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 藏经阁> 道学渐法之金丹大道> 外丹研究

太古土兑经

经名:太古土兑经。原不题撰人,约出於唐代。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
太古土兑经卷上
土兑者,天地之精,山川之灵。此二体者,或阴气所养,阳气所生。或阴气所生,阳气所养。研精覃思,乃变化之由,且金生水土之中,银产铆石之内,据其质 体道颇同,其锡与铅本性各异,施於铜铁,行止道殊,事在人情,察其去就。学道之士,先变铆石,次审炉火,三明药性,四达制伏。不晓四事,徒劳神思。金银铜 铁锡,谓之五金。雌雄硫毗,名曰四黄。朱汞鹏袖硝盐矾胆,命云八石。或阳药阴伏,或阴药阳制,明达气侯,如人呼吸,皆有节度。学道之人,先调气,次论药 物,二者相扶,是日道真。宿习积庆,方遇神文,保秘勿泄,深藏金匮云耳。
黄芽术
雄黄 雌黄 础黄 赤石脂 代赭石 丹砂 曾青 黄莲 黄蘗 牛粪汁
染药术
炮砂 石胆已上皆俱蚀气 麒麟竭 光明砂驻颜色 硫黄去晕 麻灰汁 戎盐 栀子煎汁色 黍米酒 紫苏油桑润 浮海末去诸恶,已上是入黄,若用为丹,添减在人
白药术
蔚金 胡桐律润色 栀子润色 石胆去晕 盐卤 胶清 石灰 炮砂已上蚀气亦去晕
铜药
雄黄 雌黄 毗黄 朴硝 戎盐 丹砂 炮砂 白石脂 牡蛎 石灰 五矾 铜黄 凝水石 曾青 铁精并末童子粪老牛尿已上入铜外,及白并用之
右如此药法,是作白中用药。
夫水银之体,能入五金,以伏炼成金粉。故狐刚子日:金粉相投,黄白可求。银得伏汞,所作无忧。铜得伏汞,不过一周。锡得伏汞,其性和稠。铁得伏汞,五金可修。
金得伏雄,万事流通。银得伏雄,叉有始终。铜得伏雄,异性和同。锡得伏雄,毕了其功。铁得伏雄,能去危凶。
金得伏雌,制之一时。银得伏雌,变转无疑。铜得伏雌,成真是非。锡得伏雌,自合坚持。铁得伏雌,自合无离。
金得伏毗,变见门西,银得伏毗,有合无睽。铜得伏毗,柔弱自低。锡得伏毗,有畎成畦。铁得伏毗,刚柔自随。
右件前五金,皆论三黄相入之道,若中不得三黄,未可论其调和之性也。夫五金之物,须炼治而自相入,添喊之衍,黄白之妙,以此明之,铃见真伪。黄白赤黑,柔坚之性,具件如左。
金得银而虚,银得铜而疏,铜得铁而缩,铁得强而舒,缩为汁少,舒为汁多。铜得锡而殊,锡得铁而俱。
右此是五金相入,与不相入之类。但有明道之士,闲制伏之方,即巧以相入,亦得成於玉宝矣。
金性柔而实重,入锅与火同色炊三百下,丑粪妙。银不过二百下,木炭。铜不过三百下,木炭。铁不过五百下,石炭乃妙铅不在下限。炊音吹,鼓也。
若以银变为金,以色染之法可伏雄,点生汞亦为黄矣。若将生汞入银,先用蔚金根、赤石脂,紫苏油煎上件药,及汞银之等,三二日爻成黄色,其物抽汞,可作 器。须更入诸药,具在中卷。不过二十一日,以意消息。夫变铜,以色染之,以汞点之,亦得白妙。若以生汞入之,莫过石脑、清胶、同律、石胆、盐卤汁中煎三五 日,然后入锅鼓之,还入前煎者铜药汁中,不过四五度,成其真矣,消息任隐顷。
上件银药中,君臣相使明了。五金百法,百中不过七八味之药矣。夫锡性烂,能制伏得之者,亦为上法之中最佳也。夫伏锡不过不灰木、石脑、老牛溺、石脑煎 之,三十日的伏。如未伏,更加卤汁,猛火煎之,铃得伏之,可为至宝。夫铅不可伏,若欲伏之,不过前伏锡药也,煎而得伏之,皆真宝也。若将伏雄入之,即成真 黄矣。
夫论五金,未是真道大法。若明达五行,次论制伏,乃可与言点化之道,五行尽晓,乃是正真之人,三尸外出。故张先生先得道,而后论此三卷圣法,以为济世养生之衍,故言非正真大法。
若欲伏汞作金,先且伏铅。铅伏而汞炬亦须伏雄。但得此物,作黄不难,无劳诸药为。时人伏汞不得,乃以诸药助之。
夫五金成色之药,莫越伏朱,其次伏雄雌,最下伏毗。故朱一分敌雄七分,雌三分敌雄一分,毗一斤敌朱一分。若得雌雄毗依倍加之变见,皆以银为金,铁为铜,锡为银。若得锡伏火,为黄中之上法。
夫药有炬火,烧之不飞上谓之炬火,飞上谓之不伏。又石药几烧而不变动者,一两可敌烧而化药五倍之力。若草木之药坚实而重者,亦一两可敌石药三倍。若言温伏,汞可安草石药等,不在无姻变用一种。若言乾伏,须明药性,知炬火,若是炬火,须是一食久不变。如一为炬火。
夫铁物炼之可百遍,其物一炼一打,亦柔润不焦。铜物可炼十五裒,一炼一入药中,亦可二十度。如明了炉火,可百遍不焦。不可知者,三五度即焦。银可炼三两度,不失变常性。若是铜银,亦须依铜法销炼,如是诸真者不假如此。
伏汞法变白
汞一斤 丹中铅半斤 铁精半斤,三十炼者 锡半斤 石盥一两 代赭 五矾 特生誉石 石胆已上各一两 盐一斤
右取汞及铅锡和镕了,然将铁精粉入锅,着盖洋了,即消汞铅锡等,投孔子讫,即去盖搅之,令相得。即取出,以捣药作末,和苦酒为泥,置铁筒中。即入前汞 於筒,还以药泥泥,汞上入药,泥头坚实,按之不得宽,.宽即烧着,盖以六一泥,四向上下如法。泥乾了,即入两重炉中,着微火烧,其炉微剥,赤色热彻,即闭 封门,候锅盖孔子中湿气尽,即以六一泥泥孔,细心旋旋薄泥。泥乾更上,不得一向厚泥。泥乾了,即微关受门,着文火三周,须尽开风门,武火四周,爻伏也。将 此汞入五金俱得,唯未中所食用。此伏汞为真白砂,自外药成者,久而还变。
狐刚子伏雄法
变黄雌毗,同上法。一本无狐冈子字。
雄黄一斤 白矾半斤 玄精半斤 石盐五两 不灰木二斤 汞一斤
右以蜜水,煮雄汞五周。次入牛膝灰汁,煮二日了。将前件四味药捣为末,下绢筛令细,苦酒和为泥,令硬软得所。即下雄黄裹为饼,阔二寸,厚一寸,待乾。 即更将前件药泥,重裹乾了,即入平底铛中。入铛法先以乾盐末布之,令厚实可二寸许。次下饼子,侧累之,不得相合,中问亦以盐末隔之。每安一重饼子,更安一 重盐末了,更即着铁盖蜜固济,着六一泥封之,留一寸许地泄气。乾泥了,入炉,着微火烧,湿气尽即泥,却先三文,后四武,寒一周。此伏法最佳。单湿伏即无 色。若将此伏雄入,为黄用法中最佳。若用众药合成者,久而还变。
伏丹砂法见宝
好丹砂一斤 戎盐 石胆 矾石 朴硝已上各一两为末
右取丹砂,甩绵裹了,先布诸药於铛中,上安砂裹,勿令着底。将猪脂煮五日,即入卤汁中煮五日,又入醋中煮五日,即取乾盐末二斤,和苦酒为泥,沙亦以苦 酒拌和好泥。后将药滓作泥,裹朱砂在中心。次即取盐泥裹药泥上,待乾置猛火中,烧之两日。即伏无姻,即伏矣。若用此法伏之,可作黄,可为上真,亦堪服食。 自外药成者,久而还变。待药乾,用火炊之,渐渐转入猛火,即皱皮坼,乃见宝也。
痴汞伏丹法
锡五斤,炼冷者一斤,凡入汞一遍,入脂一遍成炼也 汞一斤 白矾 炮砂 硫黄各二两,细研,入醋煮三五日。一白二痴,又以绛矾一斤 雄黄 玄精各半两 朴硝二两,已上各别杵为末
右取锡及汞,和盐一斤,捣汞一斤,谓洒出、如鱼目,即伏成粉了。更加盐籍,可厚三四寸。又以朴硝二两布盐上,次布雄黄等药,次布锡,按之令实,乃以残 药末覆上令实,即按盖之。如飞丹法,四文三武,寒一周,又重飞之,细研,以盐一斤,和捣绛矾、玄精、朴硝等药,一如前法飞之,二文三武,寒一周,出研为 粉。每两可点一斤成上真,其锡及汞,一时入飞之。自余药中勾分,取作两度飞之,其药九散在作。如作九,用枣肉一两为九。如作散,即用不灰木烧之,作泥裹 散。其下药时,先洋铜了,将丸药三五丸,内羊经骨头孔子内,入锅搅之,如药不出,以桃枝,如不散,亦须匀搅之。
《魏君五金诀》:化铁要须入伏铅,及锡余药物所成,不叉如入锡所成者,取三十炼铁,及丹中铅抽成锡,与煮痴汞,以意量之,亦成白银。如得白汞,即成上真,惟不堪服食也。
太古土兑经卷上竟

太古土兑经卷中
夫五金之宝者,世之贵物也。切见学道之人,广求方法,放性岔岭,逸志林泉,将此为欢,言仙可就。夫真修道者,不在憩於深远,贵在冥心悟理。且旦暮之 内,足以和光,不得妄求,广说辛苦,将此招携,以求至道。或受一言一法,便谤同声,或将神方,广求黄白。当时本心求道,望得其道,返以忘道,苟求非利,且 救目前之荣,岂能息冥中之苦,举目所验,万万千千如此之流,不可辄录此五金妙要而授之。夫五金飞伏,炼治石物之宗,调合和气之体,具陈其诀,罄之此篇。若 有求治道养性之人,可贻此养学贵宝。贱身之士,叉不传授与之。今择此篇,以寄同声好学之士。
几言金药,一色药须金,若依此作之,亦得。次黄若得伏雄雌朱枇,都不须金性。上卷中法药,但投上伏雄於银中,亦成真黄。若投雌枇,亦可伏雄雌。次耳若投伏朱於黄中,立成紫上真物,即不可服食也。
几银药,须三一去晕,二柔三食。若依此法,亦成。次白若得伏雄雌枇,即抽点得成真黄白矣。
夫伏汞,用誉石末作泥,裹伏汞。先须销铜,令洋誉末裹伏汞,投於铜内,即成白矣。即须以银性中药柔之,乃成真物也。
几铁性第一,须伏锡及铅。若不得此法,亦有余药物所成之法,即不及伏铅锡耳。
伏炼铁法
丹中铅五两 煮成痴汞二两半 牛膝炼炮砂一两 牛尿炼锡三两 誉石一两半
右先下铁令洋,取铅锡汞合销,投於铁中,乃取羊经骨搅之,良久即下袖砂,食久更下誉末覆面,及热打之,如此五六度,即倾槽匣中,自成白矣。一斤炼铁限也。
炼铁精法
右取生铁四两炼之,一销一入黍米酒中,又洋投之,米许袖砂,半两誉石,食久急搅,又倾酒中洋之,如此三十遍,得精矣。
炼铁法
右销投牛尿中,五十遍即成精也。
伏锡法
右取锡於酪中,抽之十遍,又投玄精中十遍。凡锡一斤,玄精三两,依法销锡及玄精末,一时投锅中,急搅之。次又投生朱一两,炼铁半两,覆上,即入前养伏锡方中药煮,即成上好白银。
变换黄白入药法
右如入白将伏汞,入白最佳。若将生汞入银,用雄黄半斤,朱砂半斤,投锅中,又投一两生铅,同入酒中,煮之一日,倾出。又入雄黄末,和汞药捣之。又入粟米酒中,煮十五日,其汞即成黄也。
伏汞法
汞一斤 丹中铅十两,二味一处销 好朱砂二两 真艮三两 玄精石五两 石脑二两
右取销成铅汞,和诸药入铁筒子,固济,烧之三十日,的伏任入五金,用之即成真也。
伏朱砂法雄雌础等并同法
右件各一斤。朴梢五两为末,加醋煮之五日,又下白矾一斤,玄精半两,誉石三两。又与前药,同入蜜水,煮二十日。又入卤汁中,煮三日,的伏也。
伏白矾法
右先以入盐锅中,内白矾於锅内,同烧之一日,可伏矣。
伏石脑法与石胆同法
石脑二斤玄精二斤炮砂三两右为末,加卤五升,同煮二七日,即伏也。其卤汁侯尽,即更添之。
飞磁石法
誉石、曾青、石碌等并同法,誉石,一本作矾石也。
右诸药一斤,用汞二两,捣研相入,飞三日三夜,寒一日,任入五金中用。常时一斤者,可用半斤耳。
伏硫黄法
硫黄一斤
右入卤汁中煮一日,乃取黄入绢袋贮之。又入牛膝灰汁中煮一日,又入蜜水煮一日,又入桑灰汁煮五日,又更入牛膝灰汁煮一日,即下汞半斤,准前三三日以成,出之作散。又取好牛乳一升煮之,还取前煮汞半斤,和乳煮三日,即伏。百种用得,服食更佳。
制庚法昊本已下无
右以好山泽艮十两为末,用伏雄雌共一两,与艮末一处研,更入生汞一两研之,直待不见星子,即入告车鉼子内,大车以小鉼贮油脂,辖其鉼小而有顷者也。以 六一泥固济罐子了,下糠火养三七日,满渐渐进火暖之通赤,候自玲,不得括出火。次日打破罐子。其实碎为泥,则用甘锅内猫之,候澄清出之。为上宝也。
又法
硫黄十两 汞一斤 丹中铅四两
右一处都研,入新铁鼎中,养四十五日满,以大火毁两日,取出红紫色,孺为末,用生雄黄一两,胆子矾一两。一处研细,用牛尿搜为埚子相似,内满添汞,底着火。三两已来,自成庚矣。
太古土兑经卷中竟

太古土兑经卷下
诸方家合炼,皆有异同。只如《太清丹经》,罕闻。几流莫测。加之玉诀,贤者故黄帝、淮南,寻真弃位。茅君、尹喜,得道忘机。狐呈子粉图流传三卷。张君 金石,题授五篇。玄妙养生,先论气候。陶公药性,不达君臣。若了此原,即知要妙。且诸家所迷者,或说药性,不晓飞治。或说飞治,不明合饵。或说炉火,不解 坚柔体性。若明斯诀无事不谐。今迷诸经之秘要诀,列之於后,授者,秘之。
伏流朱作黄白并服食
硫朱一斤 磁石三两 黄丹五两 丹中铅五两
右治石药了,入白矾、誉石三两,并捣为末。取前铅黄丹磁石硫朱等,同下诣祈下煮七日,即白。次取岩州朴硝,瓜州黄矾,嵩山誉石,北庭袖砂,已上各三 两。又取前白汞及磁石,同入醋煮两日,即出,号日硫朱。汞专流珠,此云硫朱,字异名同。取朱投丹中铅,合成挺子。却捣碎,入褚脂煮三十日即伏。如不伏坚 硬,加二两真艮,亦入褚脂煮之,即伏也。将此入五金,亦要和硝石作粉,和雄朱飞成丹。服之延年。其法先销汞粉,入盐覆籍飞之,二日文火,二日武火,一日寒 之,即出。投朱雄五两,即成庚矣。《太清丹经》中,第一法能入五金,全用第二堪服食。玉诀释如此入雄,更飞三日,文中武,武中文,即成霜也。
茅君伏汞法
汞一斤 玄精三两 五矾等各二两 朴硝三两 戎盛三两 黄丹五两 金牙五两 炮砂三两
右已上并捣罗为末,以好左味,煮汞及药於铁鼎中,常令如鱼目沸耗,即暖左味,渐渐添之,经五日一度,安药尽前药煮之二十日,其汞伏也,任入五金。
狐呈子玄珠法昊无此法
玄珠一斤 铅白末成炼者五两 玄精真艮各二两
右先销铅入器中,即投玄珠相和,别处销入艮入汞,中和玄精,研之百下,醋中煎三十日,取出。若不伏,即下河车一合,的伏也。乃取铁精末二两,和锡四两,相投搅之,即出。醋为末入前汞中,五日煎之,的伏也。
伏雄黄法雌毗朱并同此法
雄黄一斤 石胆三两 白矾一斤 玄精五两 不灰木三两 誉石五两
右并螂为粉,乃取雄打破,如小麦许,以绢袋子贮之,入醋煮,和其诸药末,同煮二十日,出之。取雄与醋相和,捻作饼子,取煮了,药滓还作泥,将裹前雄饼,入盐铛中烧之十日,伏火亦好,与五金伏相似,用一种也,任入五金用之。
玄黄膏法
用伏汞 伏雄 伏雌 伏朱 伏硫 伏曾青
右已上并飞三遍后,用水酒炼伏。上党伏苓、人参、松桥炼成者,桑柴灰汁霜、黄连、蜜炼煮水坚杏仁子,以水煮之七日,时时添暖水日足,用之是也。又以上 伏药与生药,每蜜二升,草石药各半斤,火不得大猛,猛即药黑色。微微着火,炼之十五日,以乾柳木篦子搅之成膏,其药尽作末入铛。如蜜尽加蜜。至日足,空腹 酒下一匕,百日神仙。但勿食五辛、十二兽肉,勿向秽处。若作黄用,每汞一斤,可投此膏半匙,即成上黄,亦堪服食。以青竹筒盛汞,不盖上以左味煮之无歇,四 日夜侯黑姻尽,出之,可饼。入火即伏汞霜,飞此膏,伏汞伏雄雌皆住。
黄连杏仁 乌豆并令为末,以蜜糖一升,药各半斤
右炼十五日,微火一如前法。服一匙匕,亦以酒下。亦可作黄白,妙得点化之性。
歌日:
还我二膏,废我神劳。毁我二膏,戮我天曹。夫大小二丹,点化与其,一意可见,故不尽述。有大丹,但伏得汞,即伏得八石。知君臣在,人意修理,亦与古方大同小异。数家皆别,在人意斟酌消息,即伏成还丹矣。
歌日:
家有三还,天地声颜。若修一石,二人妙丹,亦有点化之性。览此三卷圣法,以意消息,自成黄白。凡大丹有三十六水,但得硝石,无事不办。
水云母法
云母一斤 葱汁半升 蜜半升 桂汁半斤
右并相和,并内竹筒中,以漆固济口,埋七日即化为水。如未化,更蒸煮一日,悬井中及水,自化。
水玉法
玉一斤末之 磁石一分末之 云液一分
右如前固埋十日,成水。欲住雄雌丹液,每云母一升,水和硝石一斤,拌雄雌末各一斤,准上法固埋之,成丹液。
紫油丹法
汞 雄各一斤
右二味相和研搜,如面裹之,入饭以黍。右先下骯中,一日换夜三度毕,将加汞研三,铜器下硝石半斤,和埋治下十日。又以硝石一斤投中,重汤煮之,四日即 为浆矣。欲为紫油丹,即和汞研,便於铜器中,加微火煎三日夜,颜色微微变,即加大火煎之九日夜,时时变色,即勿怪之,九日当为紫色。即以定平日烽之,六日 夜赫然赤色,乃成也。将以点铅,即五色肥矣。
伏火紫粉法
汞一斤 硫黄半斤
右以伏诸药石法浮出,即掠取已成紫粉,亦可以铁碗熬,令姻尽用之。
紫油丹成伏汞法
右取铅精讫,每生汞二三两,入甘埚子,下少许灰,内汞粉紫油丹,其上所和铅锡者末,更以灰覆上,入灰炉良久,五上五下,最后令一度埚赤,即泻地上,为黄矣。
铁粉法成水
右取铁错为末,以乌牛尿中浸一宿,出之,内甍器中,一重铁末,一重余甘子末,如是三十一重,密盖埋屋北阴下,三七日成矣。
炼铅华法
右取铅一百斤,入铁炉中镕,以铁匙搅之,一依炒黄丹法,每一百掠得华一十斤矣。
转白入黄法
右取乾汞,入巩县鉼子中,裹雄雌黄伏火者,和汞,内鉼中固济。又以药泥裹三重,文武火养三七日,候火色同,即黄成矣。
紫泥法
黄丹一斤 雄黄一斤 醋五升
右取上药,以醋中浸少时,日乾,如此数遍,令渗尽醋为度。乃内埚中,以文火烧之。候色赤即止。如火色过白,即失力。如土成灰,不堪用也。
金粉法
兑一两 汞五两
右镕相入讫,以帝味三两,和研成泥,内埚中倒抽之讫,淘去帝味,研为粉,任用也。
炼黄盥粉法
帝味一斤 黄脂一斤 华粉一团
右以恶灰一升,已上相和,火养十日,成矣。
金石抄录
明君臣
右铅汞为金石之主。铅为君,汞为臣。铅能理五藏,汞能去三尸。曾青为使者,能明目。来雄为将军,能诤四夷。炼此四神之药,服之而得长生。
明飞伏
右有阴飞,有阳伏,有阳飞,有阴伏。铅能制汞,故日阴伏阳。汞能伏铅,故曰阳制阴。夫硫黄一两,制汞五两,是阳伏阳也。信知汞力不如铅力也。且硫入汞日飞,铅投汞日伏。
明阴阳
居飞曰阳,居制日阴。飞而伏者,却居其阴。伏而飞者,反入其阳。阳伏而飞者,阴极即阳生。阴飞而伏者,阳极即阴生。夫制伏金石,以一阴一阳,乃得合 和。以阳伏阳,以阴伏阴,终无得理。硫汞成霜,和九转铅精一两,又飞之。服一刀圭,令人变易。又投生汞於铅中,飞之九日出霜,必伏盘之上。每一两变宝一 斤,人服延龄也。
明刚柔
铅投於汞即刚,汞投於铅即柔。其物柔,若得之,则刚柔相伏矣。夫汞与铅,能柔刚其性,能柔其物。柔若得之则刚,刚若得之则柔。夫变化五金,不得铅汞,终无得理也。
明浮沉
金性沉,石性浮,服之返有投上功,得金而相贯,而不能浮。故云一石而贯一金,亦号还丹之名也。
明相类
夫铅与雄同,舍化受於金之类。雌雄类炮砂,雄不得炮砂相和,而其色不行。夫铅者,金之主。雄者,石之主,故铅能变金石。夫欲变金石,不得雄铅,终不妙 也。夫变五金,无四黄变蒸,亦终不妙也。夫雌亦能变伏五金八石类,於蜜水见母。夫硫黄伏得,本色不移,亦能变伏,染金石类,入磁石作汁,汞类石亭脂,毗类 石脑,立凝不飞,朱酝醇酒铅类,桑柴之灰锡类,蜜陀僧曾青类,於代赭夫论相类者,阴阳和合,即变化顺宜也。
明相恶
金恶水银,银恶生铁及炮砂。金得银而虚,银得铜而疏,铜得铁而强,得锡而俱。夫五金八石,皆恶余甘子,及代赭不灰木,化一切金石为水。若不得硝石,终无得理。夫铅汞雌雄,兼一切金石伏火药物,将火试之,火之不动,鼓之不流,色无精光,并不能变诸金石。
明性灵
夫朱砂者,太阳之精,日之子,而能生。生者能飞一切金石。若不得汞皆飞不上,得倒行神骨则立而并飞。用石胆、黄矾、白矾为使,用金银以为母,用曾青为 将,用四黄以为君。夫四黄之中,不如雄也。三青之内,不如曾也,雄能通於神,曾能明於目。大结子三华煮之为上,次以猜脂煮之,兼以滋润,妙也。切忌玲热相 淘,亦能变为末也。
夫朱砂好者,入赤盥黄盐,覆藉磁器,火养十日,名日立制神粉。点汞成紫庚,五石为软金,亦号曰神妙,又点上真庚合之固神。夫硫黄用吐番紫矾一味,立制汞为黄金。波斯赤盐亦然。俱不用诸药,并成上宝。
夫欲作庚,先须炼铅及伏雄汞,即伏四黄。但伏得雄汞二味,自成其真宝。不劳诸药,两味相和合,作土金相和,用黄赤二盐覆藉,以清虚薪火,烧之五十日, 成紫光丹,点化五金。点白金,以青与代赭。阴伏金公,可修忽於飞霜汤制立,要石亭脂、帝女血,和汞砂银,火养百日成庚。
又黄童一斤,帝女一斤,作汁煮三十日,不失本性。亦以制汞,汞生硫黄,火之六神,生为赤霜也。
又五金有不真物,但投炮砂,则真伪自见,亦能均色也。麒麟竭亦能驻色。黍米酒能柔软,栀子能染色,余甘子能去不净,代赭亦能润色,兼能美质,黄矾能出染一切金石汞砂,投堵脂千遍,而成银,烂如泥,服之长生,大坚筋骨,朱砂以炮砂煮用之,清矣。
明银汞
铅为九返,汞曰七还。合呛煮之,六十日如埃尘,又飞如烂银,住还丹。能入五金,驻红颜,煞三尸,去九虫,能刚其性,柔其物,铅汞相投,其体则刚。入於 五金,其性则柔。能煞金铅,能呛汞铅。铅汞相入,亦号七还。加硫飞之,即号九铅。令呛九炼,亦号九五七还。用华池三升。草西灰二升,五度重淋,淘煮一日。 又猜脂煮三日后倾出讫,又於皂荚灰汁中煮之,令诤,乃可使之。
明黄芽
取九铅七还,和飞成伏盘霜七遍,收取霜和华,搜之浥浥作团,安三台釜上,鼓之如银,亦硬,唯不炬火,能入五金、未堪服食。更鼓七遍,用子明下,如银铅 汞一相入伏火,名之药铅。又将此药铅重入地下釜烹炼,出黄芽。将此黄芽和生汞研飞之,上者名日轻举,不上者名日水母。飞上者,子恋其母,故处其上。不飞上 者,亦母恋其子,故有飞上下之药,用之不别涂也。
太古土兑经卷下竟

为你推荐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大道家园,道学,传统文化,游学,冬夏令营,慎独,华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沂南县大道家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