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性 命 双 修 万 神 圭 旨
尹真人高弟

元 集
大道说
庖羲上圣,画八卦以示人,使万世之下,知有养生之道。
广成子谓黄帝曰: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赫赫发乎地,肃肃出乎天。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汝入于穹冥之门矣,至彼至阴之原也。
轩辕再拜曰:广成子之谓天矣。
周公繇易曰:君子终日乾乾。
孔子翼曰: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夫道也者,位天地、育万物,曰道;揭日月、生五行,曰道;多于恒河沙数,曰道;孤则独无一侣,曰道;直入鸿蒙而还归溟滓,曰道;善集造化而颉超圣凡, 曰道;目下机境未兆而突而灵通,曰道;眼前生杀分明而无能逃避,曰道;处卑污而大尊贵,曰道;居幽暗而极高明,曰道;细人刹尘,曰道;大包天地,日道:从 无入有,曰道;作佛成仙,曰道。佛经五千四十八卷,也说不到了处;中庸三十三章,也说不到穷处;道德五千余言,也说不到极处。道也者,果何谓也?一言以定 之,曰炁也。
原夫一炁蟠集,溟溟滓滓,窅窅莫测,氤氲活动,含灵至妙,是为太乙,是为未始之始。始也,是为道也,故曰无始。
夫天地之有始也,一炁动荡,虚无开合,雌雄感召,黑白交凝,有无相射,混混沌沌,冲虚至圣,包元含灵,神明变化,恍惚立报,是为太易,是为有始之始。始也,是谓道生一也,是曰元始。
夫天地之太极也,一炁斯析,真宰自判,交映罗列,万灵肃护,阴阳判分,是为太极,是谓一生二也,是曰虚黄。
阴阳既判,天地位焉,人乃育焉,是谓二生三也,是曰混元。
阳之清者,升上而焕丽也,则日月星辰在焉。故天左运,三光右旋。阳之清者,腾上而会于阳也,故风云动而雷雨作焉。阴之浊者,重滞而就地也,则海岳奠峙 而五谷草木昌焉。故岩岫出云,山泽通气。阴阳之气闭而不通也,则雪霜结而冻冰焉。阴之浊者,积冱而下凝也,穴岩幽藏而深邃,故五谷八石以错杂焉。天地之 中,阴阳正气之所交也,圣人焉,仙佛焉,庶民焉,贤愚寿夭,实所宰焉。胎卵湿化,无所息焉。是为六合也,是谓三生万物也。
人禀氤氲之气而生,而长至于二八之年。则九三之阳乃纯。当是时也,岂非上德之大人乎?忽天一朝,谋报浑敦之德者至,乃日凿一窍,则九三之阳,蹄骤奔蹶,而去之六二之中矣。由是乾不能纯,而破于离;坤有所含,而实于坎。
若夫至圣神人,能知道体太极之所以判,能知死生根本之所以始,能知乾坤阴阳之所以乘,能知天地玄牡之所以交,是以法乾坤之体,效坎离之用,振阴阳之柄,过生死之关,取坎中之阳,填离中之阴,离阴既实,则复纯白为乾矣。
斯时补足乾元,复全浑敦,以全亲之所生,以全天之所赋,是为囫囫囵囵一个完人也。再加向上功夫,精进不怠,则盆丹成而圣胎圆,圣胎圆而真人现。真人出现,变化无穷,隐显莫测,而与钟、吕、王、马并驾,亦又何难?
奈何世人不明此道,盛不知养,衰不知救,日复一日,阳尽阴纯,死而为鬼。故紫阳真人曰:嗟夫!人身难得,光阴易迁,罔测修短,安逃业报?不自及早省悟,唯只甘分待终。若临期一念有差,立堕三涂恶辙,则动经尘劫,无有出期。当此之时,虽悔何及?
故三教圣人,以性命学开方便门,教人熏修,以脱生死。
儒家之教,教人顺性命以还造化,其道公。
禅宗之教,教人幻性命以超大觉,其义高。
老氏之教,教人修性命而得长生,其旨切。
教虽分三,其道一也。
儒之圣教曰:安汝止,钦厥止,艮其止,止其方,缉熙敬止,在止至善。黄中通理,正位居体,思不出位,立不易方,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 大道。浑然在中,粹然至善。诚尽处腔子,里乐处方寸。神明之舍,道义之门,活泼泼地,乐在其中。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天下归仁,退藏于密,保思 何虑之天,不识不知之地。难以悉纪,要而言之,无非为此性命之道也。
道之玄教曰:玄牝之门,天地之根,生身处,复命关,金丹之母,玄关之窍,凝结之所,呼吸之根。甲乙坛,戊己门,心源性海,灵府灵台蓬莱岛。朱砂鼎、偃 月炉、神室,气穴、土釜、谷神、灵根、把柄、坎离交媾之乡,千变万化之祖,生死不相关之地,鬼神觑不破之机。难以悉纪,要而言之,无非为此性命之道也。
释之禅教曰:不二法门、甚深法界、虚空藏、寂灭海、真实地、总持门。彼岸、净土、真境心他极乐国。如来藏、舍利子、菩萨地、光明藏、圆觉海、般若岸、 法王城、西方、天堂、空中、真际、这个、三摩地、华藏海,陀罗尼门、不动道场、波罗蜜地,难以悉纪。要而言之,无非为此性命之道也。
儒曰:存心养性。道曰:修心炼性。释曰:明心见性。心性者,本体也。
懦之执中者,执此本体之中也。道之守中者,守此本体之中也。释之空中者,本体之中本洞然而空也。
道之得一者,得此本体之一也。释之归一者,归此本体之一也。儒之一贯者,以此本体之一而贯之也。
余于是而知:不执中、不一贯,其成圣而孔子乎?不守中,不得一,其能玄而老子乎?不空中、不归一,其能禅而释迦乎?唯此本体。以其虚空无朕,强名曰中;以其霹出端倪,强名曰一。言而中即一之藏也,一即中之用也。
故天得此而天天,地得此而地地,人得此而人人。而天地人之大道,原于此也。
皇得此而皇皇,帝得此而地地,王得此而王王。而皇帝王之大道,原于此也。
圣得此而圣圣,玄得此而玄玄,禅得此而禅禅。而圣玄禅之大道,原于此也。
帝皇之得道者,若羲农、黄帝焉。仕隐而得道者,如老、庄、关令焉。侯王而得道者,若子房、淮南焉。山岩而得道者,若钟、吕、希夷焉。
道之在天地间,成仙作佛者,历历不可以指数也。伏睹总仙之传,始知自古以来冲举者十万余人,拔宅者八千余处。奇若子晋之骖鸾、琴高之控鲤,寿若李脱之 八百、安期之三千。或住世而留形,或厌世而尸解。复有道成而隐,但为身谋,不肯遗名于世间者、岂胜道哉?是以深山妙窟,代不乏人,或隐或显,宁具知乎?
古之王公大人,折节下士,只为有道存尔。周子曰:天地间,至尊者道,至贵者德,至难得者人。人而至难得者,道德有于身而已矣。
先哲云:人身难得今已得,大道难明今已明。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世人不明此身虚幻,是四大假合之物耳。速如水上之沤,瞬若石中之火。人寿虽曰百年,迨其七十,固亦稀矣。
今以有限易摧之身,日逐无涯不测之事。一息不来,倏然长往,命未告终,真灵已殁于别壳矣。当斯之时,虽荣居极品,禄享千钟,家丰无价之珠,室富倾城之美,悉皆抛下,非已有也。所有与于偕行者,平昔所作罪业而已。故曰: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
回光集云:千年铁树开花易,一失人身再复难。
悟真篇云:试问堆金等山岳,无常买得不来么?
吕纯阳云:万劫千生得个人,须知前世种来因。速觉悟,出迷津,莫使轮回受苦辛。
张紫阳云:休教烛被风吹灭,六道轮回莫怨天。
三夏斯语,能不恤然失乎?
夫人欲免轮回,而不堕于世纲者,莫若修炼金丹,为升天之灵梯,超凡之径路也。其道至简至易,虽愚昧小人得而行之,亦立跻圣域。奈何世之修真者,志道而不专精,专精而不勤久,是以学者众而成者寡也。
尚书曰:知之非艰,行之唯艰。
道经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闻而不行,道安能成?
陈泥丸曰:我昔修行得真诀,昼夜功夫无断绝。一朝行满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阙。
马丹阳曰:师恩深重终难报,誓死环墙炼至真。
二公念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发勇猛心,辨精进力,若不立此大志,安能脱樊笼,而超霄汉者哉?
吕祖有云:辛勤二三年,快活千万劫。
盖天有时而倾,地有时而陷,山有时而推,海有时而竭。唯道成之后,乘飞龙,驾紫雾,翱翔天外,逍遥虚空,数不得而限之,命不得而拘之,真常本体,无有尽时,回顾世间之乐,何乐如之?
尝稽道德经曰:虽珙壁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此予道之所由作也。
性命说
夫学之大,莫大于性命。性命之说,不明于世之久矣。
何谓之性?元始真如,一灵炯炯是也。
何谓之命?先天至精,一炁氤氲是也。
然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原不可分。但以其在天,则谓之命;在人,则谓之性。性命实非有两。况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而性命之理,又浑然合一者哉。
故易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中庸曰:天命之谓命。此之谓也。
乃玄门专以气为命,以修命为宗,以水府求玄立教。故详言命而略言性,是不知性也,究亦不知命。
禅家专以神为性,以修性为宗,以离宫修定立教。故详言性而略言命,是不知命也,究亦不知性。
岂知性命本不相离,道释原无二致。神气虽有二用,性命则当双修也哉。
贤人之学,存心以养性,修身以立命。圣人之学,尽性而至命。
谓性者神之始,神本于性,而性则未始神,神所由以灵。命者气之始,气本于命,而命则未始气,气所由以生。
身中之精,寂然不动。盖刚健中正,纯粹精者存,乃性之所寄也,为命之根矣。
心中之神,感而遂通。盖喜、怒、哀、惧、爱、恶欲者存,乃命之所寄也,为性之枢矣。
性而心也,而一神之中炯。命而身也,而一气之周流。故身心,精神之舍也。而精神,性命之根也。
性之造化,系手心。命之造化,系乎身。见解知识,出于心哉。思虑念想,心役性也。举动应酬,出于身哉。语默视听,身累命也。
命有身累,则有生死。性受心役,则有去来。有生死,不能至命也。有去来,不能尽性也。
故盈天地间,皆是生气,参赞两间,化育万物。其命之流行,而不息者乎?盖生之理,具于命也。盈天地间,皆是灵觉,明光上下,照临日月。未始性,而能性我之性者,性之始也。未始命,而能命我之命者,命之始也。
天窍圆而藏性,地窍方而藏命。禀虚灵以成性,中天地以立命。性成命立,其中有神。命蒂元气,性根元神。潜神于心,聚气于身。其中有道。
性有气质之性,有天赋之性;命有分定之命,有形气之命。
君子修天赋之性,克气质之性;修形气之命,付分定之命。分言之,则二;合言之,则一。其中有理。
是以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吾身之神气合,而后吾身之性命见矣。性不离命,命不离性,吾身之性命合,而后吾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见矣。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是吾之真性命也。我之真性命,即天地之真性命,亦即虚空之真性命也。
故圣贤持戒定慧而虚其心,炼精气神而保其身。身保则命基永固,心虚则性体常明。性常明则无来无去,命永固则何死何生。况死而去者,仅仅形骸耳。而我之真性命,则通昼夜、配天地,彻古今者,何尝少有泯灭也哉。
尝观之草木焉,归根复命,而性在其中矣。性而神也,则花。花而实也,而命又在其中矣。自形中之神,以入神中之性,此之谓归根复命。
又尝譬之男女媾精焉,而一点之善,落于子宫者,气合之而为命也,而性即存于其间。其即一阴一阳之相搏,而一点落于黄中之中以成性。乃妙合而凝,不测之神乎?此之谓性命妙合。
奈妙合之道不明,修世者遗命,且并率性之窍妙,不得而知之,矧能炼之乎?非流于狂荡,则失于空寂,不知其命,末后何归。修命者遗性,且并造命之功夫,不得而知之,知能守之乎?
非执于有作,则失于无为。不知其性,劫运何逃?即二氏之初,亦岂如是乎?
吾闻释迦生于西方,亦得金丹之道,是性命兼修,为最上乘法,号曰金仙。
吕祖亦曰:只知性,不知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
岂但如今之导引者流,而以形骸为性命焉已哉。又岂但如今炼神炼气者流,而以神气为性命焉己哉。又岂但如今修性修命者流,而以性命为性命焉己哉。是皆不唯无益于性命,而且有害于性命。不得性命之真,良可叹也。
故尝论之,人在母腹,呼吸相会,是以母之性命为性命,而非自为性命。至于出胞断蒂,而后自为性命,然亦非真常之性命也。必于自为性命中,而养成乾元面目,露出一点真灵。
形依形,形不坏;神依性,神不灭。知性而尽性,尽性而至命。乃所谓虚空本体,无有尽时。天地有坏,这个不坏,而能重立性命,再造乾坤者也。
故道家不知此,则谓之傍门;释氏不知此,则谓之外道,又焉能合天地之德,而与太虚同体哉?噫!至此而性命之说,无余旨矣。
死生说
大众好生恶死,以莫识死生故。生从何来,死从何去。徒在生前,奔驰谋作,致大亏生道,不得逍遥。故于死后,渺茫沦落,不戡破死门,竟堕轮转。
所以仙佛出世,汲汲以一大事因缘,使人知去来处,徐徐引出生死苦海。易系曰:原始要终。故知死生之说,盖无始之始,强名乾元,即本来妙觉;无终之终,强名道岸,即无余涅槃。
生而生也,而其所以生者,固在于此;至死而死也,而其所以不死者,亦在于此。此而不知,则未有不随生而存,随死而亡者,沉溺恶道,出没无期。
生则是第八识神阿赖耶主之,死亦是第八识神阿赖耶主之。投胎则此识先来,舍身则此识后去。故曰:去后来先作主公。经颂曰:善业从下冷,恶业从上冷,二皆至于心,一处同时舍。当此之际,如生龟解壳,活蟹落汤,地水火风,各自分散。
而神既离形,但看世界,与泼墨相似,东西莫辨,上下不知。只见有缘之处,一点妄明。见明色,发明见,想成流,爱为种。纳想为胎,入母中官,禀气受质。气则顿具四大,渐成诸根,心则顿具四蕴,渐成诸识。
十月胎完,及期而育,地覆天翻,人惊胞破,如行山巅蹶什之状。头悬足撑而出。囫囵一声,天命真元,著于祖窍。昼居二目,而藏于泥丸;夜潜两肾,而蓄于 丹鼎。乳以养其五脏,炁则冲乎六腑。骨弱如绵,肉滑如饴,精之至也;视而不瞬,哮而不嘎,和之至也。此乃赤于混沌,纯静无知,属阴坤卦。
自一岁至三岁,长元炁六十四铢,一阳生乎复卦。
至五岁,又长元炁六十四铢,二阳生乎临卦。
至八岁,又长元炁六十四铢,三阳生手泰卦。
至十岁,又长元炁六十四铢,四阳生手大壮。
至十三岁,又长元炁六十四铢,五阳生乎夬卦。
至十六岁,又长元炁六十四铢,六阳是为乾卦。
盗天地三百六十铢之正炁,原父母二十四铢之祖炁,共得三百八十四铢,以全周天之造化,而为一斤之数也。
此时,纯阳既备,微阴未萌,精炁充实,如得师指,修炼性命,立可成功矣。
自此以后,欲情一动,元炁即泄,不知禁恳,贪恋无已。故由十六至二十四岁,耗元炁六十四铢,应乎姤卦。一阴初生,品物咸章,淳浇朴散,去本虽未远,愎霜之戒,己见于初,又若勤修炼,可谓不远复者矣。
至三十二岁,耗元炁六十四铢,应乎遁卦。二阴浸长,阳德渐消,欲虑蜂起,真源流荡,然而血气方刚,志力果敢,若勤修炼,则建立丹基,亦易为力。
至四十岁,又耗元炁六十四铢,应乎否卦。天地不交,二气各复其所,阴用事于内,阳失位于外,若勤修炼,则危者可安,亡者可保。
至四十八岁,又耗元炁六十四铢,应乎观卦。二阳在外,而阳德微,重阴上行,而阴气盛,若勤修炼,则可抑方盛之阴柔,扶向微之阳德。
至五十六岁,又耗元炁六十四铢,应乎剥卦。五阴并升乎上,一阳将反乎下,阴气横溃,阳力仅存,若勤修炼,如续火于将穷之木,布雨于垂槁之苗。
至六十四岁,卦炁已周,所得天地父母之元炁三百八十四铢、而为一斤之数者,耗散已尽,复返于坤。纯阴用事,阳气未萌,若勤修炼,时时采药,时时栽接,则阴极而能生阳,穷上而能反下,革柔为刚,还老为强矣。
于此时不遇至人,汲汲修炼,虽保余年,皆籍谷精以培后天之精气,无复有先天之元炁矣,安能长生不死哉?
此所以虚化神、神化炁、炁化血、血化形、形化婴、婴化童、童化少、少化壮、壮化老、老化死、死复化为虚、虚复化为神、神复化为气、气复化为物,化化不间,犹环之无穷。
夫方物非欲生,不得不生,万物非欲死,不得不死。任他尘生尘灭,万化万生,不能脱离苦海,劫劫生生,轮回不绝,无终无始,如汲井轮。三界凡夫,无一不遭此沉溺。
故世人莫知生从何来,盖参父母未生前;死从何来,知来然后知生处。世人莫问死从何去,盖参魂游魄降后;生从何去,知去然后知死处。死之机由于生,生之 机原于死。无死机不死,无生机不生。生死之机两相关,世人所以有生死,生死之机不相关,至人所以超生死。有生死者,身也;无生死者,心也。敦复则心生,迷 复则心死。则危者可安,亡者可保。
至四十八岁,又耗元炁六十四铢,应乎观卦。二阳在外,而阳德微,重阴上行,而阴气盛,若勤修炼,则可抑方盛之阴柔,扶向微之阳德。
至五十六岁,又耗元炁六十四铢,应乎剥卦。五阴并升乎上,一阳将反乎下,阴气横溃,阳力仅存,若勤修炼,如续火于将穷之木,布雨于垂槁之苗。
至六十四岁,卦炁已周,所得天地父母之元炁三百八十四铢、而为一斤之数者,耗散已尽,复返于坤。纯阴用事,阳气未萌,若勤修炼,时时采药,时时栽接,则阴极而能生阳,穷上而能反下,革柔为刚,还老为强矣。
于此时不遇至人,汲汲修炼,虽保余年,皆籍谷精以培后天之精气,无复有先天之元炁矣,安能长生不死哉?
此所以虚化神、神化炁、炁化血、血化形、形化婴、婴化童、童化少、少化壮、壮化老、老化死、死复化为虚、虚复化为神、神复化为气、气复化为物,化化不间,犹环之无穷。
夫方物非欲生,不得不生,万物非欲死,不得不死。任他尘生尘灭,万化万生,不能脱离苦海,劫劫生生,轮回不绝,无终无始,如汲井轮。三界凡夫,无一不遭此沉溺。
故世人莫知生从何来,盖参父母未生前;死从何来,知来然后知生处。世人莫问死从何去,盖参魂游魄降后;生从何去,知去然后知死处。死之机由于生,生之 机原于死。无死机不死,无生机不生。生死之机两相关,世人所以有生死,生死之机不相关,至人所以超生死。有生死者,身也;无生死者,心也。敦复则心生迷, 迷复则心死。
故仙佛愍之,说一切众生,具有本来一灵真觉,但昏惑不见,使天命之性,浪化迁流,转转不悟。而世世堕落,失身于异类,透灵于别壳,至真性根,不复于人。
我当以圣道,令众生永离妄想,能致自身如仙家之长生、佛氏之不死去。
邪正说
大道生天、生地,天地生人、生物。天、地、人、物一性同体。天有阴阳,地有刚柔,物有牝牡,人有男女。
有阴阳斯有日月星辰,有刚柔斯有山川草木,有牝牡斯有胎卵湿化,有男女斯有配偶生育。
众生因配偶有淫欲,因生育有恩爱。有淫欲、恩爱,故有魔障、烦恼。有魔障、烦恼,故有一切苦厄。有一切苦厄,故有生老病死。
是以太上蕴好生之德,开度世之门,著经立法,教人返朴还淳。无欲观妙,有欲观窍。致虚守静,归根复命。早复重积,深根妙蒂。得一守中,虚心实腹。弱志 强骨,挫锐解纷,和光同尘。专气致柔,抱一无离。知雄守雌,知白守黑。闭门塞兑,被褐怀玉。窅窅冥冥,其精曰生,恍恍惚惚,其精不泄。日生则日长,不泄则 不竭。精能化气,气能化神,神能还虚。五行不能盗,阴阳不能制。与道为体,超出天地。此乃老子清静无名之道也。
至汉魏伯阳真人礼金碧经而作参同契,始有龙铅虎汞之名。爱及唐宋,诸仙叠出,丹经灿然。横说竖说,种种异名,载于丹书,不可胜数。究竟本来,无非吐露同出异名之一物耳。
盖圣师阐教,敷杨备细详说,实欲人人领悟、个个成真,殊不知名愈深而事愈繁,书愈多而道愈晦。况多为庚辞隐语,孔窍其门,使学者无罅缝可入,往往目眩心摇,望溟之叹。
幸吾师尹真人出,欲续大道之一丝,以复无名之古教。于是剪除繁羌,撮其枢要,扫除譬喻,独露真诠,标摘正理,按图立象,不可施于笔者,笔之不可发于语 者。语之直指何者是铅汞,何者是龙虎,何者是鼎炉,何者是药物,何者谓之采取,何者谓之抽添,何者谓之温养,何者谓之火候,何者是真种子,何者是真性命, 何者是结胎,何者是了当,历历发明,毫发无隐。后之有志于道者,再不为丹经所惑也。
况丹经子书,汗牛充栋,讲理者多,留诀者少。初无下手入门,次无采药结胎,末无极则归着。后人不识次序,如何凑泊得来?不免有搀前越后之差,首颠尾倒 之乱。学道一生,不得其门而入者多矣。间有入门者而不知升阶,有升阶者而不知登堂,有登堂者而不知入室。是以次第工夫乃修真之首务,岂可缺焉?
予最爱藏经中四句偈曰: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边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世尊亦曰:度尽众生,然后作佛。区区由是,发一念慈悲,罄将师投秘诀彻底掀番,满盘托出,吁徕后之有缘,复返天界而不沉溺于苦海中者。此予之心也。
其一曰:涵养本原,救护命宝。
其二曰:安神祖窍,翕聚先天。
其三曰:蛰藏气穴,众妙归根。
其四曰:天人合发,采药归壶。
其五曰:乾坤交媾,去矿留金。
其六曰:灵丹入鼎,长养圣胎。
其七曰:婴儿现形,出离苦海。
其八曰:移神内院,端拱冥心。
其九曰:本体虚空,超出三界。
于中更有炼形、结胎、火候等诸心法,以全九转还丹之功。
大道口诀,至此吐露尽矣。今之道者,峨冠方袍,自足自满,不肯低情下意,求师指授大道次第,惟只以盲弓盲,趋入旁蹊曲径。岂知道法三千六百、大丹二十四品皆是傍门,独此金丹一道是条修行正路。除此以外,再无别途可以成仙作佛也。
故法华会上,世尊指曰:唯此一事实,余二即非真。
尹真人曰:九十六种外道,三千六百傍门,任他一切皆幻,只我这些是真。
云房真人曰:道法三千六百门,人人各执一苗根,谁知些子玄关窍,不在三千六百门。
盖玄夫大道,难遇易成而见功迟。傍门小术,易学难成而见效速。是以贪财好色之徒,往往迷而不悟。其中有好炉火者,有好彼家者,有视顶门者,有守脐蒂 者,有运双睛者,有守印堂者,有摩脐轮者,有摇夹脊者,有兜外肾者,有转辘轳者,有三峰采战者,有食乳对炉者,有闭息行气者,有屈伸导引者,有三田还返 者,有双提金井者,有哂背卧冰者,有饵芝服术看,有纳气咽津者,有内视存想者,有休粮辟谷者,有忍寒食秽者,有搬精运气者,有观鼻调息者,有离妻入山者, 有定观鉴形者,有熊经鸟伸者,有餐霞服气者,有长坐不卧者,有打七炼魔者,有禅定不语者,有斋戒断味者,有梦游仙境者,有默朝上帝者,有密咒驱邪者,有见 闻转诵者,有食己精为还元者,有捏尾闾为闭关者,有炼小便为秋食者,有采女经为红铅者,有抉阳用胞衣而炼紫河车者,有开关用黑铅而铸雌雄剑者,有闭目冥心 而行八段锦者,有吐故纳新而行六字气者,有面壁而志在降龙伏虎者,有轻举而思以驾风骖者,有吞精咽华以翕日月者,有步罡愎斗以窥星辰者,有依卦爻之序而朝 屯暮蒙者,有售黄白之术而烧茆弄火者,有希慕长生不死者,有驰志月日飞升者,有着相执而不化者,有着空流而不返者,有持戒定慧而望解脱者,有祛贪嗔痴而思 清静者,有生而愿超西域者,有死而愿登天堂者,似此泯泯棼棼,难以悉举。
道释者流,执此一术一诀,便谓金丹大道,止于是矣。吁!此辈如管中窥豹,井底观天,妄引百端,支离万状,碎将至道,破段分门,以迷指迷,盲修瞎炼。不肯自思已错,更将错路教人。
是以王良器作破迷歌,陈泥丸作罗浮吟,钟离翁作正道歌。历举傍门诸术之非,以救错行邪径之失也。
于中亦有数条,可以攻疾病,救老残,益算延年,住世安乐。间或亦有超脱者,不过成个蓬岛仙罗汉果耳。
故傅大土云:饶经八万劫,终是落空亡。此乃小乘功夫,不合大道全体。
故张平叔云:学仙须是学天仙,唯有金丹最得端。
盖金丹之道,简而不繁。以虚无为体,以清静为用。有作以成其始,无为以成其终。从首至尾,并无高远难行之事。奈何世人,道在近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背明投暗,不亦感乎?
夫金者,坚之称;丹者,圆之喻,是人毗卢性海乾元面目。世尊名之,空不空,如来藏。老君号之:玄又玄,众妙门。以此而言道,谓之无上至尊之道;以此而言法,谓之最上一乘之法。三教圣贤皆从此出修行正路。孰有正于此哉?
子之本怀,正欲乘此皇极昭明之世,与群生同种乾元之因,共结龙华之伴,故作此说而挽邪归正,并吾师所授诸图诀窍明明指出,使诸学者印证丹经,一览而无疑矣。



如此大法,万神圭旨是也!
人之元气逐日发生。子时复气到尾间。丑时临气到背堂。寅时泰气到玄枢。卯时大壮气到夹脊。辰时书气到陶道。已时乾气到玉枕。午时垢气到泥丸。未时豚气到明堂。申时否气到膻中。酉时观气到中浣。戍时剥气到乾阙。亥时坤气而归于气海矣。
人身有任督二脉,为阴阳之总。任脉者,起于中极之,下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喉,属阴脉之海。督脉者,起于下极之。腧穿脊里,上风府,循额至鼻,属阳脉之海。鹿运属闾,盖能通其督脉也。龟纳鼻息,盖能通其任脉也。人能通此二脉,则百脉皆通而无疾矣。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肺者,相传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者,仓禀之首,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肾者,作强之官,技巧出焉。
脑者,髓之海,诸髓皆属之,故上至泥丸,下至尾骶,俱肾主之。膻中,在两乳间,为之之海,能分布阴阳,为生化之源。故名之曰海膜,在肺下与助腹周围,相着如幕,以遮浊气,使不熏蒸上焦。幽门在大小肠之间,津液渗入膀胱。滓秽流入大肠,变化出矣。
普照图之上一层者,直指心源性海之窍;中一层者,直指黄中正位之窍;下一层者,直指关元气海之窍。此谓前三关也。
反照图之下一层者,指出尾闾太玄之窍,中一层者,指出夹脊双关之窍,上一层者,指出天谷泥丸之窍。此谓后三关也。丹阳云:前三三,后三三,收拾起,一担担,是此义也。
时照图者,发明阳升阳降之机,四象环中之妙。
内照囹者,指示五脏六腑、二十四椎、任督两脉,使内观者知有下手处。若人不明窍而言修,犹人未能立而言行也。从古诸仙皆口口相传、心心相授,不敢明将 此窍示人,是惧泄天机之故耳。吾师尹公开佛之正知见,等众生如一子,绘此四图接引后之迷者,意在普度有缘,同出生死苦海。

此○者,释曰圆觉,道曰金丹,儒曰太极。所谓无极而太极者,不可极而极之谓也。凡人始生之初,一点灵光而所以主张乎形骸者,太极也。父母未生以前,一片太虚而所以不属乎形骸者,无极也。度师曰:欲识本来真面目,未生身处一轮月。
尹公曰:太极有二理,自运行而言则曰时候。虽天地不外乎一息,自凝结而言则曰真种。虽一黍可包乎天地,宿蛰、归根、晏息、杳冥是为时侯太极。孕字、结实、交媾、结胎,是为真种太极。人能保完二极而无失,则可以长生不化,岂止尽年,令终而已哉。
太极发挥
大哉!吾身之太极。生生化化,与天地终。长生不化,超出天地。戒伤生,忌恶化,可以尽年,可以令终。绝其生,断其化,可以长生,可以不化。尽年令终,与凡夫异;生长不化,与仙佛同。两者皆从太极中出,而作用不同。
人皆知太极在未有天地万物之先,而不知既有天地万物,各有太极具焉。太极有时候、有真种。
未有天地万物之太极,在戌亥二会。有此二会,太极斯有一元造化。每年太极在九月、十月,有此两月太极,斯有一年造化。每月太极在二十六至三十,有此五 日太极,斯有一月造化。每日太极在戌亥二时。有此二时,太极斯有一日造化。一时太极在窈窈冥冥二候,有此二候太极,所有一时造化。
动物太极在宿蛰孕字,植物太极在归根结实,人身太极在晏息、窈冥、交媾、结胎。交媾有时,调养有法,不伤太极,此尽年令。终断淫欲,时入窈冥,保完太 极,此乃长生不化。尽年令终之道,亦有毁坏。长生不化之道,可以成仙,可以作佛,终无毁坏。岂直异于凡夫,别于草木禽兽云乎哉?



此图专指人心虚灵不昧一窍而说。这个窍原是廓然无际,神妙莫测的,原是浑然大中、不偏倚的,原是粹然至善、纯一不杂的。昭昭乎本是圆明洞彻而无碍。以为有不睹不闻,奚所有也;以为无至灵至神,未尝无也,本无方所亦无始终。
未有天地万物之先,这个原是如此;既有天地万物之后,这个只是如此,至无至有、至有至无,乃乾坤之灵体,元化之玄枢,人人性命之本原,天下万物、万事之大 本。太易所谓太极四象、八卦皆由此出。大舜之谓中,孔子之谓一。帝王之授受,圣贤之相传。明此便是克明峻德,知此便是知易,见此便是见道,立此便是立天下 之大本,通此,性由我尽、命由我立,造化尽在我矣。


夫黑铅、水虎者,是天地发生之根,乃有质而有气也。红铅、火龙者,是天地发生之本,乃有气而无质也。有质者,真铅也,大阴月之精也,为天地万物育形之母。 无质者,真汞也,太阳日之光也,为天地万物发生之父。铅汞之体,互相孽胤,循环不绝,可谓生天、生地,生万物之祖宗也。
古之至人,知神物隐于此,假法象而采取太阴之精,设鼎器而诱会大阳之气,使归神室,混混相交,交合不已,孽产无穷,而水中生魂,金中生魄,魂魄凝然,化为鄞鄂,交结百宝,名曰金液还丹。


日者,阳也。阳内含阴,象砂中有汞也。阳无阴,则不能自耀其魂,故名曰雌火,乃阳中含阴也。日中有乌,卦属南方,谓之离女。故曰:日居高位反为女。
月者,阴也。阴内含阳,象铅中有银也。阴无阳,则不能自莹其魄,故名曰雄金,乃阴中含阳也。月中有兔,卦属北方,谓之坎男。故曰:坎配蟾宫却是男。
无漏云:铅求玉兔脑中精,汞取金鸟心内血,只驱二物结成丹,至道不繁无扭捏。
悟真云: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搏乌免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
二物者,一体也。

凡修金液大丹,必先安炉立鼎。鼎之为器,非金非铁;炉之为具,非玉非石。黄庭为鼎,气穴为炉。黄庭正在气穴上,缕络相连,乃人身百脉交汇之处。鼎卦曰:正位凝命是也。此谓之小鼎妒也。
乾位为鼎,坤位为炉。鼎中有水银之阴,即火龙性根也。炉内有玉蕊之阳,即水成命蒂也。虎在下,为发火之枢机;龙居上,起腾云之风浪。若炉内阳生阴降无差, 则鼎中天魂地魄留恋,青龙与白虎相拘,玉免与金乌相抱。火候调停,炼成至宝。故青霞子曰:鼎鼎非金鼎,炉炉非玉炉。火从脐下发。水向顶中符。三姓既会合, 二物自相拘。固济胎不泄,变化在须臾。此谓之大鼎炉也。
凡修炼者,先修外药,后修内药。若高上之士,夙植灵根,故不炼外药,便炼内药。内药无为无方。为外药有为有以,为内药无形无质。而实有外药,有体有用。而 实无外药,可以治病,可以长生。久视内药,可以超越,可以出有入无。外药外阴阳往来,内药内坎离辐辏。以外药言之,交感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气,更要微 微,思虑之神,贵在安静。以内药言之,炼精者,炼元精,抽坎中之元阳也,元精固,则交感之精自不泄漏;炼气者,炼元气,补离中之元阴也,元气住,则呼吸之 气自不出入;炼神者,炼元神,坎离合体而复乾元,元神凝则思虑之神自然泰定。
内外兼修,成仙必矣。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所谓顺去生人、生物。今则形化精、精化气、气化神、神化虚,此所谓逆来成仙、成佛。初关炼精化炁者,要识天癸生时, 急急来之。采时须以徘徊之意,引火逼金行,颠倒转自然,鼎内大丹凝。中关炼气化神者,乘此火力炽盛,驾动河车,自太玄关逆流,至天谷穴,炁与神合,然后下 降黄房。所谓乾坤交媾罢,一点落黄庭。上关炼神还虚者,守一抱元,以神归于毗卢性海。
盖三关自有为入无为者,渐法也。修上一关,兼下二关者,顿法也。若径作炼神还虚者,工夫列虚极静笃时,精自化炁,炁自化神。即关尹子忘精神而超生之上旨也。
丹田喻日,心中元性喻月。日光自返照月,盖交会之后实体乃生金也。月受日气,故初三生一阳者,丹既居鼎,觉一点灵光自心常照而无昼夜。一阳生于月之八日而 二阳产矣。二阳者,丹之金气少旺,而元性又少现。自二阳生之于望而三阳纯矣,三阳纯者是所谓元性尽现而如月之圆矣。十六而一阴生,一阴者,性归于命之始 也。自一阴生至于月之二十三而二阴产矣。二阴者,乃性归于命三之二也。自二阴生于月之三十日而三阴全矣。三阴金,乃性尽归于命也。方其始也,以命而取性。 性全矣,又以性而安命。
此是性命双修大机括处。

夫天之气之所从生者,盖蕴于天地之土中而无尽藏也。人之气所从生者,盖蕴于人身之土中而无尽藏也。故仁义礼智之根,根之心;犹草木之根,根于土。草木之 根根于土,自然畅茂,而条达仁义礼智之根根于心,自然生色而啐面。孟子曰:居移气,养移体。大学曰:心广体胖。心既广矣,体复胖矣,而谓病之不去体者,妄 也。至若枝叶之或憔悴而枯槁也,则又如之何?亦唯直从于其根焉。而培之,而溉之,培之溉之而生意有不复息乎?盖草木之根,病则枝叶病。若人之心犹草木之根 也,心病则身病,心不病则身不病。故身病由于心病。而体胖,数语乃去病之圣药也。
鬼云为魂,鬼白为魄。云者,风,风者,木;白者,气;气者,金。风散故轻清,轻清者,魄从魂升。金风故重浊,重浊者,魂从魄降。故圣人以魂运魄,众人以魄 摄魂。魂昼寓目,魄夜舍肝。寓目能见,舍肝能梦。梦多者,魄制魂;觉多者,魂胜魄。盖因魄有精,因精有魂,因魂有神,因神有意,因意有魄。五者运行不已, 所以我之伪心流转造化几亿万岁未有穷极。然核芽相生不知其几万株。天地虽大,不能芽空中之核;雌卵相生,不知其几万禽,阴阳虽妙,不能卵无雄之雌。是以圣 人,万物之来,对之以性而不对之以心。性者,心未萌也,无心则无意,无意则无魄,无魄则不受生,而轮回永息矣。

太虚寥廓,皓月粲然,雪浪翻腾,金蟆吐耀。人见月之所以明而曰:金精盛则月明焉。孰知金之所以生者,自月而产也。人见金之产于月,而不知月之明本出于日 也。月者,喻元性也。水,喻坎宫也。金蟆者,喻一点真阳之窍也。元性,喻月性之用也。性之初见,圆陀陀,光灿灿,状似流星。盖气质之性稍息,而元神真性就 见,如云开则月现,雾散则阳晖。才见此物,分明便是元气产矣,速急采取。譬之,见贼便捉,毋令再逸。收归于鼎器之中,则一点元气蟾光终,不可得而出矣。
离日为汞,中有己土,强名曰龙。其形狞恶,主生人杀人之权,专成佛成仙之道,威能变化,感而遂通,云行雨施,品物流行,乾之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子曰:龙德而正中也。世人不悟此龙生生之功,每服其害。若人悟而畏之,调而驭之,则能降此狞恶之龙而积至精之汞。降之者,制其心中真火,火性不飞,则龙可制而有得铅之时。
故曰:不积汞,何以取其铅,不降龙,无以伏其虎。且真铅真汞未易相投,而真虎真龙亦难降伏。学道者若能了得这个字,其他事皆未务也。

坎月为铅,铅中有戊土,强名曰虎,其形猖狂,虽能伤人杀人,却蕴大乘气象,举动风威,叩之则应,舍弘光大品物资生文。
王重阳曰:履虎尾,不咥人。
亨又曰:愎道坦坦,幽人贞吉。
孔子曰:素愎之往,独行愿也。
若人悟而畏之,驯而调之,则能伏此猖狂之虎,以产先天之铅。伏之者,伏身中真水,水源至清,则虎可伏而无咥人之害。
故历代圣师以降龙为炼已,以伏虎为持心。是以纯阳翁云:七返还丹在人,先须炼己待时。
紫阳翁云:若要修成九转,先须炼己持心。皆此义也。

身、心、意谓之三家。三家相见者,胎圆也。精、气、神谓之三元。三元合一者,丹成也。摄三归一,在乎虚静。虚其心,则神与性合。静其身,则精与情寂。意大定,则三元混一。
情合性谓之金木并,精合神谓之水火交,意大定谓之五行全。
然而精化为炁者,由身之不动也。炁化为神者,由心之不动也。神化为虚者,由意之不动也。心若不动,则东三南二同成五也。身若不动,则北一西方四共之也。意若不动,则戊己还生数五也。
身,心、意合,则三家相见,结婴儿也。
四象者,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龙木生火,同瞩乎心。心者,象帝之先灵妙,本有中之真无也。心若不动,则龙吟云起。朱 雀敛翼,而元气聚矣。虎金生水,同系乎身。身者,历劫以来清静,自无中之妙有也。身若不动,则虎啸风生。玄龟潜伏,而元精凝矣。精凝气聚,则金木水火混融 于真土之中,而精神魂魄攒簇于真意之内。真意者,乾元也。乃天地之母,阴阳之根,水火之本,日月之宗,三才之源,五行之祖,万物赖之以生成,千灵承之以舒 惨。意若不动,则二物交、三宝结、四象和合、五行攒簇,俱会八中宫而大丹成矣。故紫阳云:五行全要八中央。盖此之谓也。

铅汞者,太极初分,先天之炁也。先天炁者,龙虎初弦之炁也。虎居北方坎水之中,而坎中阳爻原属于乾。劫运未交之先,乾因颠蹶驰骤误陷于坤。乾之中爻损而成 离。离本汞居,故曰,坎内黄男名汞祖也。龙居南方离火之内,而离中阴爻原属于坤,混沌颠落之后,坤因含受孕育,得配于乾。坤之中爻实而为坎,坎本铅会,故 曰离中玄女是铅家也。似此男女异室,铅汞异炉,阴阳不交,则天地否矣。圣人以意为黄婆,引坎内黄男,配离中玄女。夫妻一媾,即变纯乾,谓之取坎填离,复我 先天本体。故悟真篇云:取将坎内中心实,点化离宫腹内阴,正此义也。
此咒是观音菩萨微妙心印。若人书写六字大明咒者,即同书写三藏法宝;若人得念六字大明咒者,则同讽诵七轴灵文。又能开智慧门,能救百难苦,三世业冤,悉皆 清静,一切罪障,尽得消除,解脱生死,安乐法身。然而念咒亦有密诀。故第一声中叫唵之,乃以呼吾身毗卢遮那佛也。第二声东而嘛之,乃以呼吾身不动尊佛也。 第三声南而呢之,乃以呼吾身宝生佛也。第四声西而叭之,乃以呼吾身无量寿佛也。第五声北而咪之,乃以呼吾身不空成就佛也。第六声复上返于喉而作吽者,乃以 呼吾身大势至金刚也。久则五炁归元,即成就不思议功德而证圆通也。

日也者,天之丹也,黑而荡之,则日不丹。心也者,人之丹也,物而霾之,则心不丹。故炼丹也者,炼去阴霾之物,以复其心之本体天命之性之自然也。天命之性, 吾之真金也,人人之所必有者。气质之性,金之浊渣也。上智之所不无者,若以人伦日用之火而日炼之,则气质之性日除。气质之性日除,则天命之性自见矣。故五 帝三王君也,而以君道而日炼其心;伊博周召相也,而以相道而日炼其心,孔曾思孟师也,而以师道而日炼其心。无时而不心在于道,无时而不以道而炼其心,此乃 古大圣大贤为学之要法,百炼、炼心、炼性之明训也。
释氏谓,人之受生,必从父精母血与前生之识神三相合而后成胎。精气受之父母,神识不受之父母也。盖从无始劫流来,亦谓之生灭性。故曰:生灭与不生灭和合 而成八识也。盖造化间有个万古不移之真宰,又有个与时推移之气运。真宰与气运合是谓天命之性。天命之性者,元神也。气质之性者,识神也。故儒家有变化气质 之言,禅宗有返识为智之法。今人妄认方才中有个昭昭灵灵之物,浑然与物同体,便以为元神在。是殊不知此即死死生生之本,非不生不灭之元神也。噫,识识易, 去识难,若不以天命元神战退无明业识。终在生灭场中,未见有出头日也。
一气初判而列二仪,二仪定位而分五常,五常异地而各守一方,五方异气而各守一子。青帝之子名龙烟,受甲乙木德之三气。赤帝之子名丹元,受丙丁火德之二气。 白帝之子名皓华,受庚辛金德之四气。黑帝之子名玄冥,受壬癸水德之一气。黄帝之子名常存,受戊己土德之五气。故金得土则生,木得土则旺,水得土则止,火得 土则息。唯圣人知回几之道、得还元之理。于是攒五簇、四会、三合、二而归一也。盖身不动则精固而水朝元,心不动则气固而火朝元,真性寂则魂藏而木朝元,妄 情忘则魄伏而金朝元,四大安和则意定而土朝元。此谓五气朝元,皆聚于顶也。
九年面壁之后。灵台晶莹,觉海圆明,性命混融,形神俱妙。与天地合德,与太虚同体,此同丹道已成而积功累行不可缺也。盖道之与德犹阴之与阳,行之与功犹日 之与足。钟离翁云:有功无行如无足,有行无功目不全。功行两圆足自备,谁云无分作神仙?是以古仙上圣金丹事成,温养事毕,游戏人间,和光混俗,随力建功, 随方解缚,扶危拯厄,救劫匡时,普渡群迷,接引后学,道上有功,人间有行。功行满足,潜伏俟时,只待天书降诏,玉女来迎,驾雾腾云,直入三清圣境。如张紫 阳翁悟真篇云:德行修逾八百,阴功积满三千,宝符降诏去朝天,稳驾琼舆凤辇。
仙有五等,佛有三乘,修持功行不齐,所以超脱稍异。飞升冲举者上也,坐化尸解者次也,投胎夺舍者又其次也。乘龙上升者,如黄帝、茅蒙、王玄甫、韦善俊是 也。驾云上升者,如杨羲、李笈、蓝采和、孙不二是也。控鲤上升者,如子英、琴高是也。骖鸾上升者,如子晋、邓郁是也。跨鹤上升者,如桓问、屈处静是也。御 风上升者,如葛由、武夷君是也。拔宅飞升者,如何候、尹喜、淮南王、许旌阳是也。白日冲举者,如蔡琼、冯长、马成子、浮丘伯是也。尝考到仙谱传,始知从古 至今成仙者十万余人,拔宅者八千余处。所以纯阳翁于景福寺壁间题一联云:莫道神仙无学处,古今多少上升人。






亨 集
性命双修万神圭旨第一节口诀
涵养本原救护命宝
(内附退藏沐浴、玉液炼形二法)
欲修长生,须识所生之本;欲求不死,当明不死之人。故曰:认得不死人,方才人不死。那不死的人,道家呼为铁汉,释氏唤作金刚,即世人本来妙觉真心是也。
此心灵灵不昧、了了常知,其体不生不灭,其相无去无来。究之,于先天地之先,莫知其始;穷之,于后天地之后,莫知其终。高而无上,广不可极;渊而无下,深不可测。乾坤依此而覆载,日月依此而照临,虚空依此而宽广,万灵依此而变通。
三教大圣,教人修道,是修这个;成仙成佛,也是这个;戴角披毛,也是这个。
圣凡二路,由此而分。出生死,再无别途;登涅槃,唯此一法。然世间万汇,未有一物不被无常所吞,独有这个,无生灭可缚,无色相可窥,端端正正,停停当当,分分晓晓的,而人不悟其所本来也。
不悟者何,为有妄心。何为妄心?盖为一切众生从无始已来,迷却真心,不自觉知,故受轮转,枉入诸趣,原夫真心无妄,性智本明,妙湛元精。由妄瞥起,俄然晦昧,则失彼元精,枯湛发知,故转智为识,形中妄心,名之曰识。
心本无知,由识故知;性本无性,由识故生。生身种子,萌孽于兹,开有漏华,结生死果。今人妄认方寸中,有个昭昭灵灵之物,浑然与物同体,便以为元神在是。殊不知此即死死生生之识神,劫劫轮回之种子耳。
故景岑云:学道之人不悟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
嗟夫!世人以奴为主而不知,认贼为子而不觉。是以世尊教人:先断无始轮回根本者此也。此根既断,则诸识无依,复我元初常明本体。
然而大道茫茫,当从何处下手?是以齐襟必举领,整网要提纲。昔尹师指出:修行正路一条。教人打从源头上做起。若源头洁净,天理时时现前,识念自然污染不得。譬如昊日当空,魍魉灭迹,此一心地法门,是古今千圣不易之道。
故老子曰:若夫修道,先观其心。观心之法,妙在灵关一窍。人自受生感气之初,禀天地一点元阳,化生此窍,以藏元神。其中空空洞洞。至虚至明,乃吾人生生主宰。真所谓有之则生,无之则死,生死盛衰,皆由这个。
儒曰:灵台。
道曰:灵关。
释曰:灵山。
三教同一法门,总不外此灵明一窍。
释教曰: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论其所也。
玄教曰:大道根茎识者稀,常人日用孰能知,为君指出神仙窟,一窍弯弯似月眉。论其形也。
盖此窍乃神灵之台,秘密之府。真净、明妙、虚散、灵通、卓然而独存者也。众生之本原,故曰心地。诸佛之所得,故曰菩提。交彻融融,故曰法界,寂静常 乐,故曰涅槃。不浊不漏,故曰清净。不妄不变,故曰真如。离过绝非,故曰佛性。护善遮恶,故曰总持。隐覆含摄,故曰如来藏。超越玄秘,故曰密严国。统众德 而大备,烁群昏而独照,故曰圆觉。其实皆一窍也。背之则凡,顺之则圣。迷之则生死始,悟之则轮回息。
欲息轮回,莫若体乎至道。欲体至道,莫若观照本心。应须音眼虚鉴,常教朗月辉明,每向定中慧照。时时保得此七情未发之中,时时全得此八识未染之体。外 息诸缘,内绝诸妄。含眼光,凝耳韵,调鼻息,缄舌气,四肢不动,使眼耳鼻舌身之五识,各返其根,则精神魂魄意之五灵各安其位。
二六时中,眼常要内观此窍,耳常要逆听此窍,至于舌准常要对着此窍,运用施为念念不离此窍,行住坐卧心心常在此窍。不可刹那忘照,率尔相违,神光一出便收来,造次弗离常在此。即子思所谓不可须臾离者是也。
先存之以虚其心,次忘之以廓其量,随处随时,无碍自在,正合龙虎经云:至妙之要,先存后忘。此又口诀中之口诀也。
然要进除六识,尤在知所先后。意虽为六识之主帅,眼实为五贼之先锋。故古德云:心是枢机,目为盗贼。欲伏其心,先摄其目。盖弩之发动在机,心之缘引在目。机不动则弩住,目不动则心住。
阴符经曰:机在目。
道德经曰:不见可欲,而心不乱。
鲁论曰:非礼勿视。
朱子曰:制于外所以养其中也。
金笥宝箓曰:眼乃神通玄牝门,抑之于眼使归心。
眼守此窍不离,即如来正法眼,合涅槃心之秘旨,故楞严经云: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又观经观心品云:三界之中,以心为主。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毕竟沉沦。
道德首章云:常有欲以观其侥者,观此窍也。常无欲以观其妙者,观此窍中之妙也。
昔黄帝三月内观者,观此也。
太上亦曰:吾从无量劫来,观心得道,乃至虚无。
观心非易,止念尤难。是以念头起处,系人生死之根。
古仙云:大道教人先止念,念头不住亦徒然。
圆觉经云: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
起信论云:心若驰散,即便摄来,令往正念,念起即觉,觉之即无,修行妙门,唯在于此。
虚靖天师云: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念起是病,不续是药。
当知妄念起于识根,对境成妄,实非有体。在众生时,智劣识强,但名为识。当佛地时,智强识劣,但名为智。只转其名,不转其体。初一心源廓然妙湛,由知见立知,妄尘生起,故有妄念。若知见无见,则智性真净,复还妙湛,洞彻精了,而意念消。
意念既消,自六识而下莫不皆消。即文殊所谓一根既返元,六根成解脱。既无六根,则无六尘 e  既无六尘,则无六识。既无六识,则无轮回种子。既无轮回种子,则我一点真心独立无依,空空荡荡,光光净净,而万劫常存,永不生灭矣。
此法直指人心,一了百当。何等直截,何等简易。但能培养本原,观照本窍,久则油然心新,浩然气畅,凝然不动,寂然无思,豁然知空,了然悟性。此所谓皮肤剥落尽,一真将次见矣。
工夫至此,自然精神朗发,智慧日生,心性灵通,隐显自在。自然有一段清静阖辟之机,自然有一段飞跃活动之趣。自然有一点元阳真炁从中而出,降黄庭,入 土釜,贯尾闾,穿夹脊,上冲天谷,下达曲江,流通百脉,灌溉三田,驱逐一身百窍之阴邪,涤荡五脏六腑之浊秽。如服善见王之药,众病咸消。若奏狮子筋之弦, 群音顿绝。所以云:一心疗万病,不假药方多。
是知一切诸圣,皆从此心方便门入,得成祖佛,为人天之师。凡夫不能证者,由不识自心故。故曰:海枯终见底,人死不知心。六道群蒙皆此门出,历千劫而不返,一何痛哉。
所以诸怫惊入火宅,祖师特地西来,乃至千圣悲嗟,皆为不达唯心出要道耳。
如宝藏论云:夫天地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识物灵照,内外空然,寂寞难见,其谓玄玄。巧出于紫微之表,用在于虚无之间。端化不动,独而 无双。声出妙响,色吐华容。穷睹无所,寄号空空。唯留其声,不见其形。唯留其功,不见其容。幽明朗照,物理虚通。森罗宝印,万象真宗。其为也形,其寂也 冥。本净非莹,法尔圆成。光照日月,德越太清。万物无作,一切无名。转变天地,自在纵横。恒沙妙用,混沌而成。谁闻不喜,谁闻不惊。如何以无价之宝,隐于 阴人之坑。哀哉!哀哉!其为自轻。悲哉!悲哉!晦何由明?其宝也焕焕煌煌,朗照十方,间寂无物,应用堂堂。应声应色,应阴应阳。奇物无根,妙用常存。瞬目 不见,侧耳不闻。其本也冥,其化也形。其为也圣,其用也灵。可为大道之真精,其精甚灵,万有之因。凝然常住,与道同伦。
天下最亲,莫过心也。百姓之用,而不知心;如鱼在海,而不知水。故佛经云:一切众生,从旷劫来,迷列本心,不自觉悟。妄认四大为身、缘虑为心。譬如百 千大海不认,但认一小浮沤。以此迷中复迷,妄中起妄,随境流转,离目生情。取十万端,无时暂暇。至使起惑造业,循环六道,密网自围,不能得出。究竟冥初皆 一妄迷真之咎耳。
故灵润曰:妄情牵引何时了,辜负灵台一点光。夫灵台一点光者,即真如灵知心也。最玄最妙,通圣通灵。极高明,极广大。化万法之王,为群有之体。坚彻三 界,横亘十方。自混饨未辟之前,而已曾有。虽天地既坏以后,而未尝无。一切境界,皆是心光。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土。故曰:三界唯心。
迷人心外求法,至人见境是心。境即是心之境,心即是境之心。对境不迷,逢缘不动,能所互成,一体无异。若能达境,唯心便是。悟心成道,觉尽无始,妄念 摄境归心,出缠真如,离垢解脱,永合清净本然,则不更生山河大地诸有为相。如金出矿,终不更染尘泥;似木成灰,岂有再生枝木。一得永得,尽未来际,永脱樊 笼,长居圣域矣。
虽然,此最上一乘大道,若根器利者,一超直入如来地。若根器钝者,将如之何?必由下学而上达的功夫,渐次引入法门可也。使之行一步,自有一步效验,升一级,自有一级规模。亦是行远自迩,登高自卑之意。
若不知入门下手功夫,安能遽到了手极则地位?若未能尽心,而安能知性?未能明心,而安能见性?夫明心尽心之要者,时以善法扶助自心,时以赤水润泽自 心,时以境界净治自心,时以精进坚固自心,时以忍辱坦荡自心,时以觉照洁白自心,时以智慧明利自心,时以佛知见开发自心,时以佛平等广大自心。
故知明心是生死海中之智楫,尽心是烦恼病中之良医。若昧此心,则永劫轮回而遗失真性;若明此心,则顿起生死而圆证涅槃。始终不出此心,离此心别无玄妙矣。后面虽有次第工夫,不过是成就这个而已。
噫!莫看易了,至人难遇,口诀难闻。故张平叔云:只为丹经无口诀,教君何处结灵胎?殊不知经中口诀自载,大都秘母言子,不肯分开说破,使人凑泊不来。 况多为譬辞隐语,使学者眩目惑心,以致中途退步。余甚悯之,今将丹经梵典中之口诀,—一指出,留与后人,为破昏黑的照路灯,辨真伪的试金石。
太玄真人云:
父母生前一点灵,不灵只为结成形。成形罩却光明种,放下依然彻底清。
空照禅师云:
这个分明个个同,能包天地运虚空。我今直指真心地,空寂灵知是本宗。
自然居士云:
心如明镜连天净,性似寒潭止水同。十二时中常觉照,休教昧了主人翁。
智觉禅师云:
菩萨从来不离真,自家昧了不相亲。若能静坐回光照,便见生前旧主人。
三茅真君云:
灵台湛湛似冰壶,只许元神在里居。若向此中留一物,岂能证道合清虚?
天然禅师云:
心本绝尘何用洗,身中无病岂求医。欲知是佛非身处,明鉴高悬未照时。
主敬道人云:
未发之前心是性,已发之后性是必。心性源头参不透,空从往迹费搜寻。
无心其人云:
妄念才兴神加迁,神过六贼乱心田。心目既乱身无主,六道轮回在目前。
高僧妙虚云:
惺惺一个主人翁,寂然不动在灵宫。但将此中无持碍,天然本体自虚空。
太乙真人云:
一点圆明等太虚,只因念起结成躯。若能放下回光照,依旧清虚一物无。
华严经颂云;
有数无数一切劫,菩萨了知即已念。于此善入菩提行,常勤修习不退转。
海月禅师云:
六个门头一个关,五门不必更遮栏。从他世事纷纷乱,堂上家尊镇日安。
水庵禅师云:
不起一念须弥山,待立当头着眼看。牛一缕丝轻绊倒,家家门底透长安。
大沩智颂云:
真佛无为在我身,三呼三应太惺惺。若人不悟原由者,生劫茫茫认识神。
无垢子谒云:
五蕴山头一段空,同门出入不相逢。无量劫来赁屋住,到头不识主人翁。
唯宽禅师云:
劝君学道莫贪求,万事无心道合头。无心始体无心道,体得无心道也休。
志公和尚云:
顿悟心原开宝藏,隐显灵踪现真象。独行独坐常巍巍,百亿化身无数量。
呆堂禅师云:
应无所住生其心,廓彻圆明处处真。直下顶门开正眼,大千沙界现全身。
指玄篇云:
若得心空若便无,有何生死有何拘。一朝脱下胎州袄,作个逍遥大丈夫。
段真人云:
心内观心觅本心,心心俱绝见真心。真心明彻通三界,外道天魔不敢侵。
张远霄云:
不生不灭本来真,无价夜光人不识。凡夫虚度几千生,杂在矿中不能出。
薛道光云:
妙诀五千称道德,真诠三百颂阴符。但得心中无一字,不参禅亦是工夫。
无垢子云:
学道先领识自心,自心深处最难寻。若还寻到无寻处,方悟凡心即佛心。
逍遥翁云:
扫除六贼净心基,荣辱悲欢事勿追。专炁至柔窥内景,自然神室产牟尼。
弄丸集云:
天机奥妙难轻吐,颜氏如愚曾氏鲁。问渠何处用工夫,只在不闻与不睹。
张三峰云:
真心浩浩无穷极,无限神仙从里出。世人耽着小形骸,一颗玄珠迷不识。
解迷歌云:
若要真精无漏泄,须净灵台如朗月。灵台不净神不请,昼夜工夫休断绝。
北塔祚云:
切忌随他不会他,大随此语播天涯。真净性中方一念,早是千差与万差。
横川拱云:
洞水无缘会逆流,见他苦切故相救。西来祖意定无意,妄想狂心歇便休。
草堂禅师云:
断臂觅心心不得,觅心不得始安心。心安后夜雪庭际,满目瑶花无处寻。
佛国禅师云:
心心即佛佛心心,佛佛心心即佛心。心佛悟来无一物,将军止渴望梅林。
华严经偈云:
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即虚空。远离妄想

为你推荐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大道家园,道学,传统文化,游学,冬夏令营,慎独,华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沂南县大道家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