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道学精品> 道术纵横

道术将裂,天下何为 —浅析〈〈庄子•天下》之天下视域中的道术与方术

2018-01-11

 摘要:本文论述了《庄子天下》之天下视域中的 道术与方术,认为无论《天下》之身家背景如何,它的存在 性都体现了古人曾经拥有的那种致力于在全局观照内解 决问题的卓越思路。

    关键词:《庄子天下》道术方术

    天下大乱,贤圣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 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 然,不该不遍,一曲之士也。判天地之美,析万物 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 之容。是故内圣外王之道,闇而不明,郁而不发, 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悲夫!百家往 而不反,必不合矣!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 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

——《庄子天下》

 

 

    今本《庄子》,存内篇七、外篇十五、杂篇十。按照多 年来的传统,大部分学人皆以内七篇为钻研庄子之最要, 而外篇、杂篇,则多被归于后人之伪篡;并且,针对《庄子》 中的篇章,尤其是外篇与杂篇的辨伪,似乎自宋代便渐趋 成风了。故而,作为《庄子》之最末的《天下》,关于其著作 权归属的争论,在今曰依旧是《庄子天下》研究中的大问 题之一,也是任何人在探讨《天下》时不可回避、且不得不 首要交代的问题。

    概而言之,一方面,由于古人有序列于著述最末的传 统,则很多人皆以《天下》为《庄子》之自作,并不同程度地 认同《天下》以上三十二篇,多支离蔓衍之辞,而此篇独 为庄语,则欲以窥庄子之真,尤于此不可不潜心玩索也的观点,如:

    故此篇乃本经之末序,序其著书之本旨也 ……(释性通《南华发覆》)

一部大书之后,作此洋洋大篇以为收尾,如 《史记》之有《自叙》一般,溯古道之渊源,推末流 之散失……(宣颖《南华经解天下》)

《天下》篇,《庄子》后序也。历叙古今道术渊 源之所自而以自己承之,即《孟子》终篇之意。

    (陆西星《南华真经副墨天下》)

    —部《南华》妙旨,既以寓言、重言、卮言标 出立言之意,复著此洋洋大篇,归结全书,如太 史公《自叙》之例。(刘凤苞《南华雪心编天下》)另一方面,由于《天下》所秉持的观念较老子五千言 与庄子内七篇都过于泛化,也有相当不少人,如林云铭、吴世尚等,就曾大力怀疑过《天下》为后人之作:

此篇……虽以关尹、老庄,概顶一曲之士 来,语意却犹轩轾。其叙庄周一段,不与关老同 一道术,则庄子另是一种学问可知……庄叟断 无毁人自誉至此,是订《庄》者所作无疑。(林云 铭《庄子因天下》)

    此篇自昔皆以为庄子所自作……漆园之南 华既成,其高足为之疏通义类而就正于蒙雯 ……(吴世尚《庄子解天下总论》)

而中国现当代的学人,典型的如胡适先生,便在其 《中国哲学史大纲》中断言天下篇是一篇绝妙的后序,却 决不是庄子自作,更多的人们,也都在不同程度地持着 《天下》或为庄子后学所作、或出自儒家的观点。

 

 

    其实,无论学界持有哪一种观点,私以为,大体上都 折射出了两个基本问题:其一,《庄子天下》作为研究先 秦的学术史料的价值是否可取、在多大程度上可取;其 二,《庄子天下》的基本价值取向如何、是自圆老庄之学 还是实取孔孟之道。而我们说,学人们之所以普遍地关注 《天下》之作者何人,恐怕也是以为这第二点——何人之 何种价值取向的证实,决定了、至少是相当地影响了第一 点——即《天下》是否堪为周末之学案的判断结果。

    不过,这里的问题是,所谓学案,或者说诸子概 况这类综述简括性文字,除却《庄子天下》,尚有《荀子》 之《非十二子》、《韩非子》之《显学》、《淮南子》之《要略》、 司马谈之《论六家要旨》、班固之《诸子略》……其皆不出 《天下》之左右,尤其《天下》、《非十二子》、《显学》几篇,其 先后序列,基本处于难以厘清的状态。

可见,无论是标榜《天下》之为学术史的地位,还是 争论《天下》所代表的学派思想,在很大程度上,都不过处 于假定的状态,而唯一能够确定的,不过是其存世所反 映的一种诸子思想渐趋融合的社会文化事实。在这个意 义上,私以为,无论《天下》系何人作于何时,很可能只是笔文献考古中的糊涂账,而《天下》的辨伪也并非是个多么涉及价值判断的问题。毕竟,我们说,在一个思 想流派纷杂的时代里,很难有什么思想是能够绝对自给 自足的;并且,处在同一时代背景下的一群具有政治人生 关怀的,能够注意到相类似的命题,也并不是一件必 然要分门别类贴标签的事情。

    举个例子来说,早年很多学人们借著名的内圣外王来质疑《天下》的观念,而这一点,又在后来对先秦诸子的研究中被逐渐证实并非儒家所独有——

静无定生,圣也……是故圣人上德而下功,尊道而贱物'故不以物惑……身在草茅之中而无慑意,南面听天下而无骄色,如此而后可以为 天下王。(《管子戒》)

静而圣,动而王,无为也而尊,朴素而天下 莫能与之争美。(《庄子天道》)

内圣者,精神之原也,莫贵焉,故靡不抑制 焉……圣道神方,要之极也;帝制神化,治之期 也……圣王者不失本末,故神明终始焉。(《鹃冠 子-泰录》)

    因而,相对于《天下》究竟何人作于何时何地而言,一 个似乎更需要被理解的问题应该是:当《天下》以天下名篇时,这个天下体现出的,究竟是那个特殊而具体的 文化语境的什么非常特征。今天,基本的认同是诸子所拥 有的强烈的天下意识。而这种意识,我们说,一方面,树 立起了诸子强大的现实关照与内心关怀,明确了诸子于 乱世的社会责任;另一方面,也放大了诸子高耸的超越实 在感,卓然自立于上而不愧为的人格。

在这一理解之上,也许我们可以试图去感受一下为 何陆德明会视天下为一个介入文本结构中的主题  即在《天下》之天下中也许有一个更本质的内

——这一论断有几分确指相当难说,但却是一个值得 思考的角度。

 

 

    刘凤苞在《南华雪心编天下总论》中,给《庄子天 下》戴了一顶很不小的帽子,刘氏云:

    笔意雄奇磊落,恣肆纵横,而词旨要归于醇 正。……通篇大气盘旋,精心结撰,胸襟眼界,直 据万峰之巅,视百家之分门别派,随声逐影者,

真不啻蚊虻之过太空也……

    《天下》确实有很多惊叹之处,首先要提及的便是开 篇的一连串三个问题:

天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加矣。

    古之所谓道术者,果恶乎在?曰:无乎不在。曰:

    神何由降?明何由出?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 于一。

    但是,这里突出的重点,私以为,既不是圣之何由生, 不是王之何以成,又不是道术者在与不在的问题,而是一 种隐隐渗透出的、极为浓烈的观照精神”——很像是一 种将个体投射于广阔视域后所自然形成的问题意识。

为什么这样说呢?私以为,在古之所谓道术者,果恶 乎在神何由降明何由出这三个问题的思考之中, 所谓天下,正是引发这种广泛性思考的视域,而这些 复杂问题的症结汇聚于一点,又恰恰是道术或者说道术 与方术相互纠结的问题。

    我们知道,方术这里所指,并非单纯的方技与术 数,而是概括性地作为了其时百家争鸣、各执一端的语境 描述与特定产物。天下治方术者多矣,皆以其有为不可 加矣”——即诸子百家以其方术为道术而不自知的心态 写照——所谓的诸子百家各道其所道之道,这本身就 是一个不得不引起广泛注意和深入思考的时代现实:各 种方术都将自己视为道术,针对着道术不停聒噪地言说, 却在相当程度上并不涉及道术本身。但是,更为纠结的, 也许还不仅仅是这种政治上的无奈。须知,单纯的对于治 方术者而言,其方术自是道术,而其所谓的道术,根本 上却是方术”——这其实是一种认识论上的悖论。

我们说,既然所谓道术者••••••无乎不在”,那么就至少有两个问题不正自明:其一,道术未必不在方术之 中——即道术通过方术来呈现自身;其二,道术不当随时 变、事变——即无所谓古今之分。那么,显而易见的,《天 下》讲古之所谓道术者,是点明了方术与道术之间,确 实有一个所谓的问题。所以,一句古之所谓道术者,果 恶乎在的感叹,在这个意义上,虽是对时代文化现状的 不满,但更彻底揭示出了一种认识结构上的无意识封 闭。而这种东西,倘若能够从逻辑上被意识到,其实根 本无所谓失望什么的情绪。

钟泰有一段关于道术与方术相互关联的分析,且借 来一观:

    全者谓之道术,分者谓之方术,故道术无乎 不在,乃至瓦甓尿溺皆不在道外。若方术,则下 文所谓天下之人各自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者。

    既有方所,即不免拘执,始则各为其所欲,终则 以其有为不可加。其有者,其所得也。所得者一 偏,而执偏以为全,是以自满,以为无所复加也。

此一语已道尽各家之病……若学虽一偏,而知 止于其分,去声不自满溢,即方术亦何尝与道术 相背哉!(钟泰《庄子发微天下第三十三》)

这里最值得注意的是,钟泰给出了一个方术亦何尝 与道术相背的结论——这是一句颇为震撼的论断—— 它鲜明地揭示出了一种可能性:虽然,从方术的层面去理 解道术会导致道术的裂变,但是,只要守住学虽一偏,而 知止于其分,去声不自满溢”——即不满于仅仅堕落为一 端之方术的信念,有限的方术就将会走向无限的道术。

 

在这个意义上,《天下》所给出的,倒像是一个很深 刻、也很哲学的学术政治处方”——既然任何方术都包 含着或通往、或远离道术的两种可能,则问题就完全不必 再纠结于方术的灭除与否,而应该致力于如何从方术中 开出通往道术的最大可能。当然,这是个人浅见。但是,倘 若顺延此一思路,另一个重要问题则是——“道术与方术 之辨是《天下》的主题吗?

 

 

    公平地说,道术与方术,无疑可以作为《天下》研究 中一个独立的问题领域,并且它确实也就是——大量的研 究论文都可以佐证。但私以为,如果没有另一个关键的 词——“天下,这个问题将彻底面临釜底抽薪的危机。道 理其实非常简单,只有围绕天下、在天下这样一个时 空广阔的视域之内,这个问题才能够成为一个问题,继而 被注意到,从被展开、被探讨,乃至被解决。因而,我们可以 认定的是,对于《天下》,道术与方术是一个进入天下的基点;对于道术与方术,则是一个承载前者的整体

这个问题要怎么说呢?一个大概的逻辑是:天下作 为一个已经日趋成型的整体,它的最终开放,要通过道术 而不是方术才能够完成;而方术,可以通向不能够脱离方 术的道术,却又必须不沉迷于方术的状态;而这种方术的自我克制,又只有当处于开放的天下状态中才能够做 到。所以,说得不客气一点,在《天下》中,也许正是天 下,规定、并限制了对道术内涵的思考角度与对现实境 遇的处理方向。

也正是本着这样的一种天下思路,个人才不能够、 或者说不愿意将《庄子天下》一定归入老庄、道家后学、儒 家这样貌似具体的标签领域中去。个人的看法是,无论《天下》之身家背景如何,它的存世,都体现了古人曾经拥有的

谈《鸿门宴》的结构、人物和语言

 

陈刚

摘要:《鸿门宴》是文史合璧的佳构,体现了司马 迁卓越的艺术才能。其中情节结构的设置跌宕起伏、剪裁 自如,极富于戏剧性;人物形象的塑造个性鲜明、栩栩如 生,充满了立体感;史诗般的语言生动传神、辞约义丰,终 成史家之绝唱不虚美,不隐恶的实录精神,自为史 家百代所宗。

关键词:鸿门宴结构人物语言秦汉之交,战乱频仍,豪杰纷起,逐鹿中原。分别以项 羽和刘邦为首的两大军事集团,在历史的舞台上,上演了 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历史悲喜剧。司马迁鸠集国史,采访 家人,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幅古代 战争的历史画卷。(太)史公写史,以实为据,辨而不华, 质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 录。史公为文,王侯将相,市井吏民,忠勇节义,权谋机 诈,血雨腥风,谈笑宴饮,无不历历在目。史公如橡大笔, 再现了历史的风云,千载而下,罕能出其右者。

 

一、   戏剧化的情节结构

 

鸿门宴上,虽没有血与火的拼搏,却有着智和勇的较 量。如果说这是一出精彩的戏剧,那么项刘双方的关键人 物都将在这里粉墨登场。

 

1.矛盾冲突的设置,集中尖锐,多有波折。

作者一开始为我们交代了双方的军事形势:沛公军 霸上(兵十万),项羽驻鸿门(兵四十万),实力悬殊。项羽 自封为西楚霸王,正目空一切,觊觎天下;而刘邦却先入 为主,距关,毋内诸侯欲王关中之心昭然若揭。苍 茫大地,谁主沉浮?这是鸿门宴的由来,也是长达五年之 久的楚汉战争的根本原由。

这出戏,由沛公左司马曹无伤向项羽告密揭开了序 幕,分为三个阶段上演。

宴会前。曹无伤的告密,无疑为挑起战争的导火索,再加上范亚父火上浇油,西楚霸王为击破沛公军,再一次做 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剑已拔,弩已张,其势一触即发。其时 的项羽,实力强大,势如破竹,士气正盛,人气正旺,要灭刘 邦,只需吹灰之力。然而项伯的告密,刘邦的赴宴,终使弦上 之箭,引而未发。致使项羽匹夫,天时地利坐失良机。

宴会上。怀王曾与诸将约定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 即使刘邦称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何罪之有?然而审时 度势的刘邦主动蚤自来谢项王,无罪请罪,使王者自居 的项羽被动地设宴相会,无辞加罪。因而一方虽如瓮中捉 鳖,暗藏杀机;另一方却是虚与逶迤,逢凶化吉。刘邦开口将军,闭口将军,捧得项将军飘飘然忘乎所以;而自 己却百般开脱,俯首称,以退为进,一步一步掌握主 动。宴会上,范增再三示玦,数目项王;然而项王似乎为人不忍默然不应。一计不成,一计又生,范增必欲 置沛公于死地,于是召来项庄,击杀沛公。奈何项伯吃里 扒外,常以身翼蔽沛公,沛公虽置身龙潭虎穴,却只是 有惊无险。至樊哙闯帐,把紧张的气氛再一次推向高潮。 而项羽先是按剑而跽,而后再三赏赐,面对指责未有 以应。他做给人看的,似乎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似乎是英 雄爱英雄,似乎是满腹的仁义礼智。鸿门宴上,三起三落。 刘邦君臣,大长了志气;西楚霸王,却是威风扫地。在这没 有硝烟的战场上,项羽赔了酒菜,折了面子,姑息了敌人, 被动了自己。可叹,项将军沽名钓誉,再失良机。

鸿门宴

宴会后。沛公嘴一抹,三十六计走为上,逃脱不及的 他还要倒打一靶:闻大王有意督过之。再由张良稳住项 羽。项羽居然还心安理得地接受刘邦的礼物,失去了乘虚 追击的最后机会,以致养虎为患,最终落得个乌江自刎。 所以英明果断的毛泽东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 霸王。可笑,愚蠢的霸王轻视弱敌,终于三失良机。

这出戏,以曹无伤告密揭开序幕,又以曹无伤被杀落 下了帷幕。

 

为你推荐

大道·易学论坛 大道·黄老论坛 大道·金丹论坛 大道·儒学论坛
大道·百科论坛 大道·般若论坛 大道·宗教论坛 大道·艺文舞台

1关键词:老子学院|道学|大道|修道|丹道|金丹|道家内丹|道家养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 粤ICP备11039938号 主办:大道家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