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家园论坛 家园注册 | 家园登陆|下载关注
         你的位置:首页> 老子学院> 学院课程> 道家养生

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老中医养生研究

2017-06-07

中医养生,法则天地

——中国名老中医养生研究

摘自北京中医药大学燕嫱博士论文《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老中医养生研究》,该文对中国最权威的中医药机构——中国中医科学院十一位名老中医作了系统的研究和访谈,提取出他们毕生总结出来的珍贵的养生经验。本刊节选了其中精华部分。

(甲)名老中医养生共性

研究名老中医们的生平、学术思想和养生思想对我来讲仿佛是心灵的洗礼,他们高尚的境界令我钦佩,能和他们交流,哪怕仅仅是阅读他们留下的文字,自己仿佛也得到了升华。细细想来,他们能享健康高寿,有以下几个突出的共性:

7908430_171400281000_2

一、饮食养生一一慎药损谷,顾护脾胃

1、脾胃为后天之本

善治虚损证的汪绮石尝云:“脾为百骸之母,肾为性命之根”。

人以水谷为本,水谷的精微是人体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脾胃为仓廪之官,胃主受纳,脾主运化,共同完成饮食的纳化和水谷精微的输布。《素问·经脉别论》说:“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留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毛脉合精,行气于府,府精神明,留于四藏。”五藏六腑、四肢百骸的经气均来源于脾胃。

同样,水液代谢也靠脾的传输。《素问·经脉别论》曰:“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脆。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藏阴阳摇度,以为常也。”于是水精可以四布于肢体,并行于全身。

脾胃乃后天之本

气血在人体生命活动中具有重要的作用,脾胃是气血生化的源泉。人体之气,靠脾胃化生。元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由先天之精化生而来,赖后天之精不断地滋养补充。东垣《脾胃论·脾胃虚则九窍不通论》说:“真气又名元气,乃先身生之精气也,非胃气不能滋之。”营气为水谷之精气,卫气为水谷之悍气,气的生成和脾胃功能密切相关。人体的血液营养滋润周身,也由脾胃运化的水谷精微变化而成。《灵枢·决气》曰:“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顾护中焦脾胃是中医两千年来的临床特色,《伤寒》、《金匮》共载方317首,用姜、枣者128首;姜、枣共用者54首,仲景顾护脾胃的思想可见一斑。

本文所研究的十一位名老在临床和日常养生中都极其注重顾护脾胃之气。肖龙友曾说:“得谷者昌,若致土败,虽卢扁复生,亦难为力矣。”在治疗虚损和久病患者时,肖老尤重于脾,多用党参、山药、白术、莲肉;运中用扁豆、苗仁;纳谷不甘则谷、麦芽。肖龙友在北京的家中常备有炒黄黑的糊米或炒糊的馒头,用水煮汤来治疗伤食。成人腹胀,则取砂仁一粒,以针穿其孔中,在火上烧焦,取下砂仁,碾碎嚼服。长夏季节则用荷叶粥宽中解暑,升发脾气。肖龙友说:“盖荷之为物,色青中空,象乎震卦风木,在人为足少阳胆同手少阳三焦,为生化万物之根蒂,因此物以成其化,胃气何由不升乎?”

董德懋在学术上崇尚脾胃学说,赞同周慎斋所言:“脾胃一虚,四脏皆无生气,故疾病日久亦。万物从土而生,亦从土而归,补肾不如补脾,此之谓也。”董老谴方用药平和,强调脾胃病“药量宜轻,用药宜精,重病轻取,用效通神”。董老创立了“调理脾胃十法”。其中通下、理气、清热、祛湿、消导为攻法,益气、升举、温中、固涩、养阴为补法,临床多验。董老还曾经专门撰文提出了畅情志、调饮食、加强锻炼等脾胃病的调养方法。

e3ecb8014c086e064473501603087bf40bd1cb0d世事如花开花落,看透方美。

陈苏生认为:“食欲反映营养摄入的水平,脾胃是消化的主要枢纽,不论饮食或药物都必须经过脾胃的吸收、转输,才能发挥作用,机体才有生化之源。”陈老认为饮食、睡眠、二便是人之三宝,调整这三大常规,是陈老的临床特色,也是陈老的养生特色。陈老还特意制定了通畅气机以改善食欲、睡眠、大小便的方剂,名之曰:“人身三宝汤”。调理脾胃的思想正是陈苏生养生思想中“以人为本”、“增加资能”、“壮元气”的具体体现。

路志正被认为是现代继承和发展东垣脾胃学说的代表。调理脾胃的思想贯彻于他临床和养生实践之中,象冠心病、肾病以及许许多多疑难杂症都用调理脾胃之法霍然而愈。朱仁康和张作舟是中医外科专家,钱伯煊是中医妇科专家,但是他们在治疗外科疾患和妇科疾患时,时时顾护脾胃,慎之又慎,避免过用攻伐以损伤中阳,这点在前文多有论述,在此不赘。

2、脾胃为气机之枢

脾主运化,胃主受纳,脾胃的功能,贵在和畅。脾运宜健,胃纳宜和。必须维持升降、纳化、燥湿的平衡。脾的清阳之气主升,津液赖脾气上升而输布全身,若脾气不升,则清阳之气下陷,产生腹胀、泄泻诸病症。胃气降则糟粕得以下行,若胃气不降,浊气不行,则产生呕吐恶心、痞满纳呆诸症。

ef43204c8f4bde7炼性如调琴

中焦脾胃为气机之枢。脾气升发,肝气随之升发,肾水得以升腾。胃气下降,则肺气得以肃降,心火因而能下交。脾胃居中,通达上下,升清降浊,以调节全身气机的升降。黄元御《四诊心源》说:“脾升则肝肾主升,故水木不郁;胃降则心肺亦降,故金水不滞。火降则水不下寒,水升则火不上热。”胃为阳明燥土,脾为太阴湿土,胃喜湿恶燥,脾喜燥恶湿。脾胃气机和畅,则一身气机和畅。

路志正认为湿邪阻滞气机,特别是脾胃气机。脾属阴土具有“坤静之德”,又有“乾健之能”,可使心肺之阳降,肝肾之阴升,而成天地交泰之象,为气机升降之枢,湿邪伤脾阳,路老认为畅脾胃气机方可以化湿邪,湿邪一化,脾胃健运,许多疑难杂症可愈。路老把调理脾胃气机贯穿于整个中医的治疗过程之中,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治疗许多多系统的疾病,如风湿病、血液病、肾病、以及妇科病、儿科病等,都从调理脾胃着手,取得了良好的疗效。

在访谈阎润茗教授的时候,阎老告诉我,她每天都坚持用揉腹法保健,即在中脘穴附近逆时针按摩,并在小腹顺时针按摩,以畅脾胃气机,脾胃斡旋中焦,脾胃气机一畅,则全身气机得以健运。阎老说自己虽然腿脚不好,活动受限,但至今脏腑功能良好,中气充足,精神健旺,得益于中焦脾胃的健运。

3、饮食有节、损谷养胃

《内经》云:“饮食有节”,“勿使过之,伤其正也”。如果“暴饮暴食”,会使胃过度扩张,并加重胃的消化功能的负担,“饮食自倍,肠胃乃伤”。这就要求适胃而食,保护胃气。在胃气不强的情况下,损谷是保胃气的最好方法。适当减少食量,使胃气运转游刃有余,方能“以通为用”。

路志正认为过量的饮食,会使脾胃受损,导致疾病。访谈路老时,他告诉我们他吃饭只吃八分饱。

膳食需平衡

朱仁康幼年时脾胃薄弱,常患痰饮病,后来却寿享92,得益于他日常饮食中顾护脾胃之气。他饮食清淡,不喜辛辣之品。喜蔬菜、瘦猪肉,而厌肥腻、糖果、甜品、生冷、水果,也不喜辛辣之品。中年之后朱老做到饮食有规律,定时定量,每餐二两,不多吃多喝,所以渐脱离胃病。因此,朱老说自己:“到老年身体虽瘦而精神转佳,能耐苦耐劳,工作不倦。”

陈苏生崇尚《千金方》中的思想:“善养性者,先饥而食,先渴而饮,食欲数而少,不欲频而多,常欲令饱中饥,饥中饱耳。

马继兴教授研究医史学,他在《汉代及汉以前非医学文献中有关预防医学的记载》一文中也谈到了正确的饮食法则:“不要过饥与过饱、不要吃烈味重酒、要充分引起食欲,并且在饮食时心无它用。”

程莘农院士在谈到自己的养生经验时总结出自己的三点习惯:一是不生气;二是吃饭九成饱;三是不轻易改变原有的生活习惯。程老说:“‘要想小儿安,须留三分饥与寒’,这句话对所有人都适用。我每顿只吃九成饱,就是要让肚子里不要有滞,这样就算感冒也不会有大问题;而如果每顿吃太多,消化不了的东西就会在肚里产生积滞,一但感冒就会很麻烦。”

中医研究院已故名老蒲辅周寿享87岁,年过八旬仍能够应诊,他认为限食是保护脾胃的好办法,而不是靠吃药。蒲老每天晚餐只吃半杯牛乳,几个胡桃仁。

现代老年学研究的结果也证实了中医“饮食有节、损谷养胃”的思想是正确的,现将老年学的一些研究成果介绍如下。

20141120150740_82656情志要淡泊

在老年学研究中有一著名的“麦卡效应”。30年代,美国康奈尔大学营养学家克莱德·麦卡做过这样的试验:限制一组小白鼠热能的摄取量,但保证其他必要的营养,而另一组小白鼠则自由取食。结果,自由饮食的小白鼠175天后骨骼就停止了生长,限制饮食的小白鼠300天、500天乃至1000天后骨骼还在缓慢地生长着。自由饮食的小白鼠不到两年半全部死亡,限制饮食的小白鼠活了34年。限制饮食组小白鼠的肿瘤发病率也比自由饮食组的少得多,最常见的肾硬变几乎完全消失。这就是老年学研究中最惊人的“麦卡效应”。

60年代末,美国老年学家马克登诺制成一种内含蛋白质22%、植物油5%的饲料喂养两组小白鼠:第一组每天喂20千卡热量的正常饮食,第二组喂10千卡热量的饲料。结果,第二组小白鼠的寿命绝大多数比第一组长2倍多。试验再次说明,在保证足够营养的前提下,限制机体的热量摄入,可以延缓衰老,延长寿命。

水谷适度,百病平复。

为什么适当限食能长寿呢?美国免疫学家奥福尔指出,限食可使机体免疫力在老龄时仍保持旺盛,使免疫中枢器官——胸腺的定时紊乱得以推迟。一些生物化学家对限食老鼠的器官检测表明,这些老鼠在年老时,心脑等主要脏器中的脂褐素堆积要比同龄正常饮食的老鼠低得多。另据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博士罗尔·伍尔福德的实验,限食可使体温下降2℃~3℃。体温对寿命有决定性的影响,而限食是使体温自然下降的有效方法。

可见《内经》倡导的“饮食有节”,《千金方·道林养性》所云“常欲令饥中饱,饱中饥”对于健康长寿是非常重要的。

4、慎药、重食养的思想

这些名老们自己都是中医大家,对于方药烂熟于胸,但他们自己有病对于用药却慎之又慎,他们深知“是药三分毒,食之不效,导引不效,方命之药”。

孙思邈在《千金方·食治方序论第一》中云:“安身之本资于食,救疾之速凭于药,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存生,不明药忌者,不能以除病。”,又说:“仲景曰:‘人体平和,惟须好将养,勿妄服药,药势偏有所助,令人脏气不平,易受外患’”。“是故食能排邪而安脏腑,悦神爽志,以资血气。若能用食平琦,释情遣疾者,可谓良工。”可见食养为先的思想。孙氏又说:“夫为医者,当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药性刚烈,犹若御兵;兵之猛暴,岂容妄发?”药有偏性,以药性之偏来纠脏腑之偏,是治病之理,但药性之偏很容易造成“脏气不平”,特别是容易伤人脾胃,所以孙氏将药比作“兵”,不能妄发。认为能用食平疴者,是良工,上医。

当代名医蒲辅周寿享87岁,他曾说:“希冀吃药来健康长寿,无异于痴人说梦。治病用药无非是借药性之偏,来纠正机体的阴阳之偏。从古至今,未见有吃药长寿的。”蒲老自己就有痰饮宿恙,多年来,蒲老一直不服药,中西药一概不服。惟注意调饮食,适寒温而已。

u=627782304,3981179041&fm=21&gp=0人生就是养生

肖龙友曾说:“有卫生之道,无长生之药”。`肖龙友生前很少用药,饮食也很一般,但从不过量,有时吃些银耳、莲子,晚年喜吃燕窝汤。

陈苏生在“药石与食饵”中说:“有病之人,寻医求药,几乎成为常规,甚至稍稍有一些不适,就大张旗鼓,选医择药,好象非此不足以愈病。其实人类机体、自有其疗病功能,求药愈勤,自然疗能的作用愈益低落,甚至造成任何小病都非得依赖药物”。“不是有病就得吃药,吃药也有一个制度,它和食疗的关系经常互为表里。今人只重药疗,不讲食宜,显然给人们带来了不良的影响”。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化生之源,又为气机之枢,对于一身气机的和畅至关重要。善养生者最重视养护脾胃之气,常人如果注意日常生活中顾护中焦脾胃之气,则身可健、寿可延;久病、重病之人调好脾胃之气则生机可存,病可欲。正如《慎斋遗书》所言:“诸病不愈,寻到脾胃而愈者颇多”。

004cUEkczy6Kbnpjjzib0天伦之乐可怡情

二、运动养生一一形劳神逸

动与静是养生中相反相成的两个方面。前人养生经验表明,动和静都是养生所不可或缺的。古代养生学派有主静与主动两派。老庄学派强调以静养生,重在养神,这种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占据着中国传统养生文化的主流地位。先秦道家以“清静”学说立论,不仅蕴含人生论,也包含其养生论。如老子所说:“致虚极,守静笃”,“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这种思想对中医清静养生学说的发展有着很大影响;而以《吕氏春秋》为代表的一派主张以动养生,重在养形。《吕氏春秋》曰:“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也,形气亦然,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孙思邈谓:“养性之道,常欲小劳,但莫大疲及强所不能堪耳。”宋代欧阳修曰:“劳其形者长年。”

然而从这些养生家们的整个养生思想来看,强调静并不否定动,主张动也并不否定静。例如庄周之《庄子·在宥》既主张“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也提到“吹嘘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吕氏春秋》一方面认为“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也,形气亦然”,另一方面也指出“静胜躁”。可见他们对养生中动与静的辩证关系是有一定认识的。《内经》则综合诸家的观点,融合长期的实践经验,形成了动静相宜、形劳不倦的原则。

《内经》认为,人体生命活动规律和支配万物的自然规律一样,都可以用动静对立统一的观点来认识和对待。《素问·六微旨大论》指出:“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素问·至真要大论》又指出:“夫阴阳之气,清静则生化治”。这说明人体气机升降出入的绝对运动和相对静止都是新陈代谢所必需的。养生必须顺乎机体“动”与“静”的特性,以精神和形体的动静相宜来调节生理活动。清末周述官《增演易筋洗髓内功图说》说得更清楚:“人身,阴阳也;阴阳,动静也。动静合一,气血和畅,百病不生,乃得尽其天年”。

易筋洗髓,入道之基。

动静相宜、形劳不倦的原则贯穿在养神和养形两个方面。

神主宰一切生命活动,易动而难静,动则易耗,故清静养神就特别重要。《内经》认为,只有清静,神气才能内守,元气才能固密。《韩非子》说:“圣人之用神也静,静则少费”。神少费而内藏,当用时就能变生更大的智慧。《淮南子》认为:“夫精神志意者,静而日充者以壮,躁而日耗者以老”。陶弘景《养性延命录·教诫编》云;“静者寿,躁者夭”。把能否清静养神和性命寿夭联系起来。

清静养神必须和适度用神结合起来。曹廷栋《养生随笔》说得好:“心不可无所用,非必如搞木,如死灰,方为养生之道”。说明心无所念,神无所用,浑浑噩噩,决非养生之道。只有在动静相宜的原则指导下。既清静养神,又适度用神,积极思维,努力进取,才能使精神内守而又旺盛。

动以养形是《内经》动静相宜养生原则的又一重要方面。因为人都贪图安逸慵懒,所以动以养形就特别重要,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则气血和畅,内外通达,谷气得消,病不得生,有助于排除机体的一切障碍。形体过分安逸,则气血不畅,不通则滞,百病丛生。

静以养神是补,动以养形是通,动静相宜,形劳神逸,则补而不滞,通而不损。《内经》既主张劳动和锻炼,又反对过度劳累。《素问·上古天真论》所谓“不妄作劳”,既适用于养神,也适用于养形,而“形劳不倦”则是对劳动和锻炼养生的原则要求。“久立伤骨,久行伤筋,久视伤血”,是因为久动而不静;“因而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素问·生气通天论》)是因为形体活动过分强烈。所以,劳动和锻炼如果能坚持进行,而又做到有劳有逸,不致过度疲倦,就符合形体活动动静相宜的要求了。

对“形劳而不倦”尚有不同理解。如张介宾认为“形劳而神逸,何倦之有?”理解为形体劳作能使精神舒畅而无倦意。严和骎主编的《医学心理学概论》一书中认为是指通过投身于创造性的劳动中,孜孜不倦,埋头苦干,形体虽辛苦,但劳动的果实和成绩能使人精神快慰,心神安泰。故《内经》日“形劳而不倦。”这两种解释均可看作是对形体活动的养生意义的阐发。

从来都是精气神

总之,神易妄动,故养神宜静,形易慵懒,故养形宜动。具笔者自己的体会,形贵动,神贵静,而形动神才容易静,动中之静是真静。正如景岳所言:“形劳而神逸,何倦之有?”本文所研究的名老们一生忙于诊务,一直到高龄都乐在其中,正是形劳而神逸的真实写照。

本文所研究的十一位名老都十分注意运动养生。08年夏天我们去访谈路志正教授时,他已经88岁高龄了,然而腿脚轻便,精神矍砾,告诉我们他每日早起锻炼、散步,那天早上步行去了鼓楼,并且坚持练习他自创的“路氏八段锦”。路老从年轻的时候就每早坚持练习太极拳、八段锦,十年动乱时,路老被下放农村劳动,但是路老却认为那一段日子收获非常之大,锻炼了他强健的体魄,路老真是心胸博大!这样的境界才会神静,神静形动才是真正的养生。

董德懋坚持练习站桩功,寿享90。每天坚持早、中、晚练功3次,每次3040分钟。毫不松懈,受益非浅,体会颇深。从他留下的研究气功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董老功力十分深厚,炼功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阎润茗今年已经89岁了,然而她告诉我她虽然腿脚不好,每日都要在户内散步,天气好的时候还要去室外活动,自己能做的事情都是自己做,洗澡也是自己洗。阎老对导引气功也很喜欢,勤练不辍。

2000老吾老,幼吾幼,平常心,即是道。

马继兴教授一直是骑车上下班,近来由于女儿的劝阻才改为坐公交车。如果不出门,马老就在屋子里散步,马老说他很喜欢传统的锻炼方法、如五禽戏、八段锦、静坐。

薛崇成教授现在还每天骑车上下班,令人赞叹,惊叹。

朱仁康喜欢散步,朱老六旬以后坚持每日早晚散步20分钟。七旬以后为早晨散步一次,早餐后进行,以助消化。其实气功、散步道理相通。导引、吐纳、散步,都有放松心情,调整呼吸,使呼吸深长均匀、让人气定神安、物我两忘、气沉丹田之效。

陈苏生崇尚华佗的观点:“人欲得劳动,但不当使极而。动摇则谷气全消,血脉流通,病不得生,譬如户枢,终不朽也。”陈老说:“这正是积极有为的养生方法,比那老庄之学,专门讲究清静无为,要高明多了。若一味放松形体,精神懈怠,贪图安逸,以为不参加一切劳动和活动,不消耗一点体力,就是清静无为,那就非但不能养生,反足以有碍养生了。”'可见陈老在动静关系中强调动的一面,即便在他80多岁高龄中风之后,身体稍有好转,就每天从三楼下到庭院散步,两年之后,康复如初,还恢复了专家门诊和科研带徒任务。

名老们都偏爱传统的健身术,如董老推崇的站桩功、路老喜爱的八段锦、阎老的导引术,还有传统的书画创作。这些传统的健身活动与西方的体育运动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将调身、调心、调息结合,身动而心静,形动而神静。西方的体育运动如跑步、跳高、健身器材运动都没有养神的内涵。

880d8558gw1eeoj1jhw78j20rs0l3gr4寄情书画,养心之道。

程莘农从来不养生,但是他书画创作时专心致志,针灸之时气沉、神凝,自然达到了静以养神的效果。薛老一心工作,骑车上下班,正是神静形动的最好写照。马继兴对这一点深有体会,他说传统的导引术中“有一点是特别值得注意的,那就是在配合了柔软体操之同时,还要把本人的意志全部灌注到所运动的部分。利用这种方法就可以转移本人的思想,并在同一时间内使注意力更加集中。”注意力集中即是凝神。

三、起居养生一一天人合一

养生学认为,任何生命的产生、存在和发展都需要一个适宜的生存环境。《素问·生气通天论》曰:“生之本,本于阴阳”。《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日:“阴阳四时者,万物之始终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人的生命活动本于自然界的阴阳,人的各种生理活动都与自然界阴阳四时的变化密切相关。

《素问·生气通天论》还提出了具体的养生方法:“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春夏秋冬的四季变化规律是一切生物生长的基本法则,人们也要根据四季变化的特点采取春夏季保养阳气、秋冬季保养阴精的养生方法。

《素问·上古天真论》强调“起居有常”,人的生活起居,须符合“四时五脏阴阳”才能避免疾病的发生,保持身体健康。

起居有常,元气不伤。

起居有常,是指在日常生活中的作息要顺应自然界的昼夜晨昏和春夏秋冬的变化规律,并要持之以恒。人们起居有常,作息合理,其主要作用就是能够保养精神,使人精力充沛,面色红润,目光炯炯,神采奕奕。所以清代名医张隐庵称“起居有常,养其神也。”传统养生学认为“精、气、神”为人生之三宝,神为生命的主宰,能够反应人体的脏腑功能和体现生命的活力,故有“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之说。长期起居无常,作息失度,会使人精神萎靡,面色萎黄,目光呆滞无神。

起居有常指一年之中的起居有常,同时又指一日之中的起居有常。

一年起居有常是指人体应按照春夏秋冬四季变化的规律对起居和日常生活进行适当地调整。一年四季具有春温、夏热、秋凉、冬寒的特点,生物体也相应具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变化。人体在四季气候条件下生活,也应顺应自然界的变化而适当调节自己的起居规律。《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称“春三月,此为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夏三月,此为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勿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冬三月,此为闭藏。水冰地诉,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亚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

u=470892509,876251492&fm=21&gp=0冬气之应,养藏之道。

一年四季应顺应天地自然的阴阳变化“养生、养长、养收、养藏。”四季作息时间应有所不同,“春夏养阳”宜晚睡早起,而“秋冬养阴”则应“早卧早起”或“早卧晚起”。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对作息时间适当调整。但是晚起只是比“与鸡俱兴”相对稍微晚一些,冬季“必待日光”就可以了,而不是象现代人夜晚不睡,白天睡到九、十点钟,甚至更晚,那样影响阳气的生发。

一年四季有阴阳变化,一天之中人体阳气的盛衰也与自然界阴阳的消长变化相应。出现“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素问·生气通天论》)的变化。一日之中,也有春、夏、秋、冬。《灵枢·顺气一日分四时》中说:“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气之常也,人亦应之,以一日分为四时,朝则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人们也应该按照天人合一的思想养生、养长、养收、养藏。人体的阳气在白天运行于外,推动着人体的脏腑组织器官进行各种机能活动.所以白天是讨论学习或工作的最佳时机。夜晚人体的阳气内敛而趋向于里,“阳入于阴”则安寝,有利于机体休息以便恢复精力。现代医学研究也证实,人体内的生物钟与自然界的昼夜规律相符,按照体内生物钟的规律作息,有利于机体的健康。

现代许多人喜欢熬夜、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日久天长,身体消耗越来越大,会出问题的。

本文所研究的名老中医们,共同的特点是生活都十分规律,特别突出的是他们早上起得都很早,没有一个人睡懒觉。路志正是五点多起床,肖龙友也是五点多起床,是全家起的最早的人,还有马继兴、阎润茗、薛崇成都起得很早,程莘农早上五点五十从家出发,六点钟就出门诊,一直坚持了多年。古人有“早起者高寿”的说法。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按时起居、作息、饮食、锻炼、工作,不违生、不害生,顺应天地自然的气机,得道多助,故能享高寿。

guohua_shanshui-007心情愉悦,人在画中。

起居养生实际上是基于中医学天人相应的基本理论。《素问·宝命全形论》云:“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素问·生气通天论》说“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需“顺四时而适寒温”。人依靠天之清气和地之水谷而生存,顺应四季寒热温凉、生长化收藏的规律而成长,因此,人类生命活动与自然界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一方面,人类必须依赖于自然界的天之气、地之物,才能生存;另一方面,自然界的阴阳消长、四时物候的变化,又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人,人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形成了与四时气候相应的生理节律。人体的生理活动、病理变化,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自然界各种因素的影响。所以《素问·宝命全形论》又说:“夫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人能应四时者,天地为之父母,知万物者,谓之天子”。

这种“天人合一”的观念在《内经》一书中比比皆是。例如,《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提出人的脉象随四时变化而变化:“春日浮,如鱼之游在波;夏日在肤,泛泛乎万物有余;秋日下肤,蛰虫将去;冬日在骨,蛰虫周密,君子居室。”《素问·金匮真言论》指出在不同的季节可出现不同的多发病:“春善病敷蛆,仲夏善病胸胁,长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风疟,冬善病痹厥。”《灵枢·顺气一日分四时》认为昼夜的变化,对疾病也有一定影响:“朝则人气始生,病气衰,故旦慧;日中人气长,长则胜邪,故安;夕则人气始衰,邪气始生,故加;夜半人气入藏,邪气独居于身,故甚也。”

中医养生,顺应四时。

在“天人合一”观念的指导下,《内经》进一步提出,人类应当掌握自然规律,顺应天地阴阳四时的变化,来防病治病,摄生保健,如《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提出了四时用药当远寒远热的戒律:“用热远热,用凉远凉,用温远温,用寒远寒,食宜同法。”《素问·八正神明论》提出:“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时八正之气,气定乃刺之”“月生无泻,月满无补”的针刺原则,并指出:“故曰月生而泻,是谓藏虚;月满而补,血气扬溢,络有留血,命曰重实;月郭空而治,是谓乱经”。在《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中提出了顺应四时养生的原则:“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

阎老研究子午流注,对“春夏养阳,秋冬养阴”有着深刻的理解。她说,现代人动不动就冬三月进补大量的羊肉、狗肉,夏天又吃大量的冷饮,是与内经天人相应的养生原则背道而驰的。最好是冬天食用百合、山英肉等滋阴之品,且神气内敛,“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夏天可以用一些补阳之品,如姜、椒,所以民谚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处方”,夏天可以活泼外向一些,“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阎老认为现代人喜欢夜生活,早上又睡懒觉,是现代社会的一大弊病,长此以往,对现代人的体质有很大的伤害。一日之中也有春夏秋冬,也应顺应自然界阴阳的消长变化来起居。阎老研究子午流注针法,认为时间对生命体有着深刻的影响,她艾灸足三里穴都是在春夏两季,以养阳气

b86509116206春花烂漫,养阳之时。

许多名老们对起居养生都有论述。路志正认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就是要顺应春生以养肝气,夏长以养心气,长夏化以养脾气,秋收以养肺气,冬藏以养肾气的规律,春夏之时保养阳气,秋冬之时保养阴气,以增强人体对外在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可以减少疾病的发生。”`董德懋在“天年与养生”一文中,提出了应该从几个方面进行养生,其中首先提出来的就是“顺四时而适寒暑”认为人生活在自然界,四时寒暑的变迁,对人体影响最大。人要养生长寿,必须了解自然界发展变化的规律,自觉地适应自然气候的变迁,春养生气,夏养长气,秋养收气,冬养藏气。

天人合一的思想体现在养生中除了四时阴阳、起居养生的思想外,还有气象物候、天文地理等环境对人体的影响,特别是地理、气候环境对人的影响因素不可忽视。由于本文研究的名老都生活在北京,地理环境对养生方式的影响本文不作讨论。这个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是环境因素对人的影响。许多名老中医都曾论述过这个问题,对当代自然环境的恶化表示过担忧,认为自然环境的变化改变了人的体质和疾病谱。董德懋认为地球植被的破坏,环境的污染,二氧化碳的堆积,以及五运六气的变化,使气候的整体趋势变暖,因而六淫之中,火热之邪为病的几率大增,导致火热为病的人越来越多;路志正教授认为在工业革命以来的200年间,由于世界人口的激增,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造成了人们对自然资源掠夺性的索取和对自然资源破坏性的开发。其造成的严重恶果,从大的方面看,表现在北极冰雪融化,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现象频率加快,咫风、暴雨、大旱等突发性自然灾害频作;从局部看,它引发了城市中的五岛效应(混浊、热、干、湿、雨),对人的生理、病理、以及疾病的转归有着深刻的影响,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0436精神往来天地之间

人生天地间,无时无刻不受天地自然的深刻影响。顺应自然方能得道多助,以助正气。本文所研究的名老们都深深地明白这个道理,在日常生活中,不违生、不害生,所以得享高寿。

四、精神养生一一仁者寿

中医的精神养生,强调的是恬淡虚无,这是一种减弱自我意识、无欲无求、安然内观的状态,简单讲就是无我、忘我。在这种状态下,人的生命活动才是最自然、最健康的。只有在这种状态下,“精神”才能“内守”,“真气”才能“从之”。

人体具有极强的自稳定、自组织、自平衡、自修复能力,但前提是不去扰之,自然五神安和,气血顺畅。所以要学会放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顺其自然,克服欲念、忘掉自我,方是最好的养生。

养生无小事

通过对名老们的访谈和资料研究,笔者认为名老们都达到了一种很高的精神境界,这才是他们健康长寿的真正原因。一个心胸狭隘、悲悲戚戚的人即便再注意饮食、运动、导引、吐纳也是不可能健康长寿的。现把名老们的精神养生试述如下:

1、大医精诚、老有所为

本文研究的名老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医德高尚,对病家的痛苦,自己感同身受,一心赴救。正如孙思邈所说的:“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他们都把治愈患者作为自己最大的幸福,所以一心钻研医理,对中医临床或学术有一股好之、乐之的钻研精神,全心投入,乐在其中。

肖龙友位列四大名医之首,可每日仍是白日诊病,夜间读书,遇有疑难病症,常彻夜读书、思考;路志正现在年近九十,仍然担负着繁重的门诊、科研任务;薛崇成每日坚持上班,回家之后,看完新闻联播,就是工作;马继兴仍然笔耕不辍,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完成针灸史的写作。朱仁康八旬后尚坚持每周出两次专家门诊,陈苏生坚持临床诊疗工作一直到87岁高龄。他们都是乐在其中,不知老之将至。

老中医们多年临证,到了晚年,诊疗水平愈发出神入化,得心应手。临床诊病也是他们的兴趣所在,治愈患者是他们最大的乐趣。患者们也相信老中医们所开的方药,疗效愈发好,这种良性循环对名老们的心理是一个良性的刺激。而且年高之后,老中医们大都着手总结自己多年的临证经验,以留给后人,为中医做点贡献。这种使命感,以及社会和他人对他们的需要、尊重和感激对个体生命是很好的精神支持,养其神。临床、读书、活到老、学到老是他们共同的特点。

老中医们的晚年虽然忙碌,但这种耗神和养神并不矛盾。一阴一阳谓之道,神要用方能养,只要适度,勿过用即可。清静无为并非什么都不做,是做而不执之意。

1-13100Z00S4隆冬寒梅,冰雪精神。

在人的生命活动过程中,各种生理机能都受到神的支配和调控,神经常处在“动”的状态,因而就需要通过养神避免神的过用。养神是养生中最重要的方面。“太上养神,其次养形”。

《内经》认为,避免神的过用,关键在于使神清静内守。《素问·痹论》中说:“静则神藏,躁则消亡”即是此意。张介宾《类经·摄生》指出:“神不外驰,故曰守神”。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老中医养生研究说明养神在于使神内守。刘完素《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也认为“神太用则劳,其藏在心,静以养之”,强调心神宜清静,用神宜适当,清静养神并非养而不用,神要用方能养。关键在于不要妄用、不要妄动。在这一点上马继兴教授说的好:“我养生的关键就是三个字:不动心。”他每日忙于著述,然而乐在其中,心神安宁愉悦,不为外界宠辱所动心、守神于内。本文所研究的名老们都是这样的,一心救治病人,全心在中医的临床科研工作中,乐在其中,坦坦荡荡,精神内守、不为外界荣辱所动心。这样,神方得其养,健康长寿自然不求自得。

2、无私忘我、宠辱不惊

上个世纪的中国,是动荡不安的。先有内忧外患、战乱,许多老中医们饱经忧患;解放后又有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许多人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但他们在磨难面前都表现出了知识分子的宠辱不惊,豁达大度。陈苏生作为上海名医被请到北京,但在京工作仅仅一两年后,就被划为右派,降级降薪,留用察看,后来又下放北京居庸关劳动,当时陈老已经五十多岁了。一年后陈老又被下放新疆工作。但他在下放新疆那样的逆境中却能一心扑在临床工作上,日诊患者百余人,直至十三年后,劳累吐血晕倒在诊室,才扶病回到上海。

内心平静、忘我的境界就是养神

马继兴先是被打成右派,在文革中又被下放江西农村劳动,拖着老寒腿爬电线杆做电工,下田种地、喂猪,什么脏活、重活都干过,头部还被造反派打伤,至今留有后遗症。即便如此,马老仍不忘做学问。老伴儿说,那些日子,他在墙上贴着工作进度表,今天干什么,明天干什么,排得满满当当;在江西农村一边种田,一边还利用业余时间编写草药名录和植物检索表,拉着当地赤脚医生给人家教授草药课……这需要怎样的胸怀修养才能做到呀!令人扶卷叹息不已!

路志正在文革期间经历了抄家、下放劳动,但路老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路老说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这段经历对我的后半生有着重要的影响,经过几年的锻炼,我锻炼出一幅好身体,至今仍然思维敏捷,步履矫健,这要归功于当年的锻炼。”'路老还说:“只有在逆境中,才能体会到乡亲的关怀,家庭的和谐,亲朋间的亲情是多么的珍贵,这样的财富不在逆境中是难以得到的。这几年也给了我一段闲暇时间,让我冷静地思考和领悟中医的深奥哲理,反思中医工作的问题和解决方法。”逆境每个人都会遇到,用一份宽容、淡定、从容的心境去面对它,这样的心态是他们能享高寿的原因。

老中医们用生命演绎的生平故事把中国知识分子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美德发挥到了极致,这样的生命是多么的坚忍不拔,灿烂动人!