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道学精品> 丹道传承

伍守阳的内丹术探微

2017-11-04

丁常春



伍守阳(1574 ——?),原名阳,字端阳,自号“冲虚子”,江西南昌县人,龙门派第八代弟子,为明代后期著名内丹家,内丹清修派的集成者。伍氏主要著作为《天仙正理直论》、《仙佛合宗语录》等。清代后期伍氏一脉以“伍柳派”名世。


伍守阳的丹法是先性后命、终而了性,以炼己为首,次循序修三关。道教内丹派认为,人道顺生有三次变化,那么仙道逆行亦有三关修炼。三关修炼指:初关炼精化炁、中关炼炁化神、上关炼神还虚。初关是修命,中关是证性,上关是还虚,此即所谓“性命双修”。三关修炼是16岁至64岁己化精、耗精者修炼之功法,而“童男未化精者之修”则不需初关炼精化炁之工。伍氏对三关修炼功法次第以及化炁化神之理等进行了详细地阐述,发前人未发之秘。本文试对此作一简要解析,以求教于方家。


 


  1. 炼精化炁论

     

        (一)初关炼精化炁的基本步骤

        初关炼精化炁的基本步骤是:调药,采小药,封固,行小周天之火,止火。

    调药是未采药、炼药之前的工夫。药,又称外药,指元精,即元炁。它顺则化为后天精,逆则返还于炁穴为元炁。内丹家就是抓住此变化之机,凝神入炁穴,使元精逆返归炁穴,此被称为“勒阳关”,又叫“调外药”。

    调药的内容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药必先调,调其生之时,合于当生之时。伍氏认为调药生之时合于当生之时,其法之要诀是调得真觉则得真炁,不得真觉则不得真炁。怎样调得真觉而得真炁呢?他说:无念虑存想,无知见睹闻,如鸿蒙初判,真性始觉,真霖始呈,此时的真炁才叫先天元炁。由此可知,调得真觉之法就是《道德经》中“致虚极、守静笃”之法。当全无妄觉时,真性始觉,此即真觉。是时真先天之元炁还未堕于形体之用。元炁若堕于形体之用就变化为后天之精。二是药生时用调,调其合于当采之时,即调定其机,而后用当采之工。

    伍氏指出天仙于药生之时候辨老嫩,为调。凡世邪道,以药生之形质辨老嫩,而不用调。真药产生只是可用之机,还需要辨老嫩。因为过早炁嫩,过迟炁散,用嫩、微(老)而急采之,不能结金丹成药。必要用真足之炁,方可用以补精化炁。采小药的关键是必须保证所采药物之真。通过调药工夫,真药物才会产生。要想采得真药,还要知道药生之真时与采药之真时;若不知,则不得真药。药生之真时有药生之内景,他说:“如遇至静至虚,不属思索,不属见闻觉知,总是虚之极、静之笃者。而真阳之炁自动,虚静之极自动,方是循环自然妙处。非觉而动,实动而觉,觉而不觉,复觉真玄。觉而动者,先觉后动也;动而觉者,先动后觉也。即是先天宜用之药物。”意思是说,当虚极静笃之时,神无思索、见闻觉知,真阳之炁自动(一阳初动),非觉而动,此真阳之炁就是真药物;是时也就是药生之真时。药生之真时就是采药之真时。

    关于采药真工,他说:“夫炁与神皆有动静,而静极之际正有动机。炁动即有神动……夫此炁虽动,不得神宰之而顺亦不成精,不得神宰之而逆亦不成炁。修仙者于此逆修不令其出阳关,即因身中之炁机合以神机,收藏于内。”又说:“以先天无念元神为主,返照内观,凝神入于气穴,则先天真药亦自虚无中而返归于鼎内之炁根为炼丹之本。”这就是说,炁动神动,元炁发动之机合以元神妙觉之机返归于元炁之根,即以元神主宰元炁,不令其出阳关,返归于体内之炁根,此即采药真工;也就是所谓“时至神知,采而后生”。 采到小药后就得封固于下丹田,再行“小周天”之火进行烹炼。

    关于行小周天火候,伍氏主张其要点有二 一是以真息定子午卯酉四时并且以真息数定时数,子进阳火,午退阴符,卯酉沐浴,子午卯酉为身中活子时。沐浴是正功,进火、退符是助功。而以真息定子午卯酉,“子午卯酉”又是身中活子时,而不是呆板地按历书一日十二时,用心中默运十二时而虚比 二是以吸升呼降为行火之机。他说:用后天之气,觉借后天而返先天。当在阳之时,顺吸机而至乾,乾为天,为首位,在上,故曰升不降。当在阴之时,则顺呼机而至坤,坤为地,为腹位,在下,故云降不升。此即吸、呼机之妙用。行此小周天火候,积累动炁,以完足先天纯阳真炁。凡遇有一动之炁而一炼,一次火候运一次周天之数,如此炼而复炼,周而复周。其间若有一天不炼则真炁不能长旺而速于随神而化;但又不可一周完而不歇,虽无害,亦使真炁发动之机迟到。“

    何时止火呢?伍氏认为,行小周天之火不到百日,纯阳真炁足似初出母胎,就得止火。止火又有止火之候。关于止火之候他说:  “所谓‘三百周天’者,三百妙周之限数也。……周天要满三百候之限数方为火足之候、止火之候,此积于内者也;犹有龟缩不举并阳光二现之景,皆为火足之候、止火之候,此形于外者也。……两眉间曰‘明堂’,阳光发现之处也。阳光发现之时,恍如掣电、虚室生白是也。当炼精之时即有阳光一现之景,斯时也,火候未全,淫根未缩,一遇阳生即当采炼、运一周天,以至采炼多番,周而复周、静而复静,务期圆满三百妙周之限数而后己。限数既满,惟宜入定以培养其真阳,听阳光之二现可也;由是于静定之中忽见眉间又掣电光、虚室生白,此阳光二现也,正是止火之景、止火之候也。是时三百妙周之限数恰恰圆满,龟缩不举之外景次第呈验矣。”

    意思就是说,行小周天火候三百妙周为止火之候,此谓内法;出现“马阴藏相”并“阳光二现”之景亦为止火之候,此即止火之外景。由此可知,行小周天火候三百妙周或“马阴藏相”并阳光二现之景出现,就是止火之候。若此时不止火,就会伤丹而导致走丹,过犹不及。斯时,精尽化炁,则不复有精。但这里的“无精”与人老精竭不同,它是指真炁久定,不再动而化精。伍氏认为此时百日筑基功成——化炁完成。

     

        (二)调息

    调息是小周天火候之用,是初关的重要功夫。但知天仙道之调息者甚少。伍氏指出,强调必调息者,执呼吸(闭气)而不己,障于道而无所成,此是不知从有入无。而言不必调息者,纵呼吸而不顾,背于道而无所事,这又是不知从无入有,从无所修,则与凡夫原来没有分别。如何是天仙道之调息?他说:“调息者,初机小周天火候之用,本具有进火退符、沐浴温养之义也。一呼一吸故为息,仙家谓之太极之也,佛并诸祖谓之圆相之O也。不呼不吸亦为息,仙真谓之太极中无极之O也。佛并诸祖禅谓之圆相中之O也,所以有水牯牛之喻。”意谓调息是初关小周天火候之用,本来具有进火退符、沐浴温养之义;调息就是使凡人之息转为真息;真息即一呼一吸为息,不呼不吸亦为息。

    关于一呼一吸之息,他说:“速而不荡,缓而不滞。纯阳真人云:‘绕电奔云飞日月,驱龙走虎出乾坤。’自然能由真息之道者是。俞玉吾云:‘火候之进退不可毫发差殊,然后九转之间,可保无咎。’不见其有,谓之勿助。真息似有而不有,若见为有,息则助长邪见。不见其无,谓之勿忘。真息本无而似不无,若起见无,息则不成真息。非有非无,非见非不见。见有见无,皆是偏见。即是断见常见,皆有害于真息,故皆非。合乎自然,同乎道。见有见无,固是邪见。执著偏著,不见有无,亦是用意执著而不免有偏执之为害,何以成丹而得药?必合乎自然者而后可同道。此有一呼一吸者,不得不如是也。若不如是,则火候差失不合天机,必不成丹而证道。人之息,一呼一吸均平,不用调。仙道所一呼一吸之息,非世法之用,而是调息于有而至无、无而至有,即以神驭气,行之必住,住之必行,在乎行住之间而调之。随顺往来之理,而不执滞往来之形,欲合乎似无之呼吸。当有往来,不强使之无,而唯随顺之;亦不强执,害其自然而为勉强。”由此可见,调息就是以神驭气,即心息相依,一呼一吸合乎自然,不可执着有无,才合乎道。如是小周天火候才合天机。

    关于不呼不吸之息,他说:不呼不吸之息,略似闭气而实非闭气。它指内则空空,如太虚无物。空如太虚,是真虚无,则真息便可归于真无。内不空而逼塞者,是强闭气,外道、邪法、旁门之类皆然。可见,不呼不吸之息合于无极中之静伏,正是虚极静笃之景象。

     

       (三)炼精化炁之理

    百日筑基,炼精化炁。何谓精化炁呢?伍氏说:“精化炁者,是初关时设为次第之名目也。以为精由炁化,则以炁之发动时不令化精而复全真是。是即元炁还元炁而言他是。元炁即无形之元精,不顺去化有形,故日精化炁也。若谓后天之有形质者,而可妄指为精,则有形质者。以形质为碍不能化炁,身中虚灵之处亦无安顿处,亦无通达处。凡借精化是之言,指人以执信者,乃房术邪说之人。莫不执以诳世以舞弄后人,不知所谓销镀成金矣。而金不复为鲼,烧木成炭矣。而炭不复为木,亦不复地气而长旺。此喻之,可无疑矣。于发动时而还静,还于本地,用周天火熏蒸之,熏蒸得理则是归本地而更长旺,熏蒸不得理,则不能如是。今日发动时,化炁补得一分;明日发动时,化炁又补得一分,动而至于不动,补而至于不用补。补至十分而元炁具足。具足时便化炁了矣。不复有精,而亦不复为世法用。药生矣,谓之华池莲花开,谓之赤水得玄珠,亦谓之地涌金莲,亦谓之天女献花,亦龙女献珠。万般喻名,但要悟得此理,而后不失之浩瀚无稽,茫然称博。”这里伍氏指出元炁即无形之元精,不顺去化有形之精,故日精化炁。后天之精因为有形质为碍不能化炁。若谓后天之有形质之淫精,而妄指为精,指人以执信,乃房术邪说。不过借精化炁之言,以淫乐为目的而已。

     

  2. 炼炁化神论

     

    ()中关炼炁化神的基本步骤

    中关炼炁化神的基本过程为:采药,过关服食,封固,行周天之火。

    药”指纯阳之炁。采药要知采药之候。关于采药之候,他说:“阳光二现之后,于静定中见眉间又掣电光、虚室生白,此即阳光三现为采药之景、采药之候,此时若再行火至阳光四现则药必随火溢出而化为后天有形之精。”阳光三现时,炁己纯阳,就用七日采工采得药。何谓七日采工?他说:“初采犹当入定,专用眸光之功,日间用双眸之光专视中田,夜间用双眸之光留守不怠,采药至五六日间,于是药采而后生。”为何需要用七日采工采得药?因为此时炁归命根虽有动而不离命根,不会驰外,与初关情况不同,所以采工不同。得药亦有外景出现,药之外景有六:六根自先震动,丹田火炽,两肾汤煎,眼吐金光.耳后风生,脑后鹫鸣,身涌鼻搐

    采得药后,用迁移之法,把药从下丹田迁至中丹田,这过程就叫过关服食。具体地说在此过程中,药转尾闾、夹脊、玉枕三关,通九窍,直灌顶门,过上鹊桥,下重楼,而入中丹田神室之中。药过尾闾、夹脊、玉枕三关,有五龙捧圣之秘机。何谓五龙捧圣呢?他说:“前辈先师欲明过关秘旨,故借玄帝舍身得道之事以喻言之。所以喻言者,以五乃土数,真息属土,龙乃元神。元神为真意之体,真意为元神之用。体用原不相离,故云五龙。圣即药之喻。用意引药过关,故云五龙捧圣也。”意谓用真意引药过关,即五龙捧圣之内涵

    是时,封固药于中丹田,此时中丹田为外鼎,霖为内鼎,下丹田就为炉。于此同时开始行周天之火。

    周天之初,使元神寂照于中下二田,相与浑融化成一虚空境界,此即谓“守中”。何谓守中之理呢?他说:“中也者,非中间之中,乃虚空之谓中也。守也者,非拘守之谓守,乃致虚之谓守也。守中也者,不著意于二田,亦不纵意于二田。即所谓元神寂照二田,成一虚境是也。故能葆中之体者,‘一念不生,寂然不动’。直守到食脉两绝,昏睡全无,亦须臾不离于寂也。能尽中之用者,灵光不昧,迥脱尘根。直守到二炁俱无,念无生灭,亦须臾不离于照也。从来作用不分,寂照同用。所以全十月养胎之要务者,盖如此。”可见,守中是整个十月关养胎之要务。

    与小周天相比周天之火不用意引、不着相、不用时、不间断,为不有不无之文火,即所谓“十月养胎只在绵密寂照之功而己”。

     

       (二)胎息之工

    伍氏认为男子身中本无胎,而欲结一胎,必要有因。则因伏气于丹田炁穴中而结胎,是胎从伏气中而结。元炁静而必动,欲得元炁不动,必要有藏伏。因有胎,即藏伏之所,乃息而不动,是用从有胎中而息。胎因愈伏气而愈长,气因愈长胎而愈伏,共修成一个圆满胎神,斯为神仙、天仙之要法。正如古《胎息经》云,胎从伏气中结,炁从有胎中息。

    胎息与伏气本是一事,伏气在炼精化炁时,欲以调此气而伏,即调其息而伏,精可返而复还为先天之炁;在炼炁化种时,欲以息此气而伏,即胎息其息而伏,神可凝而复还为先天之神。

    伍氏认为人身初始时,只有一先天之炁,无胎亦无息。因随母呼吸而长为胎,因胎而长为息。及至胎全,妙在随母呼吸而为呼吸。终日呼吸而不逼闷,此缘不由口鼻呼吸,只脐相通,故能似无气息一般,此真胎息。离胎而胎息即断,不得不向自身口鼻起呼吸。逆修返还之理,就以我今呼吸之息而返还为胎中息。凡返还呼吸时,以口鼻呼吸之气而复归于胎息之所,即丹田之所。制伏呼吸之气,必有元炁相依,方可相定而成胎息。再以胎息养胎神,得神炁乘胎息之霖在中一定,神炁与胎息相乘,方是有配合的修其胎息之工。如是而久久无间断,绵绵密密,无时无刻,而不是在胎中无息之景,直证阳神定,绝无动静起灭,即是胎圆,乃返还到如母胎初结一炁未成我,而未分精炁与神之时简而言之,“十月之关,有元神之寂照,以为二炁之主持,故云胎。有二炁之运行,以为元神之助养,故云胎息。忘二炁运行助养之迹,而胎神终归定,故云真胎息也。”…

     

       (三)胎圆确证

    伍氏认为先天炁、后天气全无,食绝,百脉亦绝,已是胎圆之明证;再者,无论在十月关内、外,如果有一毫昏沉之意,说明余阴尚在有一毫散乱之念,说明元神未纯阳。所以必须守到昏沉尽绝,散乱俱无之诣,方为纯阳果满之胎神,

    “此第二关返一之理如此,正己返到父母初交入胞之境矣。”但神胎与人胎是不同的,因为父母初交时,只有虚无一炁,元神未分于炁中;此则炁返合于神,只有一虚无之元神存在了。如他说:十月以前,二炁俱无,食脉两绝,已有明征矣。是以无论在十月关内,十月关外,但有一毫昏沉之意,余阴尚在。有一毫散乱之念,神未纯阳。必须守到昏沉尽绝,散乱俱无之诣,方为纯阳果满之胎神,而已入于神仙之域矣。佛宗云:“初禅念住,二禅息住,三禅脉住,四禅灭尽定。”合此宗也。

    又说:如是而久久无间断,绵绵密密,无时无刻,而不是在胎中无息之景,真证阳神定,绝无动静起灭,即是胎圆,乃返还到如母胎初结一是未成我,而未分精炁与神之时。正《入药镜》所谓“终脱胎,看四正”而得者。看四正者,验四正功夫之有无也。有,则胎尚未圆。以其有,乃养胎之工也。无,则曰灭尽定,而阳神成就矣。胎息还神,固曰毕矣。胎事毕,灭尽定,佛亦灭尽定,入涅槃。故其《经》云:“若于佛事不周,不入涅槃。佛事周讫,方入涅槃”。

     

       (四)炼炁化神之理

    1.炁合神为炼

    炼炁化神,欲将此炁炼而化神,必将此炁合神为炼。何谓将此炁合神为炼?他说:“既采得金丹药,逆运河车入于神室之中矣。倘其神光失照,则药失其配偶而旋倾,故必以元神为药之归依。以药为元神之点化,相与寂照不离,则阳炁自能勤勤发生,与真息相运于神室,而元神得其培养以相炼也。”

    意谓药(己足之元炁)失去元神寂照则旋倾,故必以元神为药之归依;用药点化元神,须神炁相与寂照不离,则阳炁自能勤勤发生,与真息相运于神室,而元神得其培养以化阴神,即以元炁又为元神之归依。可见神炁互相归依。

     

    2.炁炼而化神

    炼炁化神,何谓将此炁炼而化神呢?他说:药得火是相运于神室,既能点化神中之阴,阴神赖以降伏,而念虑不起。叉能培补神中之阳,阳神愈益阳明,而昏睡全无。不谓之炼炁化神,不可也。又说:古云炼炁化神,后人不知如何言化神炁,人所自有者,是因淫欲而消耗,神因淫欲而迷乱,故皆不足,而渐趋于死。真人修炼,先以神助炁,炼得是纯阳而可定;后以可定之炁而助神,神是俱定。是至无而神至纯阳独定独觉,即谓炁之化神也。

    又如问曰:炼炁化神者,炁神原二,而亦以化言,是何故?答日:是神二,以其有炁有神现在,故二名之。及至心息相依,一向清净,随顺至于寂灭,得息无出入,心不生灭,定而常定矣。夫息无出入,是无炁矣。而息住脉住,其神寂为性,独有真觉真照。先若无此元炁助神,则神不能常觉常照。是不合神,则神亦不能常觉照,即神之能常觉常照,由于是。是神归一,而为神,非是化神乎?

    伍氏在这里指出炁化神之理为:一是炁能点化阴神,培补神中之阳。二是以纯阳己定之炁而助神,神亦定;渐渐地神炁俱定而常定,炁至无,而神至纯阳,寂为性,独定独觉。所以说,先若无此元炁助神,则神不能常觉常照。炁不合神,则神亦不能常觉常照,元神之能常觉常照,由于炁。炁神归一,而为神通,此即所谓炁化神。在陆西星的著作中,炼炁化神的过程被喻为米合于水而成饭。这里伍氏从内炼方法的角度,分析神炁合一的机制,其理论深度于前者。

     

  3. 炼神还虚论

     

    十月中关之事完毕,只是初证神仙,犹有向上田炼神还虚而证天仙之工夫——炼神还虚。上关炼神还虚程序为:先三年乳哺,后九年定。

     

    (一)三年乳哺

    神足胎全之后必须出胎,若不出胎,则神、炁均可离定而动。神脱胎则离形,只有入虚空之境,还入虚空则不坏。若神不还于虚空则可驰逐其气,中关功夫就白费了。所以加以三年乳哺、九年定,方可成就神仙、天仙。何谓乳哺?将阳神自中下田迁至上丹田,上田名泥丸宫,阳神归伏之本宫。按此时上丹田  就不叫鼎,叫存养之所。归伏本宫,阳神是初成。阳神未健壮,如母腹中初出的孩子一般,虽具人形,尚未至具足之人形,必凭乳哺而成人,故有乳哺之名,即故喻神曰“婴儿幼小未成人,须籍爷娘养育思”。乳哺实质是指神炁己定,而又加定之意。因为神炁初定,未能久定,所以加至于常常在定而不必于出定;这便似乳而又乳,至于成人一般。显然,乳哺本指养出胎之子,此为养神之喻。

     

    何谓乳哺之法?当纯阳之神迁到上丹田时,不是要拘神在躯壳里,而要用出神之理调神出壳为身外之身。如他说:“自上田出念于身外,自身外收念于上田,一出一收,渐出渐收,渐哺渐足,如是,谓之乳哺。”乳哺之法不仅指出神收神之法,还包含存养。如他说:“其法兼存养之全体,出收之用而言者也。”乳哺之法的首务是存养,存养之功就是不着意上丹田,惟一阳神寂照于上丹田。他说:“存养之功,不着意上田,亦不纵意于上田。惟一阳神寂照于上田,相与混融化成一虚空之境,斯为存养之全体,乃为乳哺之首务也。”意思是说,存养之功是惟一阳神寂照于上丹田,其为乳哺之首务。

    存养功纯后,自有出神之景。出神景现神可出矣。当出而不出,则不超不脱,难入圣阶。乳哺阶段,出神、收神之时少,而存养之时多。何为出神之景?他说:“当其存养功纯,忽于定中见空中六出纷纷,即出神之景也。”固出神之景出现当调神出壳。他说:“斯时也,即当调神出壳,一出天门而旋收焉。出则以太虚为超脱之境,收则以上田为存养之所。”调神出壳又有出神收神之法则:出宜暂而不宜久,宜近而不宜远。如他说:“出宜暂而不宜久宜近而不宜远。始则出一步而旋收焉,或出多步而旋收焉。久之或出一里而旋收焉,或出多里而旋收焉。乃至百千里皆以渐次而至,不可躐等而至也。所以然者,以婴儿幼小,迷失难。

    由此可见,调神是令其出入之有度。若不合于度,则为妄出,放逸而无妙觉灵应。若知合度,调十二时至七日,调一七而二七,至七七,百日,而三千,不失于久出促出之危。出而不速入,则初定而易动,悖却“十步百步”之说,著于尘染,虽成神通,而亦可失。

    阳神之出法,通常为身外有身。但阳神本不专贵于有身,阳神本是无身,无形相可见,只是借显阳神初出能有身之为验。实际上,阳神之出法较多,不必执于身外有身。

    阳神之出法主要有以下几种:“仙佛之种姓,即本性之灵光,非有非无,亦无亦有,隐显形相,安可据一。昔轩辕黄帝以火龙出;施肩吾、钟离正阳、吕纯阳三真人以三级红楼出,以七层宝塔出;刘海蟾真人以自气出,化鹤冲天;马丹阳真人以风雨雷震出;孙不二元君以香凤瑞气出朗然真人以金蝉出;苏玄朗真人以白鹤出;西山十二真人王祖师以花树出,此有相可见而非身也。丘长春真人出则通天彻地天地山河如同指掌;又云三次撞透天关,日月自别,直下看森罗万象。南岳山蓝养素生以拍掌笑出;此二者无相可见,而亦非身也。释迦牟尼佛世尊以白毫光出,故《华严经》五十卷云,世尊从白毫相中放光明,名如来出现。又《法华经》亦云,世尊放白毫相光照见东方万八千世界靡不周遍,下至阿鼻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南西北方,如是照见周遍,此所出亦非有身也。有时出而化火龙吐火,有时出而化金刚密迹执杵而吐火,此有相可见而亦非身也。众圣高真仙佛所出各别,何常拘拘以身外有身为出哉”。

    何故有此不同?伍守阳认为得证定其空见性。遇出神之景而出,有身也可,无身也可。亦不可强执无身为是。但起念作有身想则有,随其自然空性之念则无身。他说:得定而见性真空矣。于可以出定之时,偶有此念动而属出者未有不随念而显化者,故不同。或无念住至寂灭中,而顿起一出念以调神者,有同有不同。其久久常定而常定者,则变化显现皆由一念,千百亿化身亦皆由一念。故念不在化身,则不必见有身。念在化身,则不必不见有身。

    伍氏认为乳哺期间,当防之危险:“或有天魔来试乱我心君,故须出入谨慎,方能全虚空之全体于往来之中,以完夫乳哺之用也。故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但天魔来试,抑且识神变现使然,总要保扶心君为上也。若乃最初还虚功纯,则灵台湛寂,不染一尘。本无一物,魔自何来?此又度越等夷者,故修士当以最初还虚为急务也。”

    如此乳哺三年,阳神始得老成,遂成神仙。如他说:“三年而神圆,可以千变万化,可以达地通天,可以超海移山,可以救水救旱、济世安民、诛邪除害,任其所为,皆一神所运,神变神化,所以谓之神仙。”是时若意愿住世,可以护国安民、救水救旱,举念无不是神通灵应;如果不愿意住世,再用九年面壁之功(九年定),从仙而还虚,又三迁至于天仙之虚境,复归无极,遂成天仙。

     

       (二)九年

    九年定,还虚合道,伍氏称为末后还虚。关于末后还虚之炼神义旨,他说:“炼神也者,无神可凝之谓也。缘守中、乳哺时,尚有寂照之神。此后神不自神,复归无极,体证虚空。虽历亿劫,只以完其道性,岂特九年而已哉?九年云者,不过使初证神仙者,知还虚实证天仙之先务也,故于九年之中,不见有道之可修也,亦不见有仙佛之可证也。于焉心与俱化,法与俱忘,寂之无所寂也,照之无所照也,又何神之可云乎?故强名以立法,为末后还虚云耳。佛宗云:‘欲证虚空体,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合此宗也。”九年定期间,没有乳哺时的寂照之神,神不自神,所以无道可修,无仙佛可证。强名炼神还虚,目的是使初证神仙者不忘成就天仙之先务。


为你推荐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