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道德真经指归
汉.严遵(字君平)

《老子指归》序

君平说二经目
庄子⑵曰:昔者老子之作也,变化所由,道德为母,効经列首,天地为象,上经配天,下经配地。阴道八,阳道九,以阴行阳,故七十有二首。以阳行阴,故分为上 下。以五行八,故上经四十而更始。以四行八,故下经三十有二而终矣⑶。阳道奇,阴道偶⑷,故上经先而下经后。阳道大,阴道小,故上经众而下经寡。阳道左, 阴道右,故上经覆来,下经反往。反复相过,沦为一形。冥冥混沌,道为中主。重符列验,以见端緖。下经为门,上经为户。智者见其经効,则通乎天地之数、阴阳 之纪、夫妇之配、父子之亲、君臣之仪,万物敷矣。

[注释]
⑴此为指归之序。道藏本及怡兰本作君平说二经目;津逮本及学津本作说目,列入道德指归论卷一之首。
⑵庄子,即严君平。谷神子注:“严君平者,蜀郡成都人也。姓庄氏,故称庄子。东汉章和之间班固作汉书,避明帝讳,更之为‘严’。‘严’、‘庄’亦古今之通语。”
⑶指归以周易解老子篇目。周易系辞上说:“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又说“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地为八,天为 九,地为坤,天为干,故八为阴,九为阳,指归谓之“阴道八,阳道九”。“以阴行阳”,即以阴为行,以阳为列,编为行列。指归认为,老子全书共七十二章,分 上下两经,上经四十章,下经三十二章,皆由阴阳之数编排行列而得:以阴八为行,以阳九为列,八九得七十二,故曰“阴行阳,故七十有二首”。纵为行,横为 列,以阳九为行不可中分,只可以五、四相分,别为上下,故曰“以阳行阴,故分为上下”,即分为上下二经;上经众,以五为行,以八为列,“故上经四十而更 始”;下经寡,以四为行,以八为列,“故下经三十有二而终矣”。
⑷周易筮法以奇数为阳,以偶数为阴。


卷之一

上德不德篇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不为,下德为之而有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 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处 其华。去彼取此。

【指归】:
天地所由,物类所以,道为之元,德为之始,神明为宗,太和为祖。道有深微,德有厚薄,神有清浊,和有高下。清者为天,浊着为地,阳者为男,阴者为女。人物 禀假,受有多少,性有精粗,命有长短,情有美恶,意有大小。或为小人,或为君子,变化分离,剖判为数等。故有道人,有德人,有仁人,有义人,有礼人。敢问 彼人何行而名号殊谬以至于斯?庄子曰:虚无无为,开导万物,谓之道人。清静因应,为所不为,谓之德人。兼爱万物,博施无穷,谓之仁人。理名正实,处事之 义,谓之义人。谦退辞让,敬以守和,谓之礼人。
凡此五人,皆乐长生,尊厚德,贵高名。各慎其情性⑴,任其聪明。道其所长,归其所安。趋物舛驰,或否或然。变化殊方,建号万差。德有优劣,世有盛衰,风离 俗异,民命不同。故或有溟涬玄寥而无名,或蒙澒芒芒而称皇,或汪然漭泛而称帝,或廓然昭昭而称王,或远通参差而称伯。此其可言者也。然而伯非伯,而王非 王,而帝非帝,而皇非皇,而有非有,而无非无,千变万化,不可为计,重累亿万,不可为名。何以明之?夫易姓而王,封于泰山,禅于梁父者,七十有二义⑵,其 有形兆圻堮髣髴不可识者,不可称言,此其性命不同、功名不齐者非耶也⑶?是故,上德之君,体道而存。神与化伦,德动玄冥。天下王之,莫有见闻。德归万物, 皆曰自然。下德之君,体德而行。神与化游,德配皇天。天下王之,或见或闻。德流万物,复反其君。夫何故哉?
上德之君,性受道之纤妙,命得一之精微,性命同于自然,情意体于神明,动作伦于太和,取舍合乎天心。神无所思,志无所虑,聪明玄远,寂泊空虚。动若无形, 静若未生,功若天地,事如婴儿。遗形藏志,与道相得。溟涬蒙澒,天下莫知。潼溶方外,翱翔至远。阴阳为使,鬼神为谋。身与道变,上下无穷。进退推移,常与 化俱。故恬淡无为而德盈于玄域,玄默寂寥而化流于无极。恩不可量,厚不可测,兼包大营,泽及万国。知不足以伦其化,言不足以导其俗。天下咮咮喁喁,皆蒙其 化而被其和。若此者元无,絶而不知为之者何谁也。
下德之君,性受道之正气,命得一之下中,性命比于自然,情意几于神明,动作近于太和,取舍体于至德。托神于太虚,隐根于玄冥,动反柔弱,静归和平。(载) [戴]⑷规履矩,镜视太清,变化惚恍⑸,因应无形。希夷茫昧,几无号谥⑹,方地随天,与化为常,德盛泽流,洋溢万方。美德未形,天下童蒙,四海为一,荡荡 玄默,与民俯仰,与物相望。当此之时,大道未分,醇德未剖,六合之内,一人独处。其务损而不益,其事修而不作,所为者寡,所守者约。民敦厚而忠信,世和慎 而寂泊,水草为稸积,裘褐为盛服,巨木为廊庙,严穴为室宅。主如天地,民如草木,被道合德,恬淡无欲。阴阳和洽,万物蕃殖,无有制令,宇内宾伏。嘉禾朱 草,勺药而⑺生,神龙凤凰,与人相托。甘露降而不霁,祥风动而不息。无义无仁,六合之内,和合天亲。无节无(祀)[礼]⑻,四海之内,亲为兄弟。亲而不 和,敬而不恭,天地人物,混沌玄通。
上仁之君,性醇粹而清明,皓白而博通。心意虚静,神气和顺,管领天地,无不包裹。覩微得要,以有知无,养生处德,爱民如子。昭物遭变,响应影随,经天之 分,明地之理。别人物之宜,开知故之门,生事起福,以益万民。録内略外,导之以亲,积思⑼重原,以昭殊方。法禁平和,号令宽柔,举措得时,天下欢喜。雷霆 不暴作,风雨不卒起,草木不枯瘁,人民不夭死。跂行喙息,皆乐其生,蜎飞蝡动,尽得其所。老弱羣游,壮者耕桑,人有玄孙,黄发儿齿。君如父母,民如婴儿, 德流四海,有而不取。
上义之君,性和平正,而达通情,察究利害,辨智聪明。心如规矩,志如尺衡,平静如水,正直如绳。好举大功,以建鸿号,乐为福始,恶为祸先。秉权操变,以度 时世,崇仁励义,以临万民。因天地之理,制万物之宜,事亲如奉神,履民如临深。兼德万国,折之以中,威而不暴,和而不淫。严而不酷,察而不刻,原始定终, 立势御民。进退与时流,屈伸与化俱,事与务变,礼与俗化。号令必信,制分别明,纲要而不疎,法正而不淫。万事决于臣下,权势独断于君。廷⑽正以慎道,显善 以发奸。作五则,刻肌肤。敬元贵始,常与名俱,因节而折,循理而割。权起势张,威震海内,去己因彼,便民不苛。纤芥之恶贬,秋毫之美举。内施王室,外及人 物,承弊通变,存亡接絶。扶微起幼,仁德复发,有土传嗣,子孙不絶。
上礼之君,性和而情柔,心疎而志欲,举事则阴阳,发号顺四时。纪纲百变,网罗人心,尊宠君父,卑损臣子。正上下,明差等,序长幼,别夫妇,合人伦,循交 友。归奉条贯,事有差品,拘制者襃録,不覊者削贬。优游强梁,包裹风俗,导以中行。顺心从欲,以和节之,迫情禁性,防堤未萌。牵世系俗,使不得淫。絶人所 不能以⑾,强人所不能行,劳神伤性,事众⑿费烦,乱得以治,危得以宁。知故通达,醇悫消亡,大道灭絶,仁德不兴。天心不洽,四位失常,雷霆毁折,万物夭 伤。父子有丧,而天不为之和;昼夜凄凄,而世不为之化;钟磬喤喤,而俗不为之变;沉吟雅韵,而风不为之移。谦退辞让,天下不信;守柔伏雌,天下不亲;悬爵 设赏,贤人不下;攘臂直圭,君子不来。夫何故哉?辞丰貌美而诚心不施故也。
是故,帝王根本,道为元始。道失而德次之,德失而仁次之,仁失而义次之,义失而礼次之,礼失而乱次之。凡此五者,道之以一体而世主之所长短也。故所为非其 所欲也,所求非其所得也,不务自然而务小薄。夫礼之为事也,中外相违,华盛而实毁,末(降)[隆]⒀而本衰。礼薄于忠,权轻于威,信不及义,得不逮仁。为 治之末,为乱之元,诈伪所起,忿争所因。故制礼作乐,改正易服,进退威仪,动有常节,先识来事,以明得失,此道之华而德之末,一时之法,一隅之术也。非所 以当无穷之世,通异方之俗者也。是故,祸乱之所由生,愚惑之所由作也。
何以明之,庄子曰:夫天地之应因于事,事应于变,变无常时。是以事不可预设而变不可先图,犹痛不可先摩而痒不可先折,五味不可以升斗和,琴瑟不可以尺寸调 也。故至微之微,微不可言,而至妙之妙,妙不可传。忠信之至,非礼之所能饰,而时和先后,非数之所能存也。故聪明(传)[博]⒁达,智虑四起,覩阴之纲, 得阳之纪,明鬼神之道,通万物之理,仰则见天之里,俯则见地之里,教民不休,事至不止,以此致平,非所闻也。比夫万物之托君也,犹神明之居身而井水之在庭 也:水不可以有为清也,神不可以思虑宁也,夫天地之间,万物并兴,不可以有事平也。是以,大丈夫之为化也,体道抱德,太虚通洞。成而若缺,有而若亡。其静 无体,动而无声。忠信敦悫,不知为首,玄默暗昧,朴素为先。损心弃意,不见威仪,无务无为,若龙若蛇。违礼废义,归于无事,因时应变,不豫设然。秉微统 要,与时推移,取舍屈伸,与变俱存⒂。祸乱患咎,求之于己,百祥万福,无情于人。

[注释]
⑴津逮本、学津本无“各慎其情性”。
⑵津逮本、学津本作“君”。
⑶“非耶也”当作“非也耶”。丛书集成本作“耶非也”。
⑷据津逮本、学津本改。
⑸津逮本、学津本作“恍惚”。
⑹津逮本、学津本作“谥号”。
⑺津逮本、学津本作“并”。
⑻据津逮本、学津本改。
⑼疑作“恩”。
⑽津逮本、学津本作“延”。
⑾津逮本、学津本作“已”。
⑿怡兰本作“重”。
⒀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⒁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⒂津逮本、学津本无“与变俱存”。

得一篇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其致之,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发,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 将恐竭,侯王无以为正而贵高将恐蹷。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侯王自谓孤、寡、不谷,唯斯以贱为本与!非耶?故造舆于无舆。不欲碌碌如玉,落落如石。 (经)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地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指归】:
一者,道之子,神明之母,太和之宗,天地之祖。于神为无,于道为有,于神为大,于道为小。故其为物也,虚而实,无而有,圆而不规,方而不矩,绳绳忽忽,无 端无緖,不浮不沉,不行不止,为于不为,施于不与,合囊变化,负包分理。无无之无,始始之始,无外无内⑵,混混沌沌,芒芒泛泛,可左可右。虚无为常,清静 为主,通达万天,流行亿野。万物以然,无有形兆,窅然独存,玄妙独处。周密无间,平易不改,混冥浩天,无所不有。陶冶神明,不与之同,造化天地,不与之 处。禀而不损,收而不聚,不曲不直,不先不后。高大无极,深微不测,上下不可隐议,旁流不可揆度。潢尔舒与,皓然焊生,焊生而不与之变化,变化而不与之俱 生。不生也而物自生,不为也而物自成。天地之外,毫厘之内,禀气不同,殊形异类,皆得一之一以生,尽得一之化以成。故一者,万物之所导而变化之至要也,万 方之准绳而百变之权量也。一,其名也;德,其号也;无有,其舍也;无为,其事也;无形,其度也;反,其大数也;和,其归也;弱,其用也。故,能知一,千变 不穷,万输不失。不能知一,时凶时吉,持国者亡,守身者没。
是故昔之得一者:天之性得一之清,而天之所为非清也。无心无意,无为无事,以顺其性;玄玄默默,无容无式,以保其命。是以阴阳自起,变化自正。故能刚健运 动以致其高,清明大通,皓白和正,纯粹真茂,不与物糅。(礭)[确]⑶然大易,干干光耀,万物资始,云蒸雨施,品部流形⑷,元首性命,玄玄苍苍,无不尽 覆。地之性得一之宁,而地之所为非宁也。无知无识,无为无事,以顺其性。无度无数,无爱无利,以保其命。是以山川自起,刚柔自正。故能信顺柔弱,直方和 正,广大无疆,深厚清静,万物资生,无不成载。神之性得一之灵,而神之所为非灵也。不思不虑,无为无事,以顺其性。无计无谋,无向无首,以保其命。是以消 息自起,存亡自正。故老能复壮,死能复生,困能复达,废能复荣。变化不极,反复不穷,物类托之,不失其中。谷之性得一以⑸盈,而谷之所为非盈也。不欲不 求,无为无事,以顺其性。不仁不义,不与不施,以保其命。是以虚实自起,盛衰自正。故能蒸山流泽,以为通德。涓涓不息,绵绵不絶,皓皓洋洋,修远无极,以 盈江海,深大不测。侯王之性得一之正,而侯王之所为非正也。去心去志,无为无事,以顺其性。去聪去明,虚无自应,以保其命。是以和平自起,万物自正。故能 体道合德,与天同则。抱神履和,包裹万物,声飞化物,盈溢六合。得导天地,明照日月,制世御俗,宇内为一。
凡此五者,得一行之,与而不废,成而不缺,流而不絶,光而不灭。夫何故哉?性命自然,动而由一也。是故,使天有为,动不顺一,为高者卑,为清得裂。阴阳谬 戾,纲匙纪絶。和气隔塞,三光消灭。雷霆妄作,万物皆失。使地有为,动不顺一,为直得枉,为宁得发。山川崩絶,刚柔卷折。气化不通,五行毁缺。百谷枯槁, 羣生疾疫。使神有为,动不顺一,为达得困,为灵得歇。变化失序,缔滞消竭。盛衰者亡,弛张者殁。使谷有为,动不顺一,为有得亡,为盈得竭。虚实反复,流泽 不入。侯王有为,动不顺一,为贵得贱,为正得蹶。乱扰迷惑,事由己出。百官失中,丧其名实。万民不归,天地是絶。
凡此五者,性命淳美,变化穷极,进退屈伸,不离法式。得一而存,失一而没。况乎非圣人而王万民、废法式而任其心者哉!是故,天人之道,物类化变,为寡者 众,为贱者贵,为高者卑,为成者败。益之者损,利之者害。处其反者得其覆,为所求者失所欲。是以,贤君圣主,势在民上,爵尊天下,泽连万物。德怀四海,道 之所佑,天地所助,万物所归,鬼神所与。厉身起节,自谓孤寡,处卑守微,躬涉劳苦,损心挫志,务设民下。不为贵,故擅民之命;不为高,故常在民上;不欲 也,故无所不有;不为也,故无所不宰;万物纷繧,身无所与,故能为之本。
非独王道,万事然矣。夫工之造舆也,为圆为方,为短为长,为曲为直,为纵为横,终身揳揳,卒不为舆,故能成舆,而令可行也。夫玉之为物也,微以寡;而石之 为物也,巨以众。众故贱,寡故贵。玉之与石,俱生一类,寡之与众,或求或弃,故贵贱在于多少,成败在于为否。是以圣人,为之以反,守之以和,与时俯仰,因 物变化。不为石,不为玉,常⑹在玉石之间。不多不少,不贵不贱,一为纲纪,道为桢干。故能专制天下而威不可胜,全活万物而德不可量。贵而无忧,贱而无患, 高而无殆,卑而愈安。审于反复,归于玄默,明于有无,反于太初。无以身为,故神明不释;无以天下为,故天下与之俱。夫何故哉?因道而动,循一而行。道之至 数,一之大方,变化由反,和纤为常,起然于否,为存于亡。天地生于太和,太和生于虚冥。

注释
⑴各校本皆无“经”字,衍。
⑵津逮本、学津本作“无内无外”。
⑶据津逮本改。
⑷津逮本、学津本作“品物流行”。周易干卦彖辞作“品物流形”。指归系引周易语。
⑸津逮本、学津本作“之”。
⑹津逮本、学津本作“当”,疑误。

上士闻道篇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类。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惟道善贷且成。

【指归】:
道德天地,各有所章,物有高下,气有短长。各劳其所乐,患其所患,见其所见,闻其所闻,取舍殁⑴缪,畏喜殊方。故鹑鷃高飞,终日驰骛,而志在乎蒿苗;鸿鹄 高举,径历东西,通千达万,而志在乎陂池;鸾凤翱翔万仞之上,优游太清之中,而常以为卑。延颈舒翼,凌苍云,薄日月,高翔远逝,旷时不食,往来九州,栖息 八极,乃得其宜。三者殊便,皆以为娱。故无穷之原,万寻之泉,神龙之所归,小鱼之所去。高山大丘,深林巨壑,茂木畅枝,鸿鸟虎豹之所喜,而鸡狗之所恶。悲 夫!三代之遗风,(褐)⑵儒墨之流文,诵诗书,修礼节,歌雅颂,弹勤瑟,崇仁义,祖絜白,追观往古,通明数术,变是定非,已经得失,身宁名荣,乡人传业∶ 中士之所道,上士之所废也。闲居幽思,强识万物,设伪饰非,虚言名实,趋翔进退,升降贵集,治闺门之礼,偶时俗之际,倾侧偃仰,务合当世,阿富顺贵,下众 耳目,获尊蒙宠,流俗是则∶此下士之所履,而中士之所弃。故规矩不相害,殊性孰相安。贤圣不为匹,愚智不为羣。大人乐恬淡,小人欣于戚戚。堂堂之业而⑶不 喻于众庶,栖栖之事不悦于大丈夫。鸟兽并兴,各有所趋。羣士经世,各有所归。是以捐聪明,弃智虑,反归真朴。游于太素,轻物傲世,卓尔不污。喜怒不婴于 心,利害不接于意,贵尖同域,存亡一度。动于不为,覧于玄妙,经神平静,无所章载,抱德含和,帅然反化∶大圣之所尚,而上士之所务,中士之所眩爚,而下士 之所大笑也。是故,中士所闻非至美也,下士所见非至善也。中士所眩,下士所笑,乃美善之美善者也。夫陈大言,舒至论,表自然,穷微妙,则中士眩而下士笑。 浮言游说,生息百变,起福兴利,成功遂事,则中士论而下士觉。彼非喜凶而恶吉,贵祸而贱福也。性与之远,情与之反,若处黄泉,听视九天,辽远絶灭,不能见 闻而已矣。
故圣人建言曰“有之”。有之者,言道之难知,(推)[惟]⑷柄自然之归,以统万方之指者能有之,非庸庸者之所能闻也。夫故何哉?圣人之道,深微浩远,魁魁 忽忽,冥冥昭昭。虚无寂泊,万物以往。纤微高大,无有形象。穷而极之,则知不能存也;要而约之,则口不能言也;推移离散,则书不能传也。何则?进道若退, 亡道若存,欲治天下,还反其身。静为虚户,虚为道门,泊为神本,寂为和根,啬为气容,微为事功。居无之后,在有之前,弃捐天下,先有其身,养神积和,以治 其心。心为身主,身为国心,天下应之,若性自然。
是故,夷道若类,使正玄起,除其法物,去其分理。从民之心,听其所有,灭其文章,平其险阻。折关破键,使奸自止,坏城散狱,使民自守。休卒偃兵,为天下市,万方往之,如川归海。
德如溪谷,不施不与,不爱不利,不处不去。无为而恩流,不仁而泽厚,长育羣生,为天下母。
大白青青,常如惊恐,无制而势隆,无寄而权重,德交造化,于天下为友。出白入黑,不为美好,逐功逃名,乃长昭昭。
盛德之人,敦敦悾悾,若似不足,无形无容。简情易性,化为童蒙,无为无事,若痴若聋。身体居一,神明千之,变化不可见,喜欲不可闻,若闭若塞,独与道存。
建德若偷,无所不成。涂民耳目,饰民神明。絶民之欲,以益民性。灭民之乐,以延民命。捐民服色,使民无营⑸。塞民心意,使得安宁。
质真若渝,为民玄则。生之以道,养之以德。导之以精神,和之以法式。居以天地,照以日月。变以阴阳,食以水谷。制以无形,系以无极。天下喁喁,靡不宾服,宇内康宁,万物繁殖。若非其功,而非其德,大而似小,醇而似薄。
大方不矩,无所不包。方于不方,直于不直,无圻无堮,无法无式。不方不直,万物自得。不直不方,天地自行。在为之阴,居否之阳。和为中主,分理自明。与天为一,与地为常。
是故,大器晚成,无所不有。变于无形,化于无朕,动而无声,为而无体。威德不可见,功业不可视。祸息于冥冥,福生于窅窅。寂泊而然,是谓至巧。万物生之,莫知所以。勉勉而成,故能长久。
是以,大音希声,告以不言。言于不言,神明相传。默然不动,天下大通。无声而万物骇,无音而万物唱。天地人物,无期俱和,若响应声。
大象无形,大状无容。进而万物存,退而万物丧,天地与之俯仰。阴阳与之屈伸。效之象之,若影随形。
是知道盛无号,德丰无谥。功高无量,而天下不以为大;德弥四海,而天下不以为贵;光耀六合,还反芒昧。夫何故哉?道之为化也,始于无,终于末,存于不存,贷于⑹不贷,动而万物成,静而天下遂也。

[注释]
⑴津逮本、学津本作“殊”。
⑵“褐”字衍。津逮本、学津本无。
⑶津逮本、学津本无“而”。
⑷据津逮本、学津本改。
⑸津逮本、学津本作“争”。
⑹津逮本、学津本作“而”。

卷之二

道生一篇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人之所恶,惟“孤”、“寡”、“不谷”,而王公以名称。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亦我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指归】:
有虚之虚者开导禀受,无然然者而然不能然也;有虚者陶冶变化,始生生者而不能生也;有无之无者而神明不能改,造存存者而存不能存也;有无者纤微玄妙,动成 成者而成不能成也。故,虚之虚者生虚(虚)⑴者,无之无者生无(无)⑵者,无者生有形者。故诸有形之徒皆属于物类。物有所宗,类有所祖。天地,物之大者, 人次之矣。夫天人之生也⑶,形因于气,气因于和,和因于神明,神明因于道德,道德因于自然:万物以存。故使天为天者非天也,使人为人者非人也。何以明之? 庄子曰:夫人形(腐)[脔]⑷,何所取之?聪明感应,何所得之?变化终始,熟者为之?由此观之,有生于无,实生于虚,亦以明矣。是故,无无无始,不可存 在,无形无声,不可视听,禀无授有,不可言道,无无无之无,始末始之始,万物所由,性命所以,无有所名者谓之道。
道虚之虚,故能生一。有物混沌,恍惚居起。轻儿不发,重而不止,阳而无表,阴而无里。既无上下,又无左右,通达无境,为道纲纪。怀壤空虚,包里未有,无形 无名,芒芒澒澒,混混沌沌,冥冥不可稽之,亡于声色,莫之与比。指之无向,搏之无有,浩洋无穷,不可论谕。潢然大同,无终无始,万物之庐,为太初首者,故 谓之一。
一以虚,故能生二。二物并兴,妙妙纤微,生生存存。因物⑸变化,滑淖无形。生息不衰,光耀玄冥。无向无存,包里天地,莫覩其元;不可逐以声,不可逃以形:谓之神明。存物物存,去物物亡,智力不能接而威德不能运者,谓之二。
二以(元)[无]⑹之无,故能生三。三物俱生,浑浑茫茫,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搏之不得其緖,望之不覩其门。不可揆度,不可测量,冥冥窅窅,潢洋堂堂。一清一浊,与和俱行,天人所始,未有形朕圻堮,根系于一,受命于神者,谓之三。
三以无,故能生万物。清浊以分,高卑以陈,阴阳始别,和气流行,三光运,羣类生。有形脔可因循者,有声色可见闻者,谓之万物。
万物之生也,皆元于虚始于无。背阴向⑺阳,归柔去刚,清静不动,心意不作,而形容修广、性命通达者,以含和柔弱而道无形也。是故,虚无无形微寡柔弱者,天地之所由兴,而万物之所因生也;众人之所恶,而侯王之所以自名也;万物之原泉,成功之本根也。
故贤君圣主,以至尊之位,强大之势,处孤寡,居不谷,逐所求⑻,逃所欲,去大为小,安卑乐损。出无迹,入无朕,动于福先,静于祸始。无为无事,天下自已。不视不听,抱和以静。神明生息,形容自正。进退有常,不变其行。德化凌风,理于蒸庶。天地是佑,万物是归。
众人则不然,见闻知病。见闻知病,合于成事,不覩未然之变,故贵坚刚。大权造势,众务不制。深度柔弱,远絶微寡。动与道舛,静与天迕。神明溃浊,众事并 兴。思虑迷惑,妄喜妄怒。福禧出门,妖孽入户。天网⑼以发,不可解之也。滂然祸生,怆尔觉悟,屈约而言卑,将死而辞善,虽欲改过为新,反于微寡,自然不 释,与生路远,破国亡家,祸及子孙。
故众人之教,变愚为智,化弱为强,去微归显,背隐为彰,暴宠争逐,死于荣名。圣人之教则反之。愚以之智,辱以之荣,微以之显,隐以之彰,寡以之众,弱以之 强⑽。去心释意,务于无名,无知无识,归于玄冥。殊途异指,或存或亡。是以强秦大楚,专制而灭;神汉龙兴,和顺而昌。故强者离道,梁者去神,生主以退,安 得长存?不求于己,怨命尤天,圣人悲之,以为教先。书之竹帛,明示后人,终世反之,故罹其患。

[注释]
⑴“虚”字衍。上文言“有虚者”,此处应是“虚之虚者生虚者”。
⑵“无”字衍。上文言“有无者”,下文言“无者生有形者”,此处应是“无之无者生无者”。
⑶津逮本、学津本作“夫天之生人也”,误。
⑷“腐”,当作“脔”,形近而误。下文言“有形脔可因循者,有声色可见闻者谓之万物”可证。
⑸怡兰本作“无”。
⑹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⑺津逮本作“回”,误。
⑻津逮本、学津本作“来”,误。
⑼津逮本、学津本作“纲”。
⑽津逮本、学津本作“愚之以智,辱之以荣,微之以显,隐之以彰,寡之以众,弱之以强”。

至柔篇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于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

【指归】:
道德至灵而神明宾,神明至无而太和臣。清浊太和,至柔无形,包里天地,含囊阴阳,经纪万物,无不维纲。或在宇外,或处天内,人物借之而生,莫有见闻。毳不 足以为号,弱不足以为名,圣人以意存之物也。故字曰至柔,名曰无形。是以,无形之物,不以坚坚,不以壮壮,故能弊天地,销铜铁,风驰电骋,经极日月,周流 上下,过飘历忽,安固翱翔,沦于无物。
何以效其然也?夫响以无声不可穷,影以无形不可极,水以淖弱贯金石、沉万物,地以柔顺成大功、胜草木,舌耳无患,角齿伤折。由此观之,柔者弊坚,虚者驰 实,非有为之,自然之物也。是以,地狭民少,兵寡食鲜,意妙欲微,神明是守。与天相参,视物如子,德盛化隆,恩深泽厚。吏忠卒信,主忧将恐,累柔积弱,常 在民后。被羞蒙辱,国在雌下,诸侯信之,比于赤子,天下往之,若归父母。人物同欲,威势自起,强者不能凌,大者不能取。终始反复,强弱变化,天地为助,神 明为辅,时至不制,为天下主。夫何故哉?以道柔弱而体微寡也。故地广民众,国富兵强,吏勇卒悍,主能将严。赏重罚峻,削直刻深,百官战栗,若在君前。势便 地利,为海内雄,轻敌乐战,易动师众。合变生奇,凌天侮地,诸侯执服,靡不悬命。威震境外,常为枭俊,人忧物恐,威动天地。道德不载,神明是离,众弱同 心,万民不附,身死国亡,族类流散。夫何故哉?体坚刚而积憍吝也。
夫道⑴以无有之有,通无间,游无理,光耀有为之室,澄清无为之府,出入无外而无圻,经历珠玉而无朕。何以效其然也?夫有形镰利不入无理,神明在身,出无 间,入无孔,俯仰之顷经千里。由此言之,有为之为,有废无功;无为之为,遂成无穷,天地是造,人物是兴。有声之声,闻于百里;无声之声,动于天外,震于四 海。言之所言,异类不通;不言之言,阴阳化,天地感。且道德无为而天地成,天地不言而四时行。凡此两者,神民之符,自然之验也。
是以圣人,虚心以原道德,静气以存神明,损聪以听无音,弃明以视无形。覧天地之变动,(劝)[观]⑵万物之自然,以覩有为乱之首也,无为治之元也,言者祸 之户也,不言者,福之门也。是故,絶圣弃智,除仁去义。发道之心,扬德之意。顺神养和,任天事地。阴阳奉职,四时驰骛,乱原以絶,物安其处。世主恬淡,万 民无事,教以不言之言,化以不化之化,示以无象之象,而归乎玄妙。奄民情欲,顺其性命,使民无知,长生久视。故我无言而天地无为,天地无为而道德无为。三 者并兴,总进相乘。和气洋溢,太平滋生。人物集处,宇内混同。祸门已闭,天下童蒙⑶。世无耻辱,不覩吉凶。知故窒塞,自然大通。家获神明之福,人有圣智之 功。
当此之时,主如天地,民如婴儿。飮主之德,食主之和,阳出阴入,与道卷舒。君父在上,若有若无。天下惘惘,(味味)[咮咮]⑷喁喁。不之若鷇,无为若雏。 生而不喜,死而不忧。闵闵挽挽,性命有余。莫有求之,万福自来。夫何故哉?人主不言,而道无为也。无为之关,不言之机,在于精妙,处于神微。神微之始,精 妙之宗,生无根蔕,出入无门。常于为否之间,时和之元。故可闻而不可显也,可见而不可阐也,可得而不可传也,可用而不可言也。柄而推之,要而归之,易为智 (老)[者]⑸陈,难为浅闻者言也。何则?广大深远,而众人莫能及也;上而若反,而众人莫能入也;淡淡滥滥,而世人莫能闻也;窅窅冥冥,而俗主莫能行也。

[注释]
⑴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皆无“道”。
⑵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⑶津逮本、学津本作“蒙童”。
⑷据津逮本、学津本改。
⑸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名身孰亲篇

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指归】:
我性之所禀而为我者,道德也;其所假而生者,神明也;其所因而成者,太和也;其所托而形者,天地也。凡此数者,然我而我不能然也。故法象莫崇乎道德,稽式 莫高乎神明,表仪莫广乎太和,着明莫大乎天地。道德神明,常生不死;清浊太和,变化无穷。天地之道,存而难亡;阴阳之事,动而难终。由此观之,祸极于死, 福极于生。是以圣人,上原道德之意,下揆天地之心。崇高显荣,吉祥盛德,深闳浩大,尊宠穷极,莫大乎生。万物陈列,奇怪珍宝,金玉珠璧,利深得巨,莫大乎 身。祸世之匠,乱国之工,絶逆天地,伤害我身,莫大乎名。生憍长溢,困民贫国,扰浊精神,使心多欲,叛天违道,争为盗贼,天下不亲,世多兵革,一人为之, 伤败万国,主死民亡,物蒙其毒,莫大乎货。
故得之与亡,或病或利。得名得货,道德不居,神明不留,大命以絶,天不能救。(夫)[失]名(夫)[失]⑴货,道德是佑,神明是助,名显自然,富配天地。 故细身大名,未可与论至道也;轻身重国,未可与图利也。夫无名之名,生我之宅也;有名之名,丧我之橐也。无货之货,养我之福也;有货之货,丧我之贼也。是 故,甚爱其身,至建荣民,为之行之,力之劳之,强迫情性⑵,以损其神。多积货财,日以憍盈,憍亡之道,货名俱终。故神明不能活,天地不能全也。
夫何故哉?道德之化,天地之数,一阴一阳,分为四时,离为五行⑶,纶为罗网,设为无间,万物之性,各有分度,不得相干⑷。造化之心,和正以公,自然一槩, 正直平均,无所爱恶,与物通同。剂长续短,损盈益虚,不足者养,有余者丧,贪叨多积,自遣祸殃。不足不止,利心常起。智以诈愚,强以大取。自然均之,名利 归主。失之而忧,得之而喜。一喜一忧,魂魄浮游;一忧一喜,神明去矣。身死名灭,祸及子孙。
故名利与身,若炭与冰,形性相反,势不俱然。名终体极、身存世昌者,天下无之。是故,扰心猾意,用情事神,夙夜趋务,饰容治辞,忧怀众庶,创事立功,励身 起节,以显荣名:是损所以有身,而益所以亡身也。竭筋力,忍饥渴,犯寒暑,践危狭;薄衣恶食,不适囗腹;迎朝送晚,被耻蒙辱;精奔神驰,汲汲不止;逆道干 荣,多入为有:危身以宁,货积神亡,货患自来,憍亡俱至。则是为福以亡福,(来)[求]⑸利以去利。故成败之事,在为与否;存亡之道,在去与来。
是以,知足之人,体道同德,絶名除利,立我于无身。养物而不自生,与物而不自存。信顺之间,足以存神,室家之业,足以终年。常自然,故不可杀;处虚无,故 不可中;细名轻物,故不可污;欲不欲,故能长荣。知止之人,贵为天子,不以枉志;贫处岩穴,不以幽神;进而不以为显,退而不以为穷。无祸无福,无得无丧, 不为有罪,不为有功。不求不辞,若海若江,游扬玄域,神名是通。动顺天地,故不可危;殊利异害,故能常然。是以,精深⑹而不拔,神固而不脱,魁如天地,照 如日月。既精且神,以保其身。知足而止,故能长存。此谓遯名而名我随,逃利而利我追者也。

[注释]
⑴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⑵津逮本、学津本作“强迫性情”。
⑶津逮本、学津本作“五形”。
⑷津逮本作“于”,疑误。
⑸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⑹津逮本、学津本作“藏”。

大成若缺篇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躁胜寒,静胜热。能静能清,为天下正。

【指归】:
道德无为而神民然矣,神明无为而太和自起,[太和]⑴无为而万物自理。或无根而生,或无足而走,或无耳而听,或无囗而呜,殊类异伦,皆与之市。母爱其子, 子爱其母,男女相兼,物尊其主。巢生而喙,胎生而乳,鸟惊而散,兽惊而聚。阴物穴⑵居,阳物巢处,火动炎上,水动润下。万物青青,春生夏长,秋成冬熟,皆 归于土。非有政教,物自然也。
由此观之,为不生为,否不生否,明不生明,晦不生晦。不为不否,不明不晦,乃得其纪也⑶。故大道坦坦,不出门户,其出弥远,其知弥寡。道在于身,不在于野,化自于我,不由于彼。万物常治,智能不起。
是以圣人,柄和履正,治之无形。游于虚廓,以镜太轻。遗魂忘⑷魄,休精息神。无为而然,玄默而信。窅然荡荡,昭旷独存。髣髴挽逮,其事素真。其用不弊,莫 之见闻。夫何故哉?微妙周密,清静以真,未有形声,变化其元。开导如阳,闭塞如阴,堤墆如地,运动如天。文武玄作,盛德自分。
是以,盈而若冲,实而若虚。不显仁义,不见表仪,不建法式,不事有为。上欲不欲,天下自化。敦厚朴素,民如婴儿,蒙蒙不之所求,茫茫不知所之。其用不穷, 流而不衰。不耕自有食,不织自有衣,暑则静于倮,寒则躁于裘。无有忌讳,与麋鹿居,背发含哺,相随而游。主有余德,民有余财,化袭万物,无所不为。光景不 见,独玄有奇,天地人物,与之俱化,乘空载虚,与道徘徊。厉度四海,周流六虚,浩洋无穷,栖息至无。夫何故哉?直而若屈,正而若枉。世主为声,天下为响。 世主为形,人物为影。故不祀而天心和,不降席而正四海。故曰“大巧若拙”。
天道自卑。无律历而阴阳和,无正朔而四时节,无法度而天下宾,无赏罚而名实得,隐武藏威,无所不胜,弃捐战伐,无所不克。无号令而民自正,无文章而海内自 明,无符玺而天下自信,无度数而万物自均。是以(羸)[嬴]⑸而若绌,得之若丧。无钟鼓而民娱乐,无五味而民食甘,无服邑而民美好,无畜积而民多盈。夫何 故哉?因道任天,不事知故,使民自然也。
天地之道,一进一退而万物成遂,变化不可闭塞,屈伸不可障蔽。故阴之至也,地裂而冰凝,清风飂冽,霜雪严严⑹,鱼鳖蛰伏,万物宛拳。当此之时,处温室,临 炉火,重孤貉,裘毳绵,犹不能御也。及至定神安精,动体劳形,则是理泄汗流,捐衣出室,暖有余身矣。阳之至也,煎砂烂石,飞鸟絶,水虫疾,万物枯槁,江河 ⑺消竭。当此之时,入沉清泉,出衣絺绤,燕高台,服寒石,犹不能任也。及至鲜心释意,托神清静,形捐四海之外,游志无有之内,心平气和,凉有余矣。
夫知故之为术也,治人事,育羣形,德延天地,功配阴阳。及其生乱也,发于无形,起于无声,与政卷舒,与化推移,得人如湿,逮人若阴,犹响应言,影不离形。 为之愈乱,治之益烦,明智不能领,严刑不能禁。是无为者,有为之君而成功之主也,政教之元而变化之母也。其除⑻祸乱,犹躁之胜寒而静之胜暑也。是以圣人, 去知去虑。虚心专气,清静因应,则天之心,顺地之意。政举化流,如日之光,祸乱消灭,若云之除。天下象之,无所不为,万物师之,无所不事。

[注释]
⑴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补。
⑵津逮本、学津本作“宂”,疑误。
⑶津逮本、学津本无“也”。
⑷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亡”。
⑸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⑹津逮本、学津本作“严凝”。
⑺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江湖”。
⑻津逮本、学津本作“余”,疑误。

天下有道篇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罪莫大于不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知足之足,常足矣。

【指归】:
人之生也,悬命于君;君之立也⑴,悬命于民。君得道也,则万民昌;君失道也,则万民丧。万民昌则宗庙显,万民丧则宗庙倾。故君者,民之源也;民者,君之根 也。根伤,则华实不生;源衰,则流沫不盈。上下相保,故能长久。是以,世主得道,宇内不扰,诸侯宾服,百蛮雍喜,四海同风,兵革不起。徼捍之人,无所效其 言,果壮之士,无所施其功,聪明辩智,随泽而耕,骐骥骅骝,婴舆而作,天下宴⑵闲,各乐其业。世惇俗厚,民人专一总,织而衣总,耕而食。天心和洽,万物丰 熟,喜祥屡臻,吉符并集。非天降福,世主道德也。天子失道,诸侯不朝,溪异谷别,法制舛殊,四方背叛,力正⑶相凌,举兵争权,弱者为(肤)[虏]⑷,强者 为君。是以天下,选将简士,砥砺甲兵,悬烽烈火,四面相望,深奸大诈,谋于庙堂。作变生奇,结纵连横,轻车枭骑,兴敌相当。士马生郊,历年不还,化高诈 力,政当首功。当此之时,饰养戎马,不遑亲戚,奔郊先至,常食菽粟。贪夫坐而为宰,庸仆之徒畜而为贼。百姓罢极,财殚力倦,长傜兵役,久而不息,时念归 家,凄怆慷慨,想亲罢老,泣涕于外。慈父惠母,忧愁伤心,肝胆气志,摧折于内。士卒双⑸头结踵,骸骨暴露,流离于中野者,不可胜计。道路憧憧,皆为孤子, 思慕号令⑹,踊泣而起。何罪苍天,遭离⑺此咎!牝者无夫,幼稚无父。怨恸悲痛,不期而聚,大者为率,中者为宰。上下相护,中外相保,非有血脉,亲如兄弟。 总苗为旌,穿地为鼓,操兵便械,趋行案伍。常习⑻战斗,意议其主,至精相感,气化相动。是以,天地钤结,阴阳隔闭,星辰散乱,日月鬪蚀,诈逆萌生,灾变并 发。非天降祸,世主无道。
夫遭天之鸿命,继先圣之后,贵为天子,富有四海,爵尊宠极,莫与比列。布衣粗裘而天下以为好,蔬食藜羹而天下谓之美。变世化俗犹风之靡草,民之从化犹鱼之 赴水。不务崇道广德,修身正己⑼,忧劳元元,以承⑽祭祀,光显祖考,业传子孙,德与神明争流,名与天地相保,反以骄奢取名,求势不止,逆天迕地,无不凌 侮。是以不訾之士,相矫而起,轻举深入,先到为右。敌人远至,莫与之交,党离朋絶,中外不恃。身死国亡,宗庙崩弛,可欲之故,非天下之罪也。
是故,威劫尊宠,穷极民上,名号颢荣,覆盖天下,而不知足者,猎祸之具而危亡之大数也。
夫道德神明,陶冶变化,已得为人,保合精⑾神,而有大形。动作便利,耳目聪明。游于昭旷之域,听视天地之间。上观自然之法式,下察古将之得失。凿井而飮,耕田而食,长妻生子,与民相极。是足之足者也。何况乎万乘之主、千乘之君哉⑿!其可足亦明矣。
故不在于道也,利心常起,贪人壤土,欲人财宝,兼并不休,增加不已者,追患之大数而得咎之至要也。
自今及古,飞鸟走兽、含气有类之属,未有不欲得而全其性命者也。故居君者为虏,居虎者为鼠。名在青云之上,身处黄泉之下。居牛马之位者,无牛马之患;托犬 羊之列者,无犬羊之咎。是以,得道之主,建心于足,游志于止,辞威让势,孤特独处。捐弃万物,唯神是秉,身存名荣,久而不殆。天下归之,无有不制。

[注释]
⑴津逮本、学津本“人之生也”与“君之立也”二句均无“也”。
⑵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冥”。
⑶津逮本、学津本作“政”。
⑷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⑸津逮本、学津本作“椎”。
⑹津逮本、学津本作“呼”。
⑺津逮本、学津本作“罹”。
⑻津逮本、学津本作“集”。
⑼津逮本作“已”,疑误。
⑽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缺“承”。
⑾津逮本作“情”,疑误。
⑿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或”,疑误。

不出户篇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指归】:
道德变化,陶冶元首,禀授性命乎太虚之域、玄冥之中,而万物混沌始焉。神明(文)[交]⑴,清浊分,太和行乎荡荡之野、纤妙之中,而万物生焉。天圆地方, 人纵兽横,草木种根,鱼沉鸟翔,物以族别,类以羣分,尊卑定矣,而吉凶生焉。由此观之,天地人物,皆同元始,共一宗祖。六合之内,宇宙之表,连属一体。气 化分离,纵横上下,剖而为二,判而为五。或为白黑,或为水火,或为酸醎,或为微羽,人物同类,或为牝牡。凡此数者,亲为兄弟,殊形别乡,利害相背,万物不 同,不可胜道。合于喜怒,反于死生,情性同生,心意同理。
何以言之?庄子曰:一人之身,俱生父母,四支九窍,(员)[其]⑵职不同,五脏六腑,各有所受。上下不相知,中外不相覩。头足为天地,肘膝为四海,肝胆为 胡越,眉目为齐楚。若不同生,异躯殊体,动不相因,静不相待,九天之上,黄泉之下,未足以喻之。然而头有疾则足不能行,胸中有病则囗不能言,心得所安则耳 目聪明、屈伸调利、百节轻便者,以同形也。人主⑶动于迩,则人物应于远;人物动于此,则天地应于彼。彼我相应,出入无门,往来无户。天地之间,虚廓之中, 辽远广大,物类相应,不失亳厘者,同体故也。
是以,圣人不出于⑷户,上原父母,下揆⑸子孙,危宁利害,反于死生之说,察于是非之理,通于利害之元,达于治乱之本。以己知家,以家知彼,事得其纲,物得 其纪。动知所之,静知所守,道德为父,神明为母,清静为师,太和为友,天下为家,万物为体。视彼如己,视己如彼,心不敢生,志不敢举。捐弃知⑹故,絶灭三 五,因而不作,岩居穴处。不杀羣类,不食生草,未成不服,未终不采,天地人物,各保其有。
夫原我未兆之时,性命所以,精神所由,血气所始,身体所基,以知实生于虚,有生于无,小无不入,大无不包也。本我之生,在于道德。孕而未育,所以成形。至 于出冥,以知深微纤妙和弱润滑之大通也,无知无识无为无事之有大功也。视我之为婴儿,至于壮大有知,以睹柔之生刚,弱之生强,小之生大,短之生长,愚之生 智,晦之生明也。察我呼吸屈伸,以知损为益首,益为损元,进为退本,退为进根,福为祸始,祸为福先也。上陵仰阪,历阻过险,形疲喘悸,劳而静处,则神平气 和,中外相保,以知清静虚无、无为变化之大功也。四支九窍,趋务舛驰,异能殊形,皆⑺元一心,以知百方万物之害之变皆生于主。稽之天地,验之古今,动不相 违,以知天地之道毕于我也。故,家者,知人之本根也;身者,知天之渊泉也。观天不由身,观人不由家,小近大远,小知大迷。去家出户,不见天下;去身窥牖, 不知天道;其出踰远,其知益少;周流四海,其迷益甚;求之益大,功名益小。不视不听,求知于己,天人之际,大道毕矣。
故,圣人不见一家之好恶而命万家之事,无有千里之行而命九洲之变。足不上天而知九天之心,身不入地而知九地之意。阴阳进退,四时变化,深微隐匿,窅冥之 事,无所遁之。何则?审内以知外,原小以知大,因我以然彼,明近以喻远也。故圣人之为君也,犹心之于我、我之于身也。不知以因道,不欲以应天,无为以道 世,无事以养民。玄玄默默,使化自得,上与神明同意⑻,下与万物同心。动与之反,静与之存,空虚寂泊,使物自然。

[注释]
⑴据津逮本、学津本改。
⑵据津逮本、学津本改。
⑶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生”。
⑷津逮本、学津本无“于”。
⑸津逮本、学津本作“擦”。
⑹怡兰本作“如”,疑误。
⑺津逮本作“者”,疑误。
⑻津逮本、学津本作“异”,疑误。

卷之三

为学日益篇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之,至于无为而无以为。将欲取天下者,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指归】:
道德之化,变动虚玄。荡荡默默,汛汛无形,横漭慌忽,浑沌无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开导禀授,无所不存。功成遂事,无所不然。无为之为,万物之根。由此 观之,不知之知,知之祖也;不教之教,教之宗也,无为之为,为之始也;无事之事,事之元也。凡此数者,神明所因,天地所归,玄圣所道,处士所传也。
逮至仁义浅薄,性命不真。不覩大道,动顺其心。陷溺知故,渐渍(忧)[爱]⑴恩。情意多欲,神与物连。深谋逆耳,大论迕心。非道崇知,上功贵名。是以,作 术治数,集辞着文,载之篇籍,以教万民。纲纪天地⑵,经纬阴阳,剖判人事,离散祖宗。淳朴变化,设伪万方,转移风俗,倾正败常。改正易服,万事尽彰,钟鼓 琴瑟,间以竽笙,升降进退,饰象趋翔。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分舛并争,兴事儛文。以辩相诎,以巧相胜,毫举毛起,益以无穷。是以天下背本去根,向末归文, 博学深问,家知户贤。甚者拟圣,以立君臣,同意者,无能为官;异心者,功大而亡。是以,天下骚骚,不遑其亲;追习纤纤,务顺其君。故和五味以养其囗,肥香 甘脆,不顾羣生;变五色以养其目,玄黄纤妙,不计民贫;调五音以养其耳,极钟律之巧,不忧世淫;高台榭,广宫室,以养其意,不惧民穷;驰骋田猎以养其志, 多获其上,不顺天心。凡此数者,非以为善务也,以悦其君也。天下相放,养伪饰奸。消灭和睦,长暴之原。浸以为俗,巧利为贤。损民大命,以增民劳。伤人美 性,以益民烦。当此之时,溪谷异君,四海各王⑶,尊名贵势,强大为右。忿争相踰,力正任武,强者拘弱,众者制寡。以(乳)[乱]⑷代治,以非图是。臣弑其 君,子弑其父。争之愈大,莫之能守,求者甚众,得之者寡。道路悲忧,尽言军旅,讻讻謷謷,至相烹煑。夫何故哉?饰文益事,务以相序也。
是以圣人,释仁去义,归于大道,絶智废教,求之于己。所言日微,所为日寡,消而灭之,日夜不止。包以大冥,使民无耻。灭文丧事,天下自已。损之损之,使知不起。遁名亡身,保我精神。秉道德之要,因存亡之机。不为事主,不为知师。寂若无人,至于无为。
天地自作,羣美相随,万物自象,百蛮自和。万民⑸蚩疑,不知所之,随明出入,托于四时。优游精神,不外心志。意中空虚,如木之浮,如壤之休,不识仁义,不 达礼仪。心不知欲,志不知为。行步蹎蹎,瞻视颠颠,语言默默,意气玄玄。外似禽兽,中独异焉。寂而不为,若无君臣,不为而治,敦厚忠悫,至于大安。神休精 息,性命自全,万物相袭,与道德邻。夫何故哉?主无教令而民无闻也。
是以,将取天下,常于无事,不言为术,无为为教⑹。无欲为宝,不知为要,能行以道,无不开导。
释虚反实,以极为事。上知天高,下知地厚。明阴阳之分,知万物之数。昼见星于天,夜见鱼于川。耳比八风之调,目领羣兽之毛。此思虑之极也,无益于存。力什 乌⑺获,势百孟贲,勇千夏育,威执三军。进若光景,退若浮云,击如雷霆,不动若阴。此强之极,无益于胜。使日下之民皆执礼易,通诗书,明律比,知诏令。家 一吏,里一令,乡一仓,亭一库。明察折中,强武求盗。天下重足而立,侧目而视。父子不相隐,兄弟不兼容。此事之极,无益于治。是故,以知知,与天相离;以 为为,与天相寄;以事事,失天之意。为国日益,百残⑻尽备,为而不成,求而不得,天下相驱,归之于乱。

[注释]
⑴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⑵津逮本、学津本作“天下”。
⑶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主”。
⑷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⑸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物”。
⑹津逮本、学津本作“无为无教”。
⑺学津本作“鸟”,误。
⑻津逮本、学津本作“钱”。

圣人无常心篇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得善矣。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得信矣。圣人在天下,惵惵乎为天下浑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骇之。

【指归】:
道德无形而王万天者,无心之心存也;天地无为而万物顺之者,无虑之虑运也。由此观之,无心之心,心之主也;不用之用,用之母也。
何以明之?庄子曰:我之所以为我者,岂我也哉?我犹为身者非身,身之所以为身者,以我存也。而我之所以为我者,以有神也。神之所以留我者,道使然也。托道 之术,留神之方,清静为本,虚无为常,非心意之所能致,非思虑之所能然也。故知者之居也,耳目视听,心意思虑,飮食时节,穷适志欲,聪明并作,不释昼夜, 经历百方,筹策万事,定安危之始,明去就之路,将以全身体而延大命也。若然,则精神为之损,血气为之败,魂魄离散,大命伤夭。及其寐也,心意不用,聪明闭 塞,不思不虑,不飮不食。精神和顺,血气生息,心得所安,身无百疾。遭离凶害,大疮以瘳,断骨以续,百节九窍,皆得所欲。
夫以一人之身,去心则危者复宁,用心则安者将亡,而况乎奉道德,顺神明,承天心,养羣生者哉!是以圣人,建无身之身,怀无心之心,有无有之有,托无存之 存。上含道德之化,下包万民之心。无恶无好,无爱无憎。不与凶人为雠,不与吉人为亲。不与诚人为媾,不与诈人为怨。载之如地,覆之如天,明之如日,化之为 神。物无大小,视之如身。为之未有,治之未然,絶祸之首,起福之元。去我情欲,取民所安,去我智虑,归之自然。动之以和,导之以冲,上含道德之意,下得神 明之心。光动天地,德连万民,民无赋役,主无职员。俱得其性,皆有其神,视无所见,听无所闻。遗精忘志,以主为心。与之俯仰,与之浮沉。随之卧起,放之屈 身。不言而天下应,不为而万物存。四海之内,无有号令,皆变其心。善者至于大善,日深以明;恶者性变,浸以平和;信者大信,至于无私;伪者情变,日以至 诚;残贼反善,邪伪返真,善恶信否,皆归自然。
当此之时,溷沉太虚,沾溺至和,民忘心意,芒洋浮游,失其所恶,而获其所求。与天进退,与道周流。非迫禁而去恶,非拘教⑴而后移也。无为为之,而变化不自 知也。夫何故哉?世主之化,虚无寂寞,容如枯槁,心如橐龠,志如江海,施如溪谷。不别东西,不异南北,不(辩)[辨]⑵甘苦,不嫌白黑,不正方圆,不定曲 直。详于玄妙,务自隐匿,与物无治,浮游无极。废我之所欲为,里⑶天之所欲得,万物纷纷,皆(汪)[注]⑷其耳目。世主无为,涣如俨容⑸,天地为炉,太和 为橐,神明为风,万物为铁,德为大匠,道为工作,天下青青,靡不润泽。故能陶冶民心,变化时俗,上无不包,下无不克,成遂万物,无不斟酌。感动羣生,振骇 八极,天下芒芒,不识美恶,玄效昧象,自成法式。

[注释]
⑴津逮本、学津本作“散”,疑误。
⑵据津逮本、学津本改。
⑶津逮本、学津本作“里”。
⑷据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改。
⑸怡兰本、津逮本、学津本作“客”。

出生入死篇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而民生,动之死地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避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哉?以无死地。

【指归】:
道德神明、清浊太和浑同沦而为体,万物以形。形之所托,英英荣荣,不覩其字,号之曰生。生之为物,不阴不阳,不可揆度,不可测量。深微不足以为称,玄妙不足以为名。光耀恍惚,无有形声。无状无象,动静无方。游于虚寂之野,处于无有之乡。得之者存,失之者亡。
夫生之于形也,神为之蔕,精为之根,营爽为宫室,九窍为户门。聪明为侯使,情意为乘舆,魂魄为左右,血气为卒徒。进与道推移,退与德卷舒。翱翔柔弱,栖息 虚无。屈伸俯仰,与时和俱。轻死与之反⑴,欲生与之仇。无以为利则不可去,有以为用则不可留。故无为,生之宅;有为,死之家也。
夫立则遗其身,坐则忘其心。澹如赤子,泊如无形。不视不听,不为不言,变化消息,动静无常。与道俯仰,与德浮沉,与神合体,与和屈伸。不贱为物,不贵为 人,与王侯异利,与万性殊患。死生为一,故不别存亡。此治身之无为也。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奉主之法,顺天之命。内慈父母,外絶名利。不思不虑,不与不 求。独往独来,体和袭顺。辞让与人,不与时争。此治家之无为也。尊天敬地,不敢(亡)[忘]⑵先。修身正法,去己任人。审实定名,顺物和神。参伍左右,前 后相连。随时循理,曲因其当,万物并作,归之自然。此治国之无为也。冠无有,被无形,抱空虚,履太清。载道德,浮神明,秉太和,驱天地。驰阴阳,骋五行, 从羣物,涉玄冥。游乎无功,归乎无名。此治天下之无为也。
贪生利寿,唯恐不得。强藏心意,闭塞耳目。导引翔步,动摇⑶百节。吐故纳新,吹煦呼吸。被服五星,飮食日月。形神并作,未尝休息。此治身之有为也。废释天 时,独任人事。贱强求贵,贫强求富。饥名渴势,心常载求。衣食奢泰,事过其务。此治家之有为也。富国兼壤,轻战乐兵。底威起节,名显势隆。形严罚峻,陗直 刻深。法察网周,操⑷毒少恩。诸侯畏忌,常为俊雄。公强求伯,伯强求王。此治国之有为也。祖孝悌,宗仁义,修礼节,教民知饰⑸。修治色味,以顺民心。钟鼓 琴瑟,以和民志。主言臣听,主动臣随。表功厉行,开以恩厚。号令声华,使民亲俯。诸事任己,百方朝仰。此治天下之有为也。
是故,虚、无、清、静、微、寡、柔、弱、卑、损、时、和、啬,凡此十三,生之徒;实、有、浊、扰、显、众、刚、强、高、满、过、泰、费,此十三者,死之徒 也。夫何故哉?圣人之道,动有所因,静有所应。四支九窍,凡此十三,死生之外具也;虚实之事,刚柔之变,死生之内数也。故以十三言诸。
夫虚生充实,无生常存,清则聪达,静则内明,微生彰显,寡则生众,柔生刚健,弱生坚强,卑则生高,损则生益,时则通达,和则得中,啬则有余。是谓益生。能 行此道,与天地同,为身者久,为国者长,虽欲不然,造化不听。实生空虚,有生消亡⑹,浊则听塞,扰则失明,显则生微,众则生寡,刚生柔韏,强生弱殃,高生 卑贱,满生损空,过则闭塞,泰则困穷,费则招祸。是俱不祥。有行此道,动而之穷。为身不久,为国不平。虽欲不然,天地不从。
而民皆有其生而益之不止,皆有其身而爱之不已,动归有为,智虑常起,故去虚就实,絶无依有,出清入浊,背静治扰,变微为显,化寡为众,离柔反⑺刚,废弱兴强,损卑归高,弃损取盈,纵时造过,释和作泰,将以有为,除啬施费。夫何故哉?大有其身而忘生之道也。
是故,摄生之士,超然大度,卓尔远逝。不拘于俗,不系于世。损形于无境,浮神于无内。不以生为利,不以死为害。兼施无穷,物无细大,视之如身,无所憎爱。 精神隆盛,福德并会,道为中主,光见于外。自

为你推荐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大道家园,道学,传统文化,游学,冬夏令营,慎独,华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沂南县大道家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