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符经》
鬼谷子《阴符经》 ①注

《阴符经》,旧题黄帝撰,《新唐书·艺文志》道家类录有《集注阴符经》一卷,太公、范蠡、鬼谷子、张良、诸葛亮、李淳风、李筌、李治、李鉴、李锐、杨晟 注。今存本有伊尹、太公、范蠡、鬼谷子、张良、诸葛亮等注文。《阴符经》文字简古,蕴含深邃,深得历代学者珍爱,一时名家注本蜂涌,仅以明人吕坤所知见, 当时行世的各家注本已逾百种。

鬼谷子是《阴符经》的早期注家之一。署为鬼谷子注的《阴符经》版本,今可见者为《四库全书》所收包括唐人李筌在内的六家注《阴符经解》。李筌曾与道士吴筠 同时稍后,李筌注《阴符经》的时间当在天宝中。吴筠则早在天宝初已入京,其所著《宗元集》中曾引述过《阴符经》经文并鬼谷子注,吴筠引文所据不可能是《阴 符经解》,而应是另一种更早的版本。

《鬼谷子》很重视“阴符”之说,《鬼谷子》一书中就有《本经阴符七术》。《战国策》记载了苏秦刺股苦读“太公阴符之书”一事,而今之所见《阴符经解》六家 注居首的便是太公之注。可见,当时苏秦所读之《阴符》很可能就是包括太公注在内的《阴符经》。目前存有三百字本、四百三十七字本。道家、兵家、儒家、纵横 家、医家、阴阳家往往都把《阴符经》作为本经。

《阴符经》是一部思想著作,是道家经典之一。上篇主要内容是阐述天道与人事的关系。中篇主要内容是论述富国安民的道理。下篇主要内容是论兵的,讲以正治国,以奇用兵;讲以天道、人事相参验,随机应变等。

历史上对《阴符经》的评价不一。许多注家将其神化,失之偏颇。《阴符经》实际上是一部朴素、抽象的思想著作,是实践经验的总结。其中关于治国、治兵等内容在历史上都曾发生过积极作用,有一定影响。

《阴符经》鬼谷子注文多认为是后人伪托。其注文仅及上篇和中篇数句。主要讲有关养生之术、仙道之说,是世传“鬼谷子养生说”的重要内容。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故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鬼谷子曰:天之五贼,莫若贼神。此大而彼小,以小而取大。天地莫之能神,而况于人呼!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鬼谷子曰:贼 ②命可以长生不死,黄帝以少女精炁③感之,时物亦然,且经冬之草覆之而不死,露之即见伤,草木植性尚犹如此,况人万物之灵 ④,其机则少女以时。

【注释】

①《阴符经》:又称《黄帝阴符经》,旧题黄帝撰,伊尹、太公、范蠡、鬼谷子等注。其成书年代争议颇多,多认为成书于战国早期。现存道藏、四库全书等版本。

2、贼:虐待、伤害。

3、炁:同“气”。道家用语,专指人的元气。

4、万物之灵:世界上万物的主宰,指人。

【译文】

鬼谷子说:自然界有五种灾害,最大的莫过于神,这是大灾害,其余为小灾害,可以以小灾害来取代大灾害。天地对灾害都无可奈何,何况人呢?

鬼谷子说:给人伤害的东西也可使人长生不死。黄帝用少女的精气来感应它,结果寿命形体还是像过去一样。经历寒冬的草,被覆盖上,就不会枯死;裸露在外的,就要受伤,草木的生命尚且这样,更何况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呢?其关键在于要像少女一样珍惜好时光。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鬼谷子曰:三盗 ①者,彼此不觉知,但谓之神明。此三者况车马金帛,弃之可以倾河填海,移山覆地,非命而动,然后应之。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鬼谷子曰:不欲令后代人君,广敛珍宝,委积金帛,若能弃之,虽倾河填海未足难也。食者所以治百骸,失其时 ②而生百骸;动者所以安万物,失其机而伤万物。故曰:时之至间 ③,不容瞬息,先之则太过,后之则不及。是以贤者守时,不肖者守命也。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鬼谷子曰:后代伏思之则明,天地不足贵,而况于人乎?

【注释】

①三盗:指天地、万物和人与互相侵害的关系。

②时:时机。

③间:有限。

【译文】

鬼谷子说:天地、万物与人三者之间相互侵害的关系,彼此还不明白,但可以称之为神明。这三个方面何止于车马、金帛,放弃时可以倾河填海,移山盖地,不循天命而行动,以后就能得到反应。

鬼谷子说:要告诫后代君主不要广敛珍宝,聚集金帛。如果能放弃这些东西,哪怕是倾河、填海也是不困难的。饮食虽然可以治疗百病,但失去时机就会生百病;运 动可以平复万物,但是失去时机就会伤害万物。所以说:时机是有限的,不容许有瞬息的延误。早了就会太过,晚了则又不及。所以贤明的人善于守时机,不肖的人 只会保命。

鬼谷子说:后人只有考虑这些才会圣明,连天地都不足迷信,又何况人呢?

附录:

《阴符经》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故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乎心,施行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天发杀 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 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神所以神也。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盗机也,天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于目。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至乐性余,至 静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炁。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人以虞愚,我以不虞愚, 人以期其圣,我以不期其圣。故曰:沉水入火,自取灭亡。自然

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相推,变化顺矣。是故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净之道,律历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乎象矣。
黄帝《阴符经》全解与葛亮的《阴符经》序

黄帝《阴符经》序
蜀相 诸葛亮撰

所谓命者,性也。

性能命通,故圣人尊之以天命。愚其人,智其圣,故曰:“天机张而不死,地机弛而不生。”观乎《阴符》,造化在乎手,生死在乎人。故圣人藏之于心,所以陶甄天地,聚散天地而不见其迹者--天机也,故黄帝得之以登云天、汤武得之以王天下、五霸得之以统诸侯。
夫臣易而主难,不可以轻用。太公九十非不遇,蓋审其主焉。若使哲士执而用之:立石为主、刻木为君,亦可以享天下。夫,臣尽其心而主反怖,有之,不亦难乎?呜呼!无贤君,义士至死而不仕。莫若散志严石,以养其命,待生于泰阶。
世人以夫子(指孔子)为不遇,以泰仪为得时。不然!志,在立宇宙,安能驰心下走哉?文夫所耻!呜呼!后世英哲审而用之。范蠡重而长,文种轻而亡,岂不为泄天机?!天机泄者沉三劫。宜然,故圣人藏诸名山,传之同好,隐之金匮,恐小人窃而弄之。

《黄帝阴符经》解译

原 文 * 解 译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识天然王道,执规律逻辑行事,到位了。
故,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 因此,天然出五行,明则昌顺。
五贼在乎心,施行乎天。 * 五行在心得,改造天然为己用。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 时空在手造,社会万化由己出。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 * 人性存天性,人心观机遇。
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 立官道遵规律,以规范民道行为。

天发杀机,龙蛇起陆; * 官道起革命,圣贤崛起;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 民道起革命,社会动荡。
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 官民共革命,万变定国基。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 人性资质高低,收获多少有别。
九窍之邪在乎三要, * 官能作用在资本、能力和机遇。
可以动静。 * 人的动、静都取决此三大要素。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 * 神火生于魂木,祸事能克服;
奸生于国,时动必溃。 * " 以智治国",动乱必溃败。
知之修练,谓之圣人。 * 知此修学练习,可谓科学家。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 天然生杀,是规律的道理:
天地,万物之盗; * 社会,盗物理以成就;
万物,人之盗; * 万物,盗人类以新陈代谢;
人,万物之盗。 * 人,盗万物以为己用。
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 三盗均衡,天、地、人均安。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 * 所以说"受用时由官能理顺,
动其机万化安。" * 启动机遇社会万化安泰。"

人知其神之神, * 人皆知进取神火很神,
不知其神之所以神也: * 却不知神火所以神的原因: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 * 日月有定数,大小有定量,
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 因此产生科学,让人明理。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 * 但科学中的机遇,很难见。

君子得之固躬, * 重义者得到,埋头工作;
小人得之轻命。 * 重利者得到,亡命争夺。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 * 盲人听力好,聋人视力好。
绝利一源,用师十倍, * 人到绝境,就有十倍劲头,
三返昼夜,用师万倍。 * 三思而行,就有万倍劲头。
心生于物,死于物, * 心机生于事物,死于事物,
机在于目。 * 机遇重在亲自感觉。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 * 天然没恩惠,而生出大恩惠,
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 ***与残暴,让人感到愚蠢。
至乐性馀,至静性廉, * 乐不厌精性馀,静不厌简性廉,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 自然最私,能驾驭它就最公。
禽之制在气。 * 驾驭的机制在把握细微。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 生是死因,死也是生因;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 恩生于害,害也生于恩。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 * 愚人依赖社会文、理、圣,
我以时物文理哲; * 我却依靠时物文、理、哲;
人以虞愚, * 别人靠盲目崇拜而愚己,
我以不虞愚; * 我则不靠盲目崇拜愚己;
人以期其圣, * 别人期待圣贤,
我以不期其圣。 * 我则不期待圣贤。
故曰:“沉水入火, * 因此说:“沉水入火的人,
自取灭亡。” *是自取灭亡的人。”

自燃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 规律稳定不乱,因而造就社会。
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 * 逻辑道理求功过,因而有阴阳。
阴阳相推,变化顺矣。 * 把握阴阳推理,变化时心不乱。
是故,圣人知自然之道 * 所以说,科学家知道规律的
而不可违,因而制之。 * 不可违背,因而驾驭它。

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 * 稳定不乱的规律,不受契约限,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 * 于是圣智造逻辑,万象更新。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 * 信息通的甲等学子,神机韬略。
阴阳相胜之术, * “负阴抱阳”相成的心术,
昭昭乎进乎象矣 。 * 明明白白地进入现象中了。


后 语

《黄帝阴符经》可谓中华民族最早的经典著作,至少距今有四、五千年。经文中有商相伊尹、周相太公、蜀相诸葛亮的注解,诸葛亮还为经文写了序言。中华文字发 端于象形、指事、假借,发展于会意、转注、谐声,古称《六书》,其本身就蕴涵了物本和哲理意义。思想和行为比较,行为看得见属性为阳,思想看不见属阴,符 是标志,经纵纬横。古人说的《阴符经》,应是今人说的《思想标志纵论》。所说的“天”可会意为天然、官道、规律、上或阳性,所说的“气”可会意为细微的物 质流,所说的“天地”可会意为社会、世界,所说的“龙蛇”可会意为圣贤,所说的“迅雷烈风”可会意为暴乱与***,“贼”“盗”则是导道或役用的古称。总 之,其字其名要与五行概括的属性相符,这,就是中国特点的论理。
《黄帝阴符经》立义于社会,导向于人生。强调“火生于木”的“三要”既炎上生于润下(神生于魂),秉承资本、能力、机遇造意理想实践的重要性。从《黄帝阴 符经》到周景王敕撰的老子文《周书》,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古代两三千年义制的历史渊源。尊重上下客观规律和五行八纲(见《黄帝内经》)的辨证逻辑,“自无 起有”辨而不辩地创造世界,这就是中华民族“进步时期”的古魂。
老子说:“专而为一分而为二,反而合之上下不失;专而为一反而为五,反而合之必中规矩。”又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能守规矩地上下不失,用 义法两治创造社会繁荣万象,为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所求。不尊重由黄帝到老子“知大己而小天下”的道义哲学,盲从由孔子到马克思知共不知公、知下不知上的仁义 理论,其导向还必然是“人发杀机,天地反覆。”算不上“进步”的“中国特色”!纵观人类五千年,可以断言:《黄帝阴符经》是中国与人类的灵魂根基。
指南针





性命之学,中正之道也。中正之道,在儒谓之中庸,在释谓之一乘,在道谓之金丹,乃贯通三教之理也。知之者,在儒可以成圣,在释可以成佛,在道可以成仙。若 舍中正二字,而别有所谓道者,即是邪道,便非正道。世之羽流,多不穷理,入于旁门曲径,着空执相,以讹传讹,以盲引盲,千枝万叶,遍满宇内。更加伪书杜 撰,邪说淫辞,杂于丹经子书之内,玉石不分,皂白莫辨。即有一二烈士良才,满眼虚花,两耳梆声,莫能辨其真伪,一入网中,终身难出,不至丧其性命而不止。 古今英雄遭此厄者,不可胜数。道至如此,尚忍言哉!悟元自童于时,即知有此一大事因缘。朝王暮李,乱学乱作,已受其症;幸而方两亏悔,不致陨命,然究不知 真正之道是何事。后遇龛谷、仙留二师,得闻香风,始知性命之学,乃中正之道。中正之道,不假外求,自己现成。悟之者,直登道岸,非一切旁门曲径、窃取圣 道、舍近而求远者,可能窥其畔岸也。因叹伪学日盛,正道日衰,遂将生平所注、所著等书,编集成部,总名曰《指南针》。“指南针”乃罗经,定子午之正针;子 午为大地南北中正之位,子午定,而四面八方稍有偏斜,显明易见。书名《指南》,特以中正之道示人耳。书虽不一,而言中正之道则一;言虽有异,而指中正之道 无异。若有知音者,于中正二字,下实落功夫,尝得滋味,即于中正二字上安身立命,则一切旁门曲径,不得而惑之,犹如罗盘,千转万转,针总不转;左之右之, 无不宜之。可以一道而贯通无穷之道,亦一指南针也。我指南,人指南,人我皆归于中正,扫邪救正,阐扬圣道,此余《指南针》之本心也。



大清嘉庆六年岁次辛酉冬至日,悟元子自序于自在窝中。

阴符经注

阴符经注序



阴符经三百余字,其言深奥,其理精微,鑿开混沌,剖析鸿濛,演造化之秘,阐性命之幽,为古今来修道第一部真经。唐陆龜蒙谓黄帝所著,宋陈渊谓黄帝受於广成 子,朱文公亦谓黄帝著,邵尧夫谓战国时书,程伊川又谓非商末即周末时书。其说纷纷,各述所知,究无定见。以予论之,世皆传为黄帝阴符经,丹经子书,俱谓阴 符经系黄帝所作,考之文字,始於黄帝,兴于唐虞夏商,或者黄帝譔作,口口相传,不记文字,后世成真仙侣,笔之於书,流传世间,亦未可定。就其世传之说,丹 经之载,谓黄帝著之,亦无不可,但此书沿讹已久,苦无善本,字句差错者极多,或借骊山老姥百言演道、百言演法、百言演术之说,紊乱圣道,以盲引盲;更有借 伊吕张果子房孔明注语欺世惑人者,似此鱼目混珠,指鹿为马,大失真经妙旨。予于乾隆四十四年,岁次己亥,於南台深处,取诸家注本,校正字句,细心斟酌,略 释数语,述其大意,扫邪救正,以破狂言乱语之弊,高明者自能辨之。
时 大清嘉庆三年岁次戊午九月九日栖云山素朴散人悟元子刘一明叙於自在窝中



阴符经注解跋


阴符经者,黄帝演道书也。而谈兵之家,视为天时孤虚旺相之理,人事进退存亡之因,即缁黄之流,浅窥圣经,谬为注疏者亦不少,不几误璞为鼠,以青作黄乎?我 悟元老师,造性命之精,证天人之奥,体古圣觉世之婆心,思发其覆,悯后学穷理而无门,详为之解,扫诸说之悖谬,诠阴符之肯綮,其中尽性至命之学,有为无为 之理,靡不详明且备,将数千年埋没之阴符,至今原旨毕露,而无余蕴矣。经云: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仆则曰:圣经之精,圣道之微,尽矣。
大清嘉庆三年岁次戊午九月九日受业门人王附青云峰甫沐手敬题

轩辕黄帝著 洮阳门人张阳全校阅
悟元子刘一明注
后学陶铸灵重刊


阴者,暗也,默也,人莫能见,莫能知,而己独见独知之谓;符者,契也,两而相合,彼此如一之谓;经者,径也,道也,常也,常行之道,经久不易之谓。阴符经 即神明暗运,默契造化之道。默契造化,则人与天合,一动一静,皆是天机,人亦一天矣。上中下三篇,无非申明阴符经三字,会得阴符经三字,则三篇大意可推而 知矣。


上篇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性命之道,一天道也。天之道,阴阳之道耳。修道者能知天道之奥妙,而神明默运,窃阴阳之气,夺造化之权,可以长生不死,可以无生无死,然其最要处,则在能 观能执耳。何谓观?格物致知之为观,极深研几之为观,心知神会之为观,回光返照之为观,不隐不瞒之为观;何谓执?专心致志之为执,身体力行之为执,愈久愈 力之为执,无过不及之为执,始终如一之为执。观天道,无为之功,顿悟也,所以了性;执天行,有为之学,渐修也,所以了命。能观能执,用阴阳之道以脱阴阳, 依世间法而出世间,性命俱了,心法两忘,超出天地,永劫长存,只此二句,即是成仙成佛之天梯,为圣为贤之大道,外此者,皆是旁门曲径,邪说淫辞,故曰尽 矣。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五贼者,金木水火土也。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气以成形,而人即受此气以生以长,但自阳极生阴,先天入於后天,五行不能和合,自相贼害,各一其性,木以金 为贼,金以火为贼,火以水为贼,水以土为贼,土以木为贼,是谓天之五贼也。惟此五贼,百姓日用而不知,顺行其气,以故生而死,死而生,生死不已。若有见之 者,逆施造化,颠倒五行,金本克木,木反因之而成器;木本克土,土反因之而生荣;土本克水,水反因之而不泛;水本克火,火反因之而不燥;火本克金,金反因 之而生明;克中有生,五贼转而为五宝,一气混然,还元返本,岂不昌乎!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人秉五行之气而生身,身中即具五行之气。然心者身之主, 身者心之室,五贼在身,实在心也。但心有人心道心之分;人心用事,则五贼发而为喜怒哀乐欲之五物;道心用事,则五贼变而为仁义礼智信之五德。若能观天而明 五行之消息,以道心为运用,一步一趋,尽出於天而不由人,宇宙虽大,如在手掌之中;万化虽多,不出一身之内;攒五行而合四象,以了性命,可不难矣。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性者,天赋之性,即真如之性,所谓真心,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而人得以为人者是也;人心者,气质之性,即知识之性,所谓机心,见景生情,随风扬波,而人 因之有生有死者是也。天性者,天机,即是天道;人心者,人机,即是人道。守天机者存,顺人机者亡。惟大圣人观天道,执天行,中立不倚,寂然不动,感而遂 通,修真性而化气性,守天道而定人心,不使有一毫客气杂於方寸之内也。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


杀机者,阴肃之气,所以伤物也;然无阴不能生阳,非杀无以卫生,故天之杀机一发,则周而复始,而星宿移转,斗柄回寅;地之杀机一发,则剥极而复,龙蛇起 陆,静极又动;惟人也亦俱一天地也,亦有此阴阳也,若能效天法地,运动杀机,则五行颠倒而地天交泰,何则?人心若与天心合,颠倒阴阳只片时。天时人事合而 一之,则万物变化之根基即於此而定矣。中庸所谓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者,即此也。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人秉阴阳之气以成形,具良知良能以为性,性无不善,而气有清浊。秉气清者为巧,秉气浊者为拙。性巧者多机谋,性拙者多贪痴。巧性拙性皆系气质之性,人心主事,非本来之天性。修真之道,采先天,化后天,而一切巧拙之性,皆伏藏而不用矣。


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九窍者,人身上七窍,下二窍也;三要者,耳目口也。人身九窍皆受邪之处,而九窍之中,惟耳目口三者为招邪之要口,耳听声则精摇,目视色则神驰,口多言则气 散,精气神一伤,则全身衰败,性命未有不丧者。人能收视,返听,希言,闭其要口,委志虚无,内念不出,外念不入,精气神三品大药凝结不散,九窍可以动,可 以静,动之静之,尽是天机,并无人机,更何有邪气之不消灭哉!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火喻邪心,木喻性,奸譬阴恶,国譬身。木本生火,火发而祸及木,则木克;邪生於心,邪发而祸及心,则性乱;国中有奸,奸动而溃其国,则国亡;阴藏於身,阴 盛而败其身,则命倾;身心受累,性命随之,於此而知潜修密炼,观天道,执天行,降伏身心,保全性命,不为后天五行所拘者,非圣人其谁与归?


中篇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天道阴阳而已,阳主生,阴主杀,未有阳而不阴,生而不杀之理。故春生夏长秋敛冬藏,四时成序,周而复始,循环不已,亘古如是也。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天以始万物,地以生万物,然既生之,则又杀之,是天地即万物之盗耳;世有万物,人即见景生情,恣情纵欲,耗散神气,幼而壮,壮而老,老而死,是万物即人之 盗耳;人为万物之灵,万物虽能盗人之气,而人食万物精华,借万物之气生之长之,是人即万物之盗耳。大修行人,能夺万物之气为我用,又能因万物盗我之气而盗 之,并因天地盗万物之气而盗之,三盗归於一盗,杀中有生,三盗皆得其宜矣。三盗既宜,人与天地合德,并行而不相悖,三才亦安矣。三才既安,道气长存,万物 不能屈,造化不能拘矣。然此盗之秘密,有一时之功,须要不先不后,不将不迎,不可太过,不可不及,坎来则离受之,彼到而我待之,阳复以阴接之,大要不失其 时,不错其机,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食其时者,趁时而吞服先天之气也;动其机者,随机而扭转生杀之柄也。食时则后天之气化,百骸皆理, 可以全形;动机则先天之气复,万化俱安,可以延年。时也机也,难言也。要知此时即天时,此机即天机,苟非深明造化,洞达阴阳者,乌能知之?噫!八月十五翫 蟾辉,正是金精壮盛时,若到一阳才起处,便宜进火莫延迟。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之神而所以神。


古今学人,皆认昭昭灵灵之识神,以为本来之元神,故着空执相,千奇百怪,到老无成,有死而已,殊不知此神为后天之神,而非先天之神,乃神而实不神者。先天 之神,非色非空,至无而含至有,至虚而含至实,乃不神之神,而实至神者。奈何世人只知后天之神而神,甘入於轮回,不知先天不神之神,能保乎性命,无怪乎万 物盗我之气而罔觉也。


日月有数,小大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穷,小人得之轻命。


人之所以能盗天地万物之气者,以其天地万物有定数焉;天地万物不能盗人之气者,以其圣道无形无象焉。如日月虽高,而有度数可推,日则一年一周,天有春夏秋 冬之可见;月则三十日一周,天有盈虚朔望之可窥,大为阳,小为阴,阳极则生阴,阴极则生阳,大往小来,小往大来,阴阳循环,乃一定不易之道。至人於此推阴 阳造化之消息,用功於一时辰内,采鸿濛未判之气,以为丹母,夺天地亏盈之数,以为命基,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圣功於此而生,神明於此而出,此功此 明,其盗机也,虽天鬼神不可得而测度,而况於人乎!天下乌得而见,乌得而知?如其能见能知,安能盗之?此其所以为圣,此其所以为神。是道也,非忠臣孝子大 贤大德之人不能知,非烈士丈夫俯视一切万有皆空者不能行。果是真正修道君子,得意忘言,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不到了性了命之后,不肯洩漏圭角,固穷而如无 知者也。至於薄福小人,偶尝滋味,自满自足,又不自重性命,无而为有,虚而为盈,约而为泰,适以自造罪过,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


下篇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返昼夜,用师万倍。


瞽者善於听,非善听也,以目无所见,而神藏於耳,故其听也聪;聋者善於视,非善视也,以耳无所闻,而气运於目,故其视也明。即此二者以观,闭目而耳聪,塞 耳而目明,况伏先天之气,舍假修真,存诚去妄者,何患不能长生乎?清静经曰: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着万物;既 着万物,即生贪求,即是烦恼,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妄想贪求,乃利之源也,人能绝此利之一源,则万有皆空,诸虑 俱息,胜於用师导引之功十倍,又能再三自返,存诚去妄,朝乾夕惕,昼夜殷勤,十二时中,无有间断,渐归於至善无恶之地,胜於用师导引之功万倍。盖师之功, 能革其面,而不能革其心;能与人规矩,而不能使人巧;绝利自返,正心地下功,戒慎恐惧於不睹不闻之处,师力焉得而及之?至圣云: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 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正此节妙谛。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心如主人,目如门户。本来真心,空空洞洞,无我无人无物,与太虚同体,焉有生死,其有生死者,后天肉团之心耳。心不可见,因物而见,见物便见心,无物心不 现。是主人或生或死,物生之,物死之,其所以使物生死心者,皆由目之开门揖盗耳。盖目有所见,心即受之,是心生死之机,实在目也。人能返观内照,外物无由 而受,生死从何而来?古人云:灭眥可以却老,此至言也。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至乐性余,至静性廉。


天至高而万物至卑,天与物相远,似乎无恩於物矣。殊不知无恩之中而实有大恩生焉。天之气鼓而成雷,嘘而成风,迅雷震之而万物发生,烈风吹之而万物荣旺。发 生荣旺,万物皆蠢然无知,出於自然,此无恩而生大恩,天何心哉?故至乐者,万物难屈,无拘无束,性常有余;至静者,万物难移,无贪无爱,性常廉洁。乐者无 心於余而自余,静者无心於廉而自廉,亦如天之无恩而有大恩。无心之用,神矣哉!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气。


天之道行於无象,运於无形,为物不贰,其至私与。然其四时行而万物生,其用又至公焉。推其奥妙,其一气流行,禽制万物乎?禽者,擒也,统摄之谓;制者,造 作之谓;言统摄万物,制造万物,在乎一气也。一气上升,万物皆随之生长,一气下降,万物皆随之敛藏,生长敛藏,总是一气擒制之,一本散而为万殊,万殊归而 为一本。私而公,公而私,非私非公,即私即公,一气流行,循环无端,活活泼泼的也。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天道生物,即是一气。上下运用一气,上为阳,下为阴。阳者,生也,恩也;阴者,死也,害也。然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是生以死为根,死以生为根也;有恩 必有害,有害必有恩,是恩在害生,害在恩生也。若人死里求生,则长生而不死,人能害里寻恩,则有恩而无害,出此入彼,可不慎乎!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愚人不知生死恩害,是天地造化循环之秘密,直以天地文理为圣矣。我则谓天文有象,地理有形,著之於外者,可见可知,未足为天地之圣。若夫时物之文理,无象 无形,乃神运之道,藏之於内者,不可见,不可知,正天地之所以为哲也。盖物有时而生,有时而死。当生之时,时生之,不得不生;当死之时,时死之,不得不 死。生者,恩也,死者,害也,生而死,死而生,恩而害,害而恩,生死恩害,皆时运之,亦无非天地神道运之。天地神道不可见,因物以见之,观於物之生死有 时,而天地神道之明哲可知矣。


人以愚虞圣,我以不愚虞圣;人以其奇期圣,我以不奇期圣。


性命之道,始於有作人难见,及至无为众始知。故古来修真上圣,当有作之时,黜聪毁智,韬明养晦,斡天关,回斗柄,采药物於恍惚杳冥之乡,行火候於无识无知 之地,委志虚无,神明默运,虽天地鬼神,不可得而测度,而况于人乎?乃人不知其中奥妙,或以愚度圣人,彼岂知良贾深藏,若虚而实有,不愚之运用乎?当无为 之时,和光同尘,积功修德,极往知来,一叩百应,神通广大,智慧无边,而人或以奇期圣人,彼岂知真常应物,而实非奇异之行藏也。圣人不愚,亦如时物文理之 哲,圣人不奇,亦如天地文理不圣。圣人也,所参天地之化育,而德配天地者也。


沉水入火,自取灭亡。


人之悭贪恩爱,如水渊也;酒色财气,如火坑也。一切常人,不穷天地造化之道,不究圣功性命之学,自暴自弃,以假为真,以苦为乐,沉於水渊而不知,入於火坑而不晓,自取灭亡,将谁咎乎?


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名,长养万物。无形无名,自然至静之道。然静者动之基,静极而动,天地万物即於此而生焉。一生天地,而天地即得自然之道以为 道,故天地之道浸。浸者,浸润渐入之谓,亦自然之义。惟其浸润自然,动不离静,静不离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故阴阳胜。动为阳,静为阴,动极而静,静极 而动,阴极生阳,阳极生阴,阴阳相推,四时成序,万物生成,或变或化,无不顺之,造物者岂有心於其间哉?盖以自然之道无形,无形而能变化,是以变化无穷 也。


是故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于象矣。


圣人者,与天地合其德者也。惟与天地合德,故不违天地自然之道,因而裁制变通,与天地同功用。何则?自然之道,非色非空,至无而含至有,至虚而含至实,有 无兼该,虚实并应者也。故以言其无,则虚空一气,无声无臭,其为道也至静,静至於至,虽律历之气数,有所不能契。夫律历能契有形,不能契无形,至静则无形 矣,律历焉得而契之?[囟/比]陵师所谓有物先天地,无名本寂寥者是也。以言其有,则造化不测,包罗一切,其为器也最奇,器至於奇,是谓神器。神也者,妙 万物而为言者也。故万象森罗,八卦相盪,甲子循环,神之伸机,鬼之屈藏,无不尽在包容之中。[囟/比]陵师所谓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者是也。静道者,无 名天地之始;神器者,有名万物之母。老子所谓无欲以观其妙者,即观其始也;有欲以观其窍者,即观其母也。非有不能成无,非观窍难以观妙。观妙之道,万有皆 空,无作无为;观窍之道,阴阳变化,有修有证。圣人不违自然之道,因而制之,观天道,执天行,从后天中返先天,在杀机中盗生机,颠倒五行,逆施造化,以阴 养阳,以阳化阴,阳健阴顺,阴阳混合,由观窍而至观妙,由神器而入至静,由勉强而抵自然,有无一致,功力悉化,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於色象之外矣。要知 此术非寻常之术,乃窃阴阳、夺造化之术,乃转璇玑、脱生死之术。昔黄帝修之,而乘龙上天;张葛许修之,而超凡入圣;以至拔宅者八百,飞升者三千,无非由此 道而成之。吁!阴符经三百余字,句句甘露,字字珠玉,示性命不死之方,开万世修真之路,天机大露,后世丹经子书,虽譬喻千般,无非申明阴阳相胜之术,有志 者若见此经,诚心敬阅,求师一诀,倘能直下承当,大悟大彻,勤而行之,以应八百之谶,有何不可?

为你推荐

大道家园,道学,传统文化,游学,冬夏令营,慎独,华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道可道(临沂高新区)教育文化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