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羲黄大学> 学术之声> 百家论道

道家_道教_道学_熊铁基

2019-12-17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兴起了一股研究道家道教文化的热潮。至今仍可以说方兴未艾这研究热潮的兴起,一方面是有一批海内外学者如王明、汤一介、陈鼓应、卿希泰等许多学者的推动,另一方面又是与传统文化研究的发展一致的。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是否三足鼎立,似乎是一个可以进一步讨论的问题,除了佛教.佛学是“外来”的儒、道二家都是中国土生土长的,究竟谁的资格最老。也是一个可以进一步讨论的问题不过,在产生和发展的过程中形成了各自的特点,则是毫无争议的。

和儒、佛二家相比,道家以“道”为主要特点,名实相符,一目了然但是。“道”字原本并非道家之“专利”,周秦诸子“道论”之作很多,汉以后的儒者讲“道统”、“原道”,也使用这个“道”字。到了宋代。从周敦颐、二程至朱熹一批被称为理学家的大儒,他们以儒家为主,兼容佛道二家思想的某些内容,再一次改造儒学,被认为是继承道统之学,《宋史》集为《道学列传>,其序言反映了儒家对“道”字与“道学”的理解:“道学”之名,古无是也。三代盛时。天予以是道为政教,大臣百官有司以是道为职业,党、庠、术、序师弟子以是道为讲习,四方百姓日用是道而不知是故盈覆载之间,无一民一物不被是道之泽,以递其性。于斯时也,道学之名,何自而立哉

文王、周公既没,孔子有德无位,既不能使是道之用渐被斯世退而与其徒定礼乐……期 使五三圣人之道昭明于无穷。……孟子没而无传。两汉而下,儒者之论大道。察焉而弗精,语焉而弗详异端邪说起而乘之,几至大坏。

千有余载,至宋中叶,周敦颐出于舂陵,乃得圣贤不传之学……

迄宋南渡,新安朱熹得程氏正传……大抵以格物致知为先,明善诚身为要,……道学盛于宋,宋弗究于用。甚至有厉禁纛后之时君世主,欲复天德王道之治,必来此取法兔,里,似乎和道家的“道”一样,是“无所不在”的,所“盈覆载之间”。但是其儒家的特点也是十分鲜明,那就是重礼乐、<诗》、《书》,实行王道之治,“以物致知为先。明善诚身为要’:无论是目的或方,都是与道家道教之修道不同的。

至于佛教之用“道”,相对要简单些,“道”字在经中难得找到一个较确切的对应辞,早在唐代译酋”为“菩提”抑或“末迦”就是争论过的问题,这里.们无法深究从历史事实看,佛教在初传中土之,曾借用过道家之“道”是可以肯定的。当时人讲教。常常使用“佛道”、“释道”这样的词。宗密在盂兰盆经疏下》中说:“佛教初传北方。呼僧为道。”两晋南北朝时期,僧人被称为“道人”、“道士”很多(不必一一列举),佛教诵经礼拜之所乃至佛’也被称为“道场”,葚至“道具”一辞,开始也是佛用的器物。这种情况,是一种表象的情况理应与时道教己产生并流行有关一开始,人们祭祀黄老、浮屠难分,而外来的佛教又特别需要努力与中

土民情相结合。从魏晋到隋唐,道教日益成长,佛教越来越站稳脚跟,佛道之争愈演愈烈,围绕着“道”的争论也是很多的:一方面佛教不时诘难道教的道,比如道教强调道“至极最大”,佛教就会说道既法自然,那就不是至尊。用这种思辨诘问,使道教陷

于自相矛盾的困境:另一方面有时又引用道教的“道”论,例如唐初因傅奕上言“废佛法事”,法琳奉命“陈对”,就曾用过“至道绝言”,且引老庄之言,但其目的却是“演涅槃”,“说般若”,还用“历史”证明关令尹之后“事佛不事道”f《集古今佛道论衡》卷丙再者。佛教中“道”字的用法与含义多与道教不同,有时候“道”是菩提或湟檗的代名词。如“道树”就是“菩提树”:有时候“道”与“法”、“义理”、“因果”相联,如北魏昙鸾注解“胜过三界道”说,“道者,通也以如此因,待如此果……通因至果。通果酬因,故名为道。”(《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注)如此之类例子顿多,不必详列,从上述情况看。佛教的“道”字,主要只是名词的借用以及相近梵言的意译,没有道家道教那样的深刻意义

对于道家、道教来说。这个“道”字就有根本的.全面的、深刻的意义了。道家、道教离不开“遒”,名实相符。“道”也在道家、道教思想文化中得到充分的发展,由此而形成中国所特有的“道学’:

关于道家与道教,大家都习惯用了。也不必时时刻刻去定义它们,如果要概括地表述一下,我想直接引用上世纪80年代初王明先生在《道家和道教思想研究》-书“序言”的几段话:

道家和道教两个术语,有联系又有区别习惯上有时把道教也称为道冢说严密些,道家和道教不是一回事道家属诸子的学派之一,是一种哲学的派别。如先秦的《老子))、《庄子》以及后世的《阴符经》都属道家,它们本身都不是宗教性质的-书。

至于后来有些道教徒注释《老子》、《庄子》和《阴符经》。那是另外一回事。道家的思想跟后来道教的理论有某些相似和相通之处。但也有根本不同和相反的情况。《老子》五千文,有不少神秘的语言,能为宗教所利用。东汉时原始道教一个派别五斗米道的祭酒主诵习《老子》同时托名河上公注的<老子章句》和《老子想尔注》都是专门宣扬道教的典籍桓帝时。除了多次遣使到苦县祭拜老子外,还亲祀老子于濯龙宫。老子逐渐被神化。竞至成了道教的教祖,以《道德经》编列诸经之首。道教的形成和发展跟道家老子确实具有某些历史的渊源关系。汉刘歆《七略》,道家与神仙家原分为二,各自为录,只是到了后世。道教与古神仙说关系才密切起来但是,作为宗教信仰的基本标志之一必须有个至上神的观念道家的《老子》和《庄子》都没有这种思想言论。它摆脱了殷周以来上帝和天神的传统宗教信仰。大力描

述一种宇宙的绝对精神(“道”)作为至高无上的支配力量。

我想,关于道家与道教的联系和区别,以上的表述是比较清楚的,多加阐释发挥,也离不开这基本说明。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和许多学者一样,一直谨慎的使用“道家道教文化”这样的词语。而没有用“道学”一词。但是近年来。有些学者正式打出了“道学”的旗帜,出版了《道学研究》专刊,不只一次地召开了道学研讨会。我在一次会上谈到了“道学”这个提法问题过去之所以避免提“道学”,是因为关于“道学”的提法和理解,存在一些歧义,例如上述《宋史》的道学类传实际是大儒传儒、道难分怕引起误会;又如过去在生活中,“道学先生”似乎是一个贬义词,形容有些迂腐习气,《红楼梦》中的袭人就被晴雯说成是“越发道学了,独自个在屋里面壁呢!”(64回)当然。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和今后,人们不会再去清这些老账了o公开倡寻作为道家道教文化的道学。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从历史上看,称道家之学为“道学”,也是渊源有自的,<隋书。经籍志》在子部记《老子))、《庄子》等道家著作之后写道:

自黄帝以下,圣哲之士所言道者,传之其人,世无师说。汉时。曹参始荐盖公能言黄老,文帝宗之 自是相传,道学众矣。这是唐初人的记述。是当时人的一种对道家的看法,也是汉以后学者们看法的总结和发展。是有代表性和普遍性的。我们从以上引文的前后叙述看更为清楚。关于道和道家的说明。既有黄老之言道的基本观点,也有儒家学者对道家的评判。这里就不详说了。但是,从以上引文及其所述对象看。凡是述老庄的,“言黄老”的,可以总称之为“道学’:从《隋志》记载看,除《老))、《庄》之外,包括《鬻予))、《抱朴子内篇》乃至《夷夏论))、《简文谈疏》、《广成子》等一些后起的道家著作,正所谓“道学众矣’:

另外,《隋书。经籍志》在集部又附有《道经》377部,12150这些道教经书。当然是今天“道学”研究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不过,道教经书与道家原典《老淤《庄>之密切关系,《隋志》是已经注意到了的,所以它写道:

自上古黄取帝喾、夏禹之俦。并遇神人,成受道篆。年代既远经史无闻焉。推寻事迹,汉时诸子。道书之流有三十七家,大旨皆去健羡,处冲虚而已,无上天官符篆之事其《黄帝》四篇。《老子》二篇,最得深旨。

这唐初的史书表明,时人清醒的知道,“道策”之类的书是后起的,“经史无闻”,原本“道书”只有《老子》、《黄帝》四篇等类可以查考(实际上黄帝之书也是后人编造的,不过早于“道篆”之类罢了、《隋书。经籍志》接着还讲了陶弘景、寇谦之等人“受道经符策”之事,有的受之于太上老君等,一直写到隋朝:

大业中,道士以术求进者甚众其所以讲经.由以<老子》为本,次讲《庄子》及《灵宝))、

《升玄》之属其余众经,或言传之神人……道士讲经,以《老子》为本,连同上引记载,以及整个道教、道经发展的事实。反映了老予其人太上老君)其书f((道德经》注道教和道经中的突出地位《隋书。经籍志>似乎未明确把“道经符策”列入“道学”,但并不能影响我们今日把道教文化以各种“道经”为重要内容的文化列入“道学”范围,如果要找点根据,葛洪时代人们已经把道教法术称为“道学”,其《神仙侍。李仲甫》记载,李仲甫“少学道于王君”,“兼行遁甲,能步诀隐形”,有张生用匕首对他“左右刺斫”:

仲甫已在床上,笑日:“天下乃有汝辈愚人,道学未得,而欲杀之,我宁得杀耶?……

此所谓“道学”显然指的是“法术”、“道术”。则道教之各种法术,亦可称之为“道学”。

最后应该说明的是。无论道家道教文化或者道学研究应该包括哪些内容?主要的当有:

首先,关于<老子》、《庄子》的研究,我们称之为“老学”、“庄学”。或者老庄学。包括老子、庄子其人其书的再研究,历代对《老子》、《庄子》的改造和诠释,《老子》、《庄子》的现代价值,等等。《老子》、《庄子》的思想对诸子百家有很大的影响,《老子》、《庄子》及其注释在道教经典中分量不小,无论在道家或道教的研究中,都是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其次,关于黄老之学的研觅从前引《隋书。经籍志》的记载看,当时的“道学”,原本即指“言黄老”之“道”而言,《史记。陈丞相世家》说陈平“少时,本好黄帝、老子之术”,应该就是好黄老之学对黄老之学的研究,学术界早就开始了,并且有较多的成果,但看法不完全一样,大家公认黄老之学是以老子道家学说为主而兼容他家兼容,本是战国秦汉学术思想发展的一个趋势,问题是以什么为主,秦汉最为明显的是有以道家为主的兼容综合。和以儒家为主的兼容综合,前者我们称之为新道家,后者有人称之为新儒家溱汉时期的新道家、新儒家,儒道二家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还会继续有新的变化,可称之为魏晋新道家、宋明新儒学,乃至当代新儒家.当代新道家等等)这样划分,是为了对学术思想作进一步梳理和深入的研究。至于具体哪一些学派、学人、学说应如何归并,那是可以具体研讨的,并不是所有具有综合性特征的思想都笼统称之为黄老之学,无法否定的大儒董仲舒显然也有综合性特征,人们甚至可以从他的著作中找出一些黄老思想。但黄老之学中决不会包括董仲舒黄老之学当然是有一定范围的,我们要研究的是。主要言黄老之道的学人和学说。这些,可以也应该纳入道家道教文化和道学的研究范围。

第三,其他道家诸子的研究如《汉书。艺文志>和《隋书。经籍志》中所著录的道家诸子,包括《伊尹))、《太公))、《辛甲))、《鬻子))、《管子》、《文子))、《粟子))、《关尹子))、《老成子湫《长卢子))、<王狄子))、《公子牟湫《困予))、<老莱子湫《黔娄子漱《宫孙子))、

《季冠子孩《黄帝四经))、<黄帝铭))、《黄帝君臣》、《杂黄帝》、《孙子))、《捷子))、《曹羽》、《郎中婴齐))、《君臣子))、《郑长者))、《楚子))、《道家言》等等,还有《隋书。经籍志》中补录的《守白论》、《任子道论激《唐子))、<杜氏幽求新书))、《抱朴子))、《符子湫《夷夏论))、<简文谈疏))、《无名子))、《玄子))、《游玄桂林))、《广成予》,等等。

这一部分内容有几个问题要说明,一是它将与上一部分黄老之学的内容交叉重叠;二是大部分图书早己亡佚,后来辑佚的或者后出的,要仔细考辨;三是新出土的简帛。如1972年长沙马王堆出的帛书“黄帝四篇”等,有可能即为原来的《黄帝四经》等著作与此同时,新出土的资料中完全可能有一些原来没有著录过的内容。那就需要我们加以探究和归类。

第四,道教研究,包括道教历史、道教经典、道教思想等的研充道教史的深入研究,不仅是回顾过去。更重要的是正确理解现在和更好地展望未来。道教经典很多,也可以用“汗牛充栋”来形容,一部五千余卷的<道藏》就是一个尚未充分开发的大矿。道教思想可以从多方面展开研究,道教信仰、道教戒律的研究部将很有意义。道教醮仪和法术、符箓的研究对道教的发展也是重要的道教文化的研究、道学研究理应包括这些内容。

以上所作简要的概括。应该不会有大的偏差,重要的是今后我们如何实行,望有志于道家道教文化研究、有志于道学研究的同道。共同努力。弘扬和发展道家道教的道文化。

为你推荐

大道家园传统文化学堂|道学|传统文化|养生|少儿读经|大道家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陕西玖德传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闭]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