没有?”

“看过了。”

“你打算怎样处理你师父的尸体呢?是火葬呀,还是土埋?”

“火葬!?什么是火葬?”

“火葬嘛,就是将你师父尸首用火烧了。”

“不,不,那他不痛么?”

段小姐失笑起来:“怪不得那两个贼子说你傻,看来你真有点傻头傻脑的了,—个人死了,什么也不知道,你就是千刀万剐,他也不知道痛,火烧怎么会痛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去埋了你师父吧。”

“你跟我去埋葬我师父?”

“不行么?”

“不,不,那挺脏的,我自己一个人去埋好了。”

“哎!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应该帮助你吗?”

豹儿心想:你别帮助我了,最好你现在就离开古寺更好。心虽然这么想,嘴巴却不敢说出来,怕—下招惹这心狠的小姐,那可不是好玩的。便说:“哪,哪……”

“别这这哪哪的了,你去找把锄头来,我们就在这里挖个坑,埋了你师父。”

“不,不用,寺后山崖下有个小小的岩洞,我将师父放到里面,再搬石块封了洞。就行了!”

“这也行呵!”

豹儿埋葬了师父,同时也将跳山虎草草地埋葬了。段小姐说:“小兄弟,我肚子饿了,你寺里有没有吃的?”

“有,有呵!小姐,我去给你弄饭吃。”

“噢!你叫我做什么?”

“你不叫小姐么?”

“别小姐大姐的,我姓段,叫段丽丽,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我快十三岁了。”

“那我十八岁啦!比你大五岁多,你叫我丽姐姐好了,我就叫你一—对了,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的?”

豹儿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姓什么,师父叫我做豹儿。”

“你怎么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那你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师父是从一个豹子窝里将我抱回来的,所以叫我豹儿。”

“豹子窝!?那是什么地方?”

“豹子窝,就是豹子住的窝呀。师父还说,他发现我时,我还在吃一头大豹的奶哩!”

段丽丽听得惊讶起来:“真的这样?那头大豹不吃了你?你那时有多大了?”

“师父说我才几个月大。”

“这不可能,别不是你师父骗你的吧?”

“不会的,我师父从来没骗过我的,而且师父是临死时才告诉我,又怎会骗我?”

“那真是怪事了!好了!豹弟,你快去弄饭吧,我们吃饱了,就一块离开这里,回大理去。”

“我们—块离开这里?”

“是呀!你师父已死,这里又没有其他的人,你自己在这里,想当小和尚么?”

“不,不,我不跟你去。”

“你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做小和尚?”

“我不做和尚,但我要留下来。”

“哎!你—个人在这里不怕么?你又不会武功,万一又闯来一些恶人贼子,怎么办?”

“我不怕。”

“不行,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深山古寺中,别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就是没有,我也要带你离开。”

“不,我不离开,也不跟你去什么大理小理的。”

段丽丽耍起刁蛮的小姐脾气了,柳眉扬了扬:“你不听我的话?”

豹儿愕然:“我,我!”心想:我干吗要听你的话呢?

段丽丽凝视着豹儿,心想:“看来,他的傻劲又发作起来了。好,等我吓唬这傻蛋,看他跟不跟我走,便说:“好!你不去也行,那我先杀了你。”

豹儿—下瞪大了眼睛:“你,你,你要杀我?”

段丽丽拾起了跳山虎留下来的刀,扬了扬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见你死在这里。”

豹儿更不明白了,暗道:你不能看见我死在这里,那你杀了我,我不是死在这里了吗?便说:“那,那,那为什么要杀我?”

“你想想,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迟早会死在一些恶人贼子的手上。你死了,我不难过吗?不如我现在先杀了你,你迟死早死都是一样,而且我杀死了你,就可以放心离开这里了!”

豹儿听了哭笑不得,世上哪有这种不可理喻的歪理的?便说:“怎么会有人来杀我的?”

“你师父怎么又有人来杀他呢?”

“这——!”

“再有,你知不知我杀的那个麻脸贼子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

“他们是玉龙雪山独角龙寨主的人,独角龙一旦知道他的人死在这古寺中,他不派人前来吗?见到了你,还有不杀了你的?”

“我可没杀他的人呵!”

“你以为独角龙会讲理吗?他是个杀人抢劫的强盗头子,他连老人妇孺都杀,还有不杀你么?说不定他还放火烧了你这间和尚寺哩!”

豹儿不由呆住了:“那,那……”

“那你得跟我去大理才行。不然,我只好先杀了你,也好过你死在独角龙的刀下。”

“去大理,就不怕独角龙!了?”

“噢!我爹的武功很好哩!独角龙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我爹。要不,他就不会派这两个贼子悄悄地将我劫了出来,直接向我爹要秘芨不更好?”

豹儿听了,似懂非懂,他不明白一个强盗头子为什么要什么“秘芨”的,这秘芨是宝贝吗?既然独角龙派人能将这个厉害的小姐悄悄地劫了出来,怎么不派人去悄悄地偷这个宝贝?但他却知道,一个强盗头子,一定是个凶残无比的恶人,因为他的两个手下——麻老四和跳山虎都那么凶恶,而且麻老四还莫名其妙的杀了跳山虎,当时还以为麻老四好心要救这位好看的小姐,可是以后,又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看见麻老四去逼段小姐,段小姐的惊恐、怒骂,他仿佛前几天在山崖上看见那条蛇要吞噬一窝不会飞的小鸟一样,这使他—下不顾自己生死去救段小姐了……

豹儿暗想:两个强盗都那么凶恶,那强盗头子不更凶恶么?正像段小姐说,他一旦寻来这里,看见自己还有不杀的吗?想到这里,豹儿有点心动了。但要他离开这座古寺,跟段小姐去,他心里又一百个不愿意。一来这座古寺是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他舍不得离开;二来这位段小姐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动不动就要杀人。

段丽丽好像看透他心里想什么似的,笑着说:“小兄弟,你是不是见我敢杀人,就怕跟着我?”

豹儿心想:当然怕啦!刚才你不是说要杀我么?段丽丽说:“小兄弟,你放心,我不会乱杀人的,何况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也不会杀你,刚才我是担心你遭人杀害,所以才吓唬你的,你别当真哪。”

“你是吓唬我的?”

段丽丽嫣然一笑:“我怎么会杀你呵!小兄弟,你是不是舍不得离开这里?”  豹儿点点头,不由得承认了。

“这样吧,你暂时跟我回大理,躲过一年半载,并且我还叫我爹教你武功,等你有了武功,就不怕恶人凶徒杀你了,你再回来这里好不好?”

豹儿要是不经过这一夜一朝的突然事件,以他天真无邪的心,会全然相信。可是现在,他对人有了戒备之心了,暗想:“真的有那么好吗?”

“哎!我怎么骗你呵!你救过我一命,我正愁没法报答你哩!小兄弟,我们一块去弄饭吃,吃饱了就回大理去。”

他们刚煮好饭,蓦然,一声震空的长啸,从附近不远的山峰传来。段丽丽一听,不由一怔,花容失色,说:“不好!独角龙来了。小兄弟,我们快找地方躲起来。”

“姐姐,你本事那么好,也怕他么?”

“小兄弟,从啸声听来,独角龙内功深厚,恐怕我打不过他。再说,来的也恐怕不止他一个人。”

“姐姐,那我们到先前山谷那岩洞躲吧。”

接着,又是一声长啸,已在古寺附近响起来,段丽丽说:“独角龙来得好快呵!小兄弟,去山谷岩洞来不及了,只要我们一出寺,就会让他们发现。”

豹儿的机灵在临危时显示出来了,他看了一下厨房里的一堆柴草,说:“姐姐,那我们藏到柴草堆里好不好?”

段丽丽想到独角龙很快就会闯进寺里,转到其他地方躲藏也来不及了,便说:“那我们快点躲进去。”

豹儿搬开柴草,先让段丽丽钻进去,自己正想钻进去时,只感到一阵风卷了过来,一条人影出现在厨房的门口了,他一怔,手里抱起的一捆草掉了下来,刚好遮住了洞口,那人喝问:“小家伙!你干什么?”

“我,我在烧饭呀!你,你,你怎么闯到厨房来了?上香拜佛可不在这里呀!”

来人是位脸青而尖的汉子,—身青衣劲装,脚踏麻耳草鞋,一双绿豆般的小眼睛打量了厨房一下,将豹儿叫出来问:“这座小庙就是你—个人?”

豹儿走出厨房,说:“我,我,我师父下山化缘去了,就剩下我—个人,你,你,你不是来上香拜佛的?”

“小家伙,有没有人来过这里?”

“有,有呵!”

“他们呢?”

“他们上完香,拜完佛,便回家了。”

面尖汉子突然—把锋利匕首直贴在豹儿心胸上:“小杂种!你敢跟老子说假话?是不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

豹儿惊恐地说:“我,我,我怎么说假话了?”

“你这荒庙,一早就有人来上香?佛堂上,没有香火,谁来上香了?”

“我,我,我是说前、前、前几天有、有,有人来上香呀。”

“今早没人来过?”

“今、今早不是什么菩、菩萨、萨的、的诞日,也、也、也没人还、还、还愿的,没、没、没人呵!”

这时,一位年近半百,身材高大,神态威猛的人走了进来,说:“侯五,别吓坏了这小娃子。”

“是!龙爷!”

面尖的侯五收了匕首。威猛的老人又问:“这寺里除了这小娃子,没其他人了?”

侯五说:“在下前前后后都看过了,除了这小家伙,没其他人了。”

豹儿在侯五收了匕首之后,一颗快要跳出胸膛的心才收了回来。他不禁朝那威猛的老人望去。只见这老人的眼睛里,有股逼人的威严,额头左边长着一颗李子般的肉瘤,豹儿暗想:这姓侯的称他为龙爷,额头又长着一个瘤,怪不得叫独角龙了。

独角龙看了豹儿一眼,问:“今天一早没有人来过?”

“没、没有呵!”

“唔!”独角龙转脸问侯五:“这一带不见麻四、三虎的踪迹,他们会去了哪里?侯五,昨夜你们是怎样分手的?”

“龙爷,属下等人在小镇的客栈里用迷魂香迷倒了那段家小妞儿后,属下为了引开段家的人,便从另—路蹿去,而麻四、三虎便扛着那小妞儿朝这方向走的。

“那怎么又不见他们的踪迹?”

“龙爷,属下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唔!有话你说出来好了!”

“属下感到麻四对龙爷并不忠心。”

“你是说他将段家的小妞儿劫到别处去了?不回玉龙雪山?”

“龙爷,麻四为人深沉、阴险,并且素有野心,这一带不见他们,他极可能挟着那小妞儿往南而去,然后用小妞儿换取段家那一阳指秘芨,据为已有,以后,他便可以称雄西南武林了。”

“他不怕我将他碎尸万段么?”

侯五苦笑了一下:“麻四要是怕,他就不敢这么做。”

“山虎也敢叛变我么?”

“山虎却是对龙爷忠心耿耿,不会叛变,但论心计,他不及麻四,说不定麻四在半路上干掉了他,或者在黑夜甩掉了他,自己一个人溜走了。”

独角龙吼叫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侯五嗫嚅地说:“属下要是早说,万一在这—带见到了他,属下不成了挑拨是非的人?”

独角龙双目如冷电,瞪了他—眼:“看来,你的城府也不浅。”

侯五顿时色变:“属下不敢。”

“好了!你迅速发出信号,通知其他人,往南搜索麻四,我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走!属下马上就发。”

侯五从怀里掏出信号点燃,嘶地一声,信号直升半天空,射出了耀眼的红光。原来玉龙雪山的信号,分红、蓝、绿、黄、白五种颜色,每一种颜色,表示了—定的方向。红是南面,白是北方,蓝是东面,黄是西方,绿则集中在信号发出之处。要是奔向东南方向,就发蓝色信号,再发红色信号。

侯五在发出信号后,独角龙喝声:“快去!在各处留下跟踪的暗号。”

“是!龙爷。”侯五看了豹儿一眼,问:“这小家伙——”意思问,要不要属下杀了他灭口?

独角龙一挥袖:“去!我自会处理。”

豹儿虽然机灵,却不懂江湖上的人心险恶,更不知黑道上的人心狠手辣,他以为自己的说话将这两个强贼骗过去了没事,但又不敢离开,怔怔地听着他们说话,他怎么也想不到侯五、独角龙会杀他灭口,以免段家的人寻来,见了豹儿,泄了他们的事。

侯五离开后,豹儿仍不知道自己的死已逼近眼前,却惊讶地望着天空那颗耀眼红色的烟花消失。独角龙和颜地问他:“小娃子,你今年几岁了?”

“我,我快满十三岁了。”

独角龙摇摇头:“可惜,可惜!”

豹儿茫然,不明白独角龙况“可惜”是什么意思。而独角龙已轻出一掌,使豹儿叫喊也来不及,身巳飞过矮矮的古寺围墙,摔在寺外的岩石乱草之中。独角龙阴柔的绵掌,极为阴狠霸道,就是一般武林中的高手,也受不了他的一掌,立取性命,何况是个不会武功的小孩子?所以黑道人称他为“一掌断生死独角龙”。他满以为自己已用了七成的功力拍出,豹儿必死无疑,所以他看也不看一眼,便离开了占寺。

屏声静气藏在柴草中的段丽丽,自然也听到了侯五对豹儿的盘问和侯五与独角龙的谈话。心里暗想:这个傻里傻气的小兄弟,其实并不傻呵!可以说机灵得很,正像人说的,是一个外拙内慧之人,可是她仍不知豹儿已遭毒手。的确,独角龙的绵掌,拍出时是无声无息,而豹儿又来不及叫喊便摔出了寺外,段丽丽藏在厨房柴草中,看不见也听不到,自然是不知道了。她先后听见侯五和独角龙离开的声音,过了半晌,外面已全无动静,仍不听见豹儿转回厨房,不由纳闷起来:小兄弟怎么啦?不会叫独角龙将他捉了去吧?就是捉了他,他一定会叫喊的,于是段丽丽便在柴草堆里钻出来,仍不敢大意,凝神静听一会。她凭自己的内力,肯定古寺内的确没人走动了,便走出厨房,悄悄跃上瓦面,打量四周。四周无人,段丽丽更奇怪了:小兄弟跑哪里去了?段丽丽又跳下来,在古寺内寻找一遍,—边叫喊:“小兄弟,小兄弟!你在哪里?”

古寺里的确没有豹儿,段丽丽便转出了寺外叫喊、这时,她隐隐听到豹儿微弱的声音:“我。我,我在这儿呀!”

声音是从四面岩石乱草中传出来的,段丽丽惊喜,循声寻到西面,—下就看见了豹儿坐在岩石旁的草丛中,惊讶地问:“小兄弟,你怎么跑来这地方躲的?这可不是躲藏的地方呵!”

“是,是,是他将我摔出来的。”

段丽丽愕然:“是谁将你摔出来的?”

“大、大概是独角龙吧。”

“独角龙!?他怎么摔你?”

“他说话间,突然在我胸口轻轻拍了一下。我就不知怎么的摔了出来。”

“轻轻拍了一下,这可是阴柔的绵掌呵!一掌便断人生死,可是,小兄弟,你怎么没有死的?”

“我,我,我也不知,我只知道我摔下来时,胸口痛得叫喊不出,便昏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你叫我,我才坐了起来。”

段丽丽困惑了,—掌断生死的独角龙,向来出手不留情的,难道他对小兄弟手下留情?这不可能。便问:“小兄弟,你现在感到怎样了?”

“我,我现在好像不痛了!我想我再坐—会,便会站起来。”

段丽丽更是困惑不已。她哪里知道,豹儿身怀一套举世少有的绝技,经得起摔打,受得起重击,独角龙刚才七成的掌力,以为取了豹儿的性命,可是他不啻送, 给了豹儿一份见面重礼,将这一股七成的掌力送进了豹儿体内。豹儿骤然给这股掌力注入体内,一时的确不大好受,但很快在他的独特内功之下,便为自己吸收。转化成了自己的内劲,使豹儿凭空又增添了功力。段丽丽又问:“小兄弟,你没感到受伤?”

“没,没有呵!”

段丽丽疑惑地打量着他,见豹儿面色渐渐红润,双目更加有神。不但没有受伤,似乎在练了一阵内功似的,使她更加惊讶了,忙问:“小兄弟,你师父是不是传给了你一门与众不同的武功?”

“没有呵!”

段丽丽又凝视着他,心想:是他装傻呢,还是真的不知道?

豹儿一下从地下站了起来,说:“姐姐,我现在好了,可以走动啦!”

段丽丽突然喝了一声:“小兄弟,看掌!”她这一掌,豹儿不知闪避,一下便拍中了。豹儿给拍得倒在地上,惊讶地问:“姐姐,你,你怎么打我啦?”

段丽丽这—掌用力不到一成,便将豹儿拍翻了,不由带歉意地说:“小兄弟,看来你真没学过武功呵!既不会闪避,也不会运用内力相抵。”

“你是试我会不会武功?”

段丽丽笑了笑:“要不,我怎会出手拍你的?不过,你虽然没学过武功,恐怕你师父—定传给你一门独特的本领。”

“不会的,要是师父传给了我,怎不对我说呢?”

“好了!小兄弟,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找地方避一避,说不定独角龙会再来。”

“他,他会再来?”

“很难说,就是他不再来,他的一些部下,往南方去追那见了鬼的麻脸贼子?也恐怕会经过这里,要是让他们看见,也不好办。”

“姐姐,那我们去山谷那岩洞躲躲吧。”

“好!我们先躲过了今天白天,夜里再悄悄离开,他们也走远了。”

“姐姐,那你先去躲吧。”

“哦?你不去?”

“姐姐,我想回寺里看看我们烧好的饭菜他们吃了没有,要是没吃,我带到岩洞里去,姐姐,你不肚饿么?”

段丽丽—想不错,便说;“饭菜,他们却是没有动过。”

“姐姐,那你先走,我一会便跟来。”

“小兄弟,万—又来了贼子。你碰上了怎么办?”

“姐姐,他们要捉的是你,你千万别给他们看见了。我不要紧,我会躲开他们的。”

段丽丽不由凝视着他。暗想:这个深山古寺里的孩子,倒有武林正派人士侠义心肠,只想到我的安危,没想到自己,这真是难得了。—笑说:“小兄弟,谢谢你,你不会武功,要去,我们一块回寺口巴,只要不是独角龙,碰上其他贼人,我可以对付得了。”段丽丽又看看说,“小兄弟,这里离厨房近,别从寺门回去,我们跳过墙去好了。”  “姐姐,我跳不过去!”

“别怕,我带着你,你双腿微弯曲,脚跟提起,运气下沉,然后脚尖用力一跃,便行了。”

“这样就能跳过去了?”

“试试看,我拉着你的手跳。”

豹儿真不敢相信自己能跳过墙去。可是他有小孩子般好奇的心理,他在段丽丽的带动下,依段丽丽所教的办法,纵身一跃,果然跳过去了,何况这道围墙,只不过比一个人略高一点而已,平时,豹儿也曾用手脚爬过墙的。

他们跳过围墙,落在厨房门口的平地上,豹儿不由大喜:“姐姐,你真有本领,教的办法真好呵!”

段丽丽笑问:“小兄弟,你想不想学我的本领?”

“想呵!”

“小兄弟,只要你想学,我以后教你,不但可以跳过围墙,更可以跃到瓦面上去哩!”

“我跳得那么高吗?”

“会跳得那么高的。好了,小兄弟,我们一块进厨房将饭菜带走。”

他们不但连锅端起,将煮好的饭菜带走,还带上一些干粮和干菜,又纵身跃过围墙,直奔山谷。一进这杂树、芒草丛生的山谷,段丽丽一下子拉住了豹儿的手,闪身藏在一块岩石后面,凝神倾听外面的动静,豹儿惊讶起来,问:“姐姐,你干什么的?”

段丽丽轻轻说:“别出声,看看有没有人暗暗跟踪我们。”

段丽丽虽然江湖经验不怎么老练,但却有武林中人应有的警惕。倾听了一会,没有什么动静,段丽丽放心了,便轻声说:“好了,小兄弟,我们进岩洞里去吧。”

豹儿茫然:“姐姐,难道还有人跟着我们的?”

“小兄弟。在江湖上行走,不能不处处小心。我正因为—时大意没防备,才落到那两个贼子的手上。要不是你,后果真不敢想啊!”

说着,他们拨开了杂树、乱草,钻进了岩洞。这岩洞虽然在山谷中,却在一个坡上的悬岩之下,所以洞内十分干爽,可以住得人。这时已是中午时分,不但是段丽丽,就是豹儿,惊恐地经历了—夜—个上午,肚子也早巳饿了,便立刻动手吃饭。

初时,豹儿对段丽丽有敬而远之的心理,但经历了两度的生死相处,他虽然感到段丽丽杀人不当什么一回

为你推荐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大道家园,道学,传统文化,游学,冬夏令营,慎独,华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沂南县大道家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